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俗人回档 > 第1491章 十年义务教育
    董雪年轻,加上身体素质很好,所以产后第三天就带着小善琢出院回家,开始“为人母”的新人生。

    照顾月子,董雪妈妈李清如是主力,两个月嫂和保姆辅助,边妈侧翼支援。

    其实边妈很想当主力,是边爸找了个机会把她拉到角落,低声说:“女人刚生完孩子又敏感又易怒,这时候谁伺候都不如亲妈,你过去插手,如意不如意,舒服不舒服,董雪都得忍着,一旦忍不住……你这是吃力不讨好。”

    边妈是个听人劝的,觉得丈夫说的在理,她立刻摆正位置,亲家母能拿主意的就让亲家母定,亲家母拿不准的就问月嫂和保姆,她在旁边,只动手不动嘴,精明的表现让月嫂和保姆佩服得五体投地。

    一转眼,回酒庄已经一周了。

    在床上躺了十天的董雪怎么也躺不住了,央求边学道带她去园子里散步。

    女人坐月子事关一辈子的健康,边学道不敢做主,扭头看向董雪妈。

    了解女儿性子,李清如找出帽子等一堆衣物,把董雪裹了个严严实实,反复说:“最多15分钟,要是不回来我就去抓你。”

    终于闻到新鲜空气的董雪慵懒地挽着边学道的胳膊,一边走一边问边学道第一眼看见小善琢时的感觉。

    其实这个问题董雪已经问过好几遍了,可她还是问,因为她喜欢看边学道说起儿子时脸上那发自内心的笑意。

    两人边走边聊,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善琢的小名。

    身为母亲,董雪比任何人都在乎孩子“好不好养”,可是她又不想违逆罕见如此坚决的边爸的意,于是只好找边学道求个慰藉。

    老实讲,边学道对“参天”这个小名也是有点抗拒的,原因无他,只因另一个时空有一个举国皆知的无德败家玩意名字里也有一个“天”字,给他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然而跟董雪一样,见老爸很坚持,边学道同样没反对,在他看来,毕竟是小名,叫来叫去,十有七八最后叫成“天天”或“琢琢”,所以不如顺了老爸的意。

    怕董雪脚疼,边学道拉着她坐在花园的木椅上,亲密依偎着,远望10月的蓝天和田野。

    头靠着边学道的肩膀,董雪开口说:“有什么名人名字里带‘天’字吗?”

    边学道想都没想,说:“古天乐。”

    董雪:“娱乐圈的不算。”

    边学道:“易中天。”

    董雪:“这个勉强……还有吗?”

    勉强?

    看来是觉得层次低了!

    想了想,边学道正色说:“文天祥。”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这位层次该够了吧?

    董雪听了点点头,说:“我听说现在教材上文天祥的简介从民族英雄变成南宋大臣了,我估计现在让我回学校答历史卷,会错得一塌糊涂。”

    搂着董雪腰的手微微用力,边学道转移话题说:“这位要是还不行,那就剩下一个了,层次绝对高。”

    “谁?”

    “武则天。”

    “那是女的。”

    “男的也有厉害的。”

    “啊?”

    “擎天柱……威震天……御天敌……”

    “你个没正形的。”

    围绕儿子的小名,两人信马由缰地闲聊,然后就聊到了上大学时看过的一部偶像剧里名字带“天”字的女主角——易天边!

    说起易天边,和扮演易天边的张少涵,曾经算是张少涵半个歌迷的董雪忽然莫名感慨。

    边学道一问,才知道董雪的感慨来源于媒体曝出来的“张少涵弃养父母事件”。

    就这件事来说,两个时空完全重合。

    不过尽管前世边学道看过不少有关报道,依然没法判断哪一边是“不是人”的一方,因为这种家务事从古至今都最是难断。

    果然……

    董雪问边学道:“你觉得是张少涵弃养父母?还是她父母拿她当提款机?”

    “跟她又不熟,这种事哪说得准?不过按照常理,起码双方都有错,才会闹成现在这个样子。”边学道说。

    董雪听了,悠悠地说:“跟你说个真人真事吧!”

    “好啊!”

