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八百二十五章 波澜再起
    众生之门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在自己和这位三叔祖眼中,自然是封印古滇国的地方。但是,在外人眼里呢,众生之门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一个充满了机缘和仙缘的宝地,甚至还有可能可以成仙。

    当初,自己看到众生之门内的景象,都觉得把成仙门三字放在这众生之门上反而觉得更加的合适。连自己都被欺骗了,那就更别说此刻在山脚下的那些人了。

    是的,成仙门内是一片血海,但是成仙门和众生之门几乎是一模一样,而众生之门这个名字,知道的人不多,如果,外面山脚的那些人将众生之门内的情况传递出去,会出现一种什么样的情况?

    成仙门,虽然隐秘,但是秦宇很清楚,玄学界还是有不少人知道的,至少,那些世家的人就知道,至少,那些三十六洞天福地的人就在寻找。

    只是,这么多年来,三十六洞天福地的人虽然是在寻找成仙门,但却并没有进去过,难道是三十六洞天福地的人没有找到过?

    秦宇觉得这一点是不可能的,三十六洞天福地内有那么多老不死的,如果真要有心查找成仙门,必然是可以找到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是传令那些世家门去寻找,然后将消息上报。

    这说明什么,说明成仙门还不能让三十六洞天福地的那些老不死的真正动心,毕竟,成仙门是一个虚无缥缈的传说,到底是否真的能够成仙还是未知。

    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传说,这些老不死的会出动吗?

    秦宇摇了摇头,答案肯定是不会的。

    但是,如果此刻众生之门的情况传到了三十六洞天福地,传到了那些老不死的耳中,又会有什么样的作用?

    秦宇突然有一种直觉,这众生之门的出现就是一个坑。一个针对某一些存在的坑。不然的话,如何能够解释,为何明明有办法彻底封印住的,为何还要留下小女孩。留下鬼脸吊坠?

    “那些大人物的事情不需要咱们去关心,众生之门也是时候关闭了。”三叔祖看到秦宇眼中不是有精光流过,还以为秦宇还在纠结这关于古滇国的事情。

    “前辈,晚辈还有一点不明,先前这宫殿大门是关闭的。是触发了青铜柱的机关才打开的,那前辈又是如何先一步躲进这口青铜棺材内的?”

    秦宇看向三叔祖,这确实是他疑惑的一点。

    “哈哈,谁告诉你宫殿的大门必须要启动机关才可以开启了。”三叔祖哈哈一笑,“这宫殿的大门只要不是古滇国之人便都可以推开,而且不会引起这宫殿内的阵法灭杀,只有古滇国之人才需要启动那青铜柱,将宫殿内的阵法彻底的关闭。”

    三叔祖的话让得秦宇恍然大悟,感情这宫殿有阵法的存在,但是。这阵法只针对的是小女孩,像他们这些人要是进入这宫殿那是畅通无阻的。

    一切的迷雾都解开了,秦宇也终于明白为何当初成仙门内出现的那道玉手叫自己来滇国寻找真相了,那被酒坛封印住的存在,就是滇国的第一任国王。

    “走吧,众生之门该关闭了。”

    三叔祖看了秦宇一眼,朝着宫殿外面走去,而秦宇则是回头看了眼那口青铜棺材,皱了皱眉,不过却也什么都没有说。跟着三叔祖走出了宫殿。

    三叔祖走出宫殿之后,径直来到了那广场中间的青铜柱上,将上面闪烁着光泽的那鬼脸吊坠拿来下来。

    “秦宇,感谢你替我小石寨村了解了一场因果吧。这颗吊坠便送给你。”

    三叔祖说完这话,直接是将手中的鬼脸吊坠朝着秦宇丢去,眼中没有一丝的留恋,哪怕这鬼脸吊坠拥有整个古滇国的力量。

    秦宇接到吊坠,脸上也是露出惊愕之色,不过。对于鬼脸吊坠,秦宇却也是没有什么想法,这东西太邪门了,虽然可以给人力量,但用的不好便会遭到反噬,赤木扎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三叔祖把鬼脸吊坠丢给了他,秦宇已经打算好了,找个时间就把这东西给丢进江山社稷图内去得了。

    下山的台阶已经没有了,不过,三叔祖的手在广场的一处剁了几下脚之后,那白玉台阶却是又一次出现了。

    “秦宇,你从这里下,我还是按照隐秘通道离开,等到所有人都出去,众生之门便会自动关闭,而且,只有两个时辰的时间,如果两个时辰没有离开,这众生之门自动关闭后便再也离开了,除非等到下一次有人从外面打开,不过,那已经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三叔祖提醒了秦宇几句话后,便是朝着广场的一侧走去,那是先前神女走的路,没多久,三叔祖的身影便是消失在了秦宇的眼中。

