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俗人回档 > 第1460章 君子知否
    香水!

    还“一说就知道”,边学道第一反应是祝德贞送来的。

    不过那仅仅是猜测,对所有来路不明的东西,边学道都保持一定戒心,所以他没有伸手接,而是客气地跟大堂经理说:“你先带回去,等下我派人过去拿。”

    一句话,特意上来混脸熟的大堂经理立刻明白手里的东西似乎不是约定好的,于是他赶忙说:“前台留了送东西人的联系方式,如果您需要,酒店随时可以调取监控影像。”

    边学道听了点点头:“有心了。”

    大堂经理离开后,边学道拿起手机,调出祝德贞的号码,想问问是不是她让人送过来的。

    手指碰到发射键前,边学道改主意了。

    他想起了祝天歌去世前跟他提的两个条件,有一个是远离祝德贞。

    祝天歌做事必有原因!

    而且现在想想,祝天歌既然明确跟自己说远离祝德贞,那极有可能也跟祝德贞说了类似的话,所以祝德贞才用这种方式送来香水。

    想到这里,边学道退回通讯录,找到唐根水的电话拨了过去。

    15分钟后,唐根水和穆龙拿着之前大堂经理手里的包装袋坐电梯上楼,东西他俩验过了,确实是香水,一共4瓶。

    房间里。

    看着桌子上的4瓶香水,边学道有点意外。

    不是说好代言松之街吗?怎么送过来4瓶?

    似乎猜到他会有疑惑,包装袋里附有一张卡片,上面写着几行字,解释这4瓶香水。

    两瓶100ML的都是“松之街”,区别是一瓶是EDT,一瓶是EDP,都已经上市。另外两瓶50ML的还没有上市,准备过两个月推出,一瓶名字暂定为“君子”,一瓶名字暂定为“知否”。“君子”和“知否”的香型跟“松之街”相近,区别在前调和中调

    送4瓶香水过来,是给边学道选择权,让他挑最喜欢的味道做签名香,免得日后用着难受。

    对“松之街”的味道尚有印象,边学道先拿起名字最让他感兴趣的“知否”,冲身前的空气喷了一下。

    闻……

    前调有点甜,有点像鼠尾草与海盐,不是喜欢的类型。

    放下“知否”,拿起“君子”,边学道换了一个房间。

    喷一下……

    嗯?味道怎么这么淡?

    绕着房间走一圈,回到喷香水的地方又闻了一下,感觉像淡了10倍的银色山泉,淡了20倍的水能量。

    淡成这个样子,还会有人买吗?而且这香气的感觉远不如“松之街”高级,应该不是一个档次的产品。

    鼻端萦绕极淡极淡的水调香气,边学道看着手里的瓶子想,这是取意“君子之交淡如水”吗?

    盖上瓶盖,他哑然一笑。

    祝德贞想提醒的未必是君子之交淡如水,而应该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简而言之,答应的事别忘了办。

    ……

    ……

    答应边学道的事李裕绝对不会忘记,两人分开,他第一时间打电话给老爸,让老爸留意搜集历代开国皇帝年号的古钱。

    在电话里问出来是边学道要,李裕爸爸瞬间有种自己的爱好跃上高端的感觉,放下手机,他跟在旁边擦桌子的李裕妈妈说:“听见没有?边学道也玩古钱儿!现在知道我干这个不是糟蹋钱了吧!要我说你们女人啊,就是头发……噗……呸呸……”

    一把扔掉老婆丢过来正砸在脸上的抹布,李爸爸瞪圆眼睛:“唉我说你……”

    没等他说完,李裕妈妈猛地拍了一下桌子:“你还说我?我还想问你呢,这两年你弄那些破铜炼铁花了多少钱?”

    “咱家有多少钱你不知道?”

    “咱家的钱我有数,你跟儿子那要了多少,报出来。”

    “我没有!”李裕爸爸气势一颓。

    “别以为我不知道!”李裕妈妈一声高过一声:”乐阳一天比一天大,以后教育花钱的地方多着呢,你能不能有点当爷爷的样儿,别总去你儿子那要钱?”

    “儿子现在能挣。”瞄了一眼老婆,李裕爸爸躲开目光,嘴上说:“再说我也没让他亏着,那一枚靖康通宝就……”

    “少扯什么靖康靖康,你自己算算,前前后后你弄回来多少筒子,真真假假的,要是没处理,怕是半间屋子都堆满了。”

    “出那一枚就不亏!再过几年……”

    深深叹了一口气,李裕妈妈似乎心脏不太舒服,她扶着桌子坐下,蹙眉说:“就算之前的没亏,以后呢?上次咱家是怎么败的你忘了?你现在弄这个,说是文玩,跟赌博有什么区别?再说你知不知道外面多少人靠作假骗你们这些玩家发财?”

