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俗人回档 > 第1313章 风的季节
    边学道见过祝天歌一面,在五台山上。


    不过当时因为祝海山刚刚过世,气氛肃穆悲痛,只是点头握手而已。


    这次再见,两人的形象都发生了不小的改变。边学道像成年的雄鹰,越发矫健硬朗。祝天歌则如温养多年的玉佩,日渐圆润通透。


    寒暄落座,闲谈了不到三分钟,史密斯到了。


    现年50岁的布拉德-史密斯一头金发,标准的美国人长相。


    进门后,史密斯先是跟祝天歌来了个拥抱,像认识多年的街坊老邻居一样笑着拍彼此的后背寒暄。


    两人分开,史密斯先跟祝德贞笑着握手,最后,他看着边学道伸出手说:“Nieet-you!你的Kki最近让很多人睡不好觉,不过说实话,Kki是一款很优秀的产品,这已经是IT圈里的共识。像我,就给好几个硅谷的朋友打电话,告诉他们——你们错过了一个伟大的创意。”


    恰到好处的开场白,体现了史密斯的社交能力。


    这一点不奇怪,能从基层一路晋升为微软公司法律总顾问,史密斯的业务能力和社交能力用脚想也差不了。


    不仅不差,而是厉害到强悍。


    众多周知,盛极一时的微软曾经陷入“反垄断”诉讼——1998年5月,美国司法部和18个州加上哥伦比亚特区联合对微软提出6项垄断指控。该案当年轰动全球,被称为科技界的“世纪审判”。


    最终,微软公司于2001年9月与美国司法部和各州总检察官达成和解协议,化解了美国政府“分拆微软”的命令。


    在这场反垄断“世纪审判”中,能力出众的布拉德-史密斯扮演了重要角色。也正是因为在“反垄断案”中的出色表现,史密斯从2002年开始担任微软公司法律总顾问,成为微软内部拥有重要话语权的“大佬”之一。


    相比于微软内部话语权,史密斯的“行业话语权”尤其让人瞩目。


    在美国科技圈,一直与政府保持良好关系的史密斯近年来开始扮演“科技行业大使”的角色。


    他既是科技企业和政府之间的润滑剂,同时还是科技企业之间的粘合剂,他发起组织的科技行业法律顾问秘密联盟,主旨是在跟政府发生“共性矛盾”时同进退,而企业之间发生摩擦时尽量化干戈为玉帛,和平共处。


    简而言之,这个来自Washington,D.C.的律师拥有智慧和不俗的政治才能,他自己也发现了这一点,于是在科技界和政界广交朋友,潜伏蓄势,等待时机。


    包厢里。


    见史密斯开门见山地提到Kki,祝天歌笑着插话说:“今天请你来,正是想听听你的意见,免得被人抡法律的棒子敲闷棍。”


    史密斯听了,从西服内兜拿出一个名片夹,打开,抽出一张名片递向边学道,说:“我在Washington,D.C.跟人合开了一家律所,你们去找这个人,他会帮你们解决问题。”


    从史密斯手里接过名片,看了两眼,边学道拿出自己的名片,递给史密斯,客气地说:“Perhaps-we-will-have-some-business-soon(也许我们很快就会有生意)。”


    确实是生意!


    史密斯的举动表明,因为有微软的官方职务,所以他不会真身出面帮Kki,但他会在必要的时候给边学道意见,或者在幕后施加影响力。


    当然,意见和影响力都是要收费的,这从史密斯提及律所时的用词就能看出来,说白了,史密斯这是在“接私活”。


    不过边学道心里明白,史密斯不是普通律师,若不是看在祝天歌的面子上,人家还真不一定愿意接这私活。


    正事说到此为止。


    收好名片,楼下的演出开始了。


    第一个走上看上去略显简陋且极具乡村气息舞台的是一个五人组合。


    组合有两个主唱,一个主唱是精瘦的白人老头,一个主唱是粗壮的中年黑人女性。上台后两人先拥抱了一下,然后面带微笑地站在了麦克风前。


    看出边学道对楼下的阵仗兴趣缺缺,祝德贞端起圆桌上的金菲士,抿了一小口,看着边学道轻声说:“耐心点,一会儿有大牌登场,保证你喜欢。”


    “大牌?”边学道扭头问:“谁?”


    放下酒杯,祝德贞说:“Dita-Von-Teese。”


    边学道听了一脸茫然。


    祝德贞补充说:“国内汉译名叫蒂塔-万提斯。”


    见边学道还是看着自己,祝德贞干脆地说:“美国第一脱衣舞女良。”


    看着边学道脸上的表情变化,祝德贞勾着嘴角说:“看你样子没看过她的表演,等着大开眼界吧!”


