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俗人回档 > 第1463章 酒后真言
    李裕推荐秦幼宁。

    边学道第一次没痛快答复铁哥们,不说“行”也不说“不行”。

    这个反应,既因为唯一的常驻女嘉宾对《奔跑吧男人》节目效果至关重要,还因为边学道记得秦幼宁,知道是一个气质出众的漂亮灵秀姑娘。

    对节目来说,越漂亮越有益。

    对李裕来说,越灵秀越危险。

    两世为人,边学道比谁都清楚顺风顺水的人生路上会遇到多少难以把持的诱惑和欲望。

    而如果这个秦幼宁真跟李裕有点什么,边学道就是罪魁祸首——若不是他逼李裕上节目,李裕也就不会遇到秦幼宁。

    见边学道眼神复杂地看着自己,李裕脸微微一红:“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想帮她争取一个试镜的机会。”

    盯着李裕看了两秒,边学道说:“综艺真人秀跟电影不一样,不是试镜就能定的,这样,一会儿练完咱俩出去喝两杯。”

    李裕听了,苦着脸说:“不用审我,我俩真的清清白白。”

    像大学时一样伸胳膊搂着李裕肩膀,边学道笑着说:“不是要审你,为什么觉得她适合《跑男》,你总得跟我说出个一二三四五吧!”

    这下李裕的脸更苦了:“哪有那么多……”

    不等他说完,边学道打断道:“喝酒,喝完酒说不定就思路清晰了。”

    呃……这是要玩酒后吐真言?

    六个小时后李裕发现自己想错了,不是让他吐真言,是边学道吐真言。

    酒店套房露台上,状态神勇的李裕越喝眼睛越亮,边学道一脸醉态,端着酒杯问李裕:“你跟我说实话,那个叫秦……秦什么幼的……”

    “秦幼宁!”

    “不管她叫什么,她想要什么?”

    直勾勾地看着边学道,李裕眨着眼睛说:“我怎么知道她想要什么?”

    搂着李裕肩膀,边学道用酒杯沿轻磕了一下圆桌上的空酒瓶,说:“一个人想进演艺圈无非三个原因——想挣钱!”

    说完,他又磕了一下另一个空酒瓶:“想出名!”

    再磕第三个空酒瓶:“想演戏!”

    收回酒杯,喝了一大口,边学道侧头问李裕:“秦幼宁她想要什么?”

    思忖半晌,李裕不确定地说:“看她吃穿用的,应该不缺钱,可能是想出名吧!”

    把手里的空杯放在桌子上,边学道拿起酒瓶,一边倒酒一边说:“PK赛后,你俩私下见过面?”

    这个问题很私人,不过李裕还是回答了:“见过一次,喝了一杯咖啡。”

    示意李裕把他杯里的酒喝了,边学道拿着酒瓶说:“上次送童超,在这儿打麻将,是她给你发短信?”

    李裕听了一愣:“你怎么猜到的?”

    边学道笑着说:“你是没看到你当时那怀春的样儿,就差在脸上写‘有女人追求我’字样了。”

    李裕闻言瞪大眼睛:“那么明显?”

    催李裕赶紧把杯里酒喝了,边学道反问:“你谈过几次恋爱?”

    “暗恋算吗?”

    “你说呢?”

    “那正儿八经的就一次。”

    “就李薰一次?”

    “嗯!”

    给李裕倒了满满一杯,边学道放下酒瓶说:“你看,问题就在这儿。”

    “什么问题?”

    “恋爱经验太少,一有优秀女人倒追就挡不住。”边学道似笑非笑地说。

    不用边学道催,李裕主动端杯喝了一口:“要说不享受那种被人追求的感觉是撒谎,可是我知道界限在哪里,我不会越界。”

    看着李裕,边学道问:“现在不越,能保证以后不越?”

    沉吟几秒,李裕正色说:“能!”

    端起酒杯,边学道眯着眼睛眺望灯火辉煌的城市:“行!就算你俩清清白白,只是比其他人更谈得来,可你有没有想过,秦幼宁靠你的关系上位,外界会怎么传?李薰会怎么想?”

    李裕:“……”

    见李裕不说话,边学道继续问道:“是她让你帮忙争取上位机会?”

    “你说《跑男》?”

    “嗯。”

    “不是!”李裕干脆地说:“她没求我,是我想帮她争取一下。”

    “真的?”边学道语气里透着怀疑。

    “我没必要骗你。”李裕叹了口气说:“我只是想回馈她的一番情意和善解人意,如果她纠缠我,我反而不会帮她。”

    边学道听了,拍了一下桌子,说:“行啦,不说她了。她真性情也好,手段高明也好,你开口了,我给她个机会,至于能不能抓住,就看她是不是那块材料了。”

    对着夜空长呼一口气,李裕认真地说:“你放心,我不会让李薰和乐阳恨我,也不会让她们恨你。”