    三叔祖走了,然而,秦宇看着前方的白玉台阶,却没有踏步离开,而是站在原地,眼神不时的闪过阴晦明暗的光彩。

    许久之后,秦宇的表情变得坚定起来,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朝着……朝着宫殿走了去。

    没有任何的犹豫,秦宇再一次推开了宫殿的大门,而后,径直走到了那口青铜棺材前。

    青铜棺材一如既往的漂浮在空中,那一张银符玉令不时的闪烁着光泽,秦宇高高跃起,来到了青铜管材面前,然后,伸出了手,一把将银符玉令从棺材上给撕了下来。

    将银符玉令撕下来之后,秦宇将青铜棺材盖给缓缓推动,露出棺材内的景象。

    只往棺材内看了一眼,秦宇脸上却是露出了笑容,嘴角微微翘起,下一刻,又将棺材盖给合上,将那银符玉令重新贴在了棺材盖上。

    “果然如此。”

    秦宇轻声呢喃了一句,果然和他猜测的一样,这位三叔祖,也是一位神秘的人啊。

    摇了摇头,秦宇才又一次走出了宫殿,将宫殿大门给关上之后,这一回,却是没有犹豫,直接是走上了向山的白玉台阶之路。

    当秦宇脚踏上白玉台阶之路的时候,在秦宇的脚下便是出现了一朵祥云,这祥云直接是承载着秦宇到了山脚下。

    来到了山脚,秦宇才发现,山脚下的人竟然都不见了。

    秦宇注意着地面,发现地面上有着不少脚印,而且,这些脚印并不凌乱,这说明山脚下的人并没有遭遇什么意外,那么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这些人都被神女给劝走了。

    既然人都走了,那秦宇也没有久留,而且三叔祖也说了,这众生之门有时间限制,时间到了,众生之门就会自动关闭。

    从这里到众生之门的出口,路程并不短,尤其是那炼心路和金装之路,最起码需要一个时辰,当下,秦宇不敢过多的耽搁,立刻是迈开脚步朝着原路返回。

    走过了炼心路,走过了金砖世界,不过,当走过那三个池子的时候,秦宇却是看到一道人影正跌跌撞撞的朝着他这边跑来走来。

    以秦宇的视力,遥远就认出了这道身影,当下开口喊道:“张大勇,怎么回事?”

    没错,这跌跌撞撞跑过来的正是张大勇,此时的张大勇一脸的慌张和着急,只顾一路向前前面奔跑,当听到秦宇的声音后,才抬起头,看到秦宇,脸上露出了惊喜之色。

    “秦宗师,您……您回来了正好,不好了,外面出事情了。”张大勇急忙开口朝着秦宇说道,因为呼吸急促,说话却是有些喘气。

    “出什么事情了?”秦宇眉宇一挑,几个跨步便是来到了张大勇的面前,问道。

    “外面,有一位传奇宗师,此刻正和秦宗师您的那位传奇宗师朋友打了起来,而且还打伤了您的朋友。”张大勇一边大口的喘气一边答道。

    “什么!”秦宇的脸色在这一刻骤变,他很清楚,张大勇指的他的那位传奇宗师的朋友就是神女。

    有人和神女动手了,而且还把神女打伤了,那莫咏欣!

    秦宇脸色瞬间变得阴冷起来,下一刻,便是直接是化作了一道残影,朝着众生之门的门口而去,只留下,张大勇的声音继续传来。

    “是聂家的人,聂宏鸣的那位太祖出现了,说要让秦宗师您的那位朋友给一个交代,结果双方就打起来了。因我当时刚走出这门口,看到情况不对,就马上跑回来通知秦宗师您……”

    张大勇话说完才发现秦宗师已经不见了,当下也顾不得休息,又朝着门口那边跑去。

    此时,众生之门的外面,滇池边上,神女的嘴角溢出一抹鲜血,手中的长剑撑在地上,保持着自己的身躯不倒,在神女的对面,则是站着一位四十多岁样子的中年男子,虽然容貌是四十多岁,但却是一头白发。

    这位中年男子站在神女的面前,四周的人全都沉默着不敢说话,在神女的身后,凌帝和曹轩等人也是倒在了地上,这其中最惨的是莫咏星,整个人浑身是血,被她姐姐给搂在了怀中。

    此时的莫咏欣,整个人都在颤抖,不是害怕而是愤怒,因为愤怒而颤抖,这是气到了极致的表现。

    “不过七品初期而已,你拿什么来阻拦老夫。”中年白发男子看着神女,冷傲的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