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天行 > 第九百二十九章 身份揭穿
剧情是连贯的,没有一点多余的时间,以至于连夜宵都吃不上了,外界,苏希然、林澈等人已经吃完夜宵去睡了,工作室里一片安静,只剩下我一个人还留在游戏里,跟随着剧情的走势扮演着自己的角色,不为别的,只是因为我自己已经深陷其中,完全变成了剧情中的一员,不想再被他人所左右了,或许,这也是一款游戏最具魅力的地方。

……

凌晨两点半,龙域大军开拔,与星骐城之间的传送阵已经被对方关闭,想来星骐城已经有所防备了,所以只能传送至白鹿城,随后浩浩荡荡的龙域铁骑疾驰而去,多达五万重装骑兵疾行在大地之上,扬起冲天的尘埃,而空中则是数百名龙骑,这一次,龙域只留下不到两成的兵力镇守龙城,几乎已经是孤注一掷了。

圣白龙背上,明月池一袭白裙随风飘扬,美若冰雪,手握斩龙剑,一双眸子看着远方,透着淡淡的担忧,但也有决意之色。

大地之上,除却龙域的军队之外,白鹿铁骑也一样密密麻麻的飞驰在山野之间,白色的铠甲、盔缨、斗篷连成一片白色的海洋,马蹄声震撼丛林,林星楚骑乘着一匹白马,就在白鹿铁骑的最前方,脸色冷峻,这一刻的她,已经变得无比决然,就如我想的一样,陆柠太过于软弱与自私,只顾自己的帝位,这种人在种族存亡之际已经不配再当夏皇了。

凌晨三点,大军抵达星骐城。

此时的帝都已经沦为一片战争的海洋,城外,洛轻衣率领的军团已经抵达,正在用巨炮、投石车开始攻城,而城内的守军则愤然抵抗,城池上空,一个个暗黑龙骑手握龙剑,从天而降,暗黑龙发出低吼咆哮声,不断俯冲攻击地面上的洛轻衣军团。

“是暗黑龙骑……”

明月池美目一寒,俏脸罩上寒霜,道:“古拉斯特意留下了一群暗黑龙作为俘虏,利用它们组编了一支属于它的暗黑龙骑大军,一切都建立在对夏族王朝的利用上,陆柠实在是太糊涂了,引狼入室尚且不知,甚至……”

“甚至连她自己都已经是古拉斯的女人了。”

我皱了皱眉:“恐怕直到现在,她也依旧浑然不知吧。”

“嗯。”

明月池缓缓一扬斩龙剑,道:“龙域的勇士们,进攻,将空中的暗黑龙骑斩尽杀绝,协助洛轻衣郡主的军团破开城门,迅速占领帝都!”

“是,大人!”

一群龙骑将、龙骑士冲了出去,迅速与暗黑龙骑绞杀在一起,而圣白龙则呼啸一声,长驱直入的冲进了暗黑龙骑的阵列之中,美女师姐单手掐着剑诀,意随心动,指尖每一次挥动之间,斩龙剑化为一缕银色光辉在空中飞梭斩杀,“噗噗噗”的将空中的暗黑龙骑连人带龙贯穿,在她强大的力量之下,那些暗黑龙骑几乎是毫无还手之力的,完全沦为被屠杀的一方。

转眼间,一百多暗黑龙骑被干掉了近一半,而我只是在旁看戏罢了,大地之上,五名龙骑士齐齐的俯冲了下去,龙剑交织为一道烈芒,“蓬”的一声就击毁了星骐城的西城门,顿时龙骧骑兵团奋然冲入城内,开始了一场勤王之战。

林星楚策马在前,第一时间被白鹿铁骑保护着进入城池之中,扬起颀长雪白的脖颈,看着远方城内的御林军、禁军,大声道:“城内的守军们,我是林星楚,陛下如今已经被变身为人形的恶龙古拉斯蛊惑、控制了,你们不要再作无谓的反抗了,立刻放下放下兵刃,随我一同进宫斩灭恶龙,救出陛下!”

顿时,众多守将迟疑不决了,其中一名手握战刀的上将咬牙道:“星楚公,您……您说的是真的吗?”

林星楚昂首挺胸:“我林星楚何时骗过谁?”

下一刻,一群守将纷纷放下兵刃,挥舞铁拳:“我等愿意追随星楚公,勤王,斩灭恶龙古拉斯!”

“好,走!”

不得不说,林星楚在夏族的威望实在是太高了,恐怕已然仅次于夏皇了。

……

俯瞰大地,白色的白鹿铁骑,红色的龙骧骑兵团,以及淡灰色的龙域甲士军团宛若潮水般的淹没了皇城内的大街小巷,笔直的朝着中心的皇宫而去,而皇宫的守卫也纷纷放弃了抵抗,汇聚在人潮之中,众人直接攻入皇宫,抵达大殿前方。

“放肆!”

一名身穿金甲的武士手握利剑,面对外面潮水般的大军,怒喝道:“此乃皇宫禁地,你们……你们这些佩戴兵刃的军士来到这里为何,想造反吗?”

