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七百二十章 天正石出
    暴雨,持续了半天,傍晚时分,暴雨才落下了帷幕,彩虹出现,整个广州如同雨后新生一般,到处都充满了生机!

    这场暴雨的降水量很恐怖,然而广州百姓却惊讶的发现,雨停之后,整个路道竟然没有任何的积水,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要知道,要是以往换做这么大的暴雨,大部分路道都得要被积水给淹没,但是现在这路道外面除了地有些湿,还有那么一点水迹之外,大部分地方都很是干爽,这些雨水就好像都渗入了地下消失不见了。

    彩虹出现在广州的上空,秦宇的脸上也是露出了灿然的笑容,这一次的布局,终于是成功了。

    然而,看着下面等待的人群,秦宇并没有从高台上下来,因为,这个局,还差最后一个完美的收尾。

    是的,龙脉是已经入主广州大地了,从此以后广州大地龙脉复苏,秦宇的布局成功了,叶家那边也可以交代的,但是,从一开始布置这个局的时候,秦宇的心中便是有了一个决定,而现在,正是执行这个决定的时候。

    “咦,秦宗师怎么还不下来呢,不是已经都结束了吗?”高台下的人群看到秦宇还站在高台上,不禁有些疑惑的出声问道。

    这些人大部分都将目光看向了齐老,因为要说谁能看懂秦宗师的举动,那非面前这位齐老不可了。

    只是,此时的齐老却也是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秦宗师想要干什么,按理说,这一次的事情已经是结束了,龙脉入主大地,亲宗师已经是成功了。”

    齐老的眼中也同样是有着疑惑之色,因为他也不知道秦宇为什么还站在高台上不下来。

    而就在在场之人疑惑的时候,此刻在通往镇海楼的山路上,却是有着几辆卡车朝着这边行驶而来。一共是三辆卡车,除了中间这辆卡车顶棚给拆掉了,用了一块红布给遮盖住之外,一头一尾的两辆卡车倒是和普通卡车没什么区别。

    没一会。镇海楼前的人群便是听到了车子的发动机声,当下朝着下方看去,却刚好看到这三辆卡车朝着他们开过来。

    “这是干什么?”

    人群纷纷给卡车让路,但脸上却是露出疑惑之色,尤其是中间那辆卡车。那用红布遮盖住的又是什么东西?这让在场之人再次猜测起来。

    而人群之中,黄老会长和林秋生还有广州玄学会的那些高层,表情却是变得怪异起来,因为,从那红布盖住后的外形来看,这红布内的东西,他们已经猜出是什么了。

    天正石,这红布盖住的绝对是天正石!

    天正石在玄学会摆放了这么久,对于天正石的形状和尺寸他们已经是很熟悉了,而且他们也知道这天正石是在秦宇手上。当初秦宇希望得到天正石,林秋生等人便知道应该是和解决广州风水被镇压问题有关。

    从一开始,林秋生等人便是再等待着天正石的出场,可是一直到结束,天正石都没有出现,这让林秋生几人心里便是有些疑惑,难道秦宇要天正石并不是为了解决广州的风水问题。

    现在,天正石出现了,林秋生等人心里的疑惑才算是放下了,不过。随即更大的疑惑出现了,现在一切都完成了,才把天正石拿出来,秦宇这又是想要干什么?

    三辆卡车停在了镇海楼前。停在了高台的下面,从车上下来几位工人,这些工人先是将一头一尾两辆车的车箱给打开,然后,从里面抬出了一件件同样用红布遮盖住的物件。

    一共十八件,这些工人将这十八件物件给摆放在了高台的下面。随后把那两辆卡车开走,接着,所有的工人都走到了中间那辆卡车上,这是一辆带着起重机的卡车,起重机先是将那卡车上的那大红布遮盖住的物件连带红布一起吊起,放到了地上。

    在场众人只是默默的看着这些工人的举动,直到卡车和这些工人全部离开,他们都还不知道这红布下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过在场所有人都知道一点秦宇之所以不从高台上下来,肯定是和这些用红布遮盖住的东西有关。

    而确实,他们也没有猜错!

    秦宇几步走到了高台边上,看着下方的那些用红布遮盖住的物件,这里面,放着的便是天正石和铁柱与端木回两人雕刻出来的那十八件玉雕法器。

    “起!”

