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天行 > 第九百三十章 遗腹子
“明月池!”

古拉斯的声音悠长而低沉,冷笑道:“本王已经修炼成为了神龙巨龙,可以幻化为人族,千变万化,难道你还感受不到你我之间的差距吗?区区的七阶生命体,你凭什么对抗身为八阶生命的本王?如果你现在愿意臣服,并且侍奉本王左右,本王可以考虑饶你不死。”

“就凭你?!”

明月池一抬头,美眸中爆发出一缕惊人的霞辉,看着古拉斯,脸蛋上罩着寒霜,道:“一头不懂得敬畏的淫龙,就凭你也配让我侍奉左右?”

“你……找死!”

古拉斯一声怒吼,以肉眼几乎无法捕捉,以及与他巨大身形不太相衬的速度猛然跃下,利爪撕破空间,混合着神圣巨龙力量的一击拍向了明月池的头顶,怒吼道:“既然如此,你也就没有活着的必要了,本王要带着你的美丽头颅返回暗黑森林!”

这一爪,天地变色,以至于我身后的大殿蟠龙明柱纷纷迸裂损毁,整个大殿也在摇摇欲坠了。

一爪落下,就仿佛整个天穹都压下来一般!

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明月池抬手轻轻一指,顿时一缕金色流光迸发,“蓬”一道金石交鸣之声震撼着整个皇宫,四面八方的NPC军队纷纷被这强大的力量推移得翻滚了出去,就连林星楚、洛轻衣这个修为级别的人也必须运转斗气才能保持不倒了。

流光飞散的刹那,明月池冲天而起,斩龙剑席卷着更加炽烈浓郁的金色气流轰向了恶龙,剑光流动犹如银河泻地一般,“蓬蓬蓬”的落在古拉斯体表的护身龙气上,双方一瞬间就以龙爪、斩龙剑互相攻击了十多次。

“蓬——”

伴随着一声巨响,空中的二人分开,古拉斯胸前的鳞片被斩碎了多片,血肉模糊一片,其中有一剑再上移一点点就致命能切断咽喉了,而明月池则依旧白衣胜雪的立于风中,衣裙翩翩,只是香肩上出现了一道皮肉翻开的伤口,鲜血染红了一小片衣甲。

“你……”

古拉斯停留在半空中,已经不像是之前那么冷静了,道:“你居然已经领悟了流光之力……你……你已经是八阶生命体了?”

明月池神色淡然,手握斩龙剑,浑身充满了不动如山的气势,道:“如果没有绝对战胜你的把握,我又怎么会带龙域大军来星骐城?”

“好……好……”

古拉斯近乎于疯狂的大笑起来:“不过……就算是你的流光之力能略胜一筹,你却杀不了我,毕竟你是人类,你的体魄就算是再突破也存在着一层桎梏,而本王是龙族,一头神圣巨龙的生命力足以拖死你,你想杀我,自己也必须赔上一条性命!”

“滚出夏族领地去……”

明月池秀眉轻蹙,道:“接下来的战斗已经没有必要了,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离开,如果不不从,月池就算是拼了一条命,也要斩了你这头卑劣的淫龙!”

“哼,如你所愿!”

古拉斯的身躯猛然幻化,一缕缕云烟消散,从一头巨龙缩小到一个平常人的样子,而且变化的是北池帆的模样,胸前一片殷红,他的伤势比明月池的伤势要重多了,倚仗的不过是龙族的强大生命力而已,否则,这一战他应该是走不掉的。

不过也从侧面反映出,如今的炼狱君王们,恐怕古拉斯的实力要比里雍、艾薇尔等人强了一筹了,毕竟,传说中的八阶生命,是可以比及祖龙之一的霜龙长老那样的恐怖存在了,师姐现在只强不弱,难怪上次能击败里雍、艾薇尔的联手!

“唰~~~”

古拉斯的身躯冲天而起,转眼之间就冲向了北方的天际,飞得极快,甚至像是在逃命,仿佛生怕明月池突然反悔一样。

……

“呜哇……”

我蹲坐在一片狼藉的大殿一侧,怀里抱着濒死的女皇陆柠,此时她一口鲜血吐出,脸色也越发的苍白,生命力量正飞速从她身体里流逝着,并且之前跟古拉斯同床那么多次,以至于元气被汲取太多太多,就算是这次没有受到重创,恐怕也活不了多久了。

“陛下……”

林星楚、洛轻衣并肩单膝跪在前方,特别是洛轻衣,一双美眸微红,道:“臣作出此举,只是为了我夏族不亡灭,请陛下见谅……”

“都已经过去了……”

陆柠剧烈咳了几下,嘴角满是血迹,抬头看了我一眼,居然脸上浮现出一抹自嘲的笑容,道:“丁牧宸……你不过是明月池和林星楚的一条走狗罢了……没……没想到,最后保护朕的居然是你……居然会是你这样的人……”

