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六百八十五章 一张嘴的威力
readx();    弃道人的回答,让得秦宇哭笑不得,这是什么答案?难不成这个时候了,弃道人还跟自己将人生哲理?

    不过,秦宇没注意到,站在他身侧的大山老人,表情却是变得古怪起来,因为,大山老人知道,弃道人的一张嘴,确实是厉害。

    “年轻人,你看好了,就比如这上面的黑雨,我要是不喜欢它,我就会喊它停下来。”弃道人终于是抬头看着上方的黑云了,淡淡的开口道:“雨停了,云散了吧。”

    秦宇一开始听到弃道人这话还有些疑惑,不过下一刻他就有些傻眼了,因为,在弃道人这句话说完之后,这黑雨竟然真的消失了,而那黑云,也慢慢的消散不见了。

    秦宇的目光落在弃道人的身上,来回在弃道人身上探寻,他离着弃道人是最近的,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超过一尺,但就是离得这么近,他才会这么的震惊,因为,他一点也没有感觉到弃道人身上有能量波动。

    是的,秦宇曾经见识过一种神通,叫做言出法随,而且当初他师傅也曾经控制着他的身躯来施展过,但是,所谓的言出法随,实际上就是将天地能量给化为口中吐出来的字,依然是可以感觉的到能量波动的。

    而眼前这位弃道人,浑身上下没有任何的念力乃至能量的波动,甚至就连这周遭空气也是如此,这就好像,是真的用一句话把这黑云和黑雨给喊散了的。

    秦宇愣住了,云松子他们三人也是一脸的愕然,只有大山老人,脸上露出本该如此的表情,在大山老人心中,弃道人的实力,绝对不是这黑暗议会长西塞和教皇可以比的。

    弃道人这一手,也让黑暗议会和教廷那边惊愕的目瞪口呆,尤其是黑暗议会那边,自家议会长的成名绝招。竟然被人一句话就给喊破了,这一幕简直让他们不敢相信,好几位议员都偷偷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好几次,来确认自己是不是看花眼了。

    西塞的表情也是变得极其的难看。这突然出现的华夏老道士到底是什么来头?

    对方能破掉自己的绝招,西塞不怎么惊讶,因为他早就对这位老道士的实力有有预判,但关键的是,自己竟然开不出这老道士是如何破解掉的。难道真是靠一张嘴?

    这肯定是不可能,要是嘴有这么厉害,那大家就都不用苦苦去修炼了,全部用嘴对骂就是了。

    教廷那边,看到黑暗议会长西塞吃瘪,心情是最复杂的,教廷和黑暗议会是死对头,看到黑暗议会议会长西塞吃瘪内心是极爽的,但是弃道人这一手却又让他们震住了,要是西塞都奈何不了对方的话。那教皇是不是也是一样?

    “阁下到底是谁,相信在华夏不会是无名之辈,难道阁下藏头露尾,不敢以真名示人?”西塞没有在出手,而是有些忌惮的开口问道。

    “贫道就是一闲云野鹤,有什么名不名的?”弃道人呵呵一笑,“议会长说我华夏无人,议会长眼神可能有些不好,这里明明有五位华夏人,却说华夏没人。我这无名之人怎么也算是华夏人,就算是老胳膊老腿了,那也得给凑个数,这人多了。也许议会长就看的清了,我华夏不是无人,而是有六个人。”

    噗!

    弃道人这话一出口,秦宇没忍住笑出声来,他现在才发现,这位弃道人说话也挺损的。

    “哼。不识好歹,还真以为本座怕了你不成。”

    西塞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作为黑暗议会的议会长,他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嘲讽过,就算是勒斯这个死对头,都不敢这么的讥讽自己。

    “不管你是谁,你都要为你的话付出代价。”

    西塞身上的黑袍飞起,飞向了高空,然后,化作了一张黑色的阵图,这张阵图的出现,整片苍穹都黯然无光,远处教廷的那些红衣大主教,神色一凛,因为,他们认出了这张阵图。

    这么多年,教廷和黑暗议会有过无数次的交手,而西塞的这件黑袍炼制而成的阵图,起码沾染了十位红衣大主教的鲜血,对于这张阵图,在这些红衣大主教的心中那就是恶魔的象征,多少同伴就是死在这阵图上。

    而在阵图下方的秦宇等人,心神一紧,一股恐怖压迫朝着他们压来,正压着他们透不过气的时候,弃道人再次开口了。

    “一张破图而已。”

    弃道人这话一出,秦宇等人的表情变得尴尬了起来,因为,随着弃道人的话音落下,那阵图竟然真的破了,中间出现了一个大窟窿,就好像一把雨伞,伞架里面支撑的地方破了,完全就是一把破伞了。

