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天行 > 第九百二十七章 老帅不朽
60秒后,破风雷霆的按钮再次闪烁金光,又可以释放了,而空中,凯米尔挥舞弓胎连续格挡几次艾薇尔的掌刀已经完全落入下方,双臂缠绕着一缕缕的混乱规则,力量被大大的压制了,我不久之前翻过一次月恒的资料书籍,有描述过混乱之神洛兰的事迹,可以说是一个人单挑整个神界的妖孽,混乱规则的厉害之处在于能混乱一切,使得所有的力量都无法运转到巅峰,此消彼长,当然厉害。

如今的凯米尔实力只保留了一半,自然完全不是对手了。

再来!

二次变身!

“蓬!”

一抹炽白烈焰缭绕全身,衬得整个人宛若真的是一名上古降临的神将一般,轻轻一抓缰绳,破空而起,破风之雷浑身沐浴雷光,这一次,三个技能一起使用,分别是风神刺、霜龙摆尾、沉雷一击,一瞬间,风神刺、沉雷一击的眩晕效果都被MISS,依旧还是霜龙摆尾立功!

“蓬”一声,艾薇尔再次被击飞。

而凯米尔这一次的举动也超出我的意外,就在发动破障连击持续眩晕的时候,凯米尔双臂挽起战弓,一缕缕雷光窜动,在弦上凝聚出了一连串的雷电箭矢,对着艾薇尔原先的伤口就是一箭射出,顿时一连串至少十多枚箭矢一起贯穿了艾薇尔的身躯。

“尝尝本王的雷箭吧!”

凯米尔一声娇喝,紧接着转身就抓住我的手臂,拉着我飞向了远处:“快走!”

“啊?!”

我一犹豫,刚刚飞出不远就听见后方传来了“蓬蓬蓬”的炸裂声,那些贯穿艾薇尔胸口的雷箭居然一一炸开,雷光缭绕,把艾薇尔的腹部、酥峰之间炸得一片血肉模糊,就连那些混乱规则也变得无比混乱了,而艾薇尔则痛苦的凝聚混乱规则重塑身躯,一边一脸狰狞的看着我们,怒吼道:“凯米尔,你这*,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嗡嗡嗡~~~”

空中,艾薇尔只剩下41%的血条了,浑身混乱规则缭绕,不断向着外围外扩,形成了一道半径百米的混乱球体。

“好机会,可以杀她了!”我说。

“不行……”

凯米尔秀眉轻蹙,摇摇头道:“她已经爆开了灵元中蕴藏的混乱规则,形成一道旁人根本无法进入的领域来争取时间为自己疗伤,我的力量……就算是巅峰期也未必能斩杀此时的她,何况是现在,我们已经做得够好了,重创艾薇尔,为大家争取了足够的时间。”

“嗯!”

我点点头,诚然,按照系统的设定,除非是师姐亲身在此,否则可能人族没有谁能杀得掉艾薇尔,毕竟那恐怖的混乱规则与强大生命力摆在那里了,艾薇尔是混乱之神洛兰的女儿,如今觉醒,已经堪称是半个神了,一般的人类根本没有能力杀她。

远方,杀声四起,鼓声雷动,是千柏的军队杀到了!

一时间,鼓声与杀声混杂在了一起,密密麻麻的禁军铁骑从南方冲击里雍带来的军队,许多精锐级别的战将一边冲杀,一边喊声连成一片——

“杀光这些炼狱中的蛆虫!”

“为千帅报仇!”

“该死的混乱女神,你必将付出代价!”

“禁军,冲啊,永不言败!”

……

刹那间,战场更加混乱了,整个霜龙岭周围已经变成了一片人间炼狱了。

“现在,轮到魔域之主了!”

凯米尔一双美眸看向了远方,里雍正催谷魔血九重天的力量,掀起一道道剑浪席卷龙骑士们的龙腾之阵了,双方力量的碰撞之下,优劣立判,里雍的力量越战越强,而龙骑士们却都已经脸色惨白,甚至有的力量消耗殆尽,“呜哇”一声就吐出了鲜血,却依旧还在拼死抵挡!

“上!”

我猛然策马冲上前,再次爆掉了一点超凡成就,连人带马冲向了天空,破风雷霆一放,瞬间就抵达了里雍的侧方,风神刺、沉雷一击、霜龙摆尾连发,这一次霜龙摆尾被MISS了,但沉雷一击却命中了,持续1.5秒!

“好机会!”

凯米尔一双雪腻的长腿踏着狂风,双手拉开复仇之弓,“蓬蓬蓬”的就是一连串箭矢,连连爆发出雷光箭矢轰在了里雍的后背之上,顿时里雍一声惨嚎,体表的剑罡被一一绞碎,嘴角已然溢出了鲜血,但他的防护能力似乎比艾薇尔更强一些,魔血缭绕,不断修复伤势!

“全力一击!”

龙骑士夏川一声怒吼,带着其余的49名龙骑士齐齐向前移动,长剑一扬,顿时龙腾之阵的印记闪烁,“洪”的一声巨大龙啸声激荡,一头白龙冲天而起,化为强光贯注在了里雍的身躯之上,一时间里雍闷哼一声,口吐鲜血,体表的魔血光球一一炸裂,已然受到重创了。

“太好了!”

我提剑在地面上观战,大声道:“继续重创里雍,我们就能打赢了!”

地面上,一群夏族士兵纷纷鼓舞不已。

这一刻,胜利距离我们从所未有的接近!

