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天行 > 第一千一十章 新战略
次日,官方发布公告,宣布我入选CSL名人堂的事宜,而按照规则,真正入驻名人堂的日子应该是首次国战结束之后,名人堂国战期间不变更,这是很久以来的规则,当然,也不急,我进不进名人堂对北辰而言不是什么大事。

接下来的几天里,在我和烟光残照的指挥下,元夕郡、沙原郡、通元郡等三级城池一一被收复,最终,光复了西域都护府全境,笼罩在国服西境的阴霾就这么散了,印服方面也由于炼狱领地之战而心底发寒,迟迟没有新的动静。

时间就这么飞快的过去,转眼十二天过去了,每天只是做任务、练级、扩建南风城,而国战的形势趋于稳定,美日两大服务器在东方林海与中国战区对峙了半个月有余,手握制海权,却迟迟没有任何的动作,至于北辰,大家每天组织练级,抓紧时间补等级,之前的血战之中我们损失的等级太多了,特别是北辰铁骑,平均每人损失8.2级,这等级都得一点点的练回来,否则下一次国战与对手的差距将会越拉越大,那就糟糕了。

……

国战第23天。

清晨醒来,睁开眼时,却发现窗外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雨点噼噼啪啪的落在盘在窗沿的牵牛花上,听着雨声,倒也觉得心头宁静,有点不想起床了,枕着双臂,心头不断碎碎念。

小北风高考完事了,也不知道考得怎么样。

再过几天,唐韵就要放暑假了,到时候安排住在工作室里,我可能要去楼下跟林澈或者张伟住一个房间了。

国战还有一星期,也不知道会不会新的变故。

西域都护府应该不会再生变了吧?

……

就在我满腹心思的时候,忽地手机响了,“嘟嘟嘟”的铃声,是一个电话,看了看,山有扶苏的电话,看来又有事情了,于是接通之后,问道:“又出事了?”

“对!”

他颔首道:“依旧还是西域都护府,夕哥,你知道西域都护府南方边陲是什么地方吗?”

“好像是一片禁地,漫无边际的丛林。”

“没错,那是一张叫‘禁地鬼林’的大地图,怪物密集,却又经验值稀少、爆率低,所以一向人迹罕至,但是今天上午的时候,有零星的外服玩家从禁地鬼林进入西域都护府境内了,被我们北辰的兄弟灭掉了几个队伍,但似乎杀不完一样,依旧还有人入镜。”

“哪个服务器的?”我皱了皱眉。

“越南服务器。”

“越服的人……”我沉吟一声:“这群人不从天风城南境进攻,却从禁地鬼林不远万里杀到西域都护府来,什么意思嘛……”

山有扶苏笑道:“天风城边陲都有雄关把守,想攻破多难啊,所以他们只能从禁地鬼林过来找我们西域都护府的晦气了,说吧,现在我们该怎么安排?”

我深吸一口气:“我马上上线!”

“嗯嗯!”

立刻起床,跟大家吃个早餐之后上线。

……

“唰——”

人物出现在白鹿城中,立刻前往铁匠铺修理装备,然后补充药水、食物等各种补给品,召出破风之雷,策马离开白鹿城,直奔玉门关方向,随即给烟光残照发了条消息,让他率领英雄殿的人驻守酒泉关,扼守西境国门,再发消息给洛想,让她带着桜华月想的人镇守寒月郡,扼守西域都护府的北方门户,而我自己则在公会频道里传令。

“所有已经阵亡四次的人都不需要再参战了,其余人全部在通云郡南方集合,准备会一会越服的人了,我倒看看他们能在西域都护府掀起多大的风浪来!”

众人齐齐应允。

不久之后,苏希然、林澈、徐佳澄、漱月鸣筝等主力一一抵达通云郡城下,大约一个多小时之后,北辰接近75%的玩家悉数抵达,其中骑战系大大的缩水到了只有6000+人了,而步战系则有9000+人,至于分盟的人则相当齐全,六万人到了近五万,众人浩浩荡荡的排开,有种王者之师的感觉。

打开大地图,看着西域都护府的界面,其中显示进入西域都护府的越服玩家数量为300W+的样子,应该已经是精锐齐出了。

“区区三百万,还想来攻打城池?”

林澈微微一笑:“越服的人真是异想天开,这也太不把我们中国战区当一回事了吧?”

