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天行 > 第九百五十五章 十大主将
“要不要……我陪你去酒吧喝两杯,咱们忘掉今天的事情?”烟光残照建议道。

“不用了。”

我摇摇头:“我现在……只是回去陪在她们身边……”

“嗯。”

他真诚的看着我:“应该的,去吧,我们明天上午见。”

“这件事,为我保密,我不想让这件事被希然知道,我觉得……这句话就算是传到她的耳朵里,对她而言都是一种亵渎与伤害。”

“明白。”

他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道:“阿夕,我的好兄弟,我永远都会站在你这边。”

“嗯,好兄弟,回去早点睡吧。”

“嗯。”

……

“咚咚~~~”

敲了敲唐韵的房间门,开门之后,走了进去,说:“韵儿,不如这样……我订个套房,你和希然睡在里面,我睡在外面,还可以一起聊聊天,怎么样?”

“啊?!”

她一愣讶然,略微有些生气,道:“别太过分哦,有些事情我是接受不了的!”

我苦笑一声:“你想哪儿去了。”

“那么……”

她似乎也看出我的神色不太对,禁不住拥住我,道:“夕哥哥,发生了什么事,你的脸色怎么那么难看啊?”

“没事,就是……你听我这一次,好吗?”

“嗯。”

她点点头:“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不过也要征询希然姐的同意吧?”

“嗯,我给她打个电话。”

“好。”

拨通苏希然的电话,我问:“睡了吗?”

“还没,怎么啦?”

“我想……”我欲言又止,考虑了一下,才说:“我定个套房,你和唐韵睡一起,我在套房的另外房间睡,可以吗?”

“啊?”

她也十分惊讶,转而笑道:“我们丁队现在变得很有花样了呢……”

“哈哈,你同意就好,一会我订好房就去你房间接你。”

“嗯嗯。”

于是,我退掉了自己的房间,然后重新定了一间套房,开好房间之后带着唐韵、苏希然去新房间睡,打开房间之后,宽敞多了,房间与客厅连接,坐在沙发里就能看到房间里的样子,我放下了行李,道:“我洗个澡就睡了,你们两个先睡吧,两人睡在里面大床上,没问题吧?”

“没问题倒是没问题,就是到底为什么呀?”苏希然一头雾水。

我笑了笑:“我也不知道,我就是希望今天能陪在你们两个身边,寸步不离的守着。”

“哦?”

唐韵眨了眨大眼睛,没有多问什么。

于是,两个MM上床躺下,看电视去了,我则冲个澡,换上一身新衣服就坐在客厅的沙发里,也不去自己的房间里,就这么守着。

没多久之后,电视机还在放着,唐韵、苏希然却已经睡着了,于是关掉电视机和顶上的射灯,独自返回客厅,给手机充着电,心头却千丝万缕的乱成一团,苟小宁的话一次次的回荡在耳边,像是一种魔咒一样。

难以想象,这么卑鄙的恶意,居然会降临我头上,这一天,对我的心灵冲击实在是太大了。

不多久后,房间里传来两个MM轻轻的呼吸声。

我则拿起了手机,靠在沙发里,给凌怡发了消息:“在吗?”

“在,什么事?”

“帮我查点东西。”

“哼,大半夜的,还麻烦我开电脑?”

“不用起床,用警用手机就行了。”

“嗯,行,你说吧,要我帮你查什么?”

我想了想,回复:“查一下,苟昆、苟小宁两个名字的关系。”

“行。”

半分钟后,她发来了消息:“确认名字苟昆是我们抓获的那个人的话,那么有一个苟小宁与他的关系匹配成功,是他的一个远房叔叔,身份则是在2026年调任于虚拟部,怎么了丁队,你见过这个苟小宁了?”

“嗯。”

我舒了口气,躺在沙发里,看着黑漆漆的天花板,这时候才醍醐灌顶,事实上苟小宁针对我远不仅仅是我站队董小瑜,更重要的应该是我把他的侄子送进了牢房了吧,抓获苟昆的那天,给罗局打电话并且施加压力的人,应该就是苟小宁,结果却被手段更加强硬的李承风给先斩后奏了,但是苟小宁的地位不敢动李承风,所以只能以权谋私,来针对我了。

“丁队,到底怎么了?”凌怡继续发消息。

“没事,你快点睡吧,我就是有些好奇罢了,没有想到事情会那么巧。”

“嗯,你也早点睡啊。”

“好。”

……

可现在,哪里还睡得着。

转身,坐在沙发里看着房间里苏希然和唐韵睡在一起的模样,心头百味杂陈,这世间的恶意太多太多,我该怎样才能帮她们全部挡住?

一夜未眠。

次日清晨,窗帘缝隙间的光线越来越强烈,直至一阵叫早电话铃之后,苏希然抬起头,看着我:“丁队,你一夜没睡啊?”

“睡不着。”我微微一笑:“你们快点起床洗漱吧,上午开完会之后,我们下午就回苏州了。”

“怎么会睡不着……”她秀眉轻蹙。

唐韵则起身,赤着纤纤玉足来到我面前坐下,一双美眸深深的看着我,轻声道:“到底怎么了,真的不能跟我说吗?”

