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七百三十八章 送葬队伍
    这支送葬的队伍一路吹着唢呐,长长的一条队伍,足足有一两百人,领头的是两位年轻人,这两位年轻人一人举着一根树杖,这两根树杖一开始看似乎没有什么特别,但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这两根树杖每一根树杖上面都有几个分叉,上面分别缠绕着一些黄纸。

    坐在车上的秦宇等人就这么看着这支送葬的队伍靠近,不过这时候,赤木扎却是开口了,“大家有没有发现一个异常,这整个石寨村,咱们先前进来的时候,都没有遇到人,按道理说,这么大的一个村子,怎么也会有人的呃,就算没有,也该是有一些小孩子嬉戏玩闹的,但是现在这石寨村就好像是一个死村一样,一个人影都没看到。”

    赤木扎不说还好,这一说,众人一回想,还确实是这样,从车子进了石寨村之后,他们就好像没有看到人,先前是没往这方面去想,现在被赤木扎这一提醒,想想还真的挺奇怪的。

    “那是因为石寨村的人知道今天有人要出葬,所以全部都躲在了家里,或者是出去了。”秦宇坐在后排,悠悠答道。

    赤木扎说的这一点,其实先前他就注意到了,只不过没有察觉出来原因,所以他才没有告诉众人,但是现在他却是明白为啥一路上碰不到人了,那些人应该是知道今天有人要出葬,特意回避了。

    “虽然这边有遇到送葬队伍要回避的习俗,但是还不至于这么的忌讳吧。”赤木扎脸上露出不解之色,他也是云南人,所以对当地的风俗很了解,遇到送葬队伍虽然有要回避的习惯,但是还不至于家家关门躲在里面不出来的地步。

    而就在秦宇他们交谈的时候,送葬的前头队伍已经是到了跟前了,秦宇的目光也是顺着窗外看去,看和这送葬的队伍从身侧走过。

    这支送葬的队伍,除了唢呐之外。所有人都沉默着没有任何的声音,这让秦宇的眉头皱了一下,轻语了一句:“不是善终啊。”

    “秦宇,你嘀咕什么呢。什么叫不是善终?”坐在秦宇身侧的莫咏星听到秦宇的话后,疑惑的问道。

    “虽然死人是一件让人伤心的事情,但是如果是寿终就寝的话,一般送葬之人都不会是这么严肃的表情,多少会有些交谈。甚至脸上还会有笑容。”

    秦宇话说完,赤木扎就接过了话,说道:“秦宗师说的没错,一般来说,寿终正寝的老人,哪怕是老人的亲人也都不会太多的悲哀,因为寿终正寝是好事情,现在社会能够做到寿终正寝的太少了,大部分老人都是被病魔给带走的。”

    “不,这葬的不是老人。”秦宇打断了赤木扎的话。淡淡的说道。

    “不是老人?”

    赤木扎有些疑惑了,一般来说,能够集齐一支两百多人的送葬队伍,最大的可能便是下葬之人是一位老者,因为现在很多地方都有联亲不过三代的规矩。

    什么意思呢,就是相互走亲戚,亲戚生日结婚各种红白喜事啊,只控制在三代以内,举个简单的例子,你和妹妹之间的红白喜事肯定是要走动的。你妹妹的儿子乃至女儿也是,甚至你妹子的儿子的女儿的儿子的女儿的喜事也是要参加的,但是在往下,就会放弃了。

    所以。一般来说,如果死的是一个年轻人或者是小孩,是很难凑齐这么庞大的一支送葬队伍的,所以赤木扎才会认为死的是一位老人。

    “因为那棺木!”

    秦宇笑了笑,没有过多的解释,目光透过车窗朝着前头看去。队伍已经是走过了一半了,而此刻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抬棺的人,当看到那口棺材的时候,赤木扎几人终于明白秦宇为什么这么笃定死的不是老人了。

    因为,这口棺材是一口小棺材,不过五尺之长,这还是整个棺材的长度,除去棺材板的厚度,也就是说,这棺材里面空间的长度实际上不到四尺。

    四尺,不过是一米二而已,这样的长度也只能是一个十岁以下的小孩的长度,断然不可能是一位成年人乃至是一个老人,就算这老人长得矮,但是按照规矩,老人死后,这棺材反而还要大一点。

    一**,一尺长!

