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西方动静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不告诉你是死,告诉你也是死。”英惠子看着秦宇,嘲讽的说道。

    “没关系,我会让你告诉我的,你们阴阳师不是最厉害的便是式神吗,不过我相信,你肯定听说过式神反噬这句话。”

    秦宇这话一出,英惠子的脸色大变,如果说先前是破罐子破摔,那么此刻就是发自心底的胆寒,自己到底是招惹了一个怎么样的魔鬼,竟然连式神反噬都知道。

    “怎么,不相信我能做到吗?”

    秦宇看了英惠子一眼,右手凌空点了几下,在英惠子的身前,空间便出现了波动,与此同时,一股熟悉的气息从前面波动的空间传来,这让英惠子瞬间面无人色。

    她是阴阳师,对自己祭炼的式神气息自然十分熟悉,知道这空间波动里传出的气息,便是自己祭炼的那式神的气息,只是,式神所呆的空间,只有他们阴阳师可以打开,这秦宇是怎么做到的?

    “难道元神真的有这么的恐怖?”英惠子目光有些惧怕的看着秦宇,不过下一刻,她的心里便是有了一个绝然的决定,一掌,朝着自己的天灵盖拍去。

    英惠子选择了自杀,对她来说,宁愿自杀也不愿意秦宇这魔鬼的手中,不然的话,遭受的折磨必然比自杀还要痛苦。

    作为一位阴阳师,英惠子平日对待自己的仇人也有着许多的手段,她很清楚,有时候,死并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生不如死,当初她的几位仇家就被她折磨的生不如死,想死都成了一种奢侈。

    她就是喜欢看到这些仇家苦苦求死又不能的痛苦模样,然而,英惠子没有想到,这报应竟然会来的这么快。很快就应验到她自己的身上来了。

    英惠子的手掌在离着自己的天灵盖只剩下那么一寸的距离时,却无论如何再也拍不下去,不过,英惠子也是果决之人。这样不成,下一刻,直接是朝着自己的舌头咬去,这是打算咬舌自尽。

    只是,当她的牙齿朝着舌头咬去的那一刻。她的牙齿突然全部崩掉,并且成了粉碎,直接是被她给吞入了喉咙中。

    咬舌自尽也是不成,英惠子的身躯都开始颤抖起来了,因为她发现,自己的式神开始暴乱了,这些式神都是她祭炼的,式神的变化她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

    噗!

    下一刻,英惠子一口鲜血吐出,整个人的心脏一阵痉_挛。就好像心脏被人狠狠的咬了一口,这就是式神的反噬,然而,这才只是开始。

    接下去的时刻,英惠子就感觉自己的心脏被自己的式神不断的撕咬,每咬一下,那种痛到骨髓,甚至到了灵魂深处的疼痛感,让得她整个人瘫软在了地上,甚至还流出了某些不明液体。这是因为疼而产生的**。

    看着英惠子的惨样,秦宇脸上没有一丝的怜悯,杀人者人恒杀之,辱人者人恒辱之。吴望声大徒弟死的难道就不惨吗,直接是被吸成了人干。

    而在英惠子享受式神反噬的疼痛过程中,一旁的黑袍男子却是将这一切都尽收眼底,到现在,他还没有死去,作为吸血鬼。他的血液数量是远超常人的,而且也不会因为失血过多而进入休克,吸血鬼,只要还有一滴血在体内就不会死亡,除非流尽体内的所有鲜血。

    “这是个魔鬼。”黑袍男子嘴唇发白,他害怕了,他怕的不是死,而是死前也和英惠子一样承受这么痛苦的折磨,当下,急忙开口说道:“阁下,我知道英惠子为什么要破坏那番鬼局。”

    秦宇目光转向这黑袍男子,静静的看着对方,没有说话,而黑袍男子不敢再摆什么谱,他知道,自己下一刻的回答要是不能让这位魔鬼满意,可就会没有什么好下场。

    “阁下,我有一次偷听到英惠子和她手下的谈话,英惠子破坏番鬼局,是为了防止广_州什么龙脉的被恢复,说这样会影响到他们日本的气运,而且也会破坏他们在华夏的计划。”

    “阁下,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知道阁下不会放过我,我只希望阁下可以给我一个痛快。”黑袍男子有些哀求的看向秦宇。

    许久之后,秦宇有了动作,右手轻轻一点,一道金光射出,直接是穿透了黑袍男子的胸膛,而下一刻胸膛男子身上就出现了紫色的雷电,整个人的肌肉飞快的萎缩,半响之后,整个身躯彻底的炸裂开,化作满天的黑片。

