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三寸人间 > 第466章 道友,该上路了!
    此拳皮肤青色,弥漫着给人幽冥之感的符文,好似来自地狱黄泉,此刻破碎虚无,降临世间时,似整个天地都支撑不住,故而苍穹仿佛要破碎,使得整个世界,在这一刹那,似乎只剩下了这巨大的拳头以及那此刻骇然惊怖,甚至面色苍白目中无比绝望的……马脸修士!!

    这马脸修士面容扭曲,双手掐诀中直接一挥,顿时一枚玉佩就从其天灵内,穿透而出,这玉佩似虚幻的灵体,散出璀璨之芒,在出现后瞬间落在马脸修士前方,摇身一变,直接就化作了一尊足有百丈大小的玉碑!

    散出五彩之光,阻挡拳头!

    马脸修士毕竟是元婴,面对绝境电光石火间做出了挣扎与反抗,眨眼的工夫,这取代了苍穹的浩瀚之拳,就直接砸在了玉碑上!!

    这玉碑虽大,可也只是相对而言,此刻远远看去,那玉碑在这拳头面前,甚至都不如一根针,其脆弱的程度,都来不及露出肉眼能见的裂缝,就直接崩溃,成为飞灰!!

    实在是王宝乐在这冥器内,动用的冥器之力,哪怕整个冥器如今损耗了九成多,但这毕竟是……上品神兵!!

    上品神兵之威,哪怕只有很少,也都足以碾压元婴修士!!

    理论上说,如果王宝乐身体足够庞大,可以直接将这冥器搬走,那么他在外界,也可以展现出如此之力,不过这显然是不可能的,除非是冥器恢复到了一定程度,可以自由变化大小,否则的话,注定了王宝乐唯有在这冥器内部,才可激发其毁灭之力。

    此刻轰鸣中,玉碑崩溃间,那马脸修士惨叫一声,如果有可能将时间回溯到曾经,那么这马脸修士必定绝不会靠近火星,实在是这火星内的冥器,给他一种无法抵抗的无上之威!

    “前辈息怒……我……我只是一个小小元婴……”这马脸修士声音都颤抖了,口中求饶的过程中,身体倒退速度不减,更是掐诀中身体外出现了一片巨大的粉色布条,这布条好似彩带,环绕在他四周,看去时似与他不大协调,但此刻这马脸修士也顾不得其他,将这件他不愿意动用,可却是自身拥有的防护最强的法宝取出。

    彩带旋转间,散出阵阵排斥之力,似在排斥四周的一切力量,一切气息,一切的靠近之物,与此同时,这马脸修士还是觉得不稳妥,咬破舌尖喷出一缕鲜血,在面前形成了一只血色的蝙蝠,这蝙蝠发出尖叫,翅膀猛地张开中,其身影瞬间膨胀,直接就化作数十丈大小,使得翅膀也都变的极大,以马脸修士为中心,这蝙蝠翅膀猛地一收,就将马脸修士笼罩在内。

    同时还有数十件不同样子的法宝,也都被这马脸修士一股脑的拿出,在这生死危机的关头,他已然是拼了所有,而口中的求饶声,始终没断。

    可这一切,终究只是徒劳,几乎就在这马脸修士倒退的刹那,这巨大的拳头崩溃了玉碑后,就直接气势恢弘的轰然落下!!

    那数十件法宝,刹那崩溃,血色蝙蝠甚至连声音都发不出来,无论是翅膀还是身躯,好似被抹去一样,化作血肉消散,而露出的马脸修士身体外的那些彩带,哪怕充满了排斥之力,可就好似柔弱的女子遇到了体重是其数倍的壮汉一般……

    摧枯拉朽间,彩带直接弯曲,倒卷在了马脸修士身上,一股碾压一切的力量,顿时爆发,远远看去,好似天空轰击大地,根本就看不见马脸修士的丝毫身影,他的一切存在痕迹,都成为飞灰……

    直至过了半晌,随着那巨大的拳头慢慢抬起,渐渐消散开来,血肉成魂,落地汇海,白骨散下,堆积成岛!

