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八百零一章 是否爱过她
    老人十分的激动,因为,从他太太祖爷爷那一辈的时候,李家便是有祖训,这栋院子并不属于李家,但是李家世代都要照看这院子。

    李家不灭,这院子便不能荒废!

    这是李家的祖训,而且还是祖训当中排第一条的。

    李家在苏子城也就从太太祖爷爷那一代传下来的,而且在李家族谱内清楚的记载了,当年闹饥荒,太太祖爷爷成了孤儿,是这栋院子的主人苏姑姑收养了太太祖爷爷,从此才有李家。

    而且,在苏姑姑的帮助下,太太祖爷爷在苏子城打下了偌大的家产,也算得上是一富裕家族,只可惜,后世子孙不肖,出了三代,便是把家产败光,李家从此沦落到一普通人家。

    但是,即便如此,李家历代人也没有打过这院子的主意,更没动过这院子里的东西,而且每月都要来打扫几次,这条祖训一直没有违背,直到这一代。

    “爹,你这不能怪我啊,你看咱家现在还有什么,我都三十好几了,还没有娶到媳妇,总不能咱们李家就这么绝后吧,你和娘身体又不好,每天都要花好多钱买药,这钱还得我去赚,我哪里赚的过来,再说咱妹,人家知道是李家的,都没有媒人上门,咱妹长得又不丑,隔壁那胖大妞都嫁出去了。”李坡子有些委屈的辩解道。

    “哥,我就不嫁人,就在家服侍爹娘。”扶着老人的那女孩坚定的说道。

    “你这孽子,看我不打死你。”

    老人举起一手的拐杖,就朝着李坡子打去,而李坡子显然是以前没有挨打,动作那叫一个麻利,直接几步便是躲开了,倒是老人因为剧烈运动而不断的咳嗽起来。

    “够了!”

    秦宇的声音传出,老人这才停下脚步看向秦宇。

    “都离开吧。”

    秦宇这句话一出,老人看了眼莫咏欣,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朝着秦宇激动的询问道:“您是秦爷?”

    是的,老人看到秦宇,想到了当初自己太太祖爷爷传下来的几个故事,关于这院子的主人的。其中,最让他们这些后人不可置信的是,自己太太祖爷爷说,这院子里的秦爷,从来不会变老。几十年过去,样貌一如既往的年轻。

    当初,他们这些后人都不相信,而且除了太太祖爷爷,谁也没有见到过院子里的苏姑姑和秦爷,但是现在看到莫咏欣的样貌,老人忍不住开口询问了。

    “出去吧,这院子的主人已经回来了。”

    秦宇没有回答,不过他这话已经算是回答了老人的话了。

    老人没有再犹豫,点了点头。朝着自己的女儿说道:“回去。”

    老人离开了,走的时候,老人的脸上是带着笑容的,对他来说,守候这院子是他们李家的责任,因为,没有这院子的主人,就没有他们李家,他们的太太祖爷爷在那一次饥荒中也许早就死去了。

    老人在十年前的一场寒冬中因为劳累得了肺痨,每天就靠着喝药苟延残喘着。

    对于老人来说。他甚至很想就这么走了,因为,活着只能是拖累了这个家,尤其。是拖累了自己女儿,自己女儿已经二十二岁了,但依然没有嫁出去,就是因为人家得知有他这个累赘的存在。

    但是,老人又不敢走,因为他知道自己儿子的禀性。如果没有自己压着,恐怕早就把这院子里的东西都卖掉了,甚至连院子也会卖掉。

    老人不能看着李家的祖训会在他这一代,所以,他必须活着,哪怕明知道自己是个拖累,也要这么苟且的活着。

    不过现在,一切都好了,那人回来了,李家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这样,他就是下去了,也可以和太太祖爷爷交代了,也对得起李家二字了。

    老人带着笑离开,而秦宇看着老人的背影,眼神却是暗了一下,因为,他可以感觉的到,在这一刻,老人的生机开始飞快的流逝。

    这个寒冬,老人是熬不过去了。

    “你们,还不走?”

