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天行 > 第一千八十一章 棘甲流的天地
“铿~~~”

个人比赛界面内,确认了一套棘甲流配属方案,大部分的点数都加在了气血、反伤上了,最终得到了一个接近80W总气血、20%伤害反射的属性面板,至于攻击、移速等都偏弱,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骑士打剑士原本就是超级弱势,何况是宁这种攻击爆发惊人的双剑流玩家。

而且,骑士在竞技场内的位置一直就相当尴尬,技能只能一个个的放,多段伤害的技能只有一个连刺,而且连刺攻击范围狭窄,容错率太低,太容易被同级别的玩家走位全部规避伤害了,反观剑士则不同,破甲狂攻三段伤害,强化连击更是恐怖的六段伤害,再加上持续伤害的剑舞风暴,在攻击方面完全碾压骑士,以至于骑士就显得相当尴尬。

换言之,如果不是我创造了破障体系的战术,可能骑士依旧处于1-1.5秒一次攻击、一个技能的阶段,在竞技场上完全是被吊打的。

……

配属方案确认完毕,直接入场。

“唰~~~”

连人带马泻落在赛场内,周围的地面上乱石嶙峋,野草间波光粼粼,是一片充满了灵气的森林地图,而宁就提着双剑,脚下踏着坐骑印记,目光冷冽的看着我,两个人之间隔着一道结界,伴随着系统的读秒,结界也在渐渐消失。

“3!”

“2!”

“1!”

读秒结束,开战了!

“接受命运吧!”

宁一声低喝,疾行技能一开就冲了过来,速度快得有些惊人,肯定加敏捷了,左手剑一探,“嗤”一声破开空气,宛若一条毒蛇般的钻向了我盾牌与胸甲之间的缝隙,同时右手剑一勾,磕碰向了我的七星龙渊,确实,这种操作一般人根本就可望不可即,宁能笑傲世界赛数年之久,论实力,绝对是天王级的了!

面对着世界第一双剑流玩家的强攻,我心头倒是一片平静,双臂骤然交错,剑刃、盾牌位置互换,“铿铿”两声招架住了宁志在必得的一击,同时对方的剑刃上传来了势大力沉的力道,宁加了不少力量,而我几乎没加,力量上根本不在一个数量级。

破风之雷一声长嘶,被震退后退数步。

“嘿!”

宁的嘴角泛起一缕冷笑,骤然冲了过来,脚下踏着螺旋曲线,居然想利用速度优势进入我的视野盲区,进行强行击杀,敏捷、移速太高,一瞬间就消失了,而我则目光一寒,也不管那么多了,奋然将斗气护体、荣耀盾甲两大技能一起开启,左手一拽缰绳斜向冲出的同时,剑刃一横,化为一道烈芒刺中了狂攻中的宁的脖颈!

“17677!”

攻击伤害十分的低微,而普攻能打出这样的伤害,也算是不错了,宁的总气血最多不超过30%,而就在电光火石间,他的一套普攻+破甲狂攻+普攻+连击+普攻的12次连击化为一缕缕炽烈剑气,狂风暴雨般的倾泻在我的盾牌与铠甲上!

瞬息防御!

骤然间身躯一缩,进入防御只有匆促的0.3秒,随即接触防御状态,而这也恰恰的防御住了破甲狂攻的三次恐怖伤害,将自身受伤的伤害值降到最低,也就在接触防御的一瞬,盾牌下压,剑刃扬起,“噗噗”两声再次落在宁的咽喉位置,全部都是弱点位置。

此消彼长,我的三次普攻打掉了宁大约5W的气血,而他的一套技能伤害则劈掉了我多达50W气血,同时也反射了10W伤害给他,以至于在下一秒,我还剩下30W气血,而宁则只剩下15W气血了,并且在这一刻,宁的真气值被两个大型技能耗干了,我却只用了两个防御系技能,还有真气!

复苏之风!

“唰”的一缕碧绿色气浪在身周涌起,气血开始不断恢复,每秒恢复2.5%,最多可以恢复20秒,共计50%的气血,而宁则没有这样的恢复能力了,他为了追求绝对的攻击和暴击,甚至没有带吸血属性,当然,双剑流放弃防御、追求绝对攻击,也从来没有带吸血的套路。

走!

一拽缰绳,斜向就冲了出去,拉开距离!

棘甲流战术,一大特色就是拖,只要我拖到20秒钟后,气血回复了大半,就能再次承受宁的一波最强伤害了,到时候宁不但杀不了我,反而会被伤害反弹而死!

“魂淡……”

一时间,宁的神色相当不好看,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我在防御中还能反击三次,每一次都击中弱点,造成了5W+的伤害,而这5W+的伤害恰恰就是要害,足以左右比赛胜负的存在,一时间,利剑飞奔而来,“嗤”的一声发动冲锋!