    这地底世界第一层才恢复如常,……唯有储物袋以及那条彩带等物,似被牵引,飘升直奔魂海上的一处空旷之地,被一只突然伸出的手,一把抓住后,一道穿着黑袍的身影慢慢显露出来,这身影面前放着灯桨,盘膝坐在孤舟上,此刻默默收回抬起的抓着储物袋等物的手,低下头,任由孤舟在这魂海上,慢慢远去。

    随着王宝乐身影的远去,在这地底世界的第三层,弥漫了城池的世界中,此刻三位外星修士里的首领,那脸上有一条蜈蚣的大汉,正面色无比难看的望着四周。

    与其他二人不同,这首领所在之地,虽是地底第三层,可却被封印在了不到百丈的区域中,这片区域的边缘,赫然有灰色的半透明光幕笼罩,任凭这大汉如何出手,也都无法轰开光幕,直接就被困在此地!

    实际上,他从之前被那鬼头吞噬后,出现时,就在了这里,而相比于其两个手下,这脸上有蜈蚣的大汉,经验与阅历更为丰富,他几乎瞬间就判断这不是触发了禁制,而是有敌人欲逐个击破,所以操控冥器散出的威能,显然自己的两个手下,应该凶多吉少了。

    毕竟这未知的对手,敢于主动出击,那么就一定是有不小的把握。

    “是器灵,还是……那个该死的要被剥皮的胖子!!”大汉面色阴沉,看似冷静,可实际上心底的焦急,早已如烈火般,正在燃烧他的心神,生死危机之感,也正在从其全身每一寸血肉内散出,仿佛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尖叫的告诉他,让他尽快离开!

    “将我三人分开,说明这幕后的存在,没有把握同时对付我们三个……而这么分析,此人的战力有限,如果是那个胖子的话,就说明他对这冥器的掌握还不够,又或者……这冥器要么残破,要么就是其修为无法支撑!”蜈蚣大汉眯起眼,分析的同时,随着等待,当他察觉足足有一炷香的时间,自己这里无人问津后,他已经确定了,自己的两个手下,的确是凶多吉少了。

    “这是要最后来对付我么……”大汉目中露出凶残,他很清楚,胆怯没有意义,同时他能以元婴的修为,就成为星盗,这本身也与他的果断与凶悍有极大关联。

    “那么,我就等好了!”大汉嘴角露出冷笑,压下内心的焦虑,让自己置之于死地般,再次看了看四周,灵识散开,检查四周,确定了自己的布置后,他的心才安稳了一些。

    实际上,从来到这里后,他在发现无法轰开防护时,就果断的在这里开始了重重布置,无论是他携带的阵法还是一些一次性的丹药,法宝,都被他设置陷阱般,弥漫百丈区域。

    此刻,就在他检查了布置,心底微微安稳之时,他神色忽然一动,似听到了外界传来的呢喃的声音,这声音从远处飘来,渐渐清晰。

    “天地分开时,命运轮回止……”

    “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

    “欲知来世果,今生做者是……”

    听着这诡异的好似歌谣般的呢喃声,大汉的心脏不由得加速跳动,甚至灵魂都出现了不稳,眼前有些模糊,骇然间他猛地一咬舌头,剧痛中才恢复过来,呼吸急促猛地抬头看向防护外,双眼直接收缩了一下,从他的目中倒影,可以看到防护光幕外的天地变得漆黑,此刻随着歌谣的传来,竟出现了一条长河!!

    河水与黑夜融合,但偏偏又能看清,甚至仔细去看,还能看到河水里,弥漫了数不清的魂,就好似地底第一层的魂海,流入到了这里,成为了魂河!

    若仅仅是魂河,不会让这蜈蚣大汉双目收缩,毫无疑问在这魂河内……此刻赫然有一艘黑色的孤舟,正缓缓驶来!

    孤舟上,盘膝坐在那里的王宝乐,也是首次的站了起来,随着右手抬起,那始终放在面前的灯桨,也升起落在他的手中。

    “果然是你在装神弄鬼!!”蜈蚣大汉眼睛里露出凶芒,低喝一声,认出了王宝乐!

    王宝乐微微一笑,手中灯桨随意一挥,学着冥梦里的师尊,口中传出飘忽不定的声音。

    “道友,该上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