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俗人回档 > 第1513章 故事快讲完了
    “裁剪照片”事件没有发酵起来。

    其中最主要原因是徐尚秀不是娱乐明星,关注人数有限,如同有引信而没火药的空火药桶,燃而不爆。

    其次是经人提醒的李虹悄悄删掉微博,换上七人原版照片重新发了一遍,亡羊补牢,抽薪止沸。

    最后是某狗仔突然爆料某娱乐公司力捧的新人小生男女通吃,图文并茂的八卦新闻成功吸走眼球。

    三重因素,再加上智为微博官方暗中灭火,使得“裁剪照片”事件没翻出浪花,直接沉入水底。

    有人不想看到这个结果。

    李虹的粉丝比徐尚秀多,黑粉也比徐尚秀多。

    “女强人”李虹这些年明里暗里得罪的人不少,若不是智为微博官方在后台分流关键词搜索结果,只凭李虹的黑粉,都极有可能把事情炒热。

    黑粉战斗经验丰富,发现微博的搜索结果指向有问题后,他们立刻将狗仔爆料新人小生男女通吃和搜索结果指向偏差两拨操作进行捆绑,全算在了李虹头上。

    李虹沉默背锅,不辩不驳。

    这个锅她必须背!

    事实已经表明提醒她那位朋友的信息是准确的,这个徐尚秀跟有道老板边学道不仅仅是校友关系那么简单。

    这样一来,得罪徐尚秀,就等于得罪有道系。

    李虹是万万不敢跟有道集团交恶的。

    说到底,李虹这个时尚大咖身份,包括她时尚集团总裁的职务,在有道集团面前全都不值一提。

    不说有道集团,单凭有道影视传媒,就能把李虹引以为傲的一切全都碾碎。

    有道影视传媒有多可怕?

    有钱,有成熟团队,有一流资源,有顶级平台,同时还拥有成功输出海外的强势综艺IP,以及完整的上下游链条,可以说,今时今日,有道影视传媒这个已经建立并且还在扩张中的娱乐帝国对国内娱乐圈的威慑力是无人能及的,这一点,身在圈里的李虹比普通人认识得更深。

    所以,重发微博三个小时后,李虹往徐尚秀的电子邮箱里发了一封言辞诚恳的道歉信,信里李虹没有把裁剪照片的责任推到助理或者摄影师身上,而是坦承是自己肤浅的名利心导致这次不愉快,请求获得徐尚秀的谅解。

    看到邮件后,徐尚秀想了想,回复:愿意与真诚磊落的人做朋友,如果明年获邀,还会出席“时纱之夜”慈善晚会。

    为了不给边学道树敌,徐尚秀愿意隐藏自己的好恶,可惜有些敌人是躲不掉的。

    5月上旬,一部叫《庭院》的纪录片在央视播出,得祝英凯提醒,边学道忙里偷闲,从头看到尾。

    这是一部有意思的纪录片。

    整部片子名曰讲述中国传统院落,实际上呢,不讲江南园林,不讲四合院,也不讲窑洞土楼,却用一大半篇幅介绍前岭脚下安西门县的一个别墅项目——安西庭院。

    坐在万城华府家里的电视机前,边学道甚至被这部片子逗笑了。

    房产开发商出钱,央视团队拍摄制作背书,林林总总找了20多个专家、教授、学者名人出镜,云里雾里一顿绕,其实就想表达一句话——“中华文化的核心载体,不是汉语,不是汉字,不是民族节日和传统习俗,不是食物、神话和史书,而是建筑。建筑,特别是安西庭院这样依山傍水的建筑是中华民族的根,要是没有安西庭院这样的建筑存在,对不起国家,对不起祖宗,对不起后代!所以国民应该庆幸还有安西庭院项目,庆幸还有安西庭院开发者这样有民族责任感的商人,保护民族的根没有断。”

    好吧,民族的根没有断,其他东西有没有断呢?

    两个半月后,一部名为《千年地理》的纪录片在东星卫视播出。

    四集纪录片播完,网上有人戏言:“这片子其实不该叫《千年地理》,而应该叫《山河风水》或者《千年龙脉》。”

    没错!

    两个半月前的《庭院》用四分之三篇幅讲别墅,两个半月后的《千年地理》用二分之一篇幅讲龙脉,煞有介事地讲,玄之又玄地讲,引经据典地讲。

    纪录片放到第三集,安西庭院项目就跪了。

    《千年地理》航拍画面里,炸山采石,炸山修高尔夫球场,炸山建别墅……山体被炸得破碎不堪,连绵山势中断溃散。

    山是啥?

    山就是脉啊!

    于是,几天时间,报纸等各类媒体上安西庭院项目的广告全撤,售楼处关门,出镜的一众专家学者集体噤声,项目老板悄悄飞到美国治病。

    热热闹闹的一个项目,荒了!