“没事的。”

我摇摇头,笑道:“你和希然快点洗漱,一会早上的会议就要开始了,咱们吃个早餐就过去。”

“嗯……”

她皱了皱眉,知道我不愿意说之后就没有再多问什么。

苏希然则穿好衣服,坐在我身边,道:“是不是……昨天晚上你们去KTV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我刚才微信问了其余人,只知道你昨晚忽然生气当着苟小宁的面摔了杯子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微微一笑:“希然,真的没事,就是一时喝多了,有点难受,又觉得苟小宁那种人就像一个傻*,所以忍不住摔了杯子了。”

她扑哧一笑:“那你还一夜不睡?好啦,你躺一会,我和唐韵先洗漱了。”

“嗯。”

过了一会,我也去刷牙洗脸,然后带着两个MM在餐厅跟林澈、刘缺等人会合,坐下用餐之后,唐韵放下盘子,道:“刘缺,说说吧,昨晚发生什么了?”

刘缺有些尴尬,看了看我:“夕掌门,能说吗?”

“没什么不能说的。”

“哦……”

他点点头:“昨天晚上大家都喝多了,不知道苟小宁对夕掌门说了什么,夕掌门大怒,摔杯为号,然后怒气冲冲的走了……”

“摔杯为号?”我瞥了他一眼:“我头都给你锤爆了。”

刘缺哈哈一笑:“其实我也觉得奇怪,他到底说了什么?”

“没什么,吃饭吧。”

“嗯,好吧,不想说就不说吧……”

一旁,林澈则皱了皱眉,也不知道心底在想什么,没说话。然而这件事我也不可能告诉他,林澈的性格我太清楚了,虽然大部分时候都很冷静,但是一旦触及底线的事情发生了,他可能会作出比我更加疯狂的事情来,而且这件事没有任何的证据,就算是我说了,苟小宁也不会认,如果他不认,这么受伤害的人就是苏希然,除非有证据,否则这句话就不可能红口白牙的说出来,那样只会让情况变得更糟。

……

清晨,酒店会议厅,天行战略指挥办公室的第一次正式会议。

多层圆形会议桌,容纳了近两百人参与会议,而苟小宁、董小瑜等人就在最中间的一圈,至于我和唐韵、绯月、烟光残照,也被连排安排在董小瑜、苟小宁的对面,此外,烛影乱、战天、何艺等人也都在内圈,而实力稍弱的公会的盟主怎被安排到第二圈、第三圈去了。

苟小宁清了清嗓子,神色如常,仿佛昨天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说了一通可有可无的开场白之后,道:“首先,我们要宣布的十大主将的任命!接下来,请播放我们的第一位主将!”

顿时,音乐声响起,中心处的电子舞台上“唰”的一道人影冲天而起,是一个骑乘白马的战将,手握长剑,头顶上漂浮着3D的一行字——乱世宏图。

苟小宁微微一笑,道:“林途,身为银狐盟主,最强新秀,国服数一数二的人物,当仁不让的成为第一位被授予主将荣誉的玩家!接下来,有请第二位!”

中心处的舞台上再次飞梭出一道身影。

第二个主将,烛影乱。

紧接着,第三个主将,战天。

而第四个主将则轮到何艺了,烟光残照、唐韵紧随其次。

第七位主将,绯月!

第八位主将,紫衣侯!

第九位主将,洛想!

只剩下最后一个了……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我,而我则平静的看着们面前的便签纸,冥冥中已经猜到,最后一个主将的名额,也依旧不会是我。

“唰——”

一道光辉冲天而起,化为一个骑乘白马的剑士,一袭精锐铠甲,斗篷猎猎,头顶上浮现着3D效果的一行名字——白衣公子!

竟然是沈丘白……

……

“等等。”

不远处,烟光残照忽地用指背重重敲了敲桌子,道:“苟主任,我有一句话想问一下。”

苟小宁微微一笑:“是南宫昭啊,你说吧,什么话?”

“敢问苟主任一句,这评估主将的标准是什么?”烟光残照目光逼视,巍然起身,不算宽广的身躯有点伟岸的感觉。

“个人实力,公会实力,人气,指挥能力,战略能力,威望,六种因素,怎么……你对十大主将的人选有什么异议吗?”

“当然有。”

南宫昭猛然一拍桌子,伸手一指舞台上沈丘白的光影,道:“论个人实力,今夕何夕是国服最强PVP、PVE玩家,并且是唯一一个达到上将军军衔的人,国服战力榜第一人,论公会实力,北辰是国服第一公会,国内人气首屈一指,论人气,今夕何夕是地表最强,粉丝千万,论指挥能力,他更是国服五大战术核心之一,敢问当选十大主将的诸位,你们谁敢说自己比今夕何夕更强?如今连今夕何夕都没有当选十大主将,他沈丘白算哪根葱?苟主任,你这屁股坐得太歪了,要歪到脸上去了吧?”

苟小宁没有发怒,只是讪笑一声:“有意见可以提,没必要生气把?其实,我们指挥办公室又怎么会不认可今夕何夕的实力,只是,对他另有安排罢了,南宫昭,你先坐下。”

“另有安排?”

烟光残照缓缓坐下,冷笑一声:“行,我看看你打算怎么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