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再次画符
    “那就麻烦张老板帮我把这些蜡烛还有纸钱拉到一个地方去,这些东西多少钱,张老板你说一个数。”

    “这些蜡烛和纸钱的卖价是十六万八,不过既然是秦大师要,那这八千就不要了,秦大师就给个十六万就可以了。”

    “行,张老板这里可以刷卡吗?”秦宇点了点头,这个价格还算公道,而且人家在这么短的时间弄来这批蜡烛和纸钱,没有趁机加价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可以刷卡,可以刷卡。”张老板笑呵呵的答道,他这店开的这么大,POS机是有的,因为他不但做零售,还做批发。

    “秦大哥,我来吧。”

    叶涛看到秦宇掏出了钱包,连忙阻止了秦宇,然后,在店员的带领下,朝着结账的地方走去,秦宇也没有坚持,十几万对现在的他来说,还不至于让他欠下人情,再加上这批蜡烛和纸钱,本来就是为了解决广州风水所购买的,叶涛要出钱也是可以的。

    “秦大师,您看……”张老板在一旁搓了搓手,表情似乎是有些为难,看向秦宇。

    “张老板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那我就说了,老汉是想秦大师能不能在本店留下一副墨宝。”张老板舔着脸说道。

    “呃……”

    秦宇还真没想到这位张老板会提这样的要求,他又不是什么书法家,也不是什么领导,提什么墨宝,不过,人家帮自己弄来这一批蜡烛和纸钱,而且价格还这么的公道,算是给了自己的面子。

    沉吟了一下后,秦宇答道:“这样吧,墨宝我就不留了,不过张老板,咱俩可以合照一张。”

    “合照?”张老板愣了一下。不过下一刻便眉开眼笑起来,这合照肯定是比留下墨宝好啊,墨宝这东西也许还会有人不信,但是照片做不了假吧。虽然现在有什么所谓的PS合照,什么秦始皇都可以和布莱尼小甜甜亲昵,但是自己一会和秦大师近点就没问题了。

    最后,秦宇在和这位张老板合拍了三张照片之后,才在张老板带领全体员工的欢送下离开了店铺。

    “秦大哥。你这简直就跟明星似的,那张老板没找你要签名吗?”车上,叶涛一边开车,一边开玩笑的说道。

    “我又不是名人,谁认识我的签名,要我前面干嘛。”秦宇摇了摇头,表情也是有些无奈,不过他知道,恐怕以后他在和风水有关的行业中,将会和那些明星一样了。

    “现在送我回别墅吧。一会人家店里把那些香烛和纸钱送来的时候,你看着一下。”

    这么多的蜡烛和纸钱,是由那张老板安排专门的货车来运送的,秦宇留给了张老板一个地址,同时,在进入小区的时候,也和保安交代了一下,要是有送货的车子要进来就直接放行。

    秦宇之所以会和保安交代一下,是因为他一会可能没有时间接送货司机的电话和保安的询问电话,因为他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而在做这事情的时候,不能分神,要处于绝对的安静。

    这件事情,便是画符。

    回到别墅之后。秦宇让叶涛在大厅等候,并且嘱咐任何人都不能上楼打扰自己之后,便走进了书房,而秦宇如此郑重其事的画符,这么多年来,也只有两次。一次是当初为了帮自己未来岳父化解孽业而画的偷天符,那时候他的境界根本不足以画出通天符,不得不如此谨慎,可即便是如此,要不是最后有追影的帮忙,恐怕也是失败。

    而第二次,便是自己的店铺开业的时候,画的第一张黄符玉令九霄镇邪令。

    黄符尚属人间事,玉令携带九天威。

    哪怕是最低等级的玉令也是五级符箓中的顶级,当时秦宇能够画出来,也是有着很大的运气成分在内。

    而今天,则是秦宇第三次如此严肃的走进书房,洗手,点燃书房的禅香,然后静静的站立在书桌之前,生死笔则是被放置在笔架之上。

    以秦宇现在的境界要再画一张九霄镇邪令自然不是什么难事,用不着如此严肃对待,但是这一次,秦宇要画的并不是九霄镇邪令,而是六级符箓的一种,而且还是六级符箓中的顶级,无限接近于七级。

    以秦宇现在的境界,画一般的六级符箓还是可以的,但是六级真的顶级符箓,却也没有一定能够成功的把握,甚至如果不是有生死笔的话,秦宇根本就不会尝试,有了生死笔,他才敢拼一把。

    当禅香燃烧到了一半的时候,秦宇终于是动了,右手缓缓拿起摆在笔架上的生死笔,然后,沾染了磨好的朱砂,一笔朝着书桌上的黄表点去。

    哧!

