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俗人回档 > 第1487章 敌羞吾去脱他衣
    在楼下监督佣人将古董级餐具、瓷器和名酒一一入库,刘毅松走上露台,劝边学道早点休息。

    扭头看了刘毅松一眼,边学道指着身旁的躺椅说:“你也忙了一天,躺会儿,聊聊天。”

    “哦。”

    腿脚不便的刘毅松躺倒在椅子上,动作十分轻巧,看得出他不是第一次躺这个椅子。

    确实不是第一次。

    边学道不在时,忙里偷闲,曲婉和刘毅松都喜欢坐在这个视野极佳的露台看山观海,经常静看茫茫云海掩去滚滚红尘,人与环境的气场相融,两人的心胸一点点开阔,开始明白此时此人才是人生至为珍贵之所在。

    夜静星稀,四野旷寂。

    “今晚菜的味道很正宗,这次找的厨师不错。”边学道随口说。

    刘毅松答道:“这次的主厨是本港排进前三的大师,去年宣布退休,曲婉好不容易说动他过来执掌后厨。他肯来,一是儿子和徒子徒孙需要他继续在业内保持影响力,咱家河东花园是本港第一豪宅,适合养望;其二是都知道你不经常在这儿住,主厨的工作量不大,也不算退而不休。”

    刘毅松说完,边学道有点愣,问道:“都知道?”

    刘毅松点头:“佣人还好,本地雇工回家后说什么是控制不了的。”

    知道边学道非常重视安保,刘毅松马上接着说道:“雇员都是本地人,安保队员是公司里选拔出来的,家属基本都在松江,加上雇员三四个月换一批,且有相应的备案审查机制,两伙人不太容易建立关系。而且,夏夜团队总共设计了九套安保方案,平时六套随机循环,特殊情况下混入另外三套,短期雇员基本不可能掌握全部方案。”

    停顿了一下,刘毅松继续说道:“每次您回来,周围的流动监控岗哨全都更换位置,几种感应警报装置全部开启,相关设备换上抗干扰芯片,安防力度提高到A级……”

    “好啦好啦!”

    边学道笑着摆手说:“让你这么一说,我感觉自己好像是无恶不作的恶人,外面无数人想要我的命。”

    刘毅松也笑了:“小心没大错!”

    抬手指着眼前的城市,刘毅松说:“这个地界儿,说它有优点吧,真有,说它有缺点吧,也不少,就说这贼,在咱们那儿,贼都是官养的狗,身上好歹有根狗绳,可在这儿,都是真亡命徒,为了钱,他们真的什么都敢干。”

    “啧”了一声,边学道手指轻点躺椅扶手说:“上学时看录像带,好像这里的亡命徒都是内地过来的。”

    刘毅松听了,沉声说:“有肯定有,但肯定不是全部。我也是过来一段时候后,才真切感觉到两边的人不一样……思想和性格上的差异。”

    边学道闻言笑道:“肯定有差异啊!10年前无论多耀眼,本质上都是殖民地,是日不落帝国的海外飞地,是人家眼里的二等公民,在机场跟其他国家的人一样走外籍通道,存在认知混乱……”

    说到这里,边学道突然想起前世看过的一部电影——《浮城大亨》。

    电影里郭富城饰演的男主人公就对自己明明拿着英国护照却要走外籍通道而诧异迷惘,耿耿于怀。

    思绪电转,边学道接着说道:“咱们小时候受的教育都是什么?教材上写的……我们伟大的祖国历史悠久、幅员辽阔、地大物博、物产丰富……当然,别提人均资源。”

    “还有缠在脖子上的第一岛链。”刘毅松补充说。

    “岛链不算事儿。”

    边学道看着黑沉沉的海面说:“只要国家继续快速发展,经济政治继续进步,只要不把手里的牌打臭了,最多10年,那条岛链就没法束缚住咱们,眼中有链,心中无链。”

    “10年……”刘毅松叹气说:“10年后,我都老了。”

    边学道听了大笑:“老什么老,我可听萍姐说嫂子怀上了。”

    边学道嘴里的嫂子是刘毅松老婆曲婉。

    本来双方不该这么论,考虑曲婉经常代表“尚道园”出面外联,加上为了镇住大宅里长短期几十号佣人和雇工,所以私下称呼刘毅松老刘的边学道在外人和下人面前喊曲婉“嫂子”。

    正是这一声嫂子,让曲婉和刘毅松在太平山乃至香港,都有几分面子。

    听边学道问起,刘毅松笑着点头:“我本想忙完今天跟你说的,是怀上了,去医院医生说有八周了。”

    “好事啊!”

    “是啊!”

