新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天行 > 第八百六十四章 北域剧变
两个多小时,在北辰、绯月骑士团、英雄殿三大公会的帮助下,唐门轻取一座A级城池,不久之后,唐韵把城池更名为“渝州城”,与唐门的公会名字倒是相得益彰。

……

晚上九点许,北辰当天的护镖任务全部完成,至于酒馆里则十分热闹,不少北辰公会的成员为了丰厚的经验值和公会贡献,掐准时间蹲守在酒馆里,人头涌动,以至于临界、漱月鸣筝两个MM相视一笑,一脸无语,看来是根本接不上任务了。

我骑乘着战马在城外巡走一圈,确认没有人会来攻打城池之后,忽地一阵拍打翅膀的声音从空中传来,紧接着一个龙骑士从天而降,是火龙骑士夏川,他恭敬行礼道:“大人,龙域有紧急军情来报,月池大人命我来唤你回去!”

“知道了,你去吧。”

“是!”

直接掏出龙晶石,使用!

“唰——”

身影在光辉包裹中消失,下一刻就出现在龙城之中,直奔指挥大厅,当我推门而入的一瞬,师姐明月池正系上夏族女将斗篷的系带,抬头看了我一眼,道:“师弟,跟我一起前往北域一次,北域有剧变,似乎大量的魔气正在聚集,一定是发生什么大事了!”

“哦,好!”

“所有龙骑将,随我一起出征,咱们出发了!”

“是,大人!”

……

城外,一百多名龙骑士已经准备完毕,在明月池的一声令下之后纷纷拔地而起,冲上了云霄,而明月池则召出圣白龙,一跃踏上龙背,回眸看我一眼:“师弟,需要跟师姐一起驾驭圣白龙吗?”

“不用,我在地面上策应。”

“嗯,好。”

于是,密密麻麻的龙骑在空中紧急飞向了北方,而我则策动破风之雷从地面行进,好在破风之雷的速度太快,甚至比一般的龙骑士还要快上一点,足以能追赶上明月池的圣白龙了,一行人于黑夜中疾行,不久之后进入北域深处,再往前就是我上次刚刚练级过的灵者墓园了!

大地之上,出现了一片延绵不尽的营盘,空中飘扬着希家的旗帜,是天穆公的营地。

“天穆公!”

空中,明月池一声娇喝,声音穿透力极强,回荡在大地之上。

中军大营内,希阳披着战袍睡眼惺忪的走了出来,望着驻足于风中的明月池,不禁一愣,道:“月池大人,深夜唤老夫来何事?”

“北方,出事了!”

“什么?”

希阳怔了怔,随即微微一笑:“大人不要危言耸听,此地向北便是米奈希尔平原了,而神勇无敌的里雍大人正率领炎阳军团和四十万禁军在那里消灭魔域的余孽,每一日都有新的捷报传来,莫非大人认为里雍大人所部会出事?”

明月池俏脸罩上寒霜,道:“希阳大人,我曾经告诉过你一定要提防里雍,你居然还将四十万禁军交给他?若是四十万禁军有失,你这个天穆公便是夏族百年来最大的罪臣,你跟我来,我让你看看里雍现在正在做什么!”

说着,明月池猛然五指轻轻一张,顿时龙吟声激荡,一缕云辉笼罩,直接把希阳像是老鹰抓小鸡一样拎在了手里。

大地之上,一群天风城的NPC战将大惊,纷纷剑拔弩张:“明月池,你要做什么?快放下我家天穆公大人,快点!”

“哼!”

明月池看都不看一眼,拎着天穆公就飞向了米奈希尔平原方向,而我也策马贯穿了整个天穆公的营盘,笔直的冲向了北方。

“轰轰轰~~~~”

尚未踏入米奈希尔平原地图,忽地远方的夜空被照亮,一道道血红色光辉冲天而起,在远方的大地上空形成了一道天幕,大地嗡嗡颤抖,无尽的魔气开始氤氲开来,就连天穹都仿佛被这无尽的魔气给染红了,一时间所有的龙骑士都面露惊骇之色,果然,北方有剧变了。

“快过去,看看发生了什么!”