    当生死笔的笔尖接触到黄表时候,一缕光芒在笔尖出现,随着笔尖的移动,开始在黄表上龙飞凤舞起来。

    刷刷刷!

    从抬笔到收笔,秦宇的动作几乎是一气呵成,而画完之后,秦宇的目光注视着黄表,那黄表之上,一道道笔画开始组成一缕缕银光,这些炫目的银光在黄表上流走,整张黄表也开始出现了变化。

    先是黄表最上面的边开始慢慢的出现了变色,由黄边变成了银白色的边纹,而且,这银白色还继续朝着黄表的其他地方覆盖,没一会,整张黄表在秦宇所画的朱砂起始位置上面的空白之处都变成了银白色。

    然而,也只是到了这里,再往下,无论这朱砂符文怎么闪烁光泽,黄表上的银白色面积都没有再扩大一分,画符失败了。

    不过,面对这个结果秦宇并不气馁,这样的结果在他的预料之中,要是一次真的画成功了,那他才会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失败,是他早就预料到的。

    心情平静如水,秦宇将黄表拿掉放在一旁,然后,再次画起了第二张,不过最后的结果,同样也是失败了。

    一张,两张,三张,四张,连着二十张失败之后,一柱禅香也刚好烧完。

    秦宇收了笔,没有再继续画下去,而是再去拿了一支禅香点燃,而这禅香,也正是当初秦宇送给郭明堂的那种禅香,非常的珍贵。

    所以说,秦宇这一次画符堪称奢侈,点的是价值几百万的禅香,用的是生死笔这样的宝贝,就连那黄表,也是找的造纸的师傅特制的,不是市面上卖的那些普通黄表。

    连续二十张失败了,秦宇知道不能这么心急了,而且秦宇的心态也不能再保持先前那么的平静了,这是黄符玉令,每画一张,他的心神都要损耗一分,如此下去,虽然有禅香宁静心神的帮助,恐怕也最多是再画二十张。

    也就是说,秦宇已经是用去了一半的机会了,只剩下一半的机会。

    “哎,要是白起还在的话,还可以找白起询问一下。”

    到了这时候,秦宇是无限怀念白起在的时候,有什么疑问可以向白起询问,虽然白起的态度不怎么好,但至少会告诉自己解决方法。

    秦宇可以感觉的出来,自己应该是走错了方向,不然的话,不可能连着二十次都失败在同一个地方上,只是,到底是哪一步错了呢?

    如果没有想出错误的地方,继续画下去也是失败,与其如此,还不如先思考一下,等有了答案再继续。

    秦宇眉头紧锁,凝视着眼前的那张失败的符箓,符文图案是画出来了,而且也是有效的,那些炫目的银白色光芒便说明了一点,但是却无法将整张黄表给转化成银白色,这说明,是符文的力量不够。

    “难道是因为自己的境界还不够?”秦宇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虽然自己的境界是差了点,但是有生死笔给补上了。

    秦宇回想起自己当初画第一张玉令的时候,白起当时说的那句嘲讽的话,“你小子能够画出这符箓,完全是走了狗屎运,知道为什么玉令被称为携带九天威吗,因为玉令不是凡间物,不是凡人可以画的。”

    白起的这句话,当时的秦宇曾经问过什么意思,不过白起却是没有解释,而是直接回到了江山社稷图中。

    “不是凡人能画的,可画符之人却都是凡人啊。”秦宇有些困惑,白起这话的重点是不是凡人,可就算是进入了八品乃至九品,那也是凡人吧,最多算是一个变态的凡人。

    “不对,白起这话的意思肯定不是字面理解的这么简单,凡人是吃五谷杂粮,有生老病死,如果不是凡人的话……”

    “操,我明白了。”

    秦宇有些激动的爆了一个粗口,他现在终于明白白起当时那话的意思了,当下,心念一动,在他的头顶上方,一个元神小人缓缓出现。

    和上次在秦始皇陵墓中的时候相比,此刻秦宇的元神小人却要比原来足足大了许多,如果说原来只是一个不满一岁的婴儿,那么现在应该就是一个三岁的小孩,虽然依然稚嫩。

    秦宇和元神小人心意相通,元神小人出来之后,便直接是走到了书桌前,然后,一把抓起了书桌上的生死笔,盯着面前黄表一会,突然下笔在黄表上画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