    整个酒吧,现在就剩下英惠子一个活人。

    “说嘛。”秦宇看向英惠子,再次开口问道。

    “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了。”英惠子已经疼痛的没有力气挣扎了,听到秦宇这话,再也熬不住了,直接是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我来自日本,奉天皇之命前来中国协助931部队在中国执行的计划,而组织知道你要破解广_州风水被镇压之局,便让我在暗中实行破坏,绝对不能让广_州风水被恢复。”

    “因为组织在中国正在实行一项计划,具体什么计划我也不知道,只知道组织为了这项计划已经筹备了很多年,931部队潜伏在中国,就是为了这项计划,但是广州风水和这计划有着重要的关系,所以,广州风水绝对不能被解开。”

    “那这么说,你们931部队的人应该都来广_州了?”

    “没有,931部队是单线负责的,一条线上的人不和另外线上的人联系,我是我们这条线在整个广_州的总负责人,其他线的人来没来,我也不知道。”

    “既然如此,那你们之间如何联系?”

    “找三井财团的三井朴仁,我所有的消息和指令都是从他那里获取的,三井家族是931部队在中国的联络节点。”

    秦宇相信英惠子没有说谎,到了这个时候,英惠子只想求死,对于一个死人来说,秘密已经没有了秘密的价值。

    而且,英惠子如果是刚从日本那边过来没多久,那没有能接触到931部队的核心也是正常的,想到这里,秦宇看了英惠子一眼,双手一合,下一刻,英惠子口中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开始抽搐,没多久,便是双眸一磕,彻底死亡。

    看了眼酒吧,秦宇将黄金天秤给收回,然后,没有任何的犹豫,转身离开了酒吧,至始至终,酒吧的门都没有被打开过。

    西方,某个庄园内,一位浑身长满了毛发的中年男子,一拳重重的砸在面前的石桌上,那石桌直接是碎裂开来。

    “混账,敢杀我儿,我一定要你偿命。”

    中年男子目光看向门口,喝道:“给我昭告议会的人,明日我要在庄园举办会议,邀请所有黑暗议会的议员。”

    门外,守在门口的四匹狼嚎啸了一声,然后,快速的朝着庄园外跑去,这四匹狼速度之快,几乎是眨眼便到了几里之外的庄园门口,然后,化作了人身,大方的走出了庄园。

    梵蒂冈!

    老教皇正在祷告,伊萨从门外走了进来。

    “陛下,刚接到消息,狼人族卡尔给黑暗议会的议员发了邀请,要在他的庄园内召开议会,具体所议事情还不清楚,不过,从打探到的消息来看,可能和东方有关。”

    老教皇站在耶稣十字像前,没有回头,许久之后,声音才从他的口中传出,“传令,十字远征军到教廷集合。”

    听到教皇的命令后,伊萨眼睛闪了闪,流露出一缕震惊之色,十字远征军,是教廷最精锐的部队,而且,也是教廷对外势力的最大震慑,十字远征军的成员名单,只有教皇一个人知道。

    十字远征军的成员分部在世界的各个角落,平日里都是隐藏着自己的身份,只有当教皇令出现的时候才会集合,十字远征军只忠于教皇一人,除了教皇,谁也指挥不动。

    伊萨不知道教皇陛下在这个时候,集结十字远征军的目的是什么,难道,是要趁着这个机会,将黑暗议会一网打尽?

    只是,这可能吗,黑暗议会存在的时间和教皇的历史差不多,两者谁也没有把谁消灭过,如果,一旦双方彻底开战的话,那整个西方恐怕都要被卷入战乱中。

    “去吧,我自有分寸。”教皇挥了挥手,伊萨便没有多言,缓缓退出大殿,而在他离开大殿的时候,手上,却是多了一份文件,当看到文件里面一个个名字的时候,伊萨神色一凛,他知道,这份文件中的人员名单,就是十字远征军的成员名单了。

    “主啊,终于要来了吗?轮回再次开启,只是希望这一次,教廷的选择没有错,保佑你虔诚的信徒吧。”等到伊萨走出去后,老教皇却是匍匐在了地上,朝着耶稣十字像恭敬的祈祷道。

    “保佑您虔诚的信徒最后能够回到家乡,鲜血已经流的够多了。”

    老教皇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神色有些悲哀,教廷是西方第一大势力,可又有谁知道,教廷多少好儿郎埋骨他乡,连个墓碑最后都没有。

    PS:Fucking、p的五万起点币飘红,总共六万起点币的打赏,感谢书友aaa647、书友腾妍的一万起点币打赏,飘红加更,今天还有第四更,九灯继续去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