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俗人回档 > 第1495章 唯生与灭
    贡院六号。

    窗外城市夜色已深,窗里卧室依然亮着灯。

    一番云雨后,樊青雨躺在边学道身旁,侧身搂着他的腰说:“你有心事?”

    “嗯?”

    对樊青雨的“过格”询问,边学道没有表现出不悦。人是情感动物,就是养一只猫一只狗时间久了也会有感情,不会觉得这只死了再买一只也是一样的,所以不知不觉中边学道对樊青雨的容忍度提高了,樊青雨也不似两人刚在一起时那样战战兢兢。

    容忍度渐渐提高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在一定程度上,樊青雨这里,是边学道精神身体最放松的后花园,这种放松感,在他陷入“白熊效应”后越发珍贵难得,所以他不想破坏现下的氛围。

    “为什么这么问?”边学道语气很平静。

    身体紧紧贴着边学道,樊青雨说:“你不兴奋。”

    微微侧头看着樊青雨,边学道似笑非笑地说:“你还挺自信。”

    樊青雨:“啊?”

    “你为什么觉得我不兴奋一定是我的原因,不是你的原因?”

    注视边学道的眼睛,樊青雨勾着嘴角说:“因为我确信今天的我比昨天的我更好。”

    两人对视几秒,边学道伸手在樊青雨胸前游弋一番,然后放下手说:“上来。”

    第二天。

    边学道出门前,樊青雨在身后问:“今晚你来吗?”

    转回身,看着容光焕发的樊青雨,边学道一本正经地说:“昨天的你我见识了,今天肯定还要看看更好在哪里。”

    樊青雨听了,眼波媚得快要滴出水来:“那我等你。”

    傍晚。

    边学道回来的早,进门时樊青雨正在厨房里做菜。

    换好衣服,他走进厨房,站在旁边看着樊青雨下厨。

    原以为边学道看看就走,却不想他像监工的大厨一样留在厨房,忍了几分钟,樊青雨回头说:“这里有油烟,你去客厅等吧,很快就好。”

    边学道站着不动,说:“我现在就想多闻闻人间烟火味儿。”

    哧地笑了一声,樊青雨头也不回地说:“人家神仙都是隔着大老远闻,哪有像你这样跑厨房里闻的,又不是灶王爷。”

    心里颇受用此时此刻这种普通夫妻日常斗嘴的情境和感觉,边学道呵呵一笑,依旧站着不走。

    身为女人,天生的直觉告诉樊青雨,现阶段,自己稍稍放肆一下似乎反而能很好地拉近跟边学道的距离,于是一分钟后,她再次回头看着边学道说:“你在这儿我紧张,等会要是味道不好你别怪我。”

    听樊青雨这样说,边学道想了想,挽起袖口说:“我来。”

    樊青雨整个人都蒙了。

    他来?

    他给我做饭吃?

    见樊青雨像被点了穴一样一动不动,边学道走到樊青雨身后,动手解她身上的围裙:“你可以在旁边看,我不紧张。”

    木木地任由边学道解开自己身上的围裙,木木地站在旁边看着边学道切菜下锅,樊青雨眼中一连变换好几种情绪,最后定格在感动和满足。

    边学道想体味寻常人家的感觉,樊青雨何尝不向往普通夫妻之趣,在她心里,原以为此生都不会有这一幕——在自己家的厨房里,看着自己的男人下厨。

    是的,自己的男人。

    尽管自己在他心里只占据极少极少极少的一点空间,尽管自己只拥有他很少很少很少的关注,但他依然是自己的男人,只有看着这个男人在这个厨房里忙活,才算补上人生拼图中本来很简单却变得极奢侈的一块。

    想着想着,樊青雨不自觉地移动脚步,走到边学道身后,双臂紧紧搂着边学道的腰,脸贴在边学道后背上,不言不语。

    被樊青雨这样搂的,颇不方便,但边学道没开口让她松开。

    边学道一直是个很矛盾的人,其中表现最明显的是他性格的两重性——狠起来斩钉截铁,善起来体贴入微。无情时干脆利落,有情时春阳玉暖。

    除了生孩子那种利害关系极大的事情,他其实真心想善待自己身边的人,当然,他的善意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对方不要试图打破他设定的平衡关系,说白了一句话——“我可以给但你不能要。”

    划下这条线,有他本人性格因素,也有其他考量,其中最重要一点,是现在的他必须在各方面保有不容侵犯的威慑力,因为一旦丧失威慑力,他拥有的一切就会变成“怀璧其罪”,哪怕小小的一点破绽,都会变成溃堤蚁穴。

    正是这条无形的线,把边学道周围的贪婪之辈和蠢人一并剔除,剩下懂分寸的聪明人留在圈里,分享“一人得道”的种种好处。

    樊青雨是懂分寸的聪明人,所以搂了两三分钟,她主动松开胳膊,在边学道脸上亲了一口:“那我今天就等着吃现成的了。”

    不到半小时,菜上齐了。

    因为久不动手,边学道的厨艺有点退步,不过樊青雨依然吃得津津有味,仿如吃到了人生最美味的一顿饭一样。

    饭后,樊青雨收拾完厨房,两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电视里播苹果手机广告时,知道边学道不久前刚刚见过乔布斯的樊青雨扭头问:“乔布斯真的活不久了吗?”

    略一沉吟,边学道微微点头。

    “那真可惜了。”

    “你崇拜他?”

    “说不上崇拜,只是从设计师的角度看,他的审美很高级。”说到这儿,樊青雨转而问:“你觉得他害怕吗?”

    “害怕?”

    “对啊,他不是要死了吗?”

    想了想,边学道说:“我没感觉到他畏惧。”

    “哦,也对,他有句箴言‘记住你即将死去’,他肯定比别人更有心理准备。对了,你去过他家,他真是一个佛教徒吗?”

    “是。”

    “哦,那他更不会害怕了,佛教徒修的是来世。”

    边学道:“……”

    樊青雨继续说道:“唯生与灭,是行边际。他能做出苹果手机,没准正是跟时间赛跑,逼出来的。”

    二十分钟后,边学道起身说:“今天累了,早点睡。”

    樊青雨跟着起身,把电器全都关上,走进卧室铺床。

    关灯前,她忽然问边学道:“明天下午我去云座,你有时间吗?”

    “有时间。”

    ……

    ……

    (推本都市新书,《逆流完美青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