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七百一十三章 秦宗师
    .Shumilou.Co  M.Shumilou.Co

    三年,这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是对于玄学界人共同的认知来说,三年,从一位五品大师到达六品宗师境界,那难度不亚于登天。

    甚至,那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要是换做今天之前,有人告诉他们,有人在短短三年的时间可以从五品大师跨入六品宗师境界,他们除了嗤之以鼻之外,更多的是当个笑话听。

    哪怕是现在,虽然秦宇展露出来的实力已经远远的超乎了五品大师的境界,但是他们还是不愿意相信,甚至他们宁愿自我安慰秦宇是通过一些强大的秘术做到这一步的,也不愿意相信秦宇真的成为了宗师。

    然而现在,齐老却是撕掉了众人的这层自我安慰的皮,齐老的目光看向秦宇,认真的说道:“我之所以会这么猜测,除了秦大师展示出来的这一切,最关键的是秦大师先前拿出的那一张玉令,这张玉令我认不出来,但是我可以确定,这张玉令很高级,如此高级的玉令,不是宗师是不可能发挥出其中的能量的。”

    齐老毕竟是成为大师几十年了,了解的东西要比一般风水师知道的多,虽然说玉令五品大师也可以施展,但那只是玉令中的低级的,而那些高级的玉令,只有宗师乃至以上才能发挥玉令蕴含的能量,而从``秦宇施展那玉令到出现白色火焰到现在发生的一切,都让齐老确定,这张玉令的等级绝对很高。

    所以,齐老才会有这么一问。

    秦宇听了齐老的问话,看了齐老一眼之后,目光又从在场之人脸上扫过,随后,嘴角噙着一抹笑意,直接是点了点头。答道:“没错,我侥幸在不久之前进入了宗师境界。”

    回答这话的时候,秦宇话里耍了一个滑头,他是七品传奇宗师境界,也可以说是宗师境界吧,只不过是简称,而且,按照阴差风无裂所说,在以往,六品宗师就是指的现在的传奇宗师。所以,他这回答也不算撒谎。

    其实,在接下叶家的请求之后,秦宇便知道自己的境界肯定是瞒不住人的,所以他也没有打算隐瞒了,虽然自己这个年纪进入宗师境界肯定会让玄学界很多人嫉妒的要发狂,但是以自己现在的实力,也不需要忌惮这些人,说句不好听的。秦宇现在的实力,在目前玄学界展露出来的势力来看,已经是位于顶端了。

    大象会怕蚂蚁的嫉妒吗?答案肯定是不怕。

    所以,即便没有齐老这一问。秦宇事后也会公开,而现在借着齐老这一问承认下来也是不错的,这也是秦宇会回答的这么爽快的原因。

    而秦宇这一回答,在场之人脸上却是每一个露出怀疑之色。也没有一个人质疑出声,所有的人反而是长松了一口气,脸上有着解脱。

    自我欺骗一旦被撕破了。心里头反而是落下了,不过,此刻所有人的心中都涌起了一个苦涩的念头,秦大师,真的是一位受上天眷顾的骄子,绝对是有大气运伴身,这样的人,已经不能用常理来推断了,或者说,任何发生在秦大师身上的奇迹般的事情,都是可以接受的。

    在场之人以龙虎山的那些道士表情最平静,因为他们早就知道了秦宇已经进入宗师境界了,看着现场沉默的众人,那些天师府的道士心里却是涌起得意的念头,“现在你们就这幅表情了,要是让你们知道秦宇还是一位圣人,那更不知道会是一副怎么样的表情,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肯定是很精彩的表情。”

    不知不觉的,天师府的道士们对秦宇的态度已经是转变了,不然的话,此刻的他们不会以知道秦宇不为别人所知道秘密而沾沾得意了。

    这些人当中,最激动的自然是玄学会林秋生那批人,当听到秦宇承认自己已经是宗师的时候,林秋生激动的双手握紧了拳头,因为秦宇是他们广州玄学会出来的,秦宇是宗师,也就意味着他们广州玄学会终于是出了一位宗师了。

    而且,风水宗师和风水大师,虽然只差了一个品级,但是无论是声誉、影响还有地位都完全不同,大师,是对某一行有着高深造诣之人的尊称,但是宗师,那是对那些已经有资格开山立派的一行顶尖之人的尊称。

    一品之差,却是云泥之别!