我看在眼里,也急忙一拽缰绳,“蓬”一声冲锋向了另一个15码外的位置,就在冲锋完成的一瞬间,转身对着自己原先的位置爆发出一波连刺技能来,顿时一缕缕冰霜剑气破空而去,溅落一缕缕霜华吸附在了宁的铠甲上,不但减速,也降低了他的攻速,五次突刺伤害有3次命中,再次让宁掉了3W+的气血。

连刺,一个评估只有B级的技能,在许多骑士的眼里是最垃圾的技能,然而在赛场上,在职业选手的眼里,连刺却是骑士玩家不可或缺的一个神技,有输出有减速,关键还是难得的远程系伤害技能,太有用了!

拽着缰绳,继续在赛场边缘狂奔,带着宁遛弯。

而就在宁快追上我的时候,我的气血也已经恢复到了67%了,下一刻,宁猛然点射一剑,“铿”一声落在穷奇盾上,这是垫刀的效果,打乱我的平衡与走位,下一秒,十二连击再次如狂风骤雨般的落下了,而我的反应也几乎与第一次接触时一模一样,斗气护体、荣耀盾甲齐开,同时盾牌上移,防御住了破甲狂攻的三次攻击,再奋力打出了自己的伤害,将最后的真气打出了普攻+诸刃+普攻的伤害,结果就在连击的光辉之中,一缕缕反射伤害宛若剑气般的刺穿了宁的身躯,连击都还没有打完,他就已经呜哇一声倒了下去。

低头,看着宁的尸体缓缓冰冷、化为白光,而我的气血则还有接近18%,嗯,这一战的结果还是不错的,也证明棘甲流确实是对抗宁这种狂暴双剑流的不二法宝,如果不用棘甲流,恐怕分分钟就被十二连击教做人了!

场外,传来了雷鸣般的掌声,绝大部分玩家都在观战我和宁的这一场,这同样是一场焦点战,国服第一人与日服第一人的较量,自然相当引人注目了。

立于赛场之中,我也没有出去,依旧保持着棘甲流的配属方案,没有必要换别的战术体系了,既然找到了最好的办法,那就一直使用下去,直至这个套路被破解,再寻找新的战术。

“唰——”

半分钟后,宁再次进场,脸上满是淡然之色,双剑低垂,静静的看着我,道:“今夕何夕,你确实很强,但第二局,你未必做好准备了吗?”

“请赐教。”

我剑锋一抬,依旧骑乘在战马之上,维持着一个骑士的荣耀,道:“我也想看看你想用什么样的战术来击败我。”

“哼,很好!”

下一刻,系统再次开始读秒——

“3!”

“2!”

“1!”

对决,再次开始了!

……

宁神色一沉,提剑就冲了过来,疾行一开,速度暴增,以我难以躲避的速度刺出了两剑,“铿铿”两剑不但垫刀成功,同时也轰得我的盾牌左移,失去了大部分的防护效果,下一刻便再次爆发出了十二连击的破障攻击,而我也规规矩矩的连续刺了他两剑,随后发动斗气护体+荣耀盾甲,盾牌防御掉破甲狂攻,其余伤害照单全收。

这一次,我的气血只掉了40W不到,但宁遭到反射折损的气血却不足8W,因为他的每一剑攻出,都有至少20%的吸血,很显然,他这次放弃了暴击、移速和一部分攻击,将这些转化为了吸血效果,双剑流大师居然开始玩战复流了!

刹那间,我放弃了被动防御,剑刃轻轻点在了宁握剑的手腕上,同时斜向一冲,盾牌正面碰撞在他的胸前,“蓬蓬”两声,撞得他七荤八素,同时破风之雷长嘶,发力突进,踏出一道异常圆润的弧线,瞬间进入了宁的视野盲区。

落叶飘,正式启动!

上一场之所以不能用落叶飘,因为对方有绝对的移速、攻速优势,但这一次宁换套路了,变成了我熟悉的战复流,所以也等于是将自己送入了我的战斗节奏,落叶飘打战复流,真是再好不过了,在缺少敏捷、移速的情况下,我的螺旋落叶飘走位让宁的回旋力根本跟不上,转眼间就白挨了五剑之多。

“该死!”

宁一声低喝,脚下生出一缕缕剑芒,已然发动了剑舞风暴技能,而我则猛然直线冲了出去,复苏之风一开,远远的避开宁的攻击,同时开始恢复,这么一来,此消彼长,宁的获胜希望已经非常渺茫了,甚至我在他的脸上看到一丝绝望,改变了自己擅长的战术,或许带来的不是希望,而是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