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 镇魔楼倒,灵台灯灭
    李不二终于明白,钱大哥所说的朗青林不是人,并不是对朗青林的咒骂,而是告诉他,朗青林不是人。

    是的,很多人骂街的时候,尤其是对一个人充满怨恨的时候,会骂对方:“你还是个人吗?你简直不是人。”

    一开始,李不二以为钱大哥给他说的话就是这样的意思,但是看了这纸上的图之后,李不二却发现,根本不是他想的那么一回事。

    这张纸上,第一副图上的场景他很熟悉,就是那个深坑,不过,此时这深坑前却是有几个人在挖坑,李不二清楚的记得,当初这深坑是被他们特意给填掉了的,怎么现在又开始挖了?

    挖坑的三个人,虽然没有详细的脸,但是从画出来的身躯和衣服,李不二却也知道这挖坑的三人是谁,正是朗青林和那位皇甫先生还有钱大哥。

    第二幅画的场景又变了,变成了一片漆黑,只有三双眼睛在黑暗中散发着光芒,而这三双眼睛此刻却是盯着一件发光的东西,那东西到底是什么李不二却是看不清楚,只知道是一面四四方方的。

    继续看下去,当看到第三幅图的时候,李不二终于知道那发光的四四方方的东西是什么了,那是一面镜子,一面泛着光芒的镜子,钱大勇他们三人就是盯着这面镜子。

    而接下去的三幅图则是连续组合图,第一幅图,是钱大勇站在镜子前,镜子中显露出钱大勇的身影。

    第二幅图,是朗青林站在镜子之中,然而,也就是这幅画看的李不二浑身寒毛竖起,因为,在那镜子之中,显露出来的不是朗青林的样貌,而是一个怪物。一张怪物的脸,却是有着人的身子。

    也许是钱大勇再画这画的时候,情绪也很是激动,李不二可以看到这幅画有很多地方的比划连接处都有重重的黑点。说明钱大勇再画的时候也是停笔了不少次。

    带着恐惧,李不二继续看向第三幅画,只是,第三幅画依然是那面镜子,而站在镜子前的自然就是那位皇甫先生。然而,这一次,那镜面上却是没有任何的东西出现,一片空白。

    哦不,准确的说,是有几个黑点,这说明钱大勇再画这幅画的时候,思考了一会,也许,最终出于什么原因选择了放弃。

    接下去的一幅画。钱大勇三人又出现了在了地面上,不过,这幅画重点的描述不是在钱大勇三人身上,而是在那深坑之中,那深坑用了一种浓黑的色彩。

    李不二不知道这浓黑的色彩意味着什么,但是他看到这画上深坑的时候,就好像看到了一个恐惧的深渊,那黑色的深渊之中似乎隐藏着极其恐怖的存在。

    最后一幅画只有一个人,那就是钱大勇,躺在一座白床上。

    这是一幅充满了血腥的话。画中的钱大勇胸口有一个硕大的伤口,一双手将他的胸膛给扒开,然后,这双手。抓住了他胸口的那心脏。

    没有了,图片到这里完了。

    但就是这幅画便是够让李不二哆嗦的了,钱大哥的心脏竟然被人拿出来了,而且,这还不是最恐怖的,更恐怖的是。没有心脏的话,那钱大哥是怎么活下来了。

    李不二认出了那张白色的床是在哪里,就是在那个堆满了青铜器的帐篷内,也就是说,那一天钱大哥昏迷之后,被那位皇甫先生抱进了帐篷后,那皇甫先生是摘走了钱大哥的心脏。

    这一刻,李不二突然觉得自己很冷,那是一种发自骨子里的恐惧,不是人的朗老师,还有摘走钱大哥心脏的皇甫先生,再加上没有了心脏却活得好好的钱大哥。

    这三个人,每一个都让他感到害怕。

    李不二突然想起,先前钱大哥抓住他的手的时候,那一只手却是冰冷的没有一点温度,这本来就是不正常,只不过先前他没有注意到,而现在想起来,他却是明白了。

    因为钱大哥已经没有心了,没有了心跳,也就没有了体温。

    这张纸上最后还有一行字,不过李不二不认识字,只能是把纸给收起,他决定,按照钱大哥说的,明天之后就离开这里,至于这纸上的字,到时候找一个识字的先生帮忙看看。

    第二天,如钱大勇所说的,朗青林找到了李不二,而且朗青林似乎是不知道钱大勇来找过李不二,神色如常,只是交代李不二配合他演一场戏。

    于是,这便有了五十年前的那一幕,李家山的村民听到一声活牛的叫声,山上的考古队挖出了一头牛了,这消息像是长了翅膀一样,瞬间传遍了整个村子,所有李家山的村民都赶往山上,只是,等他们来到这71号坑的时候,除了一地新挖掘出来的泥土之外,考古队的人已经是带着那上万件青铜器离开了。

