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俗人回档 > 第1451章 发光
    安桉很意外。

    因为她把叫冉敏的女演员领进门,廖总居然起身绕过办公桌迎接。

    起身迎接还算常见,但绕过办公桌就很稀罕了。

    在安桉记忆里,不算政商两界,只有少数合作伙伴媒体老总、顶尖大编剧大导演和德高望重的大家才有这种待遇,说到底,以有道传媒的财力和资源,进这间办公室的人,求廖蓼的多,廖蓼有求于的少。

    拿导演来说,边学道一直对一些功成名就的大导演不感冒,他的想法是通过广告短片、微电影和网络剧等形式挖掘、锻炼、培养新人导演,用这些人身上的新鲜视角和锐气开拓有道的文娱疆域。

    身为核心下属,廖蓼自然秉承边学道的思路,并不像其他一些资本那样对大导演趋之若鹜,因此在不失礼的前提下,姿态会高一点,可是今天她竟绕过办公桌迎接一个三线都算不上的小明星,这让不知道内情的安桉非常意外。

    因为这事透着反常。

    安桉看过冉敏参演的电视剧,当时她就觉得冉敏演的戏份不多的女四号比女一女二都漂亮,演技也在线。

    电视剧没播完,她上网搜冉敏的名字,发现冉敏是科班出身,大学二年级时就开始接一些小配角,结果几年后还是演一些名字靠后的小配角。

    安桉虽然才毕业不久,但她起点高,身边接触的都是业内老油条,用老油条们的话说:“一个女演员在娱乐圈没红有很多原因,但若是长的好看演技又不差却没红,那原因就只有一个。”

    最开始,安桉以为“原因”是运气差,后来她以为是性格不好,再后来她明白核心原因一定跟“潜规则”三个字有关。除非出身背景吊炸天,不然女演员想要红,必须要付出身体,讨好投资商,讨好制片人,讨好导演,讨好监制,讨好副导演,讨好选角导演,讨好所有能帮自己弄到角色、弄到有台词的角色、弄到戏份多的角色、弄到主演的人。

    这事看上去挺肮脏,可是它偏偏符合人类社会的互惠交换原则。

    不然,美女那么多,有演技的美女也不少,大投资大制作里的好角色为什么不给愿意被潜规则的美女呢?

    就像安桉现在的职位,因为廖蓼权力大,所以她身边这个“总裁助理”放眼全集团都是炙手可热的好岗位,瞄着这个岗位的人里,学历比安桉高,样貌比安桉漂亮,能力比安桉强的人多了去了,可偏偏是安桉坐上了这个职位,还坐得稳如泰山。

    为什么?

    因为她是集团大老板女朋友的同学兼室友!

    这也是潜规则!

    安桉明白,日后徐尚秀一旦有需要她出力的地方,她不能推辞。廖蓼也一样,一旦廖蓼让她给徐尚秀传话,她也不能推辞。

    所以,从想通这些道理那一天起,安桉不再鄙视靠潜规则生存上位的人,说不上绝对认同,只是她觉得自己没有资格。

    说回冉敏……

    在安桉看来,冉敏明显是一个没人捧、没资源的小演员,她凭什么让廖总青眼相看?

    换句话说,如果冉敏有让廖总绕桌相迎的背景,她又怎么会在圈里混了多年还演女四女五?

    奇怪!

    帮冉敏倒了杯水,安桉带着疑问走出廖蓼办公室。

    关上门,她稍稍在门前站了两秒,然后朝自己办公室走去。

    门里。

    在会客区坐下,廖蓼端着茶杯笑盈盈地打量妆容精致的冉敏。

    廖蓼的眼神已经很收敛了,还是把见过大场面的冉敏看得心里发毛。

    来之前冉敏通过各种渠道打听了一下有道传媒“一姐”,得知廖蓼是一个很有个性、很强势的女人,可直到面对面坐下,她才真切感受到“一姐”的强势,那是一双让人一见难忘的眼睛,仿佛你想隐藏的一切在她面前都无所遁形。

    就在冉敏想要做自我介绍打开气氛时,廖蓼先开口了:“能把妆先卸了吗?”

    冉敏:“……”

    放下茶杯,廖蓼微笑着说:“希望你别介意,我这人做事一向直接。边总既然让你过来,我肯定要给你安排合适的角色,想要角色合适,我先得看看真实的你。”

    廖蓼提起边学道,冉敏的底气就回来了。

    对方再强势也是边学道的下属,自己丈夫是曾经帮过边学道的旧相识,所以完全没必要担心对方难为自己,那么让自己卸妆可能真是为了看与眼下剧本角色的匹配度,或者干脆量身定制角色。

    想到这里,冉敏笑着说:“不少剧组选角时都要求演员先卸妆的,我只是没想到您还操心这个,不然来时就不化了。”

    五分钟后,冉敏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素颜的她跟进门时比确实差了一些,不过五官和身材放人堆里依然是一等美女,尤其是眉眼,卸妆后别有一番风情。

    想来也对,冉敏若没有十分姿色,段明秋也不会放弃前程也要跟她在一起。

    坐回沙发上,冉敏发现面前茶几上多了四个本子。

    剧本?!

