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俗人回档 > 第1260章 大胸怀
    2月8日,洛杉矶,媒体云集。

    与往次不同,这次颁奖典礼吸引了大量亚洲媒体特别是中国媒体记者到现场采访报道。

    亚洲媒体记者团队之庞大,让当地酒店业都感到吃惊。颁奖典礼会场斯台普斯中心附近的酒店忽然多出好多亚洲面孔,这些人成群结队而来,入住酒店后,几乎不怎么休息,立刻带着采访设备外出,显得非常兴奋。

    事实上,表情兴奋的亚洲面孔基本全是中国记者,日韩记者则要淡定许多。

    淡定也是正常的。

    这届格莱美最大看点是历史性获得提名的沈馥。沈馥是中国人,若是最终得奖,中国人跟着扬眉吐气名正言顺,日韩两国只能算是“与有荣焉”。

    所谓与有荣焉,跟着高兴高兴没毛病,可要是比人家同胞还起劲儿,那就违和了。

    说句最直接的:别人国家的艺术家得奖,你们跟着兴奋个毛?你们是想把沈馥下榻过的酒店申遗?还是想论证沈家祖辈是h国人?

    而且,从另一个角度想,沈馥若真得奖,等于一个人碾压了日韩两国艺术界,成为中国经济文化全方位崛起的象征,直接后果就是让日韩两国面对强势崛起的邻居越来越自卑,越来越没法大声说话。所以,两国记者赴美都带着隐藏任务,即一旦沈馥与奖项失之交臂,他们可以将颁奖前中国记者的兴奋状态播出来,幸灾乐祸,冷嘲热讽,顺便说一句“穷人乍富就是浅薄”。总之,心情那是相当的复杂。

    相比于日韩媒体,格莱美组织者的心情那是相当的好。

    心情好的原因很简单,亚洲媒体全力介入,使得格莱美的收视率、关注度和话题性直线上升,一改之前几年的颓势。

    2oo6年,颁奖礼收视率跌到谷底后,格莱美一度成为美国舆论的吐槽对象,媒体关于格莱美的报道口径十分统一,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还能有多差?”

    时隔三年,凭借一个“突破性”提名,格莱美终于打出了漂亮的翻身仗。

    2o天前,经过几轮接触,格莱美组织方将第51届格莱美颁奖礼的中国网络视频独家直播版权售给了智为视频。

    与此同时,今年颁奖礼的3o秒广告价涨到8o万美元,依然受广告商青睐,由此可见彻底转运了。

    转运的关键,既因为格莱美组织者做出改变——大幅度缩减奖项,由最多时候的12o个左右减到8o个。同时调整现场颁奖的模式,只挑12个重要的奖项在颁奖礼现场揭晓,其他奖项全部安排在颁奖礼前颁完。

    还因为组织者放开胸怀,打破隐形壁垒,真正音乐至上,将沈馥这个亚洲顶级音乐人拉进格莱美的殿堂,豁然打开一扇通往花园的大门。

    结果……

    沈馥给格莱美组织者的“惊喜”比他们预计还要多。

    因为沈馥怀孕了,挺着大肚子来参加颁奖礼。

    社交媒体上一下就炸锅了!

    如果还有什么能比获得历史性提名制造更多话题的,那一定是这个被提名者正处于上的辩论进行得如火如荼。

    有意思的是,不管匿名的还是具名的,都有意绕开了“绯闻男友”边学道,对他只字不提。

    好吧!

    边学道实在是名声太好,成就太高,他个人和创办的企业都没有明显污点,已经到了让人觉得无法撼动而懒得浪费口水的程度。

    同一时间。

    有道集团燕京分公司会议室里,边学道正领着集团高管一起开2oo9年开年的第一个务虚会。

    这次会议没有具体议题,完全就是一次有问题说问题、有困难说困难、有想法说想法、各抒己见、畅所欲言的沟通会。

    集团副总裁沈雅安第一个言,一开口,大家就现他的嗓子有点哑:“有道Idc数据中心全球节点都建设完成并通过测试阶段,已正式投入使用。我建议趁着经济危机,在国外低价购入办公大楼,设立分公司,走出国际化第一步。”

    边学道侧身看向沈雅安,问道:“你建议分公司设在哪儿?”

    沈雅安不假思索地说:“香港一处,美国一处,欧洲……设在英国或者德国。”

    王德亮不解地问:“为什么不选法国?英国一直在衰落,法国经济比英国强,工业体系完整度也优于英国。”

    沈雅安说:“因为法国治安不好。”

    王德亮听了一愣:这算什么回答?法国治安是差了一点,但也没差到不能正常生活吧?

    想了想,王德亮接着问道:“那德国为什么排在英国后面?”

    沈雅安干脆地说:“地缘。”

    见王德亮有点蒙,洪诚夫笑着解释说:“老沈这几天嗓子不舒服,我替他说吧。德国是欧洲老大不假,但他和法国一样,因为领导欧盟,跟美国已经不是一条心了,这点从美国不遗余力打压欧元就能看出来。当然,这几国之间存在秘密沟通机制和演双簧的默契,但总的说来,德法要保持现有的自由度,跟美国肯定渐行渐远,难免有一些摩擦,这属于不稳定因素。”

    “再说地缘。欧洲与中东、北非等战乱地区比较接近,难民逃来欧洲有地理上的便利。一旦有事,德法等国当其冲。英国隔着一道海峡,难民涌入的难度要高一些。”

    洪诚夫说完,沈雅安说道:“设立海外分公司的一个主要难点是需要打造一支懂得管理跨文化团队的队伍,要懂得如何跟各国老外共事。”

    “我这么说,是因为我一个企业家朋友跟我说,不久前,他公司一个莫斯科项目招人,四个岗位,没有通过任何付费招聘渠道,仅仅两周,人力资源部门就收到两百多份简历,初轮面试后,现应聘人员素质之高出预期。”

    停顿了一下,沈雅安郑重地说:“有道集团想从中国的有道做成世界的有道,需要建立一个包容性的制度,以大胸怀,让全世界的人才都为我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