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俗人回档 > 第1231章 王牌
?为什么从古至今人人都想出人头地?
    
    为什么形容人成功要么称之为“有钱有势”,要么称之为“有权有势”,“有钱”和“有权”可以替换,但“有势”却铁打不变?
    
    为什么古往今来很多人卑躬屈膝地攀交势力权贵?
    
    之所以会如此,因为人没有权可以生存,钱不多也可以生存,但没有势并且借不到势,有些时候会被人欺凌得意气消沉,甚至无法生存。
    
    特别是在一个人情凌驾于法律、规则、契约之上的权贵社会里,千千万万的平凡普通人,平常无事时大家的生存状态和生活质量都差不多,可一旦出现纠纷,尤其是遇到不讲道理、仗势凌人的对时,只能任人欺凌的无力感和无助感会将人的自信和自尊践踏到最卑微的尘埃里。
    
    所以,尽管人们批判鄙视新闻里遇事打电话找关系的人,可当事情落在自己身上,连一个求助对象都没有的人其实也是很可悲的。
    
    童本来百分之百应该划入“可悲”群体。
    
    生于普通家庭的童,毕业后一直在原始森林里打转,除了身边同事和几个林业局的干部,他谁都不认识,人际关系网级简单。
    
    不过幸运的是,童有一个牛逼的同学——边学道。
    
    很多跟边学道有过交集的人心里都有一个意识:当人生遇到过不去的坎儿时,边学道是最后的“王牌”。
    
    1月24日晚,在距离白沙县不远的加油站里,为了救夏宁,童终于决定动用边学道这张王牌了。
    
    车里。
    
    童刚要掏,打完报警电话的曲医生回身看着童说:“抱歉,没想到生这种事,一时半会儿我肯定走不了了,你女朋友情况不太好,病情耽误不得,要不你带她下车,再找车去亚。我这就跟车外的人说清楚,你们是搭车的,他们应该不会为难你。”
    
    听了曲医生的话,童脑海里只有两个字——仗义!
    
    盯着曲医生看了两秒,童一脸严肃地拿出,说:“我打个电话。”
    
    看着煞有介事地翻找通讯录的童,曲医生表情怪怪的,他在心暗想:我让你下车免得卷入纠纷耽误时间,你却好面子装出一副有背景的样子,你若真有背景,又怎么会连车钱都拿不出,要搭车去亚?
    
    不能怪曲医生这么想,实在是童从衣着到气质到谈吐都不像有背景的人。
    
    可是想归想,曲医生虽然面冷心热,但个性干脆,大多数时候他都是话只说一遍,绝不婆婆妈妈。
    
    所以,童不下车要打电话,曲医生没再多言,而是拿起,调出摄像功能,拍车外敲车窗的几个男人,然后不时看一眼后视镜里的童。
    
    曲医生已经看出来了,前车这伙人八成有些社会背景,而且人多势众,这时候下车自己肯定吃亏,所以不管怎样都要等警察到了再说。
    
    后排。
    
    找到通讯录里存的边学道的号码,拨过去,里传出一句女声——“您所拨打的电话号码是空号。”
    
    空号?!
    
    童先是意外,随后了然:这个号是年前存的,山里没信号,已经有一年多没跟老边通过电话了,老边换号码自己不知道也是很正常的。
    
    拿着想了想,童找出艾峰的号码拨了过去。
    
    大学四年,边学道、于今、李裕、陈建四人组成一个小圈子,除去途退学入狱的孔维泽,寝室里剩下的人很自然地亲近起来。
    
    所以,现边学道换了号码后,童最先想到的是讲义气的“老大”艾峰。
    
    结果……
    
    艾峰的电话打通了,可是艾峰也不知道边学道的新号码。
    
    在电话里简单问了童找边学道的原因,艾峰沉声说:“事不宜迟,你有李裕号码吧,找李裕,他那儿肯定有老边的新号。”
    
    于是童打李裕的电话。
    
    李裕没换号,电话通了,可问题是,李裕的一直占线,语音提示对方“正在通话”。
    
    好吧,明天就是大年十,李裕身为有道集团监察部“一把”,要是没人打电话拜年才奇了怪。
    
    一连打了遍,李裕始终占线,深吸一口气,童找出杨浩的号码拨了过去。
    
    这次终于找对人了!
    
    听童说夏宁病重,却被困在加油站,想要找边学道求助,杨浩立刻说:“你别着急,我这就把老边号码用短信给你过去,需要我帮忙的话你一定跟我说,咱们保持联系。”
    
    一分钟后,杨浩把边学道最新号码到了童上。
    
    童按照新号码拨过去,这次电话通了,可是没人接。
    
    再拨,通了,还是没人接。
    
    再拨,通了,依旧没人接。
    
    听着里的“嘟嘟”声,童感觉自己快要疯了!
    
    杨浩明明说这是最新的号码,怎么没人接呢?
    
    难道老边设置了陌生号码拒接?
    
    自己想要救夏宁,为什么这么多波折?
    
    不得已,童再次联系杨浩,让杨浩帮着打边学道试试,看接不接。
    
    分钟后,杨浩告诉童,他打边学道的也是通了没人接,估计不在边学道身边。
    
    就在这时,童传出电量不足的提示音。
    
    “我要没电了……”童忽然有想哭的冲动。
    
    心思细腻的杨浩感觉到了童的情绪波动,他劝说道:“你别着急,我帮你想办法。这样,我来帮你联系老边,你尽量保存电量,还有,趁着有电,赶紧找纸笔把关键号码记下来,有号码,就算找别人借联系也能联系上。”
    
    5分钟后,杨浩联系上了李裕,可李裕打边学道也是通了没人接。
    
    救人如救火!
    
    心知早一分钟联系上边学道就可能多一分救夏宁的会,杨浩让蒋楠楠打通了徐尚秀的。
    
    如果徐尚秀也联系不上边学道,那就真没辙了,毕竟边学道也忙了一年了,年根岁尾断绝一切与外界的联系彻底给自己放几天假,并非不可能。
    
    好在杨浩判断对了,边学道果然跟徐尚秀在一起。
    
    沪市,华府天地,徐家客厅里。
    
    拿着听杨浩说完童的情况,边学道平静地说:“我知道了,让童等我电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