    看着卸完妆的冉敏坐下,廖蓼探身把原本一个压一个的四个本子一一分开,坐直身体说:“这四个本子都已经正式立项,两部电视剧,两部电影……”

    停下来认真地端详了冉敏几秒,廖蓼继续说道:“你的气质偏青衣,这两部电视剧你都可以参演,剧本拿回去你先看,角色可你挑。”

    廖蓼一番话,让冉敏喜上眉梢。

    她喜的不是三言两语就确定进组,而是那句“角色可你挑”。

    演员自己挑角色,这可是少数“带资进组”演员才有的待遇,当然,也只有这样才配得上边学道的金口,所谓“背靠大树好乘凉”便是如此了。

    随手拿起一个本子,冉敏懂事地说:“角色我不挑,听剧组安排。”

    说完,她看着手里的本子念道:“内…在…美……电影?!”

    廖蓼拿起另一个写着“万箭穿心”四字的本子,说:“这两部电影女主已经定了,其他角色,你可以挑一个适合自己的。”

    “哦!”

    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淡然,冉敏翻开《内在美》看了两眼,抬头说:“那我拿回去抓紧看,只是这四个组……时间上……”

    廖蓼笑着说:“这个不用担心,到时再协调。”

    想了想,廖蓼指着冉敏手里的本子说:“这个电影有点特别,你那边有相熟的演员可以推荐过来试镜。”

    这句话一出,冉敏整个人呆住了。

    她怎么也想不到第一次见面在给了四个角色之外,以强势著称的廖蓼居然还额外送了她一个大人情。在冉敏想来,这种事应该是自己跟有道传媒这边熟络之后再找机会提。

    事实上,最近几天她一直在为这件事犯愁。

    自从知道段明秋有边学道这个关系后,几个姐妹原本淡了的上进心再次焕发出来,全都在翘首等待冉敏的好消息。

    本来日思夜想,现在不求而得,在感慨边学道金口值千金之外,冉敏也真心感激对面的廖蓼,因为她知道自己这种小事边学道最多随口说一句,绝对不会操心具体细节,所以这完全是廖蓼给自己面子。

    “廖总,太感谢了!”冉敏真诚道谢。

    该说的都说了,该给的都给了,廖蓼等会儿还有安排,于是起身送客:“你不必谢我,是边总安排的。而且……集团要拿出资源做这一块儿,怎么着都得捧几个当家艺人,与其捧担心捧起来飞走的,不如捧自己人,你说是不是?”

    冉敏闻弦知雅意,马上说道:“这个廖总你放心,你就是现在拿卖身契出来我都立刻签。”

    ……

    ……

    祝德贞做了一个梦,梦中她是个作家,在商场里签名售书。

    来买书的人很多,可是尽管签得手都木了,笑得脸都僵了,书的名字始终一团混沌,一个字都看不清。

    越看不清越想看,于是她就着急,急着急着就醒了。

    机舱里很静。

    坐起身,她看见孟婧姞戴着耳机坐在酒吧区看书。

    叠好毛毯站起来,就见孟婧姞似有所觉地看过来,见她醒了,孟婧姞立刻摘下耳机,合上书说:“我以为你要睡到目的地呢!”

    “到哪了?”祝德贞慵懒地抻了个懒腰。

    “等等……等等……”把书丢在吧台上,孟婧姞走过来,上上下下地打量祝德贞:“不对……不对……”

    “怎么了?”祝德贞看了看自己的衣服问道。

    “你是不是瞒了我什么事?”孟婧姞目光灼灼地问。

    “瞒你?瞒什么?”祝德贞云淡风轻地说。

    盯着祝德贞的脸,孟婧姞摇头说:“不对!你自己找个镜子去看看,你简直整个人都在发光。”

    “发光?”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知道“发光”原因的祝德贞故意说:“你好好睡一觉也会发光。”

    “切……”

    知道祝德贞不会跟自己说实话的孟婧姞不再纠缠,坐在沙发上,拿起遥控器按了两下说:“还要多久?无聊死了。”

    投影幕布上先是出现一个大大的“禅”字,很快又出现“Zen”。

    “咦,日本电影?”

    孟婧姞侧头看着祝德贞说:“你家机务组够细心的啊,知道你要来日本,就准备日本电影。”

    祝德贞没接话,给自己倒了杯水,她在孟婧姞身旁坐下,边喝水边看电影。

    几分钟后,电影里的日本和尚到中国求法,在一座寺庙里,日本人演的中国方丈用日本人听不懂、中国人也听不太懂的汉语说道:“哈哈哈哈……老衲马上得去接见朝廷的官员了……”

    “哈!”

    孟婧姞一下笑出声来:“鬼子不但摸透了咱们百姓的脾性,连咱们这边和尚的心理都摸透了,厉害!真是厉害!”

    又看了一段,电影实在沉闷无趣,孟婧姞扭头看着祝德贞问:“睡男人了?”

    看着投影幕布,祝德贞随口“嗯”了一声。

    “看你这容光焕发的样儿,花钱了?挺贵吧?”

    祝德贞似笑非笑地看向孟婧姞:“再没钱睡男人的钱也不能省啊!”

    “昨晚?”

    “……”

    “几次?”

    “……”

    “说嘛,我好奇。”

    “如果你再好奇这件事的话,我也会好奇你为什么好奇。”

    “切,你不说,我问他去。”

    “去问吧!”祝德贞从容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