我心里多少有点不舒服,道:“我这种人,至少比你这种自私自利的女皇强多了,你睁大你的眼睛看看,你一心想要的暗黑龙骑,保护得了你吗?恰恰相反,是他们杀了你,而你呢,你做的是什么,是一意孤行,一次次的逼迫龙域和通天塔,你不配做夏皇。”

“我……我……”

陆柠紧握着拳头,想要支撑起来,但却已经没有力气了,反而是眸子里望向我,透着恨意,泪水滚滚而出,断断续续的说道:“我能如何……我继承父兄大业,确保江山不失,我做错了……做错了什么?你自己看看,明月池……林星楚、洛宁、洛轻衣……这些哪一个修为不比我强百倍,哪一个在军中的威望不是如日中天,如果你是夏皇……面对这种四面八方的鹰视狼顾,你……你丁牧宸会不会跟我一样?我……我陆柠是夏皇,就该做夏皇该做的事……除了古拉斯这件事,我……我无愧于心,倒是你们……你们这群乱臣贼子……一定不得善终!”

“陛下,我们……”洛轻衣泪水涟涟。

林星楚则果决得许多,淡淡道:“陆柠,你说我们鹰视狼顾,可是……我和洛帅,以及月池大人,一次次的抗击北域强敌,守护我夏族江山,一次次的证明自己对夏族的忠诚,可是你做的是什么,只是猜忌与怀疑,一次次的刁难戍边的军队,一方面希望我们能击败炼狱军团,一方面却又不希望我们实力坐大,臣想问陛下一句,陛下不信群臣,群臣又如何忠诚于陛下?”

“乱……乱臣贼子……”

陆柠举起手,指着林星楚、洛轻衣、明月池,用尽最后的力气说道:“朕恨……恨不得将你们千刀万剐,只可惜……朕已经有心无力……”

说着,她看向远方的众将与文武大臣,道:“传朕旨意,朕要将夏皇大位传给……传给……传给朕的……朕的……朕的……”

话没说完,手臂忽地垂下,一代女皇,就这样停止了呼吸,走完最后的一段路程。

……

“妈的,吓死我了……”

我放下陆柠,脸色苍白:“幸亏她没气说出一个继位的人,否则的话,再留一个昏君祸害夏族,那就真的不可收拾了。”

林星楚禁不住扑哧一笑。

就在这时,远方的传来了侍卫们高声的喊叫声:“天穆公希阳,觐见陛下!摄政王陆天颐,觐见陛下!”

可惜,这两人来晚了。

“陛下……陛下……”

希阳、陆天颐看到陆柠的尸体之后,嚎啕大哭。

哭了许久。

“诸位大人!”

一个年迈的文臣拱手道:“既然两位大公,以及前任摄政王还有轻衣郡主都在,那么……我等悲痛之余还是议一议皇位的事情吧,国不可一日无君啊,如今陛下驾崩,甚至还可以立下储君,既然如此,就立刻朝会吧?”

林星楚颔首:“好,我也是这么想的。”

“诸位大人,准备上朝!”

……

大殿的靠外数十米已经损毁,所以一群大臣只能挤在靠近殿前的窄小位置里,我就站在美女师姐身边,两个人神态轻松,陆柠一死,对夏族而言是好事,对整个中国区来说都是好事,甚至让我有种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觉了。

林星楚手持血迹斑斑的宝剑走上前,立于王阶上巍然转身,看着群臣,道:“陛下驾崩,星楚承天应命,愿意代为总揽朝政,诸位大人,议一议吧,应该拥护谁为新的夏皇?”

一名老臣马上道:“既然大公总揽朝政,那天穆公也当立于王阶之上,与星楚公一起总揽朝政才是。”

希阳当仁不让,走上前,拄着拐杖转身,与林星楚一边一个站在王阶上,声音不怒而威,道:“老臣拥护先皇陆山河的遗腹子,陆真为新任夏皇!”

“陆真?”

林星楚禁不住笑了:“陆真刚刚一岁,尚在襁褓之中,怎么当这个夏皇,莫非又要来一个摄政王不成吗?这样的话,岂不是又要朝纲大乱了?”

摄政王陆天颐怒道:“星楚公,你不要含血喷人!如今陆家夏皇的血脉已经所剩无几了,先皇陆山河的血脉更是稀少,这陆真虽然年幼,但却拥有陆皇血脉,有何不可?”

洛轻衣皱眉:“陆真虽然是遗腹子,但却是先皇与民女生的私生子,恐怕不合法统吧?”

几名新锐将领纷纷点头:“我们也不同意,私生子当夏皇,怎么能名正言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