    林秋生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下一刻,林秋生等人齐声朝着秦宇一抱拳,恭敬的喊道:“见过秦宗师。”

    林秋生这一带头,其他人这才纷纷反映过来,也是朝着秦宇抱拳恭敬的喊,大师已经是够让他们尊敬了,甚至还有大师宴举办,宗师,那就更不必说了。

    不过,和成为大师举办大师宴不同,宗师虽然也会举办宴会来昭告行内所有人,但是宗师宴可就不像大师宴这么的热闹,宗师宴,能够参加的除了和宗师有关系之人,只有大师才可以参加。

    所以宗师宴相比起大师宴会冷清许多,但是,这格调也是高了许多,用现在的话说那就是逼格高,不是谁都可以赴宴的。

    不过,对于秦宇来说,这些不是他现在应该关心的事情,朝着众人一抱拳,秦宇说道:“各位,宗师的事情日后再说,现在事情还没有完成。”

    听到秦宇这话,在场之人也就没有多祝贺了,确实,眼下不是祝贺的好时候。

    “秦宗师,恕我愚钝,秦宗师破掉了广州风水这一点我可以理解,只是,秦宗师,既然破了那么肯定是要立的,只是龙脉以毁,风水已消,如何能够恢复呢?”齐老开口问道。

    秦宇笑了笑,神情一肃,答道:“怎么破,那就怎么立!”

    “各位,如有兴趣,就跟我去一趟镇海楼吧。”秦宇手一指停靠在前面百米开外的那些大巴,说道。

    此刻,苍穹之上的乌云已经消散,整个苍穹恢复了宁静,两条龙脉之灵和火凤凰都已经不见了踪影,广州的民众也纷纷从惊慌中走出来,头探出窗户,当发现外面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样满目苍夷,一个个脸上都露出惊喜之色,下一刻,便是忙着给自己的亲朋好友打电话报平安和询问情况。

    马路上,医院的救护车也开始呼啸出动,如此恐怖的雷海,虽然没有造成什么破坏,但还是有不少人被吓到了,而就在这些救护车的中间,一行大巴车队缓缓的朝着镇海楼而去。

    镇海楼,此刻也是人头涌动,那些工作人员突然接到上面的命令,立刻撤离镇海楼,然后,便有这一辆大巴车把他们全部送走,取而代之的是一群武警和黑衣人来接管。

    这些武警和黑衣人接管了镇海楼之后,开始搭建起一座高台,等到秦宇等人的车队到达的时候,高台,也刚好搭好。

    秦宇等人从大巴下来,当看到镇海楼四周的景象,那些广州本地的玄学界中人脸上都露出了惊讶之色,这一路过来,其他地方都没怎么受到雷霆的破坏,所以他们以往镇海楼也是这样,然而此刻看着满目苍夷的镇海楼四周的景象,才让他们认识到这雷霆的恐怖。

    镇海楼的四周不少树木都是直接折断,还有的是已经变成焦黑,这明显是被雷电给劈成这样的,另外,地上还有许多深达两三米的深坑,泥土飞溅到四处都是,总之,脚下是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

    就连那高台能够搭稳,也是因为那些武警在地上垫了一些木板和铁皮,不然的话,这高台还真搭不起来。

    “各位请上镇海楼吧。”

    秦宇朝着镇海楼内做了一个手势,示意这些人都上楼,不过,他自己却是没有上去,而是留在了这下面,来到了高台的下方。

    镇海楼不大,所以最后所有人不得不分别站在几楼,最顶一层是叶老他们还有齐老以及另外一些老者,几乎没有五十岁以下的,至于天师府的人则是主动站在了下一层。

    所有人都站在栏杆处看着下方的高台和秦宇,从他们这边看,却是可以清楚的看到,这高台之上摆放着法坛,而此时的秦宇正一步一步的登上这个高台。

    没有任何的花俏,秦宇就顺着这高台便是搭好的梯子一步一步走上去,步伐很稳,表情很严肃,走到了高台之上后,看着高台上的法台,秦宇直接是来到了法坛中间。

    在秦宇的脚下,是踩着一张巨大的八卦太极图的太极中心位置,这整个高台都铺了一张巨大的八卦太极图,而在秦宇的面前则是摆放着一张案桌,案桌之上有着八个装米的斗,不过这八个斗里面装的并不是米而是土,而在这每一个斗的土里还插着一面令旗,一共八面,颜色也各不同。

    除了这些之外,案桌之上还有一叠宣纸和一块砚台,砚台里的墨已经是研好,不过却是没有笔。

    而此时的秦宇看了眼眼前的东西,深呼吸了一口气,右手一晃,所有人便是看到,秦宇的手上却是多出了一只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