    而负责传递这消息的,便是李不二和那位李二叔,李不二不知道李二叔收了朗青林多少钱,但是看李二叔卖力的跟村民编造着谎言,李不二心里突然惊恐起来。

    他不知道,如果他说出真相的话,这些村民会不会相信,想到了钱大哥对自己的叮嘱,没有犹豫的,李不二回到公社,拿着那些粮票和钱,离开了李家山。

    李不二是一个孤儿,他的离去,并没有在李家山引起多大的波澜,在这个年代,饿死几个人都很正常,谁会去关心一个孤儿,村子里的人只当李不二是厌倦了村子里的生活,出去闯荡社会了,年轻人嘛,总是呆不住的。

    然而,就在李不二离开的当天晚上,李二叔痴呆了。

    原来,李二叔在公社用钱买了一瓶酒,喝多了,回家的路上不知道怎么就摔倒了,还是村子里晚上去田里灌溉的村民发现的,等到送公社医院抢救之后,这命是救回来了,可从此却变得痴痴呆呆。

    而李不二呢,则是带着这笔钱和粮票,去了另外一个城市,几十年的时间,在那里落户生根,娶了媳妇有了自己的孩子。

    但是,对于李不二来说,李家山的那一幕他永远也忘不了,而且,这么多年下来,李不二也把钱大勇交给他的最后的那张纸上的最后一行字给弄明白了。

    李不二很小心,他找到识字的先生,并不是把所有字都给识字的先生看,而是拆成了好几段,找了好几个识字的先生,因为他怕钱大哥留给他的这行字会涉及到一些惊人的秘密。

    当整行字的意思读懂了之后,事实证明,李不二的这担心是正确的,而也正是因为这行字的缘故,李不二才会阻止秦宇等人挖下去。

    “那钱大勇到底给你留了什么啊?”莫咏星忍不住开口问道。

    李不二看了莫咏星一眼,缓缓说道:“那句话的意思是:“不要靠近那个深坑,那地底下有着魔鬼的诅咒,一旦古墓再次打开,魔鬼出世,整个李家山都会毁于一旦”。”

    李不二的这话,让得秦宇等人沉默了,对于秦宇来说,古墓的诅咒之说他见多了也听多了,但那最多只是一些死人的怨气所化而已,那些不明所以的人,便把这个当成了诅咒。

    “除了这句话之外,还有一句话,不过那句话我到现在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李不二皱了下眉,继续说道。

    “什么话?”

    “镇魔楼倒,灵台灯灭,放逐水干,等待者现,开众生门。”

    听完这句话后,秦宇的眉头皱的更紧了,这一句话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线索,无头无尾的,没法猜出是什么意思?

    镇魔楼倒,这镇魔楼指的是那座楼?灵台灯灭,这灵台灯又是哪盏?放逐水干,放逐水又是什么水?等待者又是谁?还有这众生门有是什么?

    李不二的最后一句话非但没有给秦宇等人带来迷惑解开的豁然开朗,反而又给他们的眼前蒙上了层层迷雾,事情,变得更加的扑朔迷离。

    “就因为这个,你就不让我们往下挖古墓。”

    莫咏星撇了撇嘴,什么魔鬼的诅咒,那不过是无知之人惶恐下的念头,和秦宇一起接触过不少灵异事情的莫咏星现在对什么诅咒什么魔鬼之类的却是没有那么害怕了。

    “真的不能挖,要是能挖的话,当年朗青林他们就挖了。”李不二听了莫咏星这话,着急的说道。

    “秦宇,你说,咱们挖不挖,依我看,不管这下面有什么,挖出来直接干死就是了。”莫咏星没有理会李不二,而是看向秦宇,说道。

    “这个不急。”

    秦宇摇了摇头,他在思考钱大勇留给李不二的这最后一句话的意思,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个疑惑。

    “老人家,我想询问一下,你说的那位皇甫先生全名叫什么?”

    “这个,我就听着朗青林叫他皇甫先生,具体叫什么我也不知道。”

    “那你还记得他的样貌吗?”

    “记得,这么多年了,这些人的面貌我全部都记得。”

    听到李不二肯定的答复,秦宇眸子之中闪过亮光,看向莫咏星,说道:“通知皇甫龙头和赤木扎先生来一趟李家山吧。”

    感谢cokerer书友感谢书友素啸月感谢书友宁广进(繁体)的一万起点币和书币打赏,汗,九灯没注意到197521bdb书友几天前打赏了十万起点币,荣升盟主了。

    这样,明天会盟主加更,今天保底三更,三百月票四更,目前还差一半的票,就看大家给力了不,要是没满三百,九灯就去泡个脚,按摩下颈椎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