    李坡子和另外一位男子在秦宇的眼神对视下,心里同时一突,随后,连爬带滚的离开了,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这么的害怕,那感觉就是生怕自己走晚了一秒便没命了。

    人都走光了,秦宇看向莫咏欣,说道:“今晚,就在这里睡吧,这是幻境,不过目前我没有找到这幻境的破绽。”

    莫咏欣点了点头,走进了房间,这房间每个月都有人打扫,而且,里面的被褥也还是完好的,虽然不怎么华丽,但是用来睡觉还是足够的。

    至于秦宇,就这么站在院子里,将那槐树下的石桌上的积雪给清理开,露出石桌上面的一副象棋的棋盘,百年过去,上面的线已经是模糊了,只能勉强看个大概。

    这幅象棋是当年秦宇刻下来的,而会下象棋的,整个苏国只有两人,秦宇和苏嫣然。

    那些年,每当苏嫣然没弹琴的时候,两人便在这棋盘上对弈,而小梅则是在一旁给两人倒茶,至于冷雨,在她的眼中只有武术。

    “棋盘依旧,伊人已去。”

    秦宇轻叹了一口气,坐在石凳上,右手隔空朝着漫天的雪花一抓,那雪花纷纷凝结起来,最后,落在棋盘上,形成了冰莹的棋子。

    正房的大门在这时候打开,莫咏欣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看了眼秦宇后,莫咏欣直接是朝着这边走来,最后,在秦宇的对面坐下。

    “你先走还是我先走?”

    “你先。”秦宇笑了笑,答道。

    莫咏欣赛雪的玉手拿起一枚棋子,看了秦宇一眼,直接是往前推了一步。

    “她和你不同,当年的她总是喜欢先上象进行防御。”秦宇看了眼莫咏欣落下的兵,说道。

    ……

    在这个夜晚,两人就这么默默的下着棋,雪越下越大,可在两人的周遭却是没有一朵雪花落下。

    直到天际即将泛白的时刻,莫咏欣才收回棋子,从石凳上站起身,说道:“累了,我去睡了。”

    秦宇看着莫咏欣离去的背影,再看看棋盘上的棋子,脸上却是露出苦涩的笑容,七盘,他没有赢一盘,全部都是以他的落败结束。

    “你的心不在棋盘上。”莫咏欣关上房门前,回过头,说了这么一句话。

    听了莫咏欣这话,秦宇的笑容更苦,是的,他的心不在棋盘上,重回幻境,想到曾经的百年,又如何能够让心保持平静。

    虽然说这只是一个幻境,但是百年的生活,已经让他在这幻境中有了自己的感情,有了自己的痕迹。

    自己真的不爱苏嫣然吗?

    当初会守护苏嫣然百年,仅仅是因为苏嫣然长得和莫咏欣一样吗?

    重回幻境,这两个问题时刻在敲击着他。

    如果不爱,为何要回到这院子,为何看到那墓碑的时候,突然会有一种心痛的感觉。

    “秦公子,其实,有时候我也很恨你,恨你负了我一生,如果可以,不要再负她吧。”

    苏嫣然倒在秦宇怀中的这最后一句话再次浮现在他的眼前。

    苏嫣然是爱他的,爱了百年,一直到了生命的尽头,都没有能够得到那个承诺,自己守了苏嫣然百年,但何尝不是负了苏嫣然百年。

    “我很好奇,什么样的女子,能够让秦公子如此眷念,甚至就因为我和她长得一样,便能得到秦公子的终生守护,想来,她一定很优秀吧。”

    “她确实是一位很优秀的女子啊……”

    ……

    苏嫣然的每一句话都萦绕上秦宇的心头,就在百年前的这个冬天,茶香刚好温下,槐花临雪,飘飘落洒,一瞬间,一刹那……

    倘若在缘份刚好的时间,恰好的地点,彼此遇见,倘若你不认识她,你是否会为我留下?

    是否就愿意就此携手,细数光阴;相依相惜,一起春来静看桃红柳绿,夏来饮茶竹林听风,秋里慢吟菊黄枫红,冬里墨韵雪舞落梅。

    噗!

    每一个字落在秦宇的心田,都是一记重锤,而在炼心路外,那些从枯叶走过的人便是看到秦宇的口中喷出一口鲜血,这鲜血,染满了脚下的荷叶。

    所有人都感觉到,一股凄凉的气息从秦宇的身上散发出来。

    难道,秦宗师也通过不了这炼心路?

    不少人面面相觑,脸上露出骇然之色,如果连秦宗师都通不过的话,那他们还有机会吗?

    神女的神色也是有些紧张,现在自己姐姐和秦宇在一起,要是秦宇出现了意外,不知道自己姐姐会不会也遭遇危险。

    “哎,这炼心路和境界无关,炼心炼心,炼的是心,每个人的心境不同,这炼心路上遭遇的便也不同。”一位老者感慨道。

    谁的心里没有不愿意提起的往事,而炼心路就是把人心底不愿意提起的往事重新放大出来,甚至还用幻境的形式表现出来,如果过不了自己心里那条坎,这炼心路便不能通过,而不能通过炼心路的代价便是化作湖底的一具沉尸。

    “我更佩服的是和秦宗师在一起的这女子,这女子分明就是一普通人,但竟然可以走到这一步,这内心得强大到什么地步啊。”

    PS:这一章太难写了,,浪费很多脑细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