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七百五十四章 我叫你耍流氓
    滴血认骨,大部分小孩的尸骨都被领走,不过最后还是多出了八具,这八具小孩的尸骨名字不在名单上,想来已经是百年前牺牲的小孩,也因为没有后代,这么多年下来,已经是彻底在小石寨村抹去了痕迹。

    最终,这八具小孩的尸体,秦宇也只能是让张海生给找人用棺材装好,最终一起入殓下葬。

    而忙活完这一切,已经是响午时分,张海生邀请秦宇等人去他家吃饭,只是,却被秦宇拒绝了,因为,看了一上午的死人骨,秦宇很清楚,孟瑶他们并没有什么胃口,至于秦宇自己,一顿饭吃不吃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既然大家中午都不想吃,秦宇便是继续忙活了起来,除了将这些牺牲的小孩尸骨给各自找到亲人,对于秦宇来说,还有更重要的一件事情需要他去做。

    张海生和莫咏星两人抬着一块石碑,跟着秦宇朝着石寨山的后山走去,没有人知道秦宇要干什么,但是大家就这么跟着秦宇。

    在路过后山祠堂的时候,秦宇停下了脚步,这里,就是小石寨村的祠堂,也是唯一的一座祠堂,传承了有几百年,经过了无数次的翻修,早已经没有了最早的样貌。

    此时的祠堂,青砖红瓦,占地面积上千米,隐隐还有禅香的香气从里面飘出,看的出来,对于这祠堂,小石寨村的村民看的很重。

    看到秦宇停下脚步看向这祠堂,张海生连忙开口介绍道:“秦宗师,这祠堂是我们祖祖辈辈传下来的,有着上千年的历史了,我们小石寨村的人死后,灵牌都是要入这祠堂的,所以,去年的时候,这祠堂刚刚翻新了一遍。”

    “你们村也是够奇怪的。”莫咏星在一旁接话了,“整个村子这么破烂。唯一好的两栋建筑,一栋是那大宅,一栋就是这祠堂,你们还真舍得啊。”

    莫咏星这话带着鄙夷之色。这小石寨村还真是封建的可以,他曾经看到一些报道,说一些贫困的山村,村民的日子都过的很清贫,可是即便是这样。每年都要花很多钱修庙。

    莫咏星当时看到这新闻的时候,还说,这些菩萨佛祖什么的,到底是吸的香火还是吸的这些村民的血汗钱。

    怒其不争,这是莫咏星对那些村民的第一感觉,人说穷则思变,这些人偏偏要把希望寄托在虚无缥缈的神仙身上,当真是活该这么的穷,而看到小石寨村的这个祠堂,莫咏星再次涌起了这样的感觉。

    只是。面对莫咏星的嘲讽话语,张海生脸上却是露出一丝怒气,不过随即想到了什么,这缕怒气却是压制住了,只是解释道:“这祠堂是我们祖先传下来的,并且祖训交代过,后代子孙必须要保存好。”

    “又是祖训,祖训还让你们不要放我们进来呢,按照祖训,你们每十二年就得死六个小孩。”莫咏星没好气的质问道。

    张海生被莫咏星呛声的无话可说。最终只能是选择了沉默,而秦宇在听了莫咏星和张海生之间的对话后,却是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不过下一刻却是开口说道:“当年。君君他娘就是在这祠堂被乱棍活活打死的。”

    说完这话,秦宇继续迈步朝着祠堂走去,莫咏星和张海生也不争吵了,两人继续抬着石碑出发,没多久,众人便是来到了石寨山的山顶。

    石寨山不高。秦宇带着众人到达山顶之后,赤木扎终于忍不住开口了,“秦宗师,咱们是要干什么?”

    “给君君立碑,迎灵位回祠堂。”秦宇说出了这一次的目的。

    只是,秦宇这话一出,其他人还好,张海生的脸色却是骤变,急忙说道:“秦宗师,您要给他立碑这可以,但是祠堂是万万不能立他的灵牌的。”

    “他不是你们小石寨村人吗?”秦宇看向张海生,反问道。

    “可是……”张海生神色有着纠结,“他杀死了我们村这么多的小孩,他要是入了祠堂,大家是不会答应的,而且……”张海生似乎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说到这里突然停止了。

    不过,秦宇却是追问道:“而且什么?”

    “这个,秦宗师,这是我们小石寨村的祖训之一,我没法告诉你。”张海生抱歉的说道。

    “既然不能入祠堂那就算了,那就立个碑吧。”

    秦宇也没强求,当初他答应君君的也只是给君君立一个碑,当下,在这山顶之处选择了一处穴,秦宇没有使用术法炸出一个穴,而是就和莫咏星等人一铲一铲的挖起来。

    一个时辰之后,墓穴终于是挖好了,只是,让莫咏星等人好奇的是,这没有棺材也没有那君君的尸体,这坟墓怎么下葬,难道就葬一个空坟?

