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俗人回档 > 第1483章 官方授权
    边雪接电话时,边学道口中的“姐夫”齐大成就在旁边,见老婆把电话递向自己,说“学道找你”,齐大成心头一跳,直觉告诉他命运的转机到了。

    果然……

    电话里边学道先问齐大成英语口语怎么样,齐大成说跟给孩子请的外教日常对话没问题。边学道又问齐大成在北江的生意怎么样,齐大成说效益都还不错,其中一个项目在松江已经开了四家连锁店。边学道最后问齐大成泰国有个项目愿不愿意参与,齐大成毫不犹豫地说愿意。

    听齐大成回答得如此爽快,边学道笑着问:“不用考虑一下?泰国项目需要时间不短,松江的生意很难兼顾。”

    拿着手机,齐大成说:“我去泰国,松江这边你姐照顾得过来。”

    “泰国那边缺人,我姐也得过去。”

    “你姐也过去?”齐大成有点意外,扭头看向身旁的妻子,跟边雪对了一下眼神,齐大成试探问道:“还有谁一起过去?”

    明白齐大成话里的意思,边学道干脆地说:“就我姐和你。”

    齐大成闻言心领神会,说:“那我就提拔两个经理,请学仁和学义帮着照看一下这边的生意。”

    对齐大成的安排不置可否,边学道说:“四天后我回沪市,咱们见一面吃顿饭,到时再详谈。”

    “好!”

    结束通话,齐大成拿着手机愣神儿,边雪忍不住推了他一把,问道:“学道都说什么了?什么事让咱俩都去泰国?干什么提拔经理?”

    边雪问了一串,齐大成一言不发,缓缓摇头。

    “你倒是说话啊!”边雪急道。

    把手机放在桌子上,齐大成转了转眼珠,看着边雪说:“没说让咱们去泰国干什么,我没问。”

    打断要开口说话的妻子,齐大成接着说道:“什么都不用问,荣华富贵在此一回。”

    次日。

    松江边氏几家全都知道了边学道找边雪齐大成去泰国的事。

    知道这种事根本瞒不住,所以齐大成丝毫不隐瞒,只不过任边学仁和边学义怎么问,也问不出边学道找齐大成夫妇去泰国做什么。

    这不是齐大成不想说,他是真不知道,而且他心里很期待边学仁或者边学义谁犯傻打电话给边学道帮他问问去泰国做什么。

    可惜边学仁边学义都不傻,两人心里虽然羡慕嫉妒,但不会打电话给边学道问东问西。

    事实上这次边雪齐大成被召去泰国,在另外几家看来是一个好开端,因为看上去边学道似乎打破了不让亲戚进公司的规矩,而只要打破这个规矩,以有道集团的规模,大家早早晚晚都会有差事。

    另一方面,大家对齐大成最先入边学道法眼是有心理准备的,因为自打搬到松江,齐大成就跟在春山时仿如换了个人,读书,上夜大,学英语,订报纸,好学得让人吃惊。

    更关键的是,齐大成不是三分钟热度,他是真的在学习,在吸收,几十本书看完,大家全都感觉到齐大成谈论生意时的视野和思维跟之前大为不同,很是了不得。

    了不得归了不得,当面背后齐大成没少被嘲讽。

    对齐大成的脱胎换骨,几次酒后,边学义和边学德借着酒劲拍齐大成的肩膀说:“大成啊,说实话,我很服你!就你那……那半宿半宿地坐那儿翻书,我做不到……可是啊,我还是得劝你两句,这事儿不靠谱!咱家老三……那有道……里面都是什么人?都是人精!都是人尖儿!!听说他们招个什么总,什么什么生,那报名的人差点把电脑挤爆了……对,不是电脑,是网站……差点把网站挤爆了……你说,那么多人才想进去,就咱们,几年前还是土里刨食儿的农民,老三能看得上咱们?”

