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血妖姬 > 第2074章 兑现承诺
    当流墨墨进入晶珠水榭,看着和当年初见陌星子一模一样的场景,流墨墨也是有些恍惚;

    “在怀念曾经?”不过,看出流墨墨恍神,雪如楼只突然开口说道,当即就流墨墨眼眸清明,而陌星子闻言也是一愣,转头看了过来不由苦笑;

    “并没有什么曾经,只是在这里就习惯这样。”陌星子说道,流墨墨默然,知道他八成又想起当初在修真界的时候的事情了。

    “等你肃清处理好陌蕴城的事,就去准备材料吧。”不过,看着陌星子这样,流墨墨还是有点儿心虚的;

    当初她把那舅甥俩拐走,用的就是复活魅业火的条件,不过好多次她都因为各种原因把复活魅业火的事耽搁,不知不觉却是拖延这么多年了~!

    而流墨墨突然是一句话出口,陌星子不由一怔,还是陌路离殇当先反应了过来,眼眸顿时大亮~!

    “可以复活了吗~!!”陌路离殇脱口而出的话让陌星子顿时惊喜,整个人状态完全不同的死死的盯着流墨墨~!

     “可,可以了?!”

    “咳,嗯,最近终于有时间了啊;你先解决陌蕴城的事儿吧,不管是精修还是复活,都需要一个绝对安全的环境。”看着就差喜极而泣的陌星子和同样激动不已的陌路离殇,流墨墨也是有点不太自在;

    话说,她以前也不是故意拖延的啊,谁知道··

    而流墨墨话撂了出来,陌星子也没心思在晶珠水榭多呆,摩拳擦掌的就离开去整顿庶务了;

    陌路离殇也颠颠儿的想跟着去帮忙,不过他也不能就这么走了;

    在喊了之前被收拾了一顿的管事带着一溜的婢女,让他们精心伺候着流墨墨他们后,他也忙不迭的去帮忙了;

    毕竟,复活魅业火这事儿,他也想出分力,让陌星子高兴高兴;

    而在那舅甥俩兴冲冲的去继续收拾归拢陌蕴城的情况的时候,洒迭只相当好奇的问起复活是什么情况,流墨墨可没有心大的给她解释这个的意思,对此洒迭相当失望,不过也有分寸,并没有追根究底的问下去。

    因为要等陌蕴城安全之后,流墨墨也没有苛着众人,除了易红仙人还呆在城主府的别处,其他人都在流墨墨表示他们自己可以随意溜达去了,就都离开了城主府;

    当然,众人都是有分寸的只在陌蕴城以及周边晃悠,并没有跑出去太远,毕竟他们也等着洒迭的指点。

    而众人都出去,起码也远离他们一些,雪如楼和流墨墨也相当难得的悠闲放松的享受了一下生活。

    只是这样的悠闲生活只持续了半个月不到,陌星子和陌路离殇就回来了;

    在流墨墨和雪如楼的注视中,陌星子相当郑重的表明,陌蕴城他已经大刀阔斧的整顿过了,城主府内是绝对的安全,城内有巡逻队严密巡视监督,也基本没问题。

    流墨墨点点头,看着陌星子期待的小眼神,只取出一枚玉简递给了他;

    “复活需要的常规材料我都列了单子,你按照上面的分量准备齐全之后给我;而除了那些材料,最主要的材料我之前忘记问了;”流墨墨看着明显激动查看玉简的陌星子,只认真开口说道;

    “还缺什么??”而流墨墨话音刚落,陌星子就立即就问了起来;

    “唔,那就看你想要什么了。”流墨墨挑眉说道,陌星子闻言不由一怔;··什么意思??

    “魅业火当初是妖界的妖族火松麟,你能在仙界找到一只妖族~?!”流墨墨无语说道,陌星子却是傻乎乎的看着她;

    “啊,那,那个复活··”陌星子神色有些变了的看着流墨墨,流墨墨一看就知道他是误会了,只又摆正脸色说明;

    “我的意思是,要复活她,得要一具合适的肉身啊~!我能复活她,你若不提供合适的肉身,那复活一个生命所需的血肉能量,让我自己出?那不成我的分身了?”

