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天行 > 第一千二十章 放逐状态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着,进攻河风城的玩家虽多,但却始终没有太多的进展,甚至大部分人连城墙都摸不到就被中国战区的远程玩家秒杀在城下了,再加上河风城刷新的夏族重炮营的炮火将数千上万枚炮弹倾泻在城外,以至于攻城战显得十分乏力,完全就是在送死了。

……

晚上十二点,攻城的玩家已经不足百万了。

凌晨两点许,攻城的越服玩家数量掉到了不足30W,已经远远落后于守城玩家,而且似乎就连旋律影子也带着天戟公会的人下线休息去了。

河风城坚固,以越服的实力恐怕再也夺不回去了。

凌晨三点,动手的时候到了。

众人纷纷走下城墙,在城内集结,我提着七星龙渊剑,骑乘破风之雷走在人群之外,道:“唐韵、绯月,你们进攻热林郡,必须最快速度拿下,我们北辰进攻火郡,咱们兵分两路,争取在凌晨五点之前全部拿下,两座郡城一旦拿下,全体越服的玩家就处于放逐状态了,没有补给也没有城池,很快就会溃散,离开河谷地带去寻找庇护了。”

“明白了。”

“出发!”

我一声命令,带着北辰众人从东门出击,北辰1.5W骑战系打头阵,其余的步战系紧随着一起出城,此外还有大约10W-20W的国服玩家跟着我们一起前往进攻,其余的人留下镇守河风城,确保主城依旧在我们自己的手里。

风语和一众龙骑士被我留在河风城了,龙骑编队虽然厉害,但终究是圣地的中立军队,因为我的关系虽卷入了这场战争,但之前毕竟只是在被动防御,如果我让他们参与进攻的话,师姐难免又要被别的势力所诟病,这样对她大大不利,所以必须谨慎。

城外,围攻河风城的越服玩家只剩下一些鱼塘玩家,不堪一击,迅速突破,全体向东北方向进攻式突进,突破重围之后,步战系缓缓行进,我则率领骑战系急行军,大约20分钟不到就抵达了火郡,城池上的玩家根本就没有什么准备,而且守城的玩家相当稀少,大部分都在野外下线了,根本没有想到人数处于劣势的中国战区会率先进攻!

拽着缰绳,立于一片密林之中,远远的看着远处的火郡南城门,我低声道:“一会全速冲过去,别让他们有时间关城门,直接突破!”

“OK!”

剑墨、临界、煌溪、天无悔等人纷纷拔出利刃,脸上写满了兴奋与激动,就在下一刻,我也拔出了七星龙渊,低喝一声驾驭着破风之雷以最快速度冲了出去,一瞬间就拉开了与众人的距离,整个人宛若一道闪电般的冲向了火郡。

“糟了!”

城池上已经有一名弓箭手玩家发现了我们,急忙扯着嗓子大吼道:“这群出城的中国玩家不是撤防,他们的目标是火郡,糟了……糟了!”

“快关闭城门!快关闭城门!”

“城外的人快点进来,来不及了……艹!”

城上城下,乱成一团,而就在他们喊话的一瞬间,我已经飞马杀到,眼看着城门关闭得只剩下一条缝了,于是想也不想的全速冲了过去,顿时破风之雷宛若重装坦克般的笔直的撞击在即将关闭的城门上!

“蓬——”

一声巨响,撞得我自己也是七荤八素,而即将闭合的城门却硬生生的被我给撞开了,几名推着城门的玩家被撞得飞了出去,七星龙渊乱舞,闪电链+雷神风暴直接肆虐在城内,策马掠过,“噗噗噗”的几剑先把试图关城门的几个越服玩家给清理掉了,然后转身杀了过去。

身后,临界、剑墨、煌溪、天无悔、小唯等人的身影一一出现,北辰铁骑仿佛一阵风般的杀入城中,留下一批骑战系守住城门之后,我马上开着赵云魂效果,带着大家直奔城主府而去,区区的一座郡城确实没有太强的防御,直至我们杀入城主府之后才有一些稀稀拉拉的NPC军队抵挡,但尽数被绞杀殆尽。

最终,来到城主宝座前方,就在宝座一旁,NPC城主一脸战战兢兢,手捧着印绶,看到我之后当即膝盖一软就跪在了地上,道:“大人,小人愿意奉上印绶,请求大人不要杀我……”

“好,不杀你。”

我一弯腰从他手里接过印绶,顿时耳边一道铃声回荡而起,万万没有想到火郡这么轻松的居然就已经到手了——

“叮!”

国战公告:恭喜玩家【今夕何夕】(旗手·中国)获得【火郡】(越南)的城主印绶,【火郡】正式被攻占,划分【中国】服务器版图内!

……

北辰铁骑迅速清理城内的玩家和NPC军队,再过不久,苏希然、林澈、清言等人带着北辰的步战系玩家到了,再加上十多万国服玩家守城,火郡也已经差不多可以确保万无一失了。

再过一小会,热林郡方向的公告也回荡在了空中——

“叮!”

