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俗人回档 > 第1445章 先得防着猫
    徐家。

    见到边学道,李秀珍的病就好了大半。

    活了半辈子的李秀珍知道,外面的人再怎么说都没用,关键还是看边学道心里怎么想,所以这次她单独跟边学道谈了10多分钟,反复确认边学道对徐尚秀的心意。

    知道李秀珍在害怕什么,边学道一连喂了几颗定心丸,把岳母哄得喜形于色,当场就要下床进厨房做饭。

    安抚完岳母,又到阳台上跟岳父聊了一会儿,然后回客厅陪李正阳徐婉喝了一杯茶。

    放下茶杯,边学道起身告辞:“明天学院有课,晚上跟人约好见面,今天就不在家吃晚饭了。”

    李正阳徐婉跟着站起来,徐婉朝主卧室方向走了几步,喊道:“哥……嫂子……学道要走了。”

    “怎么这就要走了?”

    徐康远搀扶着刚吃完药的李秀珍从主卧室里走出来,李秀珍看着边学道问:“怎么这么急?好歹吃完饭再走啊!”

    边学道迎上前去,解释说:“跟朋友约好了。”

    “难得回来一次,不能推一推吗?”李秀珍颇为坚持。

    “是一个朋友的订婚宴,不好推掉。”

    听边学道这么说,徐康远开口道:“那得去。家里人什么时候都能一起吃饭,朋友订婚这事不能缺席。”

    10分钟后。

    把边学道三人送下楼的李正阳开门进屋,徐婉走过来问:“走了?”

    李正阳点点头:“走了。”

    徐婉失望地说:“这尚秀不在家,他连饭都不在这儿吃了。”

    瞪了妻子一眼,李正阳走到茶几前,拿起自己刚才用的茶杯咕咚一口喝干:“想什么呢?人家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吗?朋友订婚。”

    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徐婉随手拿起一本杂志:“那谁知道是真订婚还是假订婚啊!”

    “要我说你这女人……”

    指着徐婉点了点,李正阳长出一口气说:“你就是见识短。人家是什么人?咱是什么人?还至于为了骗你编这么个理由?”

    被老公说得有点挂不住,徐婉扔下杂志说:“什么人?那是准岳父岳母!又不是结婚,订婚而已……”

    “打住!打住!”

    李正阳无奈地摆手说:“能跟边学道做朋友的人,那能是普通人?那种层次的人订婚,比你平头百姓结婚排场都大,还而已……你啊,有时间带着嫂子多出去走走,交交朋友,见见世面……”

    说到这儿,李正阳看了看左右,压低声音说:“小家碧玉……小家碧玉……再怎么碧玉,太小家子气了也迟早要出事。”

    ……

    ……

    韦若筠也是小家碧玉。

    她因为怀了孟焕然的孩子,男孩,所以被孟家接受,上岸在望。

    准确地说,韦若筠一只脚已经在岸上了,因为边学道参加的就是她和孟焕然的订婚宴。

    韦若筠是沪市人,所以订婚宴在沪市办。

    这场订婚宴十分低调,只邀请了一些在沪市的孟家故旧和孟焕然、韦若筠两人的知交好友,一共8桌,凭函入场,无函免进。

    边学道到的不早也不晚,他一进门,就被一身白色晚礼服的孟婧姞发现了,她笑盈盈地走过来,先是在边学道身前站住,然后绕着他走了一圈,最后盯着袖扣看了两眼,说:“行啊,Henry-Poole定制的,衣品终于提高了点,嗯,不错!”

    孟婧姞是熟人,边学道抬手看了看,笑着说:“没标啊,这都能看出来?”

    得意地微扬起下颌,做了一个卖油翁酌油的动作,俏皮言道:“看的多,熟能生巧。”

    边学道个子高,从他的角度正好看见孟婧姞胸前礼服内鼓鼓的如脂雪山,目光一扫而过,他自然地侧了侧身,看着舞台背景幕墙上的红色贴字说:“你哥收心了,你也得抓紧啊!”