    “再说了,老三那脑子,可能空吗?他为什么不让这帮亲戚进他公司,还不是没结婚没后代,怕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姓边的抢他家产?他那是防着咱们呢……还能因为你会几句鸟语就破例?”

    没想到,真的破例了!

    尽管不知道边学道召边雪齐大成去泰国具体做什么,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边学道亲自打电话,也就意味着二人到泰国后可以打着边学道的旗号说话行事,而这也正是边家人最梦寐以求的,因为就算在松江,几家也不敢轻易明着借边学道的名头行事,至于心照不宣的照顾,那就不在此列了。

    松江。

    跟边雪齐大成一家分开后,边学仁开车,在路口等红绿灯时,他扭头看着王家敏问:“学道用齐大成我不太意外,可是他让边雪也去是什么意思?”

    坐在副驾驶位上的王家敏衣着气质跟在春山时已经截然不同,她靠在椅子上说:“两个可能,要么是怕齐大成被泰国女人勾引,让边雪跟在身边看着。要么是需要用边雪的身份……”

    “边雪有什么身份?”路口信号灯变绿,边学仁一边按下电子手刹挂挡踩油门,一边随口说。

    “边雪没什么身份,但是她姓边。”王家敏看着路面说道。

    边学义家。

    进门后,边学义把车钥匙丢在桌子上,拿起水杯喝了一大口水,然后一屁股坐在客厅沙发上,闷闷不乐。

    边学义心里很不爽。

    因为在边家,除了妖孽的边学道,只有他边学义当过干部,是个场面人。

    在松江,几家里也数他边学义路子最广,吃的最开,每次逢事,几家都隐隐以他为主心骨,代为出面。

    边学义原本以为如果边学道用家里人,一定会先考虑他,没想到被齐大成占了先。

    如果仅仅是齐大成也就算了,边雪居然也跟着出去了。

    边学义虽然只当过小小的村长,但他的大局观远超边学仁等人,他深知齐大成边雪先走出的这一步,极有可能是他永远也追不上的一步,因为边学道这个决定等于向外界传递一个信息——边氏几家里齐大成是一号商业人才!

    见丈夫坐在沙发上生闷气,张倩先进卫生间洗了脸,卸了妆,然后换了一身睡衣走进客厅,问边学义:“喝茶吗?我去给你泡。”

    “不喝!”

    “洗澡吗?我给你放水。”

    “不洗!”

    “洗洗脚吧,我去给你把水端过来。”

    “不洗!不洗!我说你能不能让我静一会儿。”边学义没好气地说。

    张倩也不生气,拿出一张面膜,仔细地敷在脸上,然后微动嘴唇说:“别生气了,泰国也不是什么好地方。”

    “你懂个屁!”张倩的话让边学义莫名火大。

    “我是不懂,我只知道边雪把她家的买卖吐出来了,这是个好机会,前面开的连锁店咱不沾手,但这以后开的连锁店,总该有咱们的股份吧?不能白忙活吧?其实你也不用这么上火,老边家就这么几个人,你大哥上不了台面,边学德已经是个废人了,齐大成这么一走,松江还不是咱家说了算?”张倩尽量控制嘴唇动作幅度,微胖的圆脸看上去颇为喜感。

    张倩说完,边学义抬手捂着脑门儿,久久无语。

    好一会儿,他霍地起身,拿起桌子上车钥匙朝门口走去。

    张倩见了一下坐直身体,大声问:“你干什么去?”

    边学义低头穿鞋,不答话。

    张倩突然一把撕掉脸上的面膜,甩手朝边学义扔过来,嘴里骂道:“边学义!你要是再去找那个狐狸精,老娘也出去找野汉子,让你天天戴绿帽子。”

    穿好鞋的边学义站直身体,漠然地看着张倩,那眼神仿佛在说:“你去找啊!”

