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 宗师令
    秦宇的目光从老和尚身上一扫而过,下一刻便是看向那小石寨村的祠堂,那里,却是出现了一道身影。

    准确的说,是两道身影。

    张海生抱着祁婆婆的尸体出现在了祠堂门口处,带着满腔的愤怒,目光扫过外面的所有人。

    “要想踏进我张家祠堂,除非你们从我的尸体跨过去。”

    祁婆婆死了,整个头部彻底的溃烂,以自己的生命,杀死了三位宗师,如果不是秦宇出现的话,恐怕这老和尚也难逃一劫。

    而那祁婆婆的打算是杀死四位宗师之后,其他人必然害怕不敢进入祠堂,可保祠堂无忧,只是那祁婆婆没有想到最终秦宇会出手,这让她的震慑效果完全失效了。

    看到祁婆婆的尸体,秦宇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因为他已经能够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明白为什么这钟声会突然这么的厉害,可以灭掉宗师。

    那是因为这祁婆婆燃烧了自己的生命力,而祁婆婆本身就是宗师境界,一位宗师燃烧了自己的生命力,再借助那口古怪的钟,才能得到灭杀宗师的效果。

    实际上,那钟声只对宗师有作用,更准确的说,是对元神有作用,这钟声是直接作用在元神上面的,这也是先前钟声响起的时候,秦宇的元神会有所感应的原因,同样的,神女也是感应到了。

    元神,是无视物理攻击的,这让秦宇对那口钟声充满了好奇,到底是一口什么样的钟,竟然可以连元神也灭杀掉。

    千万不要觉得这钟也就是对六品宗师有效果,这是错误的。

    秦宇很清楚,自己的元神没有怎么受到影响,那是因为自己的境界比祁婆婆高出了太多,哪怕是加上钟的辅助,这祁婆婆对自己也造不成伤害。

    但是。如果换一个人来呢,如果是让自己来敲钟的话,那是不是七品以下便是可以直接灭杀,连元神自爆的机会都没有。甚至七品初期的也能灭杀掉,要真是这样的话,那这口钟绝对是一件至宝。

    不过,对于此时的秦宇来说,那口钟是不是至宝和他并没有关系。他现在想的,是该怎么结束眼前这局势,局势的发展已经有些超乎他的意料了。

    到现在已经是出现了四位宗师,而且都是四位寿命不多的宗师,但是秦宇相信,这样的存在肯定还不少,这些将死的宗师为了保存生命力,可能蛰伏了许多年,现在有这么一出可以重生的机会摆在他们的眼前,他们能不心动?

    事情这么发展下去。小石寨村的宗师只会越来越多,这些宗师都是没有了退路了,一旦疯狂起来,什么事情都可以做的出来。

    而小石寨村,在秦宇眼中一直都很神秘,尤其是这个祠堂,这祠堂里面到底有些什么,秦宇不敢确定,但是秦宇很清楚,如果想要进入小石寨村的祠堂。恐怕真的要在祠堂门口铺的血流成河。

    也许,这就是那幕后之人的目的吧。

    “张海生,你知道这些人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吗?”秦宇叹了一口气,目光看向张海生。问道。

    秦宇发现,自己始终做不到如此冷血的在一旁旁观,也许,是因为他没有能修炼到那种无情境界吧。

    “你们到我小石寨村,无非是想找一个小女孩,但是我已经说过了。我们小石寨村没有你们要找的人。”张海生冷冷的答道。

    “既然没有人,那为啥不敢让我们进祠堂搜查。”人群中,有一个人质疑道。

    秦宇目光朝着那边扫去,那人群中开口质疑的人瞬间感觉到自己仿佛置身在无尽的深渊中,整个人发寒,那是发自心里的恐惧和寒冷。

    就在那人觉得自己快要彻底坠落深渊中的时候,这股恐惧和寒冷又突兀的消失了,而同时,秦宇也是收回了目光。

    没有人再敢说话,因为他们已经看到那位发话之人的惨状了,浑身大汗淋漓,脸色是一片苍白,很明显,这是秦宗师对他的惩戒,秦宗师不喜欢别人打扰他和那小石寨村人的对话。

    “祠堂是我张家人的族祠,祖先有组训,除我张家之人,任何人都不得踏入祠堂,除非张家死绝。”张海生坚定的说道。

    秦宇眼神闪了闪,目光凝视着张海生,许久之后,他可以确定,张海生没有说谎,那小女孩真的不在这祠堂内。

    “嗯。”秦宇点了点头,他选择相信张海生,随即目光看向在场的众人,朗声说道:“祠堂内没有你们想找的小女孩,就此离开吧。”

