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俗人回档 > 第1490章 一重浪灭一重生
    父子两人商议完,边爸立刻出面,火速安排边学德后事。

    没人有异议!

    在边家,边学道是擎天柱,边爸是主心骨,只要边爸发话,就不会有人反对。

    当然,有时候嘴上不说,但心里是有意见的。

    就说眼前,边学义对边爸急着办边学德的后事就颇不认同。

    在边学义看来,边家一条人命没了,如果不彻底查清来龙去脉,不用雷霆手段惩治行凶者和可能藏在背后的主使者,不借机立威,震慑黑白两道,那边家在松江就无威望可言。

    说白了,若这次轻飘飘揭过,留在松江经营生意的边家人的处境就会发生微妙变化,除了之前的一些资源会因为发现边学道并不是特别“重视”这帮亲戚而不像之前那么给力,日后边学义或者边学仁跟人竞争结仇,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后,说不定对方也会动类似的心思,有样学样铤而走险,毕竟边学德的例子摆在前面,只要手尾干净,爱惜羽毛的边学道不会大动干戈。

    基于这番考量,边学义心里意见颇大,不过他嘴上没说,原因很简单,他还要依附边学道这棵大树生存,没有资本跟四叔家闹掰。

    说到底,国与国也好,人与人也好,都是利益推动关系,利益推动规则。

    有利可图就遵守规则,无利可图就违犯规则;实力不够的忍受规则,实力强大的重塑规则。

    眼下的边家,所有规则都是边爸边学道父子制定的,边学义只要还想打着“边家”的旗号行走江湖,就绝对不敢让四叔父子有一丝不快。

    然而边学义虽然没说,边爸还是看出了几分,只不过看出归看出,事情该怎么做他还怎么做,因为天大地大,自己儿子最大,为了保护边学道,边爸什么锅都可以背。

    跟老爸有默契,所以边爸一回松江,边学道就不露面了,坐在集团总部办公室里处理事务。

    很快,全松江都知道边家决定大事化小,快速发丧。

    消息一出,松江政界集体长出一口气。

    他们实在是夹在中间最难受的一群人!

    以今时今日有道集团的体量和影响力,地方官员哄着供着它还来不及,是万万不会轻易找麻烦的。

    可不找麻烦归不找麻烦,如果有道惹出大事,他们太护着的话也会牵累官声,弊端不小。

    所以,松江本地官场最希望的是边学道“大局为重”,先把事情淡化,然后无论想怎么办,官方都会大力支持。

    从理性的角度出发,淡化处理是最优选择,因为边学德的事情不经挖。

    别的不论,只要把两个当事人的学生情侣身份一曝光,在仇富的大环境下,舆论一定会往富家阔少逼良为娼的方向走,顺带着同情“弱势的”行凶者,到那时,不仅死掉的边学德被人千夫所指,边学道也要跟着背上骂名。

    然而问题是,没人愿意冒失介入边氏的家事。

    事关人命,事关家族颜面,谁也拿不准火速回松江的边学道是怎么想的,冒失出面,被边学道折了面子是轻的,要是被边家怀疑“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那可就太冤枉了。

    现在好了,相比当年当街砸车,边学道的城府跟财富同步成长,给他自己和各方都留下操作空间,避免了局面失控。

    正因此,当边爸把“速办后事”的想法通过周航和麦小年传递出来后,所有经官事项全都一路绿灯,效率高得吓人。

    后事是后事,官司是官司。

    只要边学道不让官方为难,官方一定会给边家一个交代,这一点双方心照不宣。

    边学德葬礼前一晚,边学道早早回到金河天邑。

    他先是跟董雪通了几分钟电话,然后坐在书房里喝茶看书。

    一直到夜里23点,唐根水才把边爸送回来。

    边爸边妈在松江的房产全都卖掉了,这次回松江一直跟边学道住在一起。

    洗漱完毕,边爸走进书房,坐在沙发椅上问边学道:“你这儿有烟吗?”

    放下书,边学道看着老爸问:“你不是戒了吗?”