    ……

    ……

    在N多人挤破头想进欧美大牌光环加持的《内在美》剧组时,有两个人意外收到了有道传媒发去的试镜邀请。

    黎曾的反应还好,因为她压根没往女主方面想。在圈里久了,自然知道这种卡司阵容的片子捧谁谁红,好角色怎么也不可能轮到跟有道毫无渊源的她。

    而接到试镜邀请的秦幼宁简直惊呆了,她第一反应就是发短信给李裕,问是不是他帮忙了。

    原因很简单……

    秦幼宁知道有道传媒很大,影视跟综艺不是一个部门,综艺部下面又有好几个项目组,而她之前只跟《中华好声音》节目组有交集,说白了,除非她运气逆天,不然影视部不会想到她,还主动联系她。

    之所以十分笃定,因为秦幼宁对演艺圈略有了解,她知道通常电影试镜只面对已经是演员的人,而她此前没有一点影视表演经验。

    所以,怎么想都只可能是李裕说话了,有道传媒的人才会发来试镜邀请。

    于是在心里打了半小时腹稿后,秦幼宁给李裕发去一条长短信,问是不是他帮忙才让自己有机会去试镜。

    发完后,她满心期待地等回信,结果三个小时过去,也没收到李裕的回复短信。

    确认手机没坏,短信发送接收没问题后,秦幼宁开始想东想西,一会儿找各种理由安慰自己,一会儿责怪自己行事鲁莽。

    就这样又过了六个小时,实在忍不住的秦幼宁把短信复制下来,又发了一遍。

    时间分秒流逝,秦幼宁心里渐渐明白:不大可能是李裕没看见,最大可能是像上次那两条短信一样,只看不回。

    上次那两条短信是不好回复,而这次如果李裕还不回复,那只能说明李裕决心保持距离,两人变回路人关系。

    日落西山。

    午饭晚饭都没吃的秦幼宁直直躺在床上,手机放在伸手可及的地方,心情在“期待—绝望—期待—绝望”的循环里翻滚。

    然后不知道过了多久,半梦半醒的秦幼宁听见“叮”的一声,她像惊醒的猫一样敏捷地探身拿起手机,看见发信人后,她高兴得差点叫出声来。

    李裕回短信了。

    内容很短,只有13个字:我不知道这事,你好好把握机会。

    看一眼时间,已经是凌晨1点多,聪慧的秦幼宁嘴角翘出好看的弧度,快速回复:我会努力,无论如何都谢谢你。

    把短信发出,她仰面躺在床上,亲了手机一口。

    ……

    ……

    “你亲他一口!”

    《内在美》试镜会现场,主持试镜三名导演中的一位开口跟正在表演的一男一女两位素人提要求。

    话音落下,台上女孩的表演明显中断了,她先是愣愣地看向考官席,然后看向跟自己搭戏的陌生男青年,犹豫了足有六七秒钟。

    “可以了!”

    提要求的导演拿笔在面前的名单上画了两下,扭头问廖蓼:“廖总,叫下一个进来?”

    廖蓼微微点头,然后侧头看了旁边的边学道一眼。

    一整天,秉持“外行不干涉内行”原则的边学道一句话都没说,只是偶尔在面前的名单上画个符号,全程旁观。

    他的这个态度让现场三名导演从上午的压力山大变为下午的挥洒自如,三人嘴上不说,但心里很是服气,感慨大佬就是大佬,收放之间太有分寸了。

    三名导演性格各不相同,处理问题的方式也各不相同。

    林姓导演性格比较直接。

    在一个男人把“凶狠毒辣”表演成挤眉弄眼,一个女人把“性感尤物”表演成搔首弄姿后,他干脆地点评:“你是不是对表演有什么误解?”

    杨姓导演性格比较柔和。

    发现一个女性网上红人本人样貌跟网上和邮寄来的照片判若两人后,一句“回去等通知吧”就把人打发了。

    郭姓导演则属于话比较多的,也是现场点评主力。

    他会给试镜的人一些有益提醒,也会送出善意的鼓励,现场他说出的一句话,让边学道眼前一亮——“在演艺圈,不是红了的就是好,也不是好的就会红。”

    一天试镜会结束后,边学道和廖蓼找了个地方吃晚饭。

    饭菜上齐后,边学道笑着问廖蓼:“怎么样?看了一天,还有信心参演吗?”

    端起碗喝了两口汤,廖蓼说:“我就演一个没台词的变身之一,有什么没信心的?”

    见廖蓼喝的欢,边学道也拿起勺尝了一口汤,点头说:“味道可以!”

    一碗汤下肚,他勺子换筷子说:“我算看出来了,这演戏啊,就是一个老天爷赏饭吃的活儿,会不会演戏,一眼就能看出来。”

    “也不一定!”

    用公共筷子帮边学道夹了一块鱼肉,廖蓼说:“刚开始我想的跟你差不多。后来才知道,基本上只要对着摄像机不紧张,然后能自然地代入角色再把人物情绪展现出来,就算是会演戏的了。不过要想在这行有成就,一个非常关键的分水岭是演谁像谁,而不是演谁都像自己或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