    秦宇这话一出,在场之人面面相觑,就这么离开,他们不甘心啊。

    只是,秦宗师都已经开口了,而且,没有秦宗师,他们也不敢进入这祠堂啊,先前那三位宗师是怎么死的,他们可是看的一清二楚,借他们一个胆子,他们也不敢进祠堂了。

    “秦宗师,您可以确定那小女孩不在祠堂内吗?”一位老者颤颤惊惊的朝着秦宇问道。

    “就凭我秦宇二字,你觉得足够了吗?”秦宇看了眼那老人,淡淡的答道。

    全场再次沉寂。

    秦宇二字,那就是宗师的身份,这等于是秦宇拿自己的身份来作保了,他们还有什么不相信的。

    “我觉得秦宗师不会骗我们的,也许这小女孩对其他宗师有诱惑力,但是对秦宗师,可能没啥诱惑力。”

    人群中,一位脑子灵活之人朝着身边的人说道:“秦宗师才多大的年纪啊,恐怕在咱们在场之人当中,论年轻可以排的上前十了,如此年轻的年纪,以秦宗师的修为,寿命最起码还有一百多年,根本就不需要去追求什么重生。”

    一语惊醒梦中人。

    这人的话,让得人群众人恍然大悟。

    对啊,他们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呢,秦宗师这么的年轻,重生离他还遥远的很,他完全没有必要为此事而浪费时间,真正对此事在意的,是那些寿命不多的人。

    想通了这一点,众人对秦宇的担保也就没有怀疑了。

    不过,就当众人纷纷准备离开的时候,秦宇却又是再次开口了,“各位,我不管你们找小女孩是什么目的,也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仇恨,我只要求一点,那就是不能伤及无辜,不得伤害普通人,不得破坏普通人的生活和财产。”

    秦宇的话,让得众人又站住了脚步,神情全都为之一凛,因为,他们可以感觉的到秦宇话中的严肃性。

    “如有发现破坏他人财产者,赔偿之后,直接剔出这片区域,再敢踏入,杀无赦。”

    “如有伤及无辜者,废其修为,若波及无辜之人超过十位,杀无赦!”

    “如有杀害无辜者,杀无赦!”

    连着三个杀无赦,所有人的心为之一颤,全都噤声不语,他们是被秦宇这话中的杀气给惊吓到了。

    一位宗师,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这样的话,那么必然就会说到做到,如果他们真的违背了上面这几点,恐怕秦宗师真的会雷霆出手灭之。

    而一些老者则想到了更多,他们的目光看向秦宇,等待着最后的一个步骤。

    此时的秦宇,在说完这些话之后,右手伸出,在空中连续写着字,每一个字都凝结成了实体,这些字,正是秦宇先前所说的那三句话。

    三句话,就这么凌空出现在空中,下一刻,秦宇右手指尖却是有着一道红光闪过,然后,这红光落在这些字体上面,瞬间,这三行字光芒大甚,直冲云霄而上。

    “这是……”一位中年男子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些疑惑。

    “这是宗师令,宗师令一出,莫敢不从,秦宗师这是下的宗师令了。”一位老者神情复杂的说道。

    宗师令。

    这三个字仿佛是有着魔力,让原本还寂静的人群轰然一声爆发了起来。

    那些年轻人不知道宗师令的含义,但那些老一辈的则是情绪激动,因为他们很清楚宗师令意味着什么。

    古代皇帝有诏书,普天之下不得违抗,不然就是与皇权为敌。

    而宗师令,是一代宗师的诏书,宗师令一出,如有违背者,那就是和宗师为敌。

    宗师令,可以调动宗师以下的人,这是人们对宗师的尊敬。

    而且,宗师令是宗师的身份象征,违背宗师令,那就等于是和发布宗师令的宗师彻底的撕破脸为敌,打宗师的脸,到那时候,宗师出手将其斩杀,没有任何人敢理论。

    秦宇的目光从人群中扫过,最终,目光落在那直冲云霄的光芒上,口中喝道:“吾以宗师之姿,发下宗师令,如有违者,视为挑衅,必斩不饶。”

    双手掐印,随着秦宇这句话一出,那一行字化作了一个星符,最终,是消散在了这片大地之上。

    人群,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知道,这一次秦宗师是动真格了,宗师令都颁布了,要是真有人违背了这三点,而秦宗师不出手处罚的话,那就是打自己的脸了。

    所以,就是为了自己的声誉,秦宗师也必须是维护宗师令,没有任何的余地可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