……

但就在这时,“唰”的一道云烟幻化的身形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了凯米尔身后,一柄黑红色的锥形兵刃“噗”的一声从后洞穿了凯米尔的胸膛,将她高高挑起,那张让我一辈子都忘不掉的脸孔出现在眼前,狞笑道:“你这炼狱的叛徒,死不足惜!”

说着,他一声怒吼,暗黑魔焰不断涌动,缭绕焚烧着凯米尔不断颤抖的身躯,并且猛然一甩手臂,顿时凯米尔的身躯坠入了冰山之中,砸毁了一大片的冰层,甚至引发了雪崩!

“凯米尔!”

我大惊失色,也顾不上其它的,飞速疾驰而去,在冰层坠下的一瞬间破风来到凯米尔的面前,伸手一捞把她抱在怀里疾驰离开,低头一看,凯米尔的身躯不断抽搐,吐血不断,一双满是鲜血的手掌紧紧的握着我的手,一双美目无神的看着我,声音都变得不再清晰了:“我……我没有想到……自己会是这么一个……一个结局……我……”

“你别说了!”

我低头看着她,有种心如刀绞的感觉,道:“我把你带到这里,我绝不会让你死,凯米尔……你坚持住,我不会让你死……”

说着,慌乱不堪的掏出血瓶往她嘴里倒,又是神圣复苏又是火龙之印的覆盖在她的伤口之上,但就在几秒钟后,凯米尔的身躯变得无力起来,雪臂猛然低垂下去。

“别死……你别死啊……”

我鼻子一酸,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凯米尔……凯米尔,你还要复仇啊,堂堂的复仇女神怎么能还没报仇就死了……这不是我们的个性,你给我活过来啊!”

她微微睁开美目,嘴角轻扬,笑道:“丁牧宸,堂堂的龙语者记名弟子,明月池的师弟,你……你这样可就太丢脸了哦……”

“你没事?”

“没事……只是闭目养神而已,放下我,快去救殿帅……”

“靠!”

我没好气的一伸手把她放在雪地上,然后策马疾驰冲向了洛宁的方向,但就在空中,一道魔光绽放,紧接着一道人影疾驰而下,锥形兵刃爆出滔天的魔气,“噗噗噗”的连续穿透了三名龙骑士的身躯,紧接着尖锥爆发出冲天的光芒,直接刺入了老帅洛宁的胸膛。

“蓬……”

洛宁的身后,爆发出一蓬血雨,只是一瞬间,他的肉身与内脏竟然生生的被绞碎了,身躯缓缓的后仰倒了下去。

“洛帅……”

我急忙冲了过去,而那凶手则嘴角一扬,道:“艾薇尔、里雍,你们做事居然这么拖泥带水,哼……真是废物,难怪明石大人不会委以重任!你们可真是不堪大用啊……”

“你……”

艾薇尔身在混乱领域之中,脸上满是怒意:“古拉斯,你可真是卑鄙无耻!”

“哼,需要你管吗?”

那人纵身而起,化为一缕云烟消失在了风中,居然就这么走了。

不过……他是古拉斯!?

“嗡”的一下,我的脑海里一片空白,难道说……在皇宫里奸杀宫女、在青山镇杀死尉迟洪和偷袭洛轻衣的人就是古拉斯?一个化为人形的炼狱君王,一直就潜伏在夏族的皇宫内?堂堂的夏族女皇,或许早就沦为古拉斯的掌中玩物了……

“洛帅!”

猛然疾驰上前,翻身下马,一手扶住了洛宁的身躯,他的胸前有一道碗口大的伤口,背后的伤口恐怕只会更大,为了夏族尽忠一生的老将,如今已经接近了弥留之际,大口的呕血,一只手紧紧的握着我的手腕:“丁……丁牧宸……丁牧宸!”

“洛帅……我在这里……”

我咬牙切齿,鼻子酸酸的:“对不起……对不起,我先救了凯米尔,却没有想到你会遭到毒手,对不起……对不起……”

“不用……不用道歉……”

他剧烈的咳嗽,口中鲜血四溅,已经进气多出气少了,紧握着我的手腕,他看着我的眼睛,竟老泪纵横起来,声音呜咽,道:“我……我这一生……都遵从自己的准则在活着,其实……其实我已经想到今天会是这样的下场,我……我不求其它,只是……只是……只是放不下我的女儿轻衣啊……”

我看着他,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夺眶而出,一颗颗的落在他已经破烂的铠甲上。

“洛帅放心,我会尽心竭力照顾郡主的!”

我咬牙允诺。

洛宁的手掌开始颤抖,泪水滚滚:“丁牧宸……自从你第一次出现在通天塔的圣殿里,我就……我就觉得你不平凡,一直以来,我么多么希望……能有你这样的一个孩子,可是……可是你是龙域的人,老将高攀不上,我……我……”

“洛帅……”

我眼睛通红的看着他:“别说了,别说了……你明明知道这里是一个陷阱,却又为什么要来,到底为什么?”

他紧握着我的手腕,泪水滚滚而出,目光中满是绝望,道:“因为……因为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我……你……你答应我,带着这些部将与士卒,撤回通天塔,撤回去……不要让他们白白死在这里,我的死……已经对陛下有所交代,他们不能……不能……”

“好,我答应你!”

“好……好……”

他看着我,目光中露出少许的欣慰,倏尔,双眼缓缓闭上,停止了呼吸,就这样的溘然长逝,身躯渐渐的冰冷起来。

……

一代名将,夏族的支柱,竟然就这么战死北域了!

“叮!”

系统提示:你的任务【护卫殿帅洛宁】(SSS级★★★★★)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