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俗人回档 > 第1496章 唯色与空
    樊青雨很聪明。

    她把去“云座”的时间约在下午,是因为上午她要过去清场,免得工人围观惹边学道不高兴,继而怀疑她有意曝光两人的关系。

    在别人看来,这种事打两通电话就好了,可樊青雨不放心,在她这儿,所有跟边学道有关的事她都要亲自把关确认,绝不容有任何疏漏。

    次日早上,燕京晴。

    边学道出门去公司后,樊青雨先给詹红和姜莱各打了一个电话,想了想,又给李兵发去一条短信,然后开车直奔国贸。

    确实是直奔。

    樊青雨居住的贡院六号小区在东二环边上,国贸三期在东三环边上,地理上二者几乎在一条直线上。

    开车上路,高耸入云的国贸三期大楼抬眼可见,即便是在高楼云集的CBD区域,它依然十分醒目。

    看着撑起燕京天际线制高点的国贸三期大楼,樊青雨脸上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

    是的,尽管看过很多次,尽管去过很多次,可到现在每次看见这栋大楼,樊青雨依然会兴奋、会激动、会欢喜。

    身边的人,有一个算一个,父母、兄弟、詹红,全都不能百分百理解今天拥有的一切对樊青雨的意义。

    父母兄弟,要么在小城市生活,要么刚走出校门,他们眼中的燕京热闹、繁华、富庶,满是有点,完全不懂这座城市的冰冷和残酷。

    包括詹红,她不曾像樊青雨一样独自闯荡,不曾像樊青雨一样咬牙打拼,所以詹红眼中的燕京也不是立体的,走捷径的她一跃成为这座城市的受益者,所以也不懂那种灵魂无着的漂泊感多么噬骨。

    只有樊青雨,她最明白今天拥有的一切多么多么的珍贵。

    前方这栋高300多米80多层的大楼,基本每隔几天就会宣布又有一家“世界500强企业”进驻,如果说中关村对标硅谷,金融街对标华尔街,那么国贸的野心毫无疑问是成为中国的曼哈顿。

    国贸——曼哈顿!

    当设计师时,樊青雨接触过各行各业的中高端雇主,她知道,当年见过的那些办公室里要准备4套衣服、4双不同高度高跟鞋的精英女律师,那些家里摆着一面墙名牌包的高级女白领,那些每周七天至少六天在应酬和出差中度过的高管,她们和他们,只有混得最好的,才能进到这栋大楼里工作,而且……她们和他们的办公场地是租的,她们和他们每天都被樊青雨踩在脚下。

    她,樊青雨,几年前根本没资格在CBD任何一栋楼里办公的小设计师。

    今天,她是燕京CBD最高楼最高层的主事人。

    国贸三期!

    最高层!

    一整层!

    她拥有的,是楼下那些女人一辈子都够不着的东西,每次电梯门开,她都昂头走进走出,留下一个优雅的背影让人揣测钦羡。

    尽管在法律上她不是80层的主人,但是,以她对边学道的了解,她知道边学道并不在乎会所的效益,短期内也不太可能冒出什么妖精把边学道迷得晕头转向然后来抢她手里的东西,因为,且不说迷倒边学道是一件难度很高的事情,就算真出现那种妖孽女人,大可以去图谋法国酒庄和主妇之位,来抢小小会所的概率极低。

    所以,一定角度看,樊青雨是安全的,这一点,在经历昨晚边学道亲自下厨后更加确定。

    经过昨夜温馨一晚,樊青雨内心最深处的一丝委屈和不甘也彻底消散了,片刻温情永存心中,她再无所求,惟愿此生从容到老。

    国贸三期80层。

    顶级设计和施工团队的工期进度控制十分严格,一天一天环环相扣,所以就算是雇主,突然让停工一天,也得给个理由。

    樊青雨想不出别的理由,只好说是投资方来视察。

    尽管不太能理解为什么资方视察要停止施工,施工团队还是撤了。

    能在任何一个行业干出名堂的人都不会是蠢人,施工团队比谁都清楚,能拿下国贸三期80层的人背后肯定能量惊人,所以不想见到“闲杂人等”也算正常。

    施工人员撤走后,詹红看着姜莱说:“难得停工一天,咱俩正好休息。”

    姜莱闻言,转了转眼珠,扭头看向樊青雨。

    看着姜莱,樊青雨说:“这段时间辛苦了,今天你正好跟青舟上街买两件冬服,现在还好,到了月底,天儿说冷就冷。”

    “那好吧,我回去了。”姜莱笑着点头。

    姜莱离开后,詹红抬手看一眼表说:“行啦,我也走了,不在这儿碍眼了。”

    樊青雨见了,笑着说:“看你那做作样儿,想留就留下呗,你们也不是没见过。”

    詹红听了,按着丰满的胸部说:“不敢留,我怕看见他我心跳加快。”

    视线落在詹红胸上,樊青雨打趣道:“都当妈的人了,说话注意点。”

    詹红笑嘻嘻地说:“这女人吧,正不正经,得看跟谁。”

    “……”

    看着无语的樊青雨,詹红接着笑道:“你还当真啊?真当你家男神荤素不忌?啧啧,看看你这细腰,再看看我,我现在都担心拴不住洪剑的心。”

    看着詹红,樊青雨说:“不能吧,你俩感情那么好。”

    “未来的事谁知道呢?”