    ……

    ……

    8月。

    经过几个月准备,沈馥正式宣布复出。

    8月3日,沈馥宣布与“救助儿童会”合作设计限量版T恤“只有爱”(Only-Love),号召公众帮助儿童获得良好的卫生保健、教育和保护。

    这个复出项目是深思熟虑后选定的,与儿童有关,隐隐呼应外界沈馥停工产子的猜测,为日后小盈星身份曝光埋下伏笔。

    复出后,沈馥只接了两个公益广告和两个关系良好的广告代言,推掉一堆商业活动,给人感觉她并不是为了赚钱复出的。

    不为赚钱干吗复出?

    两周后,人们找到答案了。

    几个国内游客在意大利佛罗伦萨街头偶遇沈馥和边学道,照片里两人全都一脸笑容,神情亲昵。

    照片被人发到上网,瞬间窜上热搜榜。

    “这……这……这是在谈恋爱?”

    “怎么可能?两人年龄差那么多。”

    “当年看演唱会就知道这俩人有故事,果然!”

    “之前姓单的女友呢?陪边学道一起见乔布斯那个。”

    “这都多久没见俩人一起露面了,估计分了吧!”

    “不看好这俩人,若是他俩年龄调换一下还差不多。”

    “没见出来辟谣,估计是真有戏。”

    辟谣?

    不可能辟谣!

    不仅没辟谣,照片上网三天后,沈馥在微博上发了一张在私人公务机里的自拍照片,直接将关注热度推上顶峰。

    这是一张极度让人浮想联翩的照片。

    照片中心是一脸微笑的沈馥,照片边缘处显示沈馥身旁坐着一个男人,可惜只拍到了男人的右臂、右肩和右耳。

    在绯闻甚嚣尘上之时发出这样的照片,几乎等于变相承认恋情,但又不彻底公开谜底。

    而其实就算没拍脸也跟彻底公开没什么分别了,因为有媒体报道过,2008年大陆总共只有8架私人公务机,边学道正好在这个范围内。

    出乎所有人预料,沈馥发微博两天后,久无动静的边学道微博突然更新——发了一张照片,一张在飞机上拍的蓝天云海的照片。

    这下算是基本坐实了!

    亚洲顶级富豪+顶级天后,新闻火到国外各大媒体集体跟着凑热闹,甚至有网站将沈馥微博照片里的耳朵截取放大,跟边学道参加公开活动时的照片进行对比。

    最大的实锤来自湾流公司。

    2009年,受全球经济危机影响湾流公务机销量大滑,资金压力下,湾流公司不得已用上了蹭曝光度的手段——公司副总在推特上发文称:可以确定,MissShen的照片拍摄于湾流G550机舱里,同时照片里的内饰确定属于本公司客户MrBian独有。

    事情到了这个程度,不说天下皆知也差不多了。

    外界纷纷扰扰,在伦敦家里陪小盈星的边学道和沈馥却是一身清静。

    正午。

    看着不远处在专职保姆照顾下练习走路的小盈星,沈馥轻声跟身旁的边学道说:“公司忙你就回去,不用在这里陪我们。”

    视线固定在蹒跚学步的小盈星身上,边学道说:“公司没有不忙的时候,我必须得把自己解放出来,他们也必须适应没有我的公司。”

    侧头看着边学道,沈馥问:“你现在萌生退意是不是太早了点?”

    边学道听了,扭头跟沈馥对视,笑着说:“我记得从前你一直赞同我早点退休,你也想早点退隐。”

    看向身前的小盈星,沈馥轻声说:“可能是因为她吧!”

    晚上。

    沈馥非要亲手帮边学道洗衣服,边学道则捧着故事书给还听不懂的女儿讲故事。

    聚少离多,两人各有各的愧疚,各有各的坚持。

    第一页读完,沈馥手拿一样东西走进婴儿房问边学道:“这是你的?”

    抬头看清沈馥手里的玉牛,边学道说:“我妈让我带身上的。”

    “哦!”

    轻轻将玉牛放进抽屉里,沈馥说:“走时别忘了拿。”

    20分钟后。

    沈馥再次走进婴儿房,在边学道身旁站了几秒,柔声问:“你的故事讲到哪儿了?”

    用手捻了捻最后两页纸,边学道说:“快讲完了。”

    同一时间,法国波尔多。

    陆文津开车,载着祝德贞拜访当地一位极有名气的酒庄主。

    尽管舅舅马成德死于祝天庆之手,尽管搬到法国后跟董雪一家走得很近,但在陆文津心里,依然将舅舅服务一辈子的祝家视为靠山,所以得知边学道和董雪想买一个优质葡萄园给边善琢当周岁礼物后,陆文津积极寻找,并且把消息传递给了祝二爷的管家。

    祝德贞这趟来波尔多,就是为了亲自说服倔强的酒庄主同意卖祖传葡萄园的。

    祝德贞十分清楚,单娆的女友身份结束,沈馥正式曝光,那么在徐尚秀之前就只剩一个董雪了,也即意味着留给她“插队”的时间不多了。

    买葡萄园,是为数不多的边学道不会拒绝的见面机会。

    ……

    ……

    (两周内完本,感谢大家一路相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