    西塞见到这一幕,神色一变,双手一挥,那阵图便是从高空收回,飞回了他的身上,重新化作了黑袍,只是,化作了黑袍披在西塞的身上后,所有人的表情变得是更加的古怪了。

    因为,在西塞的这件黑袍上,那胸口处却是破了一个大洞,不止是胸口,应该是一个圈,从胸前到胸后成了一个圈。

    秦宇这边还有教廷那边所有人的表情都忍俊不禁,没办法,西塞这模样实在是太搞笑了,不过这两边还好,最后还是笑出了声,难受的是黑暗议会的那些议员,还得强憋着笑,那才叫辛苦。

    “混蛋,勒斯,你就在一旁开着吗?”西塞的目光看向教皇,“别忘了,你也有那么多人死在了秦宇的手上,这一次,除了咱们两方,华夏没有一点的损失。”

    西塞已经察觉出来了,自己可能不是这老道士的对手,而且,他不能让教廷在一旁看热闹。

    教皇眼神闪烁了一下,弃道人的表现让他忌惮,但是让他就这么放弃,他也不甘心,当下一步踏出,和西塞成犄角之势,将弃道人给围在了中间。

    秦宇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眼中有着一缕担忧之色,这西塞和教皇是打算联手了吗?

    “放心,弃道人前辈可以应对的。”大山老人朝着秦宇低声的说道。

    “嗯。”秦宇点了点头,既然弃道人敢来到这里,那就肯定会预料到这样的情况,也许早就有了应对的办法。

    “华夏人,给我教廷一个交代,把秦宇交给我们,教廷可以现在就离开,不参与你们和黑暗议会的事情。”教皇目光炯炯的看着弃道人,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对这位神秘的华夏老道士出手。

    “交人吗,可以。”弃道人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秦宇杀死了你们这么多的骑士,我可以把秦宇交给你们。”

    “弃道人前辈!”

    秦宇还没有开口,云松子三人便先着急的开口了,不过,他们刚一开口,弃道人的下一句也说出来。

    “那我们再算算其他的账,你们闯入我华夏,毁我山林,就拿我身边这颗树来说吧,有着百年树龄,可现在却是被连根拔起,这样吧,一棵树多少年,你们就交出一个同样年龄的人出来,我看了下,大概被你们损坏的树不下百颗,至于被削掉的土地,把你们梵蒂冈的那栋教堂也削掉一样的高度就可以了。”

    “你这简直就是在强词夺理。”一位红衣大主教忍不住开口说道。

    “强词夺理?”

    弃道人脸上一直洋溢着的那笑呵呵的表情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冷肃之色,“在老道的眼中,你梵蒂冈的整座教廷,都抵不上我华夏的一根草,真以为我华夏无人,可以任由你们入侵?”

    教皇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他知道,在继续谈下去也是没有结果了,当下,和西塞交换了一个眼神,下一刻,两人同时出手了。

    “神之预言!”

    教皇一出手,便是教廷威力巨大的神圣预言术,一片霞光落在他的身上,将他衬托着有如神明,同时,教廷的手上出现了一柄权杖。

    而同时,西塞也是怒吼了一声,“无尽黑暗!”

    在西塞的周身,一片黑暗出现,这是真正的黑暗,一眼便让人眼睛不自觉的陷入进去,就好像是要坠入无边的黑暗悬崖下。

    一黑一白,西塞和教皇两人同时出手,那白光先落在了弃道人的身上,同时,那黑暗将弃道人给包裹在了其中。

    “年轻人,有一点你没有做错,对于闯入家里的强盗,一定要将他们赶出去,而且,不仅要将他们赶出去,还要将他们给打怕,打到他们下次再也不敢来,这么多年过去了,也许,西方已经忘记了当初的经历了。”

    在这个时候,弃道人竟然还有闲心教诲秦宇,而秦宇也是认真的点了点头,答道:“小可明白了。”

    “云松子,你们几人身为华夏守护者,有东西方约定在,为何要向西方妥协,难道你们不明白,你让狼一尺,狼就会想着进来一丈,身为华夏守护者,你们告诉我,你们的责任是什么?”

    “守护华夏百姓,守护华夏山河不被外来势力破坏?”云松子三人脸上露出羞愧之色,立马答道。

    “是啊,守护华夏百姓,守护山河,可秦宇有做错什么吗?那埃及法老在国内挑衅,秦宇杀之有错,那狼人族杀我五品相师,秦宇除之可有错?”

    弃道人连着几个质问,让云松子三人的头低的更低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