    张倩站在地板上,指着边学义说:“你别逼我,别以为我不敢。”

    边学义依旧不说话,视线从上到下从下到上在张倩身上扫了两圈,手握门把手就要开门。

    边学义“谁能看得上你”的目光彻底激怒了张倩,她猛地尖叫:“边学义,你就是个畜生。”

    听到“畜生”两字,已经推开房门的边学义缩手关上房门,看着张倩说:“既然说到这儿了,不妨说个清楚。”

    客厅里喘着粗气的张倩胸膛起伏,咬牙看着边学义。

    松开握着门把手的手,边学义平静地说:“说说吧,你跟张力军怎么回事?”

    张倩:“……”

    见张倩不答话,边学义继续问道:“那说说你借他28万的事吧,他打算什么时候还?”

    张倩:“……”

    “同学会……”边学义用戏谑的口吻说:“就你们那10多年没考出一个大学生的破中学,还赶时髦整什么同学会,他不说他是港籍吗?不是说他在广东有大项目吗?没打算带你去看看?顺便游个山玩个水。”

    “学义!学义!”张倩一下软了下来:“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解释。”

    “好,我听你解释。”

    “那28万,算是我在他那儿投资。”

    “投资!凭据呢?”边学义咄咄逼人地问。

    张倩为难地说:“没……没有……口头……”

    “哦,口头!”边学义接着问道:“那龙禧酒店呢?”

    听到“龙禧酒店”四个字,张倩身体抖了起来,她一下扑到边学义身前,抓着边学义胳膊哭道:“我只是给他去送钱,我们什么都没做!真的,我们什么都没做,就是说了一会儿话,你要相信我!我有你这样的丈夫,我是边家人,我过这么好的日子,怎么会做那种事?”

    边学义任由张倩抓着胳膊,冷冷地看着张倩。

    哭着哭着,张倩双腿一软,坐在地板上,抹着眼泪说:“我知道,我不该不告诉你一声就动家里的钱,这件事我确实有私心……我知道,你怪我没文化,怪我不能像齐大成那样出彩……要是我也会英语,要是我漂亮会说话懂交际,说不定这次去泰国的就是咱们家……可是学义啊,你娶的是当年的我,我嫁的是当年的你,要是换成现在的你,要是让我知道你会这样发达,让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你,迟早被嫌弃,你再怎么样我也不会答应跟你……可是这时间回不去……这不是我的错啊……不是我的错……”

    房门前,张倩声泪俱下,边学义蹙眉沉思。

    半晌,边学义弯腰拉起无声抽泣的张倩,把张倩扶到沙发前坐下,然后他在张倩的注视下走到房门前,换上拖鞋,抬手把车钥匙挂在挂钩上,走回客厅。

    张倩见了,“哇”的一声哭出声来。

    ……

    ……

    松江各家的种种,边学道全然不知。

    事实上各家全都想歪了,边学道肯用齐大成,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小盈星已经出世,而且董雪孕期将满,边学道的第一个儿子即将降生,家业财产有了继承人。第二个原因,泰国酒店项目属于私人投资性质,跟有道集团完全没关系,齐大成和边雪不在有道体系内,自然谈不上插手。

    杨浩蒋楠楠,加上齐大成边雪,在边学道看来这四个人不足以成事,还差好多。

    而差的那些,只有一个人能补上,那就是祝植淳。

    边学道记忆力一向很好,所以他记得在HK洲际酒店,孟婧姞曾说过祝家是洲际酒店集团背后的大股东之一,不仅洲际,世界各地的假日、快捷假日酒店,都有祝家的一份。

    如此一来,祝家手里必定有酒店管理资源和经营资源,随便抽几个人,帮苏以几人在曼谷弄出一个五星酒店来应该不难。

    想至此处,联系完齐大成,边学道就拨通了祝植淳的电话。

    却不想电话里祝植淳先开口:“你在搞什么?带单娆见乔布斯,还让合影流出来,是嫌后院太太平了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