    “就这一次,下不为例。”

    从抽屉里拿出一盒没拆包的黄鹤楼,边学道说:“烟有,火……”

    “我有火。”

    边爸抽烟,边学道看书,父子俩互不打扰,书房里只闻翻书声。

    直到老爸点燃第四根烟,边学道开口问:“我五叔跟你说什么了?”

    夹着烟,边爸摇头:“什么也没说。”

    边学道明白了!

    正是因为五叔什么都不说,老爸心里才越发不舒服。

    深深抽了一口,边爸把烟按在花盆里,随口说:“这花养的不错。”

    “有专人打扫,三天过来一次。”

    点点头,边爸看着边学道手里的书问:“看的什么书?”

    “《见证失衡》。”

    “见证失衡?写什么的?”

    “国际金融贸易。”

    “对你有用?”边爸问。

    “商学院老师推荐的。我宏观经济方面的知识储备不太够,有些地方能看懂,有些地方看不太懂,需要反复推敲。”面对自己老爸,边学道实话实说。

    “有收获就好。”

    边学道笑了笑:“有些东西,看得越透,心里越觉得空落落的,为错过的机会感到遗憾,很多时候,只因为晚了一步,就要付出昂贵的代价。”

    边爸听了,叹了口气:“晚一步要付出代价,快一步是不是也要付出代价?今天一天我都在想,如果学德多读几年书,如果他多在社会上摔打几年,如果他的钱赚得辛苦一点,会不会就不是今天这个结局?”

    世事没有如果。

    次日。

    边学德的遗体在松江第一殡仪馆火化。

    边学德生前的一帮酒肉朋友,没有一个到场,当然,极有可能是怕边家一肚子邪火撒到他们头上。

    边学德的前妻,孩子的生母王家榆,在接到姐姐王家敏的电话后,也没有到场,用行动表明跟边学德早已经恩断义绝。

    有人义绝,有人情长。

    葬礼上哭得最凶的,除了五婶,就是收到消息赶来的林琳。

    林琳变化很大,她本来很克制情绪,是现场开始播放边学德生前的一些旧照片后,林琳突然崩溃,当场痛哭起来。

    葬礼上,两岁半的边善勇还不太能明白眼前仪式的意义,被姑姑抱在怀里的他,指着边学德的遗照大声喊“爸爸爸爸”,喊得一众来宾同时落泪。

    天道无悯,人间有情,其生也喜,其死也悲。

    ……

    松江龙庭公墓。

    按照北江习俗,横死之人不能入祖坟,生前有子嗣的,三年后可以迁入,所以边学义在龙庭公墓帮边学德买了个墓位。

    车队抵达公墓后,被等在墓园门口的一群人吓了一跳。

    男男女女七八十号人,身穿黑色衣服站在路两旁,灵车驶过,这些人有的鞠躬,有的下跪,哭成一片。

    看见这些人,原本已经哭干了眼泪的五婶靠在丈夫肩上,一下一下拍着丈夫的腿:“学德啊……我的学德啊……你看看吧……你看看吧……这些都是念你恩的……”

    奔驰车里。

    看见这一群人,边学道问身旁的边爸:“这些人是事前安排的?”

    边爸摇头:“我没听说,一会儿问问学仁和学义。”

    车子驶过人群,边爸回头看了两眼,擦了擦眼睛说:“知道咱家怒火未消,她们不敢去殡仪馆,现在既然有心等在这里,一会儿就别拦着了,让她们进去送最后一程吧,也算了了这一世缘分。”

    边学道的怀疑,也是车队里很多人的怀疑。

    其中不少人不好明着问,在心里自动把墓园门口这些人定义为“边家找来的”,其目的,自然是帮边学德留个美名,同时为秋后算账埋下伏笔。

    确实要算账,只不过不用等,因为现在就是秋后。

    十二分用心的警方已经查明,行凶者背后确实有人指使。

    指使者叫王洪章,是松江最近几年冒出来的涉黑高利贷团伙头目。

    这个王洪章,10年前还只是个出租车司机,后来他老婆在一次同学会上搭上了在省发改委工作的初中男同学,王洪章借此翻身,接了几个市政工程迅速发家。

    发家之后,王洪章开始放高利贷,仗着铺开的人脉关系,越玩胆子越大,越玩手段越辣。

    现在,走了十年好运,顺风顺水顺得几乎忘记自己姓甚名谁的王洪章终于玩到头了。

    只用48小时,松江警方就搜集到了足够要王洪章命的料,一个恶贯满盈的人,实在经不起严办。

    不只王洪章,所有边学德生前找上门的灰色团伙,一夜之间全都销声匿迹,因为松江小道传言:边学德葬礼后,边家要一个一个报复。

    传言半真半假!