我则看着大地图,顺手一划,地图向北移动,更加南方的地图出现在眼前,只见越服的一座座郡城、主城出现在视野之中,整个越服的地图就像是附在国服地图南方的一块护甲一样,但此时却如同附骨之蛆一般,不断侵蚀国服版图。

“丁队,你在想什么呢?”苏希然笑问。

我剑眉紧锁,沉吟良久,抬头看了一眼苏希然,低声对她说道:“希然你看,越服的版图多好啊……”

“啊?”

她檀口微张,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笑了笑,继续道:“越服的人穿过禁地鬼林,为的肯定不是攻打西域都护府的城池,相反,他们可能只是佯攻,而真正的主攻依旧是印服,双方只是达成协议,从西方、南方一起发动进攻罢了,酒泉关有英雄殿镇守,短时间内不会有事,倒是我们,可以做点文章了。”

“你该不会是……”

苏希然美目如水,忽地扑哧一笑:“会不会太大胆了?”

“没有胆气怎么能成大器?”

我伸手一招,道:“所有军团长以上、分盟正副盟主的都跟我来。”

众人一一应允。

走到阵列前方的黄沙之上,众人围成一圈,我则站在中心处,看了一眼远近无人之后,道:“兄弟们,以及公会的小姐姐们,越服的人摆明是想把我们北辰牵制在南方的禁地鬼林里,不让我们驰援酒泉关,他们用了近300W人牵制我们,占据了越服的一半在线玩家,咱们自然是来而不往非礼也,所以我有一个建议,仅仅是咱们北辰的六万多兵力长驱直入,穿过禁地鬼林,直接攻打越服唯一的主城河风城,拿下河风城,就等于为中国战区在南方增加一座堡垒了,进可攻,退可守,把河风城打造成真正的战略要冲之地,怎么样?”

“……”

大家都惊了。

临界抿着红唇,道:“想法确实不错,但是……我就是担心我们北辰的六万多人攻不下河风城啊,毕竟那是一座次级规模的主城,跟我们的巨鹿城差不多的防御,加上至少一两百万人驻守,咱们北辰能攻下来吗?”

“一定能!”

我语重心长的说道:“临界你想想,大部分的越服主力都已经进入禁地鬼林来实施对我们的佯攻了,他们应该也不会想到我们会长驱直入直接去进攻他们的河风城,再加上我们可以略施小计,给他们上上眼药,成功率就更大了。”

山有扶苏抱臂在怀,问道:“怎么忽悠他们?”

我想了想,道:“一会,我发个系统公告,让西域都护府的中国玩家前往禁地鬼林去消灭越服的人,这正中他们的下怀,然后北辰的几个分盟与主盟的兵力分开,大家一一进入禁地鬼林向南渗透,越服的人摆明是佯攻,肯定不会跟我们决战,那最好,我们就一路向南,走出禁地鬼林之后再集结,然后一鼓作气的攻向河风城,当然,还有一个先决条件,扶苏你带着北辰的所有刺客先行,进河风城藏起来,为我们做内应。”

“明白了!”山有扶苏微微一笑:“听你这么一说,我心里就有点底了。”

写一页年华则笑道:“老大的这个计划太大胆,我喜欢!”

白小白咧嘴笑:“看来,今天我们要干大事了!”

我则神色凝重的看着大家,道:“你们所有人都听清楚了,这个计划除了我们几个知道之外,不要再告诉任何人,就带着大家往南渗透就行了,南出禁地鬼林之后,向东南方向快速行进,公会里有人问起的话,就说发现一张刷新仙阶BOSS的地图,前往攻略就行了,等了城下,再打越服的人一个出其不意。”

“明白了!”

“嗯!”

随即,我发了条系统公告,不久之后,系统消息在国服上空回荡了起来——

“叮!”

系统公告(玩家今夕何夕喊话):所有西域都护府的中国玩家请注意,越服的人已经从南方的禁地鬼林渗透过来,企图攻略我们的城池,所以我在这里号召大家,留下足够的人守城之后,其余人全部出城迎战,在禁地鬼林与越服的人决战,让他们知道我们中国战区不是谁都能来撩拨的!

……

“我靠……”

林澈摸摸鼻子,瞧了我一眼,道:“宸哥你现在扯犊子都脸也不红、心跳也不加速了,连国服的兄弟们都骗,你可真是越来越像是一个奸雄了……”

山有扶苏瞪了他一眼,道:“林澈你别扯了,夕哥从来就不是奸雄,如果是……可能我们北辰在国战之初的时候就不会打的那么憋屈了。”

我翻身上马,低头看了他们一眼:“管他奸雄还是枭雄,只要能为国服开疆拓土,做什么人我都愿意,出发了,兄弟们!”

临界轻笑:“出发!”

……

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