    就这么站在高台边上,秦宇右手一抓,下方十八块红布飞起,露出了里面一件件玉雕法器的真容。

    嘶!

    而下方众人当看到红布下面的这十八件玉雕法器,所有人几乎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带着不可思议之色的目光看向这十八件玉雕法器。

    “这……这全部都是法器?”一位老者的声音有些颤抖,先前他就已经察觉到了这红布下面有着一道道强烈的气场波动,当时便是有些纳闷。

    何谓法器,就是拥有着某种特殊的气场,说实话,如果要是就一件或者两三件被红布遮盖住的物件散发出来气场,在场之人都会怀疑到有可能是法器,但是一下子出现十八件,就算是他们再怎么大胆,也都不敢往法器方向去想啊。

    十八件法器,这是什么概念?

    整个玄学界的法器才多少件,目前知道的,恐怕不超过三十件,是,肯定有一些人得到了法器并没有宣之于众,但是,一下子十八件法器这是什么概念,几乎已经是占据了整个玄学界的一大半法器数量了。

    别说是十八件了,只要是能够给他们一件法器,在场之人大部分都要激动好多天,甚至在场的大部分人都很清楚,他们这一辈子都很难有机会得到一件法器。

    也正是因为如此,一下子看到这十八件玉雕法器的出现,才会给他们带来这么大的震撼,不少人双眼发红,如果不是心里最后一丝理智压制着他们,恐怕不少人都要直接朝着这十八件法器扑上去了。

    众人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整个气氛变得有些躁动变得火热起来,不过,也就在这时候,一股威压突然从高空出现,这股威压一出现,让得那些双眼发红呼吸急促的人瞬间手脚冰凉,打了一个机灵。

    这些人抬头看去,却刚好与秦宇的眼神对视着,在秦宇的视线对视下,这些人纷纷都低下头了,不敢和秦宇对视。

    这些人不用想也知道,先前那道威压肯定是秦宇散发出来的,而在秦宇的这道威压下,这些人也都清醒过来啊,就算这十八件法器再诱惑,也不敢动任何的心思,无他,这十八件法器是秦宇的。

    和一位宗师抢法器,那是嫌自己活的太长了,恐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秦宇很满意自己这一眼下去的效果,实际上,对于这场面他早就预料到了,十八件法器的出现,必然会让有些人心里蠢蠢欲动,而现在看来他预料的没有错。

    想到这里,秦宇很庆幸自己当初做出的选择,没有让铁柱和端木回两人出现,其实一开始,秦宇是打算趁这个机会将铁柱和端木回给推出来的,不过,那一次在玉雕厂的时候,却是改变了主意。

    压住那些人的某些邪念之后,秦宇右手一挥,这十八件玉雕法器便是慢慢的朝着高空飘去,最后,停留在了和秦宇同样高度的高空中。

    双手飞快的掐诀,随着秦宇双手结着手印,那十八件法器也开始排开,以镇海楼为中心,漂浮在镇海楼的四周,形成了一个圈,将镇海楼给围在中间。

    与此同时,秦宇的手心,那团白色火焰再次出现,看着这团白色的的火焰,秦宇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到了现在,是该这白色火焰最后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去吧。”

    秦宇轻语了一声,白色火焰便是朝着镇海楼而去,最终,在镇海楼的上方中心处停留着。

    “聚!”

    一声爆喝从秦宇口中喊出,下一刻,所有人就看到那十八件玉雕法器各自射出一道光芒,这些光芒全部都落在了白色火焰之上。

    白色火焰开始抖动起来,那火苗一改先前的温顺,开始变得剧烈起来,一股让众人感觉到恐怖的热量散发出来,只是一刹那,在场所有人的脸上都出现了汗珠。

    温度,还在不断的上升,不少人已经开始朝着远处撤去,因为如此高的温度,实在不是他们可以承受住的,在呆在这里,就要被烤成人干了。

    人群在后退,而秦宇的目光却是落在了下方那块巨大红布上,双手缓缓伸出,然后,猛地向上一抬。

    狂风平地起,那红布被吹散,而后,那些退开的人便是看到了天正石的本尊。

    “是天正石!”

    “这不是广州玄学会的那座天正石吗?”

    天正石,实在是太有名了,而且广州玄学会的那一座天正石在场之人就算没有亲眼见过也是听说过的,此刻一看到这天正石便是认了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