    边学道肯定要给五叔五婶和亲戚们一个交代,但同时他不想在儿子即将出世的时候多造杀孽,所以就用一些手段,制造泰山压顶的压迫力,让一些吸人血的团伙滚出松江,也算为松江除去一害。

    而就算不考虑孩子,边学道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不是他跟五叔五婶和边学德不亲,实在是树大招风,不能像从前那样快意恩仇。

    另一方面,他觉得对整个边家而言,边学德出事是一记及时的警钟,长远地看,益处很大。

    葬礼结束当晚,边学道和边爸一起飞往法国。

    董雪不是明媒正娶,加上刚出了边学德这么一码子事,父子俩就没跟还沉浸在悲伤中的亲戚们说董雪临产的事。

    除此之外,边爸心里还有一个理由,就是不想一群刚去过殡仪馆和墓地的人靠近自己即将出世的孙子。

    除了别人,他对自己和边学道也不放心,生怕带过去什么负能量,所以飞机起飞后,他变戏法似的拿出两本《地藏经》,递给边学道一本,严肃地说:“念几遍,净化净化。”

    “我先睡一会儿,醒了再念行不?”

    “念完再睡。”

    ……

    十几个小时的飞行,边学道一半念经,一半睡觉。

    边爸则只睡了两个小时,其余时间都在念经。

    不知是真有感应还是怎地,念了四遍《地藏经》,又睡了一觉的边学道醒来后,身体感觉比刚从墓地回来那会儿通透了不少,好像真净化掉了什么东西似的。

    飞机降落后,父子俩和保镖一行人乘车直奔酒庄,他们已经通过电话得知,董雪情况稳定,宝宝似乎在等爸爸和爷爷回来。

    孩子好像真的在等爸爸回来。

    边学道赶到酒庄,执意等他回来的董雪同意动身去医院,结果车到半途,董雪肚子开始疼了。

    人到预约好的医院,直接被推进产房。

    半小时后,一个健康的男婴顺利出生。

    两世为人的边学道,有了第一个儿子——姓边,名善琢,小名参天。

    对于这么“大”的小名,边妈本来是有意见的,怕孩子不好养。

    奈何边爸心意已决,没得商量。

    对此,孩子的外公董文征表示支持,笑呵呵地说:“善琢大名内敛,小名大一点也无妨。”

    董文征是真高兴。

    医学再发达,生孩子也是一件十分凶险的事,因为谁也说不准会遇到什么突发状况。

    现在好了,女儿有福,孩子有福,生产顺利,母子平安,至此,董家的富贵算是彻底稳当了。

    不只董家,边善琢出世,边家也稳定了。

    自打看见自己孙子第一眼,边妈的嘴就笑得没合拢过。

    现在的边妈,什么也不缺,就缺延续家族的孙子。

    现在有了边善琢,儿子结不结婚,什么时候结婚她已经不在乎了,至此,边妈除了只有一个儿子没有女儿算是一个小小的遗憾,人生已经圆满。

    董雪妈妈李清如情商比边妈只高不低,见亲家母抱着孙子脸都笑成一朵花了,她在旁边说:“咱们这代人赶上计划生育,只能生一个,没几个儿女双全的。学道和董雪有这个条件,趁年轻,过两年再生一个,再来要是男孩呢,日后他们两兄弟彼此有个照应,要是女孩,儿女双全,那是福气啊!”

    听董雪妈妈这样说,边妈笑着点头:“只要董雪愿意,就趁年轻再生一个,别像她和学道这代人,从小就孤单,以后老了更孤单。”

    一家人正高兴着,电话陆续响了起来。

    消息灵通的人很多,得知边家喜得贵子,纷纷致电祝贺,继而消息在特定圈子里飞速扩散,有点交情的全都打来电话,生怕落于人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