    “收心?你什么意思?想说我心野?”孟婧姞语气很是不善。

    “想多了啊!”边学道解释说:“前半句说你哥,后半句说你,两句没有内在联系,纯粹是出于关心你。”

    眼睛瞟着边学道,孟婧姞怪声怪气地说:“关心我?没事一两个月都接不到你一个电话,就这么关心啊?”

    边学道无奈地摊手:“小姐,天都被你聊死了,难怪老祝说你是属猫的。”

    老祝自然是祝植淳。

    看着边学道,孟婧姞问:“你属什么的?”

    呃……

    边学道属狗,他没答话。

    这时,一群人从侧门走进宴会厅,孟婧姞站到边学道右边,指着今晚的男女主角小声说:“男人是狗,女人是猫……”

    顺着孟婧姞的手指看过去,边学道看到了孟焕然,看到了韦若筠,看到了孟茵云,最后他看见了第一眼差点没认出来的祝德贞。

    这个女人简直百变!

    今晚的祝德贞梳着极考验气质的偏分短发,身上穿着白底蓝色竖条衬衫,黑色高腰长裤,黑色平底凉鞋,全身从头到脚没有一件饰物,简约到了极致,也冷淡到了极点。

    从沈馥那里接受过一点穿衣培训的边学道隐约猜到了祝德贞今晚这身衣服的品牌——英国品牌Margaret-Howell(玛格丽特?霍威尔)。

    这个品牌走低调、简约、中性路线,用沈馥的原话叫“克制的奢华”。

    最近两年边学道忽然很喜欢“克制”这两个字,所以当沈馥跟他说出“克制的奢华”,他就对Margaret-Howell品牌上了心,没想到,沈馥之外,居然在祝德贞身上看到了这个牌子。

    在边学道看来,这个女人既不低调,也不简约,并且十成十地跟“克制”俩字绝缘,不过呢……

    又仔细地打量了祝德贞两眼,边学道心里暗笑:沈馥曾说有人觉得这个牌子的衣服最合性冷淡群体的眼缘,莫非这个祝德贞性冷淡?

    嗯……冷淡不冷淡没太看出来,不过这攻气侧漏的样儿竟然有几分天海佑希的架势。

    我滴个乖乖,这家世,这学历,这气场,这见识,这模样,这性格……她老公要是没有钢铁侠那样的金刚钻,每天早上醒来敢暖暖地搂着她吗?

    对了,好多次看到她左手无名指上戴着戒指,可一次都没见她和老公一起出席活动,这是什么情况?

    想起三兴长公主李富榛,边学道心头一动:莫非祝德贞也追求真爱找了个穷小子然后貌合神离形同陌路了?

    不像!

    就算祝德贞跟李富榛是一个性格,祝天养跟李健熙也不是一个性格,女儿若是头一昏要追求真爱,祝天养还不得背地里下黑手把男方给做了?

    哦对了,把祝海山给忘了。

    以祝海山离世前的心境,若是祝德贞去求他,他十有七八会支持,毕竟祝家已经出了一个祝听岚,而且祝海山的自信和气度高祝家其他人一筹,他应该不会强逼孙女为了家族去政治联姻,当然,这一切都是边学道的猜测。

    见边学道的目光停留在祝德贞身上,身旁的孟婧姞继续说道:“……狗在世上漂,先得防着猫。”

    这句话边学道听见了,不过他以为孟婧姞在说孟焕然和韦若筠,于是看着男女主角说:“有些事情防不胜防。”

    订婚宴很成功!

    韦若筠父母对孟焕然十分满意,韦家亲友对孟家的背景和实力更是十二分满意,所以这时未婚先孕的韦若筠不仅不丢脸,相反被视为王牌在手,当定孟家少奶奶了。

    因为有道在沪市办过大型酒会,所以订婚宴上边学道熟人不少,半场下来,他简直比孟焕然还忙。

    应酬一圈,折腾一天有些倦的边学道走上阳台透气,他站在栏杆前静静望着眼前的一角城市,大脑完全放空,无思无念。

    不知过了多久,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我想出去喝酒,你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