    “可若是用了别人的肉身,她还是她吗··”总算明白流墨墨的意思,陌星子神色却是有些沉重,一旁陌路离殇本想插嘴,神魂是那个谁就行了,肉身其实无所谓的啊,不过看着自己舅舅的神色,他张了张嘴还是没敢说出来;

    ··总觉得说了会被打断腿···

    “我说了,是需要一具肉身当材料,我和你的交换条件,是会把魅业火复活,而不是让她新生~!你没明白吗?”流墨墨郑重说道,陌星子眼眸刷的就亮了;

    “明白了~!”

    “嗯,那就行,你去找材料吧,对了,那具肉身要活的的,需要新鲜的生命力,最好是那种气血旺盛强大的,不拘是男是女,是什么种族。”见陌星子终于明白了,流墨墨神色微缓,然后又严肃补充了一下;

    “明白~!”流墨墨郑重补充要气血旺盛强大的,陌星子也严肃了起来,事关魅业火的复活,他想做到最好~!

    “那就去吧,别耽误久了,复活需要时间,我们精修更需要时间。”流墨墨说道,

    “好~!”陌星子郑重给流墨墨行礼,陌路离殇也是一般举动,然后两人只大步走出了晶珠水榭;

    “阿离你去调集人手,帮我去收购这些东西,我去找合适的肉身~!”而那舅甥俩才走出晶珠水榭,陌星子就把玉简递给了陌路离殇,然后迫不及待的说道;

    “明白~!”

    那舅甥俩迅速离开了,看着恢复了恢复了空荡的晶珠水榭周边,雪如楼却是有些担忧的看着流墨墨;

    “墨墨,你说的复活,是我以为的那种吗?”

    “差不多吧,反正那些记忆放着也是放着;”流墨墨说道,雪如楼却是沉眸,情绪明显不好;

    “可是那些记忆早已经是你的了,你要是真这么做,那空缺的部分——”

    “以后总会有更多的记忆,”流墨墨打断了雪如楼的话,雪如楼只定定的看着她;

    “而且,那部分记忆,当初就定好了要怎么处理,如楼莫不是让我在反悔一次?”流墨墨笑嘻嘻的说道,雪如楼一哽,他自然知道是定好了的,就是,事到临头突然有些惆怅罢了。

    而流墨墨自然也明白雪如楼的心思,是以她也没觉得雪如楼的话怎么样,反而是还安抚了一下雪如楼,倒是让雪如楼在那股劲儿过了之后自己反倒是有些好笑起来;

    “不说那些了,等他们回来就开始,这事儿也拖了不少时候了。”流墨墨正色说道,雪如楼也认真点头;

    确实不能再拖了。

    陌星子和陌路离殇收集材料花了好几日的功夫,主要是陌星子那边,要找一具合适的强大肉身,只在陌蕴城中找明显有点儿困难,尤其是在陌星子亲自找,总能挑出一堆毛病的龟毛的情况下,花费了好几日才终于找到一个各方面都让陌星子满意的肉身;

    嗯,当然,在陌星子眼里是这样的,起码他是相当不顾忌,以至于那个被他直接敲晕了带回城主府的肉身在醒转之后,对于现状的震惊愤怒,让流墨墨只黑着脸把按照材料单子整理东西的陌星子直接拎走,转头就丢到了那个倒霉蛋肉身所在房间里~!

    “给我处理好~!若是不行,就在我开始前直接把她神魂抽了~!”流墨墨相当不愉快的说道,陌星子严肃应下,然后就进了房间解决那个倒霉蛋去了。

    流墨墨返回了晶珠水榭,这里是陌星子的私人领地,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而这般等,流墨墨和雪如楼就愣是等到了第二天,才看到陌星子带着昏迷的倒霉蛋和陌路离殇到了晶珠水榭。

    “准备好了?”流墨墨扫了一眼他们说道,俩人立即点头;

    “把她放到那边台子上,我检查一下材料。”流墨墨伸手指了一下隔着一道月亮门的内室说道,然后看向陌路离殇说道;

    陌星子把倒霉蛋拎进了内室,而陌路离殇只会意的一甩袖子,一个个玉盒刷刷出现,没几息面前的矮几上就堆了高高的一大堆大小不一的玉盒。

    流墨墨也没有废话,直接探出神识迅速而仔细的检查其了那些材料,陌路离殇和雪如楼就会意的在一旁安静看着。

    ——有风拂面师傅来,师傅一言不发,就连气息都吝啬的让雪如楼感知不到,六天第一次说话,问雪如楼想要什么;声音平淡,说想离开,师傅只觉惊愕;说若能让我重见光明,感激不尽。带着掩饰不了的嘲讽,让氛围僵凝。