林星楚策马上前,淡淡说道:“林运,陛下在哪里?”

“我在这里。”

大殿内传来了一个满含威严的声音,只见陆柠一身凤袍从大殿内缓缓走出,浑身弥漫着皇者的威严,目光淡然的看着外面的一群甲士,道:“御林军、禁军,你们为何跟叛军在一起?”

一群战将呆住了:“陛下……我等听说,陛下被恶龙蛊惑,所以特来……特来勤王……”

“愚蠢!”

陆柠目光一寒:“朕好好的,需要你们勤王吗?倒是洛轻衣、林星楚,你们两个干的好事,没有朕的旨意居然敢带着各自所部攻打帝都,你们似乎已经忘记了这是陆家的天下了!”

一种御林军、禁军的将领纷纷下跪认错,瑟瑟发抖。

而陆柠一旁的北池帆则眯着眼睛,道:“来人,传陛下旨意,将林星楚、洛轻衣这两个叛国的逆贼给我拿下!”

“谁敢!?”

洛轻衣猛然拔出利剑。

而就在这一刻,伴随着“刷”的一声清风掠过,跟我一起并肩站在龙背上的明月池随风消失了,而下一刹那却出现在了北池帆的头顶上方,斩龙剑化为一道闪电,以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劈向了北池帆的天灵,这一出手,就是杀招!

“唰——”

寒光掠过,却只劈到了一缕空气,而北池帆则身形如鬼魅般的出现在了一旁的殿宇屋顶上,目光中带着冷冽光辉:“看来,本王似乎已经被识破了!”

“本王……”

陆柠大惊:“北池帆,你说本王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

北池帆原本谦恭的脸庞渐渐的变得桀骜不逊起来,嘴角勾起狞笑,道:“意思就是说你这个女皇我已经玩腻了,既然计划只成功了一般就被识破,那就没办法了,你已经再也没有利用价值,不过,能除掉尉迟洪、洛宁和千柏,倒是全仰仗你这愚蠢的夏皇了!”

“你……你说什么!?”

陆柠咬牙切齿:“你……你到底什么意思?”

“蠢女人!”

北池帆嘴角一咧,抬起手掌,顿时手臂渐渐的变粗,皮肤迸裂,露出下方黝黑的鳞片来,一边变身,一边冷笑道:“你到现在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却依旧沉醉于床底之乐中,你这样的皇帝,难怪夏族永远斗不过我们炼狱!”

说着,北池帆猛然低吼一声,身躯剧烈膨胀,压塌了那一片的殿宇,头部的长发飞散为云烟,变成了一颗狰狞无比的龙头,身躯更是不断的扩大,黝黑的鳞片,尖锐的利爪,强壮的四肢,当身后的肉翼猛然张开时,笼罩一整片的殿宇,一股阴森森的气息爆发开来。

“你……你……”

陆柠大怒,指着空中的古拉斯,惊得说不出话来:“你竟然是一头龙……”

“无知蝼蚁!”

古拉斯喷着灼热的烈焰,以龙语说道:“能被本王宠幸,是你的荣幸,现在……你们这群卑微的人族掌权者,都可以去死了!”

说着,古拉斯双翼猛然一振,顿时掀起了无数破碎瓦片,瓦片伴随着劲风飞了出去,犹如弹片一样的“蓬蓬蓬”的砸向了大殿之中,而明月池则猛然一掌左手,发动龙甲术,一整片金色龙甲凝聚为护盾,保护在陆柠和一众文武大臣前方。

“噼噼啪啪”的爆鸣声中,明月池虽然挡住了身前的古拉斯的进攻,但身后忽地殿宇顶部破碎声连成一片,一名暗黑龙骑从天而降,呼的一口龙息吐了出去,顿时焚烧在陆柠与一群大臣的身上,站得较为前方的大臣尽数被火焰烧杀,而陆柠也被烧到了,呜咽一声被烈焰冲击飞出,半边身躯烧得有些焦黑,衣裙纷纷剥落,露出了姣好的胴体。

“明月池!”

古拉斯发出狞笑,道:“看啊,这就是你想要守护的人,到底有什么意义?这么愚蠢的人族,值得身为七阶高等生命体的你来守护吗?”

“师弟!”

明月池抬头看向我:“保护陛下,我来对付他们!”

说着,她猛然回冲,“蓬”的一拳轰在了那暗黑龙骑的龙头之上,顿时暗黑龙一声哀嚎,头颅居然因为师姐的一拳而土崩瓦解,直接跌倒在地死去了,而龙背上的龙骑士也被一拳的余威波及,飞撞在龙椅上,口吐鲜血不已。

“啪嗒……”

我纵身跃下,右手一捞抱起了地上重伤的陆柠,左臂猛然一振,鲲鹏盾顿时激荡出了龙罡盾墙和银龙守护两大技能,硬生生的挡住了古拉斯的一口龙息,但依旧狼狈不堪的往后退,而就在龙息烈焰中,明月池一步步的走向了古拉斯,身前凝聚出一缕缕气浪,阻绝龙息的入侵,长发与斗篷飞扬,背影说不出的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