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滴血认骨
    “秦宇,你干嘛呢?”莫咏星住他的手的那只手的主人,有些疑惑的问道。

    “死人骨的骨头不能堆放,这是对死者的不敬。”秦宇咏星,认真的说道。

    “还有这么都的讲究?”莫咏星撇了撇嘴,人都死了,连尸体都腐烂了,就剩下了一堆骨头,竟然还讲究这么多,在莫咏星眼里,自己能替他收尸就已经很不错了。

    “不然你以为拣骨是那么好拣的?”

    秦宇没好气的瞪了莫咏星一眼,“死人骨不但不能堆放,而且如果是头骨的话,一定要摆放好,正面朝上,你们摆放的这些死人头骨,是不是都是这样的。”

    秦宇这一提醒,莫咏星才发现,好像真的是这样,这红布上的那些小孩的头骨摆放的都很整齐,没有东倒西歪的。

    “那好吧。”

    莫咏星悻悻的应了一声,继续拣起头骨起来,十几分钟后,整个花坛的所有的人骨都被拣出来了,摆满了整个院子,当中是触目惊心。

    “怪不得这些花开的那么鲜艳,原来是吸收了死人的养分。”莫咏星先前还挺欣赏这些花的,还摘了一朵闻了一会,此刻想到这些花的茎根吸收的是人肉的养分,差点没吐出来。

    “秦宗师,现在该怎么办?”

    赤木扎宇,这些小孩的尸骨都已经混合在一起了,这么多具尸体,要想将每一根的人骨属于哪一种尸体的给辨认出来,这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不然,给这些小孩葬在一起,做一个宗族坟。”一旁的皇甫镇川建议道。

    在洪门的历史上,就曾经有过这样的先例,以前的洪门是反朝廷的,也遭到过朝廷的血腥镇杀,等到洪门其他兄弟去收尸的时候。就剩下一堆没有头的尸体了,没法辨认各自的身份,最终只能是合在一起下葬。

    当然,这合在一起下葬也是有说法的,并不是简单的就这么葬在一起就可以的,不过,秦宇却是摇了摇头。说道:“分开葬吧。”

    “秦宗师有办法辨认出这些尸骨?”

    听了秦宇这话,赤木扎脸上露出惊讶之色。既然秦宇会这么说,那就肯定是有办法将这些尸骨给分出来。

    “有了这生辰八字和名字,应该可以做到。”

    秦宇扬了一下手中的那张纸,然后,朝着莫咏星说道:“你去找张海生,让这名单上的孩子的亲人在门口等候,一定要有血脉关系的,要是父母已经不在的话,同族后代也可以。”

    “好。”

    莫咏星走出去了。而此时张海生也已经赶回来了,站在大宅的门口等候,听到秦宇的吩咐,立刻去召集村民,没一会,这大宅外面便是站了近百村民,当然。还有一些是的。

    “秦宇,人都在外面候着呢,现在干嘛?”莫咏星走进大宅直接是开口喊道。

    只是,他这话说完就愣了一下,因为此时的秦宇双腿盘坐在地上,在他的后面摆着一张桌子。桌子的左右两边各放了一块碗,里面有着火苗在燃烧,可以这火苗是因为碗里有着符箓被点燃了。

    “秦宇这又是在干啥?”莫咏星一这样子,便是放轻了脚步,走到赤木扎的身边,小声问道。

    “我也不清楚秦宗师在干什么。不过可能和招魂有关系?”赤木扎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招魂?”

    “应该是招魂魄来认领尸体吧,不过,这些小孩有的死了已经有几十年了,魂魄甚至都有可能已经去往阴间或者魂飞魄散了,恐怕要想招来并不容易。”

    赤木扎想到这点的时候,眉头皱了一下,不论多少厉害的招魂术,都逃脱不了两点,一是招魂之物,二就是被招的魂魄是否还存在。

    首先,要是这魂魄已经去了阴间,那光靠招魂术是不可能召回的,除非走阴,亲自去阴间将这魂魄带上来,但这难度太大了。

    而如果这魂魄遭遇了什么意外,已经是魂飞魄散了的话,那就更不可能招的来了。

    然而,赤木扎并不知道的是,这些小孩的魂魄,实际上是已经被君君给吞噬了,也就是说,这些小孩的魂魄没有前往阴间,而是彻底的消失了。

    招魂术,是不可能起作用的。

    当桌子上那两块碗中的火苗彻底熄灭之后,秦宇从地上站起来了,手中拿着这张纸,快速的扫了一遍之后,双手将纸折成了一个奇怪的形状,随后,两手一放,这张纸便是“轰”的一声燃烧起来,化作了一道火团。

    “去!”