国战公告:恭喜玩家【提拉米苏】(主将·中国)获得【热林郡】(越南)的城主印绶,【热林郡】正式被攻占,划分【中国】服务器版图内!

不仅如此,就在唐韵攻占热林郡的几秒钟后,又是一道铃声在空中掠过,而这道铃声却已经足以让越服的玩家伤心欲绝了——

“叮!”

国战公会:各位【越南服务器】的玩家请注意,由于你们失去了河谷地带的所有城池,所以沦为了“放逐状态”的玩家,放逐状态下全属性削弱15%,杀怪获得装备几率降低50%,自身被杀爆率提升50%,重新夺回城池,或者选择“附庸臣服”状态,将取消放逐状态!

……

“我靠……”

林澈仰望天空,皱眉道:“《天行》系统会玩啊,居然还有放逐状态这一说,这么一来……越服的人岂不是要GG了?”

“会有人选择附庸臣服吗?”苏希然笑问。

“不知道。”

我摇摇头,道:“我现在就是有点后怕,当初如果我们没有死守楼兰城,没有千方百计迟滞印服进攻的话,或许西域都护府全境的城池也会全部沦陷了,到时候我们所有西域都护府境内的玩家都会陷入放逐状态,想一想都觉得头皮发麻。”

临界轻笑:“幸好这样的事情没有发生,话说,现在越南服务器全境都被我们打下来了,丁大盟主,现在可以给我们放假睡觉了吧?”

“可以了……”

我哈哈一笑:“大家都原地下线休息吧,留下一点人守城和观察,一旦火郡受到猛烈进攻就召唤所有人上线守城。”

“嗯嗯~~~”

大家一一下线,我则相对比较放心一些,越服的人看起来一盘散沙,除了天戟公会有点实力,别的公会其实都不行,聚在一起也是乌合之众,守城都守不住,攻城就更难了,而且就算是天戟公会来了,那也不怕,不论是北辰,还是唐门或者绯月骑士团,任何一个公会遭遇天戟公会,都有实力把它给灭了,国服前十公会,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为什么《天行》的国战一开,周围的所有服务器都打我们,原因无二,我们太强了,在之前的几款游戏里早就把他们都收拾了一遍,这种恐惧一直延续到了天行,以至于大部分的服务器开服的一瞬间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压制中国战区”,否则的话一定会后悔。

西域都护府一战,已经证明一切,好在,我们撑过来了,接下来的战场将会更加顺利一些。

或许吧。

……

下线,吃了点东西之后就回房间洗洗睡了。

一觉睡到了中午,这才起床。

吃完午饭,上线。

“唰——”

人物出现在火郡之中,打开地图界面,却发现一个有意思的事情,河谷地带这张大地图上,已经分为三方势力的玩家了——

中国服务器玩家:1127783

越南服务器玩家:2779122

附庸臣服玩家(越):1129838

……

看到这里,我禁不住一笑,对身边刚刚上线的苏希然说道:“附庸臣服玩家高达百万,想不到啊想不到……”

苏希然莞尔,一双美目看着我,笑道:“在他们看来,这群人就传说中的越奸了吧?”

“差不多……”

我一边召唤破风之雷,一边笑道:“大概也是放逐状态的惩罚太重了,而且不出意外的话,肯定有不少国服玩家出城去猎杀越服的人了,击杀爆率提升50%,这比杀BOSS的爆率还要丰厚,正是发财的好机会啊……”

一旁,临界也上线了,笑道:“刚才我查过具体资料了,所谓附庸臣服,就是在该状态下的越服玩家已经不能再攻击国服玩家了,开全体攻击也不行,被系统限制了,而且他们在游戏里的一切消费,将会有50%转化为国服资源。”

“这个……就真的恐怖了。”

我沉吟一声,道:“之前越服每天平均的游戏交易、购买消耗等等,大约相当于近8亿RMB,这么一来,就等于每天给国服转化4亿RMB了,是不是这个意思?”

“差不多。”

临界微微一笑:“月恒的国战,从来都是一种虚拟资源掠取、资金争夺的战争,否则各大服务器也不会卯足劲的打国战了,而且越服是属于比较穷的一个服务器,如果我们攻占的是印服的神象城,那你想想一下,每天的利益产生有多少,恐怕至少是越服的十倍以上了。”

“那么……转化的资金都去哪儿了?”林澈被说得一头雾水。

临界轻笑一声:“资金融合和重新整合,我们打下一座主城,就等于是将这个主城的各种盈利机构全部搬到中国的账户下了,换个说话,就是在争夺市场。”

“没听懂,但是有点意思。”林澈道。

煌溪哈哈一笑:“不需要懂,我们只要继续干就完事了!”

“嗯,对!”

——————————

大家超给力啊!排名已经上去了!

而且,投票BUG也已经修复,所有的包月账户都有赞赏票了,每天的票留给天行吧,谢谢了,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