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俗人回档 > 第1444章 心病心魔
    湾流G550舱尾。

    只打了半天交道,穆龙就知道坐在对面的新搭档果然如预料的一样,是个难缠的对手。

    难缠完全是一种感觉。

    表面上看,唐根水比坐过牢不苟言笑的李兵面善,相对话也多一些,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可是仔细看眼睛,会发现唐根水的眼睛极为有神,跟李兵静而无思的眼神完全不同,由此可见唐根水的心思必然比李兵剔透,当然也只有这样才能匹配他集团高管的身份——就算是老人儿,也得有能力才能上位。

    现在,堂堂老总级的高管调来当保镖兼跟班儿,在穆龙看来,对面的男人既不是合格的保镖,也不是合格的跟班儿,这样一想,唐根水过来接替李兵的举动就显得十分耐人寻味了。

    随意翻看手里的报纸,面无表情的穆龙心里暗忖:难道纽约街拍的事让边学道产生警觉,怀疑有人泄露行踪?不该啊!纽约华人游客不少,以边学道的知名度,只要被国内游客看见,就有非常高的几率被认出来。

    要说破绽……大概也只有那张照片的像素较高加上拍摄手法较娴熟,这么一个破绽。

    可真要说起来,这个破绽也是很好解释的。

    国人出国旅游,相机几乎是标配,其中半数以上走到哪儿拍到哪儿,所以《公敌》照片像素高一些完全说得通。

    当然,说得通归说得通,并不能打消怀疑,特别是疑点极多的后续爆料出现后,很难让人相信街拍纯粹是偶然。

    唉!

    事已至此,穆龙毫无办法,他唯一能做的是停止跟祝家联系,谨言慎行,静观其变。

    以穆龙对前舱那位雇主的了解,一旦自己暴露,怕是难以善了,因为边老板有非常明显的多重人格倾向,有时宅心仁厚,有时心狠手辣,干脆利索,一点不拖泥带水。

    而越不拖泥带水,对穆龙来说则越意味着危险,因为一旦查实他吃里爬外,极有可能一句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他就动手。

    肯定动手!

    在边学道身边这些日子,虽未直接参与但穆龙知道童云的死跟老板有关,还知道于今在墨西哥和非洲买了不少枪。

    换位思考,穆龙设想自己是边学道,别的不论,只这两件事就足以让自己下决心灭口。

    看了一眼戴着耳机听歌的唐根水,穆龙心头一动:难道姓唐的是来指挥动手的?如果真是,自己怎么办?跑?

    疑心生暗鬼,穆龙方寸已乱。

    下午14时,湾流G550降落在沪市浦东国际机场。

    在机场分开,章晓龙乘车赶往酒店,边学道则直奔华府天地。

    登机前跟徐尚秀通电话,他得知徐尚秀妈妈李秀珍生病住了三天院,刚刚出院回家,于是到沪市后推掉一切安排,先去徐家探望。

    就算徐尚秀不说,边学道也知道李秀珍为什么病倒。

    另一个时空给李秀珍当了四年女婿,边学道知道这个岳母有些事情上十分开通,有些事情上又非常小心眼,所以这一次,肯定是听说网上关于女儿的各种流言蜚语后急火攻心病倒了。

    心病还须心药医!

    岳母的心病,边学道心知肚明自己是最好的良药,为了徐尚秀少担心,为了徐家安心,于是他来了。

    华府天地。

    因为半路上边学道打了电话,所以徐家有时间收拾准备,只不过百密一疏,忘了把家里的保姆打发出去。

    相比保镖,保姆的嘴巴要大得多,所以每次徐尚秀在家,她都会在边学道到家前给保姆放几天假。

    还好最后时刻李正阳想了起来,立刻告诉保姆出去住两天。

    徐家的保姆已经换了两次,这次这个很年轻,才26岁,徐婉雇她也正是看中她年轻勤快加上会开车,平时可以自己开车出去采购。

    眼看边学道就快要到了,可保姆还在收拾随身衣物,李正阳心里着急,就掏出钱包,数出10多张100元的钞票,放在保姆手里说:“东西别带了,出去买新的,快走吧!”

    老实讲,这句“快走吧”有点不尊重人,换做平时李正阳肯定不会这样说话,可眼下正是敏感时期,要是让这个爱玩电脑的小保姆看见边学道进门,只需在旁边听上几句,肯定就能听出边学道跟徐康远和李秀珍是什么关系。

    到那时,只要她念头一起,偷偷上网发个帖子,或者打电话跟亲戚朋友说上几句,那就又热闹了。

    数了数手里的钱,小保姆把钱揣进裤兜里,看着李正阳问:“让我出去几天?”

    李正阳随口说:“两三天。”

    拎起随身挎包,小保姆嘟囔说:“你们家真奇怪……”

    两分钟后,小保姆挎着包站在走廊里等电梯。

    电梯一路上行,径直停在小保姆所在的这层。

    然后“叮”的一声,门开,小保姆看见电梯里站着五个男人,准确地说是四个壮汉把一个酷酷的帅哥围在中间。

    等等……这个帅哥怎么有点眼熟?

    啊!

    是边学道!!!

    完全惊呆的小保姆一动不动站在电梯门外,电梯里的穆龙见陌生女孩既不让路也不进电梯,他开口说:“小姐,请让一下。”

    小保姆置若罔闻,依旧站在原地。

    “小姐,请你让一下。”穆龙礼貌地又重复了一遍。

    礼貌是有原因的。

    穆龙跟着边学道来过几次徐家,知道这里一梯一户,也就是说眼前的小姑娘肯定是从徐家出来的,所以他才好说好商量,动口不动手。

    也是小保姆的年龄太有迷惑性,加上她换了一身上街穿的衣服,所以穆龙没往佣人方面想。

    穆龙连问两声,小保姆才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她连忙侧身让开,嘴上快速地说:“哦,对不起,对不起……”

    然后呆呆地看着边学道五人朝她刚刚出来的那扇门走去。

    小保姆还要继续看,五人中一个很面善的男人回头朝她看来,小保姆打了个激灵,迈步走进电梯,按住关门键。

    五分钟后。

    保镖中的两人从徐家出来坐电梯下到一楼大堂等候。

    唐根水和穆龙则被徐康远和李正阳热情留下喝茶。

    热情是因为徐康远和李正阳在天河时就认识唐根水,李碧婷曾私下跟老爸说过“唐根水是我们这边的人”。

    喝茶时,边学道走上阳台接祝植淳打来的电话,客厅里,唐根水端着茶杯扭头问李正阳:“刚才在走廊看见一个小姑娘,是从咱家出去的?”

    李正阳点头:“是家里的保姆。”

    “保姆?那么年轻?”

    “是很年轻,83年的。”

    “这么年轻就出来做保姆,家是哪里的?”

    “东完。”

    “东完?”唐根水不解地说:“东完是富裕地方,那里很少有穷人,她是东完人,怎么会这个年龄出来干伺候人的活儿?雇之前你们查清楚她的底细了吗?”

    李正阳还好,旁边的穆龙听了,眼睛微微眯了一下。

    果然是个厉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