    不过下一刻,他们就知道了,因为,秦宇右手心摊开,那里,有着一团黑气,这团黑气,正是当初秦宇从君君的眉心之中抽出来的,这是风尘子的恶念。

    “去吧。”

    对着黑气轻轻说了一句,黑气便是从秦宇的掌心飘起,缓缓的落在那挖好的墓穴中间,接着,秦宇又掏出了两张符箓,一张点燃,丢入墓穴之中,一张直接是贴在了墓穴底部的泥土上,之后向莫咏星几人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可以填土了。

    封土,立碑。

    做完这两步之后,秦宇手中生死笔出现,在石碑前蹲下身子,仔仔细细的,一笔一笔的在石碑上刻着。

    张君君之墓,母:张萱颜,父:风尘子。

    刻完这几个字,生死笔收,秦宇站起身,长吁了一口气,而莫咏星等人则是伸出头仔细看石碑上的字,当看到父亲这一栏的时候,全都是愣了一下。

    风尘子?风尘子是谁?

    赤木扎和皇甫镇川两人对视了一眼,以两人的精明,已经能够猜到了一点了,这样的名字,除了那位年轻的道士还有谁符合?

    只是,虽然猜到了,但是两人并没有说出来。

    “秦宇,我采了些野花,插在这上面可以吧。”孟瑶从远处走来,手上拿着一捆野花。

    “可以。”

    得到了秦宇的允许,孟瑶才将这些野花插在了墓顶,只是,就在孟瑶将野花插下去没多久,这些野花突然摇晃起来,下一刻,一朵朵绽放出来,而且,不断的有花籽落到坟墓的其他光洁的地方,然后,一朵朵的野花从泥土中钻出来,将整个坟墓的封土都给铺满。

    “这是怎么回事?”莫咏星有些惊讶的看着这一幕,一旁的孟瑶也是小嘴微张,她没有想到这些野花会出现这么惊奇的变化,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恶念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吗?你是想告诉我这个吗?”秦宇对着石碑,轻轻自语了一句,下一刻,却是毅然转身,说道:“下山吧。”

    山风再吹,在这杂草丛生的山顶之中,这座开满了野花的坟墓从此屹立在这里,无论寒冬酷暑,这花从未凋零,许多年后,小石寨村的孩子最喜欢的做的事情就是跑到山顶,在这花丛中打滚嬉闹,这里,永远不缺孩子的小声……

    大宅,秦宇坐在院子里,孟瑶却是端着一盘水果走出来,放到了秦宇的大腿上,说道:“新鲜的,尝尝。”

    “嗯。”

    吃了会水果之后,孟瑶却是突然朝着秦宇开口问道:“秦宇,你留在小石寨村,是不是有什么原因?”

    听了孟瑶这话,秦宇笑着反问道:“为什么会这么问?”

    “我还能不了解你吗,什么是为了化解大宅的阴气,依我看,这大宅就算阴气被化了,小石寨村的那些村民也不敢住,恐怕更多的是把这大宅给推掉。”

    “推掉,这可是几百年的古董啊,不过你别说,小石寨村的村民还真的做的出来。”

    是的,秦宇等人在小石寨村已经呆了两天了,当然,秦宇对外说是这大宅的阴气很重,他住在这里一段时日,化解到这里的阴气。

    对于秦宇这话,小石寨村的村民是深信不疑的,而且,他们巴不得秦宇可以住久点,一如两百年前那位年轻道士,给小石寨村带来好处。

    “被我看穿了吧,老实交代吧,你呆在小石寨村到底是想要干什么,是不是小石寨村有什么宝贝被你看上了?”孟瑶笑嘻嘻的问道。

    “宝贝,就小石寨村这个地方能有什么宝贝,你想的可真多。”秦宇伸出手,在孟瑶的头上轻轻的敲了一下。

    “不要敲我头,现在是我审问你呢,给我老实点,我党的政策你是知道的,哼哼……”孟瑶鼻翼扇了扇,傲慢的说道。

    看着孟瑶这幅可爱模样,秦宇突然动了调戏一下孟瑶的心思,当下笑呵呵的答道:“我当然知道,我党的政策是手先要深入裙中,想裙中之所想,急裙中之所急,办事时深入浅出……”

    孟瑶一开始还认真的听着,只是听着听着她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到最后,终于明白秦宇说的是啥了,一张俏脸绯红,粉拳不断的落在秦宇的身上,“我叫你耍流氓,叫你耍流氓。”

    “好了好了,轻点,再敲就要被你敲吐血了,我告诉你就是了。”秦宇抓住孟瑶的粉拳,表情变得正色起来,“还记得当初我和莫咏星还有神女三人从秦始皇陵墓出来的那一幕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