明月池疾飞如电的冲了过去。

我也一拽缰绳,低喝一声“破风吧,雷霆”,顿时破风之雷化为一道闪电冲出500米,瞬间来到明月池的正下方,同时保持着极速往前急冲而去,穿过丛林与灌木,疾驰近两分钟后,猛然拽住缰绳,前方的一幕直接把我和众多龙骑都惊呆了——

火红色烈焰涌动,直冲上天,这些魔焰壁垒形成了一道天幕,将整个米奈希尔平原都笼罩在其中了,此时,米奈希尔平原就像是一方魔气升腾的炉鼎一般,而四十万禁军与五万精锐炎阳军团就像是炉鼎中的材料一样,一个个铁骑策动战马来回冲突,但却撞不破外围的魔焰。

“啊啊啊啊~~~”

惨叫声不断传来,一个个手握着盾牌的重步兵就在我们正前方不到十米,脸上满是惊恐与绝望,一个个的死命的拍打壁垒,被震得手掌血花四溅,但却根本对这种力量无能为力,他们一个个的跪了下来,满脸绝望,一缕缕生灵气息从口中、眼中、鼻孔中不断飞溢而出,转眼间就沦为一具傀儡了。

“天穆公……是天穆公……”

一群炎阳军团铁骑急冲而来,他们丢下了盾牌,只是手握长枪,一次次的撞击在魔焰壁垒上,浑身的生灵之气不断被蒸发,但看到天穆公的那一刻却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般,一个个的猛撞魔焰壁垒,一边大喊道:“大公,救我们……救我们啊……”

哀嚎声中,这些精锐铁骑一一落马倒地,浑身痉挛抽搐,生气一点点的消失,而涌入他们身躯中的则是魔焰之气与死气,成千上万人在天幕笼罩的死境内挣扎、苟延残喘,等待着死亡。

“你们……我……”

天穆公希阳看得老泪纵横,泪水一滴滴的随风飘散,双拳紧握,脸上满是忿恨:“老夫对不起你们……老夫对不起你们……里雍啊,你到底在做什么,你这个畜生?!”

……

空中,一缕魔焰幻化为里雍的身影,他一身血红色铠甲,身周有烈阳能量缭绕,嘴角带着阴邪的笑容,道:“大公,您还不明白吗?末将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啊……炎阳军团、禁军再强也不过是凡胎肉身,他们永远不是龙域铁骑与龙骑士的对手,但如今,末将以魔焰之息洗涤他们的灵魂、淬炼他们的肉身,很快……末将就会有一支战无不胜的雄师为大公效力了,别说是荡平龙域,就算是踏平整个星楚公分治的疆域也是小菜一碟了啊!”

“你……你放肆!”

天穆公泪流不止:“老夫只是将这些帝国勇士交给你统领,你没有权利掠夺他们的生存的权利,里雍,你给老夫住手啊!”

顿时,里雍原本狰狞的笑容凝固了,一丝淡淡的怒意取而代之,道:“大公,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末将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大公的荣耀啊,难道前些日子每天的捷报进呈御前的时候,大公不是每一天都笑容满面吗?怎么如今,却开始斥责功臣了。”

“里雍!”

明月池一扬手,以柔劲将天穆公扔向了地面,手掌轻轻一张,一抹流光凝聚为斩龙剑,道:“早就知道你不干净了,果不其然,你炼化了魔域之主塞林的元神,如今却成了新的塞林了。”

“塞林?”

里雍踏步于空中,嘴角满是轻蔑笑容:“就凭他也配与本王平起平坐?明月池,你想错了,他不配,本王才是真正的深渊之主,魔域的将士们,你们认为呢?”

顿时,血色迷雾之中,一个个魔域骑士、魔域甲兵、魔域弓箭手纷纷跪伏在地:“吾王万岁!吾王万岁!吾王万岁!”

甚至,有些刚刚被汲取了生气的NPC禁军也神色茫然的站起身来,跪伏在地,对着里雍山呼起来:“里雍大人,我等愿意永生永世追随大人左右!”

“哈哈哈哈哈哈~~~~”

里雍一张原本俊逸的脸庞满是狰狞,手握利剑,目光凛然的看向了天穆公,笑道:“希阳,睁大你的昏花老眼,看清楚没有,你这一世可曾有过这等的尊荣?本王追随你多年,你给过我什么?如今,本王可以将这尊崇的王位与你分享,如何,带着你的云影军团、火凰之翼大军一起加入我吧,成为魔域的一员,我们一起坐享这夏族的江山,如何?!”

天穆公希阳浑身颤抖,四处张望却没有发现可用的兵刃,于是一掌劈断树枝,拿着一根树枝为兵刃直指着里雍,低吼道:“休想!”

“哼,冥顽不灵。”

里雍嘴角轻扬,又看向了明月池,道:“龙语者,你以为凭你现在的实力能阻止我吗?”

“不知道,但我会全力以赴一战!”

“是吗?”

里雍的笑容越发狰狞:“恐怕事情的真相与你想象的不太一样啊!来吧,前往永生的大门即将开始,本王的勇士们,拿起你们的兵刃,准备反扑吧,就在你们的正南方,六十万夏族军队就驻守在那里,杀光他们,将他们变成魔域的一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