    走到窗前,詹红看着窗外的城市说:“年轻漂亮的女人一茬又一茬,好在有你跟边学道这层关系,只要‘云座’在你手里,洪家就不会让洪剑胡来。”

    胡来?

    静了几秒,樊青雨问:“洪剑他?”

    詹红扭身一笑:“没什么,我走了。”

    ……

    ……

    说是下午,边学道中午12点就到了。

    樊青雨和李兵把边学道几人领进电梯,只用40秒,就从一楼大堂上到了80层。

    因为前期设计耗费时间,刚开始施工不久的80层空空荡荡的,不过窗前视野真的是极好,一眼望出去,皇城帝都万千生灵尽收眼中,非常符合边学道的偏好。

    远眺半晌,樊青雨拿出装修设计图给边学道过目,结果边学道只看了几眼,就放下说:“你是专业,你觉得行就行。”

    接过设计图,樊青雨试探着说:“这个设计事务所是楼下祝小姐推荐的,祝小姐在空间色彩方面很有造诣,她推荐的这家事务所水平也确实很不错。”

    楼下祝小姐?!

    边学道不动声色地问樊青雨:“你们很熟?”

    樊青雨摇头:“只见过几面。她说她认识你,还说两家主营业务和装修风格最好错开,同一家设计事务所来做的话,更容易把控。”

    “于是你就同意了?”边学道平静地问。

    樊青雨点头说:“以我的眼光看,祝小姐介绍的事务所真的很强,收费也很合理。”

    沉默几秒,边学道问樊青雨:“楼下开酒吧?”

    “是。”

    “酒吧叫什么名字?”

    “空色!”

    “空色?”

    “对,天空的颜色。空色……云座……还挺押韵!”

    樊青雨如此解释,边学道心里颇不以为然。

    以他对祝德贞的了解,“空色”这个名字,取自“空即是色”的可能性远高于“天空的颜色”,不过这些话没必要跟樊青雨说。

    在边学道心里,祝德贞是个奇特的存在,他很难清晰定义两人的亲疏远近,加上多种因素杂糅,接近吧,诸般不该,绝交吧,似有不舍,于是就渐渐变成现在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说实话,真的很难剪断两人之间的联系!

    抛开祝家不谈,抛开一夕欢愉,国贸这里两家是上下楼,有道传媒那边签了广告长期合作合同,童超的环保纪录片摄制组也是两人一起派的,还有“科学突破奖”在美国的一些资源等等,不知不觉,边学道跟祝德贞的关系比预想中更亲近。

    在心里想了一会儿祝德贞,又琢磨了一会儿“空即是色”,边学道转身说:“回公司吧!”

    走进电梯,边学道突然伸手按下“79”,说:“下去看看。”

    嗯……

    樊青雨不知道边学道去79楼看什么,但李兵和唐根水是知道的,尤其李兵,在他看来,樊青雨跟祝德贞比,充其量是凤凰面前的喜鹊,没有一点竞争力和招架之力。

    79楼在施工。

    看进度,比楼上要快一个月左右。

    在79楼施工团队愕然的目光中,边学道来去匆匆,上电梯下到一楼大堂。

    “叮!”

    电梯门开,祝德贞赫然站在门外,似乎在等电梯上楼。

    目光交错,边学道发现祝德贞瘦了,脸上挂着一抹如冰的清冷。

    先下后上。

    边学道没开口打招呼,祝德贞也没开口,两人像不认识一样错身而过,诡异的气氛逼得樊青雨生生把话咽了回去。

    一瞬间,樊青雨意识到自己之前猜对了,这个祝小姐果然是冲着边学道来的。

    走出大楼,边学道上车回公司,樊青雨开车回家。

    一路上,樊青雨脑海里反复回想刚才边学道跟祝小姐明明认识却不说话的画面,想着想着,她的心猛地一跳:这样的两个人这般刻意拉开距离,岂不是恰恰说明彼此让对方失态了?

    惨了!

    这位在燕京,自己哪还能得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