    董雪说:“我辞职前,组里有个空姐,大我四岁,个子高,人漂亮,业务也很好,可就是升不上去。”

    “后来熟悉了我才知道,她命很苦!一岁的时候,爸爸为躲赌债离家出走,一去就没了消息。六岁时她妈妈病重没挺过来,也走了。她是在舅舅家长大的,舅舅家的表妹嫉妒她长的漂亮,总暗里欺负她。”

    “再后来她考上了航空专科,毕业后顺利就业,然后就在她信心满满地规划人生的时候,她的生父突然出现了。”

    “她生父找她的目的只有一个——要钱。二十多年没联系,没尽过一点父亲义务的生父,已经有了新的家庭,还生了一个儿子,只不过那个儿子继承了她父亲的所有缺点,甚至犹有过之。”

    “她父亲找她要钱,最开始还编一些理由,后来就干脆直说,让她帮着养所谓的弟弟。起初,念着血缘亲情,她给了生父一些钱,可是后来她渐渐发现对方的胃口越来越大,大到居然张嘴让她帮她弟弟买车,还点名要宝马……”

    听到这里,边学道微微蹙起眉头,他不喜欢听这种负能量爆棚的故事,不论它是真还是假。

    董雪却好像已经陷入回忆,仍旧自顾自地述说着:“她不是任人宰割的软弱性子,于是开始反抗,她换了电话号,也搬了家。可她还是低估了自己父亲的无耻程度,她的生父扬言不给钱不道歉就让她身败名裂,后来果然跑到公司和机场堵人,跟相关领导控诉她不赡养生父,后来还污蔑她勾引同父异母的弟弟。”

    边学道:“……”

    静了好一会儿,董雪叹气说:“正因为身边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所以看到张少涵的报道后,我倾向于相信张少涵,可惜她眼看着就要登上事业的巅峰,却被亲人硬生生掰断了翅膀。”

    全部听完,边学道搂着董雪肩膀说:“就当都是命吧!就像俗语说的——夫妻是缘,善缘恶缘,无缘不结;儿女是债,讨债还债,无债不来。也许你说的那个同事,还有张少涵,就是在还债。”

    “儿女是债,讨债还债,无债不来……”

    喃喃重复了一遍,董雪扭头看着边学道说:“你说善琢是来讨债还是来还债的?”

    抬手看了一眼时间,边学道站起身说:“这还用问?”

    董雪满脸问号。

    伸手指着酒庄城堡,边学道说:“别的我说不准,上辈子我欠你儿子一座酒庄这笔账是没跑了。”

    ……

    ……

    墨西哥城。

    经过几个月的稳步发展,于今和艾峰的安保公司兵强马壮,渐渐闯出了名号。

    随着生意走上轨道,于今有意淡出,开始寻找新的乐子,不对,新的事业。

    他的新事业是成立一家影视娱乐公司,挖掘新星,主要挖掘女性新星。

    这件事艾峰本来是反对的,理由是隔行如隔山。

    结果于今把自己的履历一亮,艾峰惊讶得差点把叉子咬断——有道文化影视事业部副总经理、今朝娱乐传媒总经理、提莫拿娱乐副总经理!

    我尼玛……

    履历一亮,艾峰发现影视娱乐居然是于今的老本行,合着跟自己搞安保是跨界啊!

    于是,于今说干就干。

    Very-Easy!

    于今有钱,他先收购了一家规模中等的娱乐公司。

    于今有经验,骨干团队很快就挖到了。

    于今有人,想到什么立刻有人执行。

    于今还有枪,这一项对上述三点都有加成作用。

    一个月后,于今的新公司就确定了主要培养对象——一个刚刚20岁的混血模特!

    在跟混血模特度过一个难忘的下午后,于今穿着浴袍端着酒杯跟艾峰描述女人与女人的不同之处。

    低头擦枪的艾峰随口问:“真是混血?”

    “绝对真!三国混血!”

    “三国混血?”

    “啊!”

    “魏蜀吴混血?”

    “噗!”

    把酒杯放在桌子上,于今摸了摸浴袍上的酒痕说:“哥,下次抬杠能不能给个思想准备?”

    放下擦枪布,艾峰举枪瞄准,说:“别人朝你开枪,也给你思想准备吗?”

    于今敞开浴袍,露出贴身的枪套,说:“这个不用准备,手里有枪,心里不慌。”

    放下手里的枪,拿起面前桌上的另一把,艾峰笑着问:“你做事时也带着,没吓到三国混血?”

    “不同意就滚蛋,老子有钱有枪有人,要什么弄不到?”

    “武器不是万能的。”艾峰淡淡地说。

    “枪杆子里出政权!”

    看着于今,艾峰似笑非笑地说:“武器要是真管用,咱们护照上的国籍就不是中而是秦。”

    于今:“……”

    怔了足有半分钟,于今缓缓地说:“同样是九年义务教育,你是不是偷偷补课了?”

    “我是十年义务教育。”

    “……”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是咱们寝室年龄最大的?”

    瞪大眼睛跟艾峰对视,于今认栽的叹气说:“没毛病!”

    ……

    ……

    (7月最后10分钟,舔着脸喊一句,手里有月票的别浪费,投了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