    刘毅松看着夜空感慨地说:“放几年前,我哪敢想今天这样的日子,要什么有什么。”

    已为人父的边学道懂的比前世多,说:“前三后三,第八周正是危险的月份,你早说,这两天就不让嫂子跟着忙前忙后了。”

    “没那么娇气,再说她就是动动嘴,活儿都有人干。”

    “那也怕累,这事大意不得。”

    “明天我让她彻底休息。”

    “怎么样,要当爸爸了,什么心情?”边学道笑着问。

    “心情?”

    刘毅松想了想说:“就是希望他一生快乐点,别像我,少吃点苦。”

    “少吃苦,那就是来享福的命了。”边学道看着刘毅松说:“你这个当爸爸可就得拼搏了,不过要我说,孩子还是多少让他吃点苦好,吃过苦,他才知道什么是甜,才能抗压,才能有大出息。”

    “你吃过苦吗?”刘毅松忽然问道。

    “我啊……”

    脑子里回想前世长年上夜班的种种,边学道说:“算是吃过吧!”

    刘毅松:“……”

    嘴上虽然不说,但刘毅松心里是不认同的:你小子上大学时就腰缠万贯,美女傍身,毕业后更是直上青云,呼风唤雨,你说你吃过苦,是在娘胎里吃的吗?

    不知道刘毅松心中所想,心生感慨的边学道继续说道:“以前不懂,不知道得失之间的道理,现在才渐渐明白,一些人的寻常是另一些人的奢侈,一些人的奢侈是另一些人的寻常,这正是众生法则的均衡之处。芸芸凡夫,虽不圆满,但总有一二可慰之处,或平淡而安宁,或卑微而寿长,或孤寡而才高,或庸俗而财足。所谓仁者安仁,知者利仁,换个角度想,无非是没钱时谨守做人之道,有钱时思考做事之道。”

    “安仁难,利仁更难。”刘毅松严肃地说:“这个世界本质是不确定的,所谓善恶有报,不过是忽略概率后的自我安慰。像我在一本书中看到的一句话——人类之间只有利益,没有共识。从古至今,人类至少将一半的精力和资源用于研究、准备和实施自相残杀,所以悲观地看,这个文明必将自我毁灭。”

    “就算终会毁灭,也要兢恳向前。”

    边学道仰头看着只有几颗星的天空说:“过程是为了自己,结局没有分别。我做不到的事未来会有人做得到,现在别人做不到的事,由我来做。”

    话音落下,露台上陷入安静。

    好一会儿,刘毅松开口说:“这正是你的过人之处。”

    边学道哈哈一笑,说:“刚才那句是入戏太深的装逼话,要说实在的,其实就是虚荣心,想让别人佩服惊叹高看一眼。”

    刘毅松也跟着哈哈一笑:“你这是高级追求。”

    轻松下来后,边学道话锋一转,说道:“嫂子怀孕了,有没有想过在这边买房安家?”

    看见刘毅松脸上表情一凝,边学道继续说道:“我不是撵你们走,我是知道女人怀孕时心思敏感,担心嫂子觉得寄人篱下,没有安全感。”

    刘毅松认真点头:“我懂。”

    指着山脚的楼群,边学道说:“选选房子,首付你拿,剩下我给你出。现在楼市正是低位,是购入的好时机,等经济好转,翻上几番没问题。”

    见刘毅松不说话,边学道眨眼问:“有问题?”

    刘毅松微微摇头:“曲婉的意思,想去美国生。”

    边学道颇为意外:“在这里生比美国生也不差什么了吧?”

    说完,他笑着补充问:“难道她还想让自己儿子竞选美国总统?”

    似乎有点犹豫,不过最终刘毅松还是开口:“曲婉认识有点偏激,她说出口转内销,回来就是一等,不然生在家乡,只能是四等,以后去美国还是四等。”

    边学道:“……”

    夜色转深。

    漫无边际闲聊的两人有点倦了,下楼回到客厅,恰好听到影音室里传出一阵游戏机的声音,“咔咔砰砰”很是暴烈。

    听见这声音,刘毅松不好意思地说:“自打怀孕后,不知怎地突然迷上了打游戏,怎么说她也没有用。”

    正说着,影音室里继续传出游戏对战音效和几句日语,日语最后一句直接让人喷饭——“敌羞…吾去脱他衣”。

    客厅里的两人有点蒙地对视着,又一句“敌羞…吾去脱他衣”飘了出来。

    羞?!

    脱衣服?

    这玩的是什么游戏?

    见边学道眼神儿有点飘,刘毅松赶紧解释说:“她玩的是《真三国无双》……我去告诉她小点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