    这是打造棺材之人嘴上经常说的话,这所谓的一轮,指的是一个生肖轮回,也就是十二年。所以,真正懂行的打造棺材的师傅,在给死人打造棺材的时候,都会询问死者的年纪,甚至还问询问死者是怎么死的,乃至生辰八字。

    根据死者的死因和年纪,打造棺材的时候还会有许多的讲究,比如这掌钉的数量,棺材板的厚度,一般来说,横死之人的棺材的厚度要稍微的薄一些,因为横死之人有怨气,如果棺材过厚,这怨气没法消散,就会慢慢的引发尸变,这一切都是有着许多门道和讲究的。

    一个小孩出葬,送葬队伍竟然达到了两百多人,皇甫镇川等人面面相觑,这场面真的是不多见,难道这石寨村的风俗和其他地方不同,村里有人死了,全村都要跟着送葬吗?

    全村?

    皇甫镇川和赤木扎两人的眼睛同时一亮,因为他们想到了一个可能,当下,皇甫镇川朝着杨昆说道:“给在村子里盯梢的兄弟打个电话询问一下,问问那石寨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皇甫镇川指的石寨村,自然是指真正的石寨村,而不是后来扩大化的石寨村。

    杨昆应了一声后,掏出了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出去,没多久,手机接通,杨昆朝着那边询问了几句之后,眼睛却是越来越亮,放下电话时,朝着皇甫镇川回答道:“龙头,刚刚兄弟们汇报,石寨村里的村民除了一些得了病没法下床的,能走动的几乎都出动了,全村人给一个小孩送葬去了。”

    “果然如此,这支队伍就是石寨村的村民。”皇甫镇川脸上露出了然之色,因为他先前已经是想到了这一点,刚好是两百多号人,而且还全部出动,符合这些条件的,只有石寨村这个十分团结又对外的村子才能做到这一点。

    “杨堂主,你询问一下,这小孩是怎么死的?”秦宇朝着杨昆开口说道。

    “好。”

    杨昆再次拨打电话,只是,电话还没有接通,外面的送葬队伍却是出现了慌乱,秦宇第一时间目光看向车厢后面的玻璃,却是看到在后方村子口处,停了许多辆警车,从车上冲下来了一大群的警察,彻底的堵住了这支送葬队伍的去路。

    警察拦路,这才导致这支送葬队伍出现了慌乱,而且,秦宇注意到,不少送葬的人脸上都露出一丝惊恐之色,似乎对警察的到来有些好怕。

    这让秦宇有些疑惑,如果说仅仅是送葬的队伍,那么似乎不应该害怕警察,警察再大也管不了人出葬,就算真的要怕,那也是怕殡仪馆的人来抢尸体。

    “走,下去看看。”

    秦宇招呼了一声之后,却是将车门给推开,径直下了车子朝着原路走回去,而莫咏星等人看到秦宇下车自然也是下了车跟上。

    这一下车,众人才发现,这一次来的警察不少,足足也有近百位,甚至有一部分的武警,手上还拿着一些防爆盾和铁棍。

    不过,送葬队伍这边也不是好相与的,几十位年轻小伙子手上也是拿着锄头、镰刀、铁铲之类的工具和这些警察对峙着。

    “张海生,你是村长,你知道你们村现在是什么行为吗,这叫暴力抗法,信不信到时候把你们全村人都抓了。”

    秦宇等人还未走到两方的跟前,就听到一位穿着衬衫的中年男子朝着送葬队伍前面的一位干瘦老汉厉声喝道。

    “王书记,什么叫暴力抗法,你也知道,我们村死了小孩,现在全村人都给送葬,这些警察同志拦路是怎么个意思,这出葬可不能耽搁了时辰,村民们也是心里着急啊,要是各位警察同志有什么事情,可以等我们把孩子下葬了再说。”

    那干瘦老汉脸上陪着笑,虽然说的话好像很软,但是仔细一听却是可以明白,这是不准备跟这些警察妥协。

    “张海生,你们村子里一连死了六个小孩,有群众举报这些小孩并不是得病而死,而是被人害死的,人家警察进村调查,为什么你们不让,还要毁掉小孩的尸体,难道你们村是想窝藏杀人犯?”中年男子继续质问道。

    “王书记,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什么叫杀人犯,就是小孩子得了病,我们村可是出了名的模范村,从来没有过打架斗殴的事情,更不会有杀人犯,肯定是警察同志搞错了,听信了误传。”

    “既然是误传,那为什么不让我们看下小孩的尸体,让法医检查一下,谣言不就不攻自破了!”说话的是一位警察,也是县公安局的局长,这一次他亲自带队,就是因为石寨村的小孩死亡事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