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七百三十六章 石寨村
    “鬼脸,是这边的一种墓葬风俗,有一个民族,会在死人之后,送葬时,将鬼脸和棺木一起送到墓地,等到棺木下葬后,再将这鬼脸带回去挂到家门口,用来辟邪。”

    “知道了这一风俗之后,我开始去调查这风俗的来源,结果去发现这风俗和消失了上千年的一个神秘国度有关,那个国度只存在了几百年,但最后却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中,这个国家的名字叫滇国。”

    看到这里的时候,秦宇的眼睛眯了起来,眼中闪过了一道异彩,随即才继续看下去。

    皇甫镇川的父亲发现了鬼脸和滇国可能有关系之后,便开始对滇国进行了调查,而刚好那时候,云南这边考古工作有了发掘,发现了传说中的滇国遗址,并且从里面挖出了大量的青铜器具。

    这些青铜器具极其精美,而且造型和样式也是和中原文化的青铜迥然不同,甚至显得十分的神秘,这些青铜器具都被保存在云南的一家博物馆内。

    而皇甫镇川的父亲当时便是动用了关系,进入了这家博物馆,再翻看了大量出土的青铜器具还有一些文物的时候,终于是让他发现了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在这些出土的青铜器具当中唯独没有了鬼脸。

    这看起来似乎不是一条线索,但是皇甫镇川的父亲很清楚,既然鬼脸的风俗是从滇国传下来的,而且在云南的乡间这么的盛行,那么按照推测,从滇国遗址出土的文物,就应该会有这鬼脸。

    于是,皇甫镇川的父亲继续查阅,他还查看了当时参与挖掘的考古工作人员的笔记,果然,得到了他想要的线索。

    在一位考古工作人员的笔记中记载,当时他们挖掘出滇国遗址的时候,在发现这些青铜器具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这些青铜器具是围成一个圈摆放的,这个圈的直径大概在那么十米左右,按照一般的墓葬规矩。既然这些青铜器具围成了一个圈,那么这圈子的中央应该有东西存在的。

    可是,当他们将整个圈子给彻底的挖开,里面却是空无一物,这个结果让得当时现场的考古人员全豆感到迷惑不解。不过最终也只能是归咎于可能是滇国的土葬文化和中原的不同吧,毕竟,这是一个神秘的国度,在历史上也就只有那么寥寥几笔的记载。

    但是,在皇甫镇川的父亲眼中,看到这份记录之后,他第一时间便是想到了鬼脸,也许,那些青铜器具中间的存在就是鬼脸,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那鬼脸最终却是没有跟着一起下葬。

    皇甫镇川的父亲对自己的这个判断很有信心,而这一发现,也让皇甫镇川的父亲确信,那个神秘的小女孩,和同样神秘的滇国有关系,甚至,很有可能洪门那位前辈提到的宝藏指的就是滇国的宝藏。

    毕竟,滇国神秘消失,谁也不知道滇国为什么消失,那么滇国举国的财富被藏起来了。成为了富可敌国的宝藏也是可以理解的。

    有了这个判断之后,皇甫镇川的父亲思路便是越来越明显了,他决定,先不让那小女孩带他去寻找那竹楼。而是开始了调查了滇国。

    然而,事情并不是那么的顺利,哪怕是在云南本地,虽然很多人都听过滇国这个名字,但是对于滇国的历史,却是没有几个人说的上来。甚至连滇国到底存在了多少年,都没有能够有一个定论,有的说是一百多年,有的说是三百多年。

    甚至还有的说,在汉朝的时候,汉军攻打过来,滇国的国王就带着整个滇国的百姓离开了这里,去往了海外。

    没有头绪,偌大的一个王国,存在了几百年的王国,在历史之上竟然只有那么寥寥几笔的痕迹,要说云南这边偏僻,中原的史学家们没有过多的描述和记载还可以理解,可为何这当地的百姓之中也没有留下关于滇国的传说?

    皇甫镇川的父亲隐隐觉得,这滇国神秘消失之后,就好像之后的人忌讳如深,故意的选择了遗忘了这个王国。

    不过也正是因为滇国的神秘,让得皇甫镇川的父亲对滇国涌起了无比的好奇,这滇国就好像一个巨大的漩涡,不断的吸引着皇甫镇川的父亲去探索。

    只可惜的是,即便是有杨昆的父亲的帮助,皇甫镇川的父亲关于滇国的调查依然是没有多少的进展,最终,他没有耐心了,和皇甫镇川的爷爷一样,选择了依靠小女孩。

    而这份笔记也就到这里戛然而止了,也许,皇甫镇川在带着小女孩和手下离去之后,还写了笔记,只是,那得找到皇甫镇川的父亲或者是皇甫镇川父亲的尸体才能知道了。

    将笔记本给盖上之后,秦宇闭上了眼睛,慢慢的消化起所得到的资料,几百年不变的神秘小女孩,鬼脸吊坠,还有神秘消失的滇国,皇甫镇川的父亲之所以会判断小女孩和滇国有关,一切都源于那个鬼脸吊坠,也就是说,鬼脸吊坠才是连接这一切的线索。