    听老婆说完,李裕爸爸垂着头,半晌,开口说:“我不玩也就不玩了,可儿子刚打电话说帮边学道弄一套开国钱儿。”

    “出去买!”李裕妈妈斩钉截铁地说:“联系好卖家,需要多少钱你跟我说,就一条,只许买,不许开筒子赌。”

    “好,我去买。”李裕爸爸沉声说。

    ……

    ……

    去买!

    去买!!

    原本名声不显的“松之街”一夜出名,连带着祝德贞的香水品牌也跟着大火。

    爆火的源头是边学道在自己微博上发了一张照片,照片里他戴着耳机手拿曲谱,看样子好像在练歌,在他身后照片一角的桌子上,看似随意地摆着一个造型十分漂亮的瓶子,因为拍照距离稍远,看不清瓶子上印的字。

    不过没关系,字看不清,瓶子看的非常清楚。

    照片发出不到10分钟,就有人在微博下面留言:原来男神用松之街!!!

    留言一出,立刻有人问:什么松之街?

    接着有人普及:照片里边学道身后桌子上的香水名字叫松之街!

    于是仅仅一个小时,“边学道+松之街”就上了热搜榜。

    有那机灵的淘宝商家,以极快的速度换了自家店铺商品广告词——“松之街香水,边学道照片同款!小众经典奢华男香,男神之选!试香装1ML2ML5ML10ML,存货有限,手快有手慢无!正品保证!!”

    销量爆炸!

    尽管1ML的试香装就标出了88元的高价,该店铺还是不到一天就卖光了存货。

    其他有存货的店铺见了,几家私下里一商量,集体涨价到98元1ML,甚至还要搭售,说法是总不能让我为1ML液体打个包装发个快递吧!实在不行给大家一个优惠,199元包邮!

    卖的就是热度!

    卖的就是人气!

    卖的就是稀有度!

    要知道,一盎司接近300美元的“松之街”,买得起的人不少,但真正会买的人不多,而且用这香水的人也不大可能上网买香水,所以极少有商家囤货,几家囤了货的,大多也是出于用“标注现货”体现自家实力的心理,以及店铺老板的收藏癖。

    另一方面,这几家店铺抓准了网友的心理。

    大家上淘宝搜素“松之街”,大家买“松之街”,绝大多数不是为了日常用“男神同款”香水,而是纯粹好奇什么样的香气能征服边学道,或者说通过相同的味道去触摸一下顶级富豪的喜好,在“松之街”的香气里感受上流阶层的气息。

    所以说, 1ML装是最优商业方案。

    因为只摆出50ML、100ML装“松之街”的话,那价格绝对能吓退90%的好奇者。当然,也肯定有人吓不退,比如一心俘虏富豪的美女们,和打算俘虏美女的公子哥们。

    香水这东西,有人买来为了取悦自己,有人买来为了取悦别人,有人买来先取悦别人再取悦自己。

    边学道是第三种人,一张照片,既完成了跟祝德贞的约定,也给《中华好声音》做了一波宣传——大家不是都在猜我会不会上节目吗?看,我在听歌看曲谱!

    于是,本来就已经热到发烫的《中华好声音》又添了一捆柴。

    在“松之街”大火的同时,另一个话题同样吸引了无数人讨论——“照片里边学道看的曲谱会不会就是准备上节目唱的歌?会是原创还是翻唱?翻唱的话他会唱谁的歌?哪首歌?”

    对于各种提问,网上回答很多。

    其中有胡乱猜测的,也有确实知道点内幕的,比如之前定的《真英雄》和《孤独不苦》就都被某ID爆了出来,惹得节目紧急通告内部纪律和保密条款,才算藏住了《万山之巅》和《时光大英雄》。

    微博上的照片发出第四天,边学道接到祝德贞的电话,约他吃饭,以感谢他的“超级广告”。

    拿着手机犹豫了两三秒,他答应了。

    尽管祝天歌的条件言犹在耳,但凡事边学道有自己的一套考量,不可能别人怎么说他就怎么做,特别是他理解的“远离”是不再做一夜四次郎的事,偶尔见一面不在此列。

    电话里祝德贞让边学道挑地方,边学道选了描澜会所。

    廖蓼已经通过电话汇报了跟冉敏见面的结果,所以现在冉敏算是上了有道的船,在描澜吃饭边学道心理上相对更踏实一些。

    五个小时后,描澜会所。

    祝德贞先到,边学道后到。

    一对有过最亲密接触的男女都极力掩饰各自脑海里的旖旎记忆,努力控制彼此的距离。

    两杯酒下肚,祝德贞看着边学道说:“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目光划过祝德贞的左手,边学道说:“我也有一个问题,你先吧!”

    “在芝加哥,我五叔都跟你说什么了?”

    静了几秒,边学道开口问道:“你左手的戒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