    史密斯不懂中文,边学道随口说道:“在其他地方看过同类表演,这东西大同小异吧?”


    这时,舞台上的表演开始了,黑人女性高亢饱满的声音骤然传来,颇为动人心神。


    眼睛看着舞台,祝德贞微笑摇头:“不一样的。任何行业都有基层、有塔尖、有登峰造极者,最常见的如歌手和歌唱家,演员和表演艺术家,写手和著名作家。这个蒂塔-万提斯就是脱衣舞圈里的塔尖,因为其他脱衣舞者的性感大多只能吸引异性,而且看几次就会审美疲劳,蒂塔-万提斯却可以做到把脱衣舞表演得既美且有故事,让看她表演的女人都产生抑制不住的兴奋……包括我。”


    边学道听了点头说:“你这样说,我倒是有点期待了。”


    在一旁用余光扫了一眼热络交流的边学道和祝德贞,祝天歌目光深邃,仿若黑洞。


    约1个小时后,工作人员上台摆放一个鸡尾酒杯形状的表演道具,坐在边学道身旁的祝德贞见了,侧头小声说:“复古酒杯舞,咱们很有眼福。”


    边学道正要接话,楼下瞬间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和口哨声,然后就见一个黑发红唇、头戴高顶礼帽的美艳女人走到舞台正中央。


    掌声稍息,蒂塔-万提斯的表演随即开始。


    很快,就连不懂舞蹈的边学道都看得出来,台上这个女人极有表演天赋,而且一定十分用功,因为她的一颦一笑、一抬手一投足、一个站姿一个眼波流转全都无比精准撩人。


    更牛的是,即便边学道已经知道台上这个女人是来表演脱衣舞的,对方也已经开始解纽扣,可他硬是没能从对方的表情和动作上看到淫mi的感觉。


    裸而不色,艳而不淫,将女性的妩媚、柔软和魅惑展露到极致,把低俗弄成美的艺术,让人心神荡漾,让人热血贲张,这份功力着实厉害!


    30多分钟后,蒂塔-万提斯向观众飞吻致意,翩然退场。


    端着酒杯,祝德贞问边学道:“怎么样?”


    边学道“啧”了一下嘴说:“除了女人味没有一丝多余的味道,确实是吃这碗饭的人。”


    祝德贞听了,斜睇着边学道说:“刚好她离婚了,要不要认识一下?”


    边学道也不着恼,从容地说:“若是没有前半句,认识一下也无妨。”


    又过了差不多20分钟,一个五人乐队登上舞台。


    让边学道稍感意外的是,五人乐队中有两三人似乎是亚洲血统,五官跟白人明显不同。


    跟蒂塔-万提斯登场时不同,这次没有掌声,也没有口哨,可见这一伙不是祝德贞说的“大牌”。


    摇滚风格的前奏鼓点响起,主场开嗓——


    ——“凉风轻轻吹到悄然进了我衣襟,夏天偷去听不见声音,日子匆匆走过倍令我有百感生,记挂那一片景象缤纷。”


    咦……


    边学道一下坐直身体,又侧耳听了两句,扭头问祝德贞:“唱的粤语?”


    祝德贞憋着笑说:“对啊!你才听出来了?”


    边学道眨着眼睛说:“这口音……这唱法……在这儿……”


    跟祝天歌对视一眼,祝德贞解释说:“唱歌这两人是亚欧混血儿,双胞胎,在澳门出生长大,2005年成立乐队。”


    又听了一段,边学道问祝德贞:“你知道这首歌叫什么吗?他俩原创?”


    祝德贞摇头:“不是原创。歌名叫《风的季节》,属于老歌新编。”


    ——“吹啊吹让这风吹,抹干眼眸里亮晶的眼泪,吹啊吹让这风吹,哀伤通通带走,管风里是谁。”


    定定盯着舞台上的乐队看了10几秒,边学道头也不回地问道:“这个乐队叫什么名字?”


    “Soler。”


    祝德贞微眯眼睛问:“你想做什么?”


    吸了一口气,边学道缓缓靠在沙发上,平静地说:“我想请他俩上我的综艺节目……《中华好声音》。”


    “中华好声音?”


    祝德贞想了想说:“据我所知,这两人的父亲是意大利人,母亲是缅甸克伦人,似乎跟中华不沾边。”


    边学道笑呵呵地拿起酒杯,轻摇两下说:“我可以保证捧红他俩,所以如果多出一个华人外祖父或者外祖母的话,我想他俩应该能接受。”


    ……


    ……


    (感谢起点盟主【浦东涛涛】的打赏支持。另,今天还有一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