    “秦宗师,实不相瞒,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寻找那个小女孩,因为我坚信那个小女孩还会出现,而且还是在这片地域,因为按照我父亲笔记所说,这小女孩和滇国有关,而滇国就是现在云南这一块,甚至昆明的滇池,就是传说中当初的滇国的国都,只不过是后来才变成的一片汪洋大海。”

    皇甫镇川表情诚恳的看向秦宇,“秦宗师,我寻找小女孩也并不是为了宝藏,我爷爷要宝藏是为了拿去抗日,壮大我洪门,但是到了我父亲和我这一辈,却已经不需要了,我只是想要知道我爷爷和我父亲的下落,就算我爷爷和我父亲都死了,我也要将他们的遗骸给带回去。”

    秦宇明白皇甫镇川说这话的意思,皇甫镇川这是想要自己出手帮忙,不过,皇甫镇川不知道的是,就算他不说的话,这事情自己也会插手,因为,这事情同样和自己相关。准确的说,是和自己还有莫咏欣、神女三人有关。

    “那么这么多年下来,你有什么新的发现没有?”秦宇开口问道。

    “有!”

    皇甫镇川神情一凛,“昆明滇池一带有一村名为石寨村,这村存在有上千年的历史,根据我的调查发现,这一村的历史足可以追究到滇国时期。”

    “那有能说明什么?”莫咏星不解的问道。

    “不能说明什么。”皇甫镇川摇了摇头,答道。

    “呃……”莫咏星也只是下意思的这么一反问,但是他没有想到皇甫镇川会这么的回答,一下子让他不知道该说啥了。

    “这位小兄弟,石寨村存在了有上千年的历史,而且,滇国的那一批青铜器具包括那枚滇国金印都是在石寨山附近挖出来的。”赤木扎开口了,接过了皇甫镇川的话,解释道:“如果要说整个云南哪个民族和滇国有关系,那就非这个石寨村莫属了,有很大的可能,石寨村的村民,就是滇国的遗民。”

    “既然这样的话,那你们肯定是去这村落调查过咯?”

    “没有。”赤木扎摇了摇头,和皇甫镇川对视了一眼,两人脸上都露出苦涩的笑容,最终还是由赤木扎说道:“从知道石寨村可能和滇国有关系,但是我们从来没有去过石寨村。”

    “为什么?”

    “因为没有找到那位小女孩,不敢去。”

    赤木扎这一回答,让得秦宇的眼皮抖了几下,堂堂洪门龙头和先生,竟然连一个村子都不敢进去,这说出去的话,恐怕没有人敢相信。

    “难不成这村子还是什么龙潭虎穴不成?”莫咏星脸上露出不可置信之色,不就是一个村子吗,为什么会不敢进去?

    “其实准备的说,是我们不敢去真正的石寨村。”皇甫镇川接过赤木扎的话,继续说道:“现在的石寨村的范围很广,但是在半个世纪之前,整个石寨村其实很小,就是那么一小块,而且人口也不多,现在的石寨村是扩建的,有很多是从其他地方迁徙过来的,真正的石寨村范围很小。”

    说完这话的时候,皇甫镇川看了杨昆一眼,杨昆也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张地图铺在了石桌上,然后,皇甫镇川在这地图上画了一个大圈,说道:“这就是现在的石寨村,但是真正的石寨村,范围应该是这一块。”

    皇甫镇川拿起笔,又在这个大圈中画了一个一个小圈,相比起这个大圈,这小圈几乎小的可以忽略不计。

    秦宇目光落在地图上,看着皇甫镇川画着的这个大圈和小圈,眉头却是微微皱了起来,目光看向了赤木扎,开口说道:“这石寨村现在还有多少户人?”

    “目前只剩下三十户人,总个村子的人口是两百二十一人。”赤木扎很快的便回答了出来,很显然,对于石寨村的一起他都铭记在了心里。

    “大家闺秀之地,怪不得你们不敢进去。”听了赤木扎的回答之后,秦宇缓缓的说道。

    而秦宇这话一出,赤木扎和皇甫镇川两人脸色骤变,带着震惊之色看着秦宇,他们没有想到,石寨村这个他们花了许久才发现的秘密,这位秦宗师竟然仅仅看了地图几眼就发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