    ——师傅说你知你的眼如何盲,自己都不记得如何恢复,讥讽和怅然,若真忘了,只记得瓜瓜的救命之恩,那就请你离开,就当是还恩;明显的逼迫

    ——看不见东西的,然后他被一个叫瓜瓜的少年救了回去;瓜瓜有师傅有师兄师姐,不过奇怪的是他们对雪如楼的态度都非常奇怪;师兄不见他,师姐厌恶治好他;养伤的六天里,和师傅和师姐的接触,师直接问他想要什么,他说想离开,让师傅惊愕,他说想让眼睛恢复,师傅却说眼睛瞎了的原因是他自己造成的,他自己能恢复,还讥讽他忘了这个。对此雪如楼确定这具眼睛都瞎了的弱鸡身体,这里的人应该都是认识的,更知晓他瞎了的缘由;他原本打算的打算打消,不离开了

    ——第二天师傅师姐师兄上门算账,得知瓜瓜私自下山,被三人驱逐,师姐丢给干粮清水碎银让他自己下山,他们三人也出去寻找瓜瓜;雪如楼出门,被阳光几乎晒晕,休前走,没多会儿坚持不住在只有几簇杂草的碎石地上昏迷苏醒已是黑夜,愈觉郁闷

    ——磕磕绊绊走了三天,清水喝光干粮也只剩一半,陷入困境,只吃杂草解渴,草有毒嘴麻了,问题不大继续上路,走到天黑,昏睡过去,再次醒后已经回到了木床上,瓜瓜态度好的过头的抓着他的手,让他感觉不对劲,后瓜瓜表示两日后药王谷谷主就到,定能恢复,后瓜瓜端奇怪,后瓜瓜离开,游戏激活的雪如楼接了主线任务,思索对策,后昏睡过去,再次醒瓜瓜却又送粥来,入口后听到提示音,愈发满腹疑惑

    ——连吃两日血粥后,药王谷谷主来了,用冰冷能量探测雪如楼经脉后,用瓜瓜心头血滴入其双眼,让其做出选择是立即解封还是自行解封,立即解封日后成就需靠自己努力,但眼瞎状态可以解除,自行解封继续眼瞎,然日后成就很高;得知眼瞎是自己封印,选择现在解封,解封后昏迷一个月,瓜瓜事无巨细的照顾,苏醒后却是冷淡而疏离,只觉奇怪;

    ——睁眼后视野血红,看到住了几个月的木屋其粥,知道第一剑是瓜瓜师傅,而瓜瓜的态度让他明白任务的困难程度,吃完血粥瓜瓜离开,他打开商场兑换游戏币后,买了强身健体丸和壮骨丸,吃了壮骨丸打底结果强身健体丸的副作用太猛,拉肚子差点拉死;被瓜瓜知道他吃了东西,下最后通牒后离开,然后拉昏过去,被瓜瓜救了,一直昏迷中苏醒后,发现空荡木屋大变样,瓜瓜准备了药浴给他泡,并且效果更甚,然后昏迷再醒,不见瓜瓜只有一碗冷粥,吃完后为了找吃的出门,发现所处桐幻山下半截荒芜碎石,隔着鹰嘴崖上半截繁茂苍翠,打量的时候突然发现天空有人御剑飞行,不过速度很慢,而且被风吹的不成人样,惊异以为是修真者,那人也看到他飞落下来,原来是药王谷谷在莫胥,

    ——莫胥以为瓜瓜在他这里,知道不在后就准备离开,雪如楼想起任务,说瓜瓜最近的古怪变化,欲从莫胥处得到想要的原因,莫胥担心瓜瓜,说出了他知道的,雪如楼这才知道瓜瓜原来竟是他亲弟弟,但是因为用了瓜瓜的心头血解封眼睛,瓜瓜和他的血缘也斩断了,所以瓜瓜才本能的对他冷漠,解释完莫胥就走了,而雪如楼发现任务完成了,不过任务完成度很低,只得到一个盲剑圣决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