    秦宇一声轻喝,火团在红布上的那些人骨上方飞行盘旋着,每一块骨头都飞过,最后,当秦宇一声爆喝传出,这火团瞬间化作无数小火点,钻入那人骨之中消失不见。

    “韩信点兵,多多益善。”

    秦宇双手不断的掐诀,口中却是喝道:“昔日韩信来点兵,一声将军一声兵,今日本师来点名,一滴鲜血一份情。”

    “张子俊的家人何在?”

    秦宇的声音传到大宅门外,门外边,张海生连忙朝着一位老者喊道:“大爷爷,秦宗师叫您进去。”

    “哎,好,好。”

    一位九十多岁高龄的老人,在张海生的扶持下,颤颤巍巍的走进了大宅,位老人的时候,秦宇眉头皱了一下,朝着张海生问道:“张子俊家没有其他亲人了?”

    “秦宗师,张子俊是60年前死的,大爷爷是张子俊的亲生父亲。”张海生连忙解释道。

    不用张海生再解释,秦宇也明白为什么会是这位老者进来了,自己的儿子在六十年前牺牲了,这恐怕是这位老人心中永远的心病吧。

    “老人家,麻烦你了。”秦宇走到老人的面前,抓住老人的手,也没见秦宇有什么举动,等到松开老人的手后,秦宇的掌心之中便是多了一滴鲜血。

    宇掌心的这滴鲜血,赤木扎浑身震了一下。下一刻,一拍自己的大脑,说道:“对啊,我怎么就忘记了还有一招,滴血认骨,秦宗师是要施展滴血认骨之术。”

    “滴血认骨是什么鬼,我只听说过滴血认真。”莫咏星在一旁撇嘴说道。

    “滴血认骨和滴血认亲差不多的意思。只不过一个是针对活人,一个是针对死人而已。如果是一脉下来的,总是会有一些血脉相同的,用现代科学来讲就叫做基因遗传,只不过我们是叫做血脉,而且这血脉可不仅仅是指的血液。”

    赤木扎的表情有些激动,“竟然是滴血认骨这样的术法,以前只在某本古书上没有想到,这术法竟然真的存在。这一位算是开了眼了。”

    听了赤木扎这话,莫咏星翻了个白眼,感情这老头也只是听说过而已,么激动,还以为他知道什么。这让莫咏星把原本想要问的话给咽回去了肚子里。

    “尘归尘土归土,活人不入土,死者要安眠。立得牌匾位,享得香火供,张子俊,癸巳年六月廿四亥时,今日你父亲领你尸骨回家,择日下葬。如吾听到,速速回应。”

    话音落下,秦宇一指将掌心的这滴鲜血给弹出去,这滴血珠便是徘徊在了红布的上方,开始了旋转。

    而随着这滴血液的旋转,秦宇的目光紧紧的盯着红布上的那些人骨,其他人虽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但也同样都屏住呼吸盯着这些人骨。

    半响过去,孟瑶张开了樱唇,不过下一刻就马上反应过来,一把捂住自己的嘴,因为,她那些人骨当中,有着一个头骨和一些骨头开始竖立了起来。

    “人骨回应,亲人拣骨入棺。”秦宇一幕,眉宇也是一挑,下一刻却是朝着老人说道。

    而此时的老人早已是浑身激动不已,一行老累顺着那满是褶皱的老脸落下,“我的儿啊,六十年了,你阿妈给你立好了坟了,可你就是不回去啊,今天阿爸带你回家。”

    老人颤颤巍巍的朝着红布走去,人的精神状态,秦宇皱了下眉,这红布都是尸骨,他就怕老人给自己儿子捡骨头的时候,会踩到其他小孩的骨头。

    张海生宇皱眉,心里也是一突,脸上露出后悔之色,早知道就不让大爷爷过来了,这要是弄得秦宗师不高兴,剩下的事情可怎么办。

    当下,张海生便是上前扶着老人,小心翼翼的在红布上将那些竖立起来的人骨给拣起来,这过程中,除了大爷,没有人碰触这些人骨,因为,这人骨只有亲人才可以拣,不然的话,以秦宇的实力,直接控制着这些人骨飘起来便可以了。

    等到老人将自己儿子的骨头全部拣完之后,便有几位村民抬着小棺材进来,老人把自己孩子的骨头放进棺材之后,就要跪下来给秦宇道谢,不过,却被秦宇阻止了。

    老人走了,而有了这一次的经验,下一位,张海生领了一位中年男子进来。

    “尘归尘土归土,活人不入土,死者要安眠,立得牌匾位,享得香火供,张子封,癸巳年八月十四卯时,今日你侄子领你尸骨回家,择日下葬,如吾听到,速速回应。”

    PS:感谢书友151102122941370的一万币打赏,感谢书友151021105720686的一万币打赏,感谢老李不讲理书友的一万币打赏,感谢,感谢所有打赏和投月票的书友,前十了,咱们继续努力!(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