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八百四十五章 再见黑猫
    “秦宇,你真够坏的,根本就是故意欺负人。”

    在校职工宿舍单元楼这边,孟瑶没好气的捶着秦宇,想到篮球场上那些男生傻眼了的表情,她又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

    “我这不是赶跑我的情敌嘛。”

    秦宇也是哈哈一笑,没错,他打篮球时候确实是作弊了,到了后面,对面完全是傻眼了,因为他每投每进,对方根本没有机会碰到球。

    想到全场那些学生的傻眼目光,秦宇也是莞尔,自己好像很久没有这么恶搞过了,这就好像是一个大人欺负小孩子一样,看来,自己也是童心未泯啊。

    等到秦宇和孟瑶走到她母亲的那栋单元楼下面时,却是刚好迎面碰到一对五十多岁的夫妇,刚好从单元楼上面下来。

    “小孟,小秦?”

    这对夫妇中的男子看到秦宇和孟瑶,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突然惊喜的叫道。

    “季老师,李老师。”秦宇和孟瑶看到这对夫妇,脸上也是露出了笑容,跟着开口说道。

    “真的是你们,是来找欧阳老师的吧,小秦,上次的事情还没来得及好好感谢你,今天既然碰上了,那一定要到我家里去吃饭。”李茹十分的热情,上前便是拉住孟瑶的手。

    对于李茹来说,秦宇就是他们家的恩人,如果没有秦宇的话,他们儿子也许到现在都还没有好。

    “李老师,我们是来看我妈的,这时间恐怕……”孟瑶有些委婉的想要拒绝。

    “小孟,欧阳老师那边我去说,我家小季早就说要感谢一下小秦了,老季,还不快去弄买点菜回来。”

    “这个时间点了,哪有什么菜,不然就叫上欧阳老师出去吃吧,我给儿子打电话。”季民浩开口说道。

    “那也行。那你这就给儿子打电话,我上去叫欧阳老师。”

    秦宇听着季老师夫妇的话,只能是相视苦笑了几声,当下。被李老师半拉着进了单元楼。

    “欧阳老师,在洗菜啊?”

    欧阳秀英的房门并没有关,因为几分钟前孟瑶给打过电话,知道自己女儿和未来女婿马上就到了,索性就先把门打开。自己则是在厨房里忙活事情。

    “是李老师啊。”欧阳秀英带着围裙从厨房走出来,看到和李茹一起走进来的秦宇两人,先是愣了一下,不过下一刻马上就明白发生了什么时期了。

    几年前的那一次事情,李老师便一直说要请自己女儿和秦宇吃饭,好好感谢一下他们,自己想着没多大事,而且秦宇又不怎么来京城,便是婉拒了,不过现在既然被李老师给碰到了。欧阳秀英心里很清楚,估计这顿饭是跑不了了。

    “看来晚上我是不用开厨了,可以等吃的了。”欧阳秀英和李茹的关系很好,也不矫情,直接是解下了自己身上的围裙。

    “对,今晚咱们一起出去吃,我家小季你也知道的,已经念叨好多次要见见自己的恩人,好好感谢一下了。”

    欧阳秀英点了点头,这一点她当然知道。李老师的儿子这几年每逢过节就过来送一些礼物,虽然自己家里不缺东西,而且这些礼品也不算多么的高档,不过欧阳秀英每次收到都很高兴。

    因为。这是自己的女儿和自己女婿给自己带来的,这比她自己收到学生们寄来的礼物都要让她高兴。

    这就是为人父母的心理,对于做父母的来说,他们就希望看到自己的子女有出息,而到了孟家这样的家庭,欧阳秀英倒是不担心子女会不会有出息。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问题。

    自己的同事儿子因为自己女婿的原因给逢年过节给自己送礼,这让欧阳秀英倍有面子,同样的,也对秦宇这未来女婿越加的认可。

    于是,秦宇五人便是又从单元楼走出来,孟瑶开车,秦宇做副驾驶,而欧阳秀英则是和季老师夫妇坐在后排。

    车子出了学校,因为这时候已经是下班期了,为了避免堵车,众人便是在学校附近挑了一家档次不错的老北京风味的饭馆。

    等到秦宇几人到乐饭店的包厢坐下没多久,包厢的门便是被推开了,一位和秦宇年纪差不多的男子走了进来,一看到秦宇,脸上便是露出感激之色,诚恳的说道:“秦大哥,一直想要感谢你,可总是找不到机会。”

    “一点小事情而已,用不着如此。”秦宇摆了摆手,笑着答道。

    “这怎么是小事情,要不是小秦你,我家小季现在没准还没有好,小秦你不仅是小季的救命恩人,也是我家的恩人啊。”李茹连忙说道。

    “对,对,是我们全家的恩人,一会一定要多敬小秦几杯。”季浩民也是跟着附和道。

    秦宇只能是苦笑,不过就在这时候,一道黑影却是突然从小季身后窜了出来,朝着秦宇跃起。

    秦宇没有阻拦,任凭这道黑影窜到了自己的身前,然后扑进自己的怀里。

    “喵!”

    看到怀里的黑猫,秦宇有些惊讶,一手摸了摸黑猫的头,而黑猫却是十分乖顺的躺在秦宇怀里任凭秦宇抚摸。

    “这是那只黑猫?”一旁的孟瑶看着柔顺的黑猫,有些吃惊的问道。

    “是啊,这就是那条黑猫,自从我儿子好了之后,这条黑猫也就养在我们家了,而且和我儿子感情很好,我儿子每天去店里都要带着它。”季民浩在一旁答道。

    “秦大哥,自从那件事情发生之后,我就感觉我和小黑之间有一种特殊的联系,就一直带在身边了,忘了说,自从那件事情之后,我就辞职了,现在自己开了一家宠物店,专门养猫。”季路平说道。

    “这也算是缘分吧。”秦宇感慨了一下,季路平因为那次的事情,和这只猫灵魂互换,虽然灵魂换回来了,但两者之间却是冥冥之中有着联系,互相产生了亲近。

    “喵!”

    黑猫在秦宇怀中享受着秦宇抚摸了一会之后。却是从秦宇的怀中跳了出来,跳到了桌子上,然后走到了季路平身前,小嘴却是一下子咬住季路平的袖子。然后朝着秦宇这边拉扯。

    “小黑,你干什么呢?”季路平有些哭笑不得,就要把黑猫的的嘴给拿开,只是,黑猫却是咬的死死的。怎么也不愿意松口。

    “秦大哥,小黑这两天不知道怎么了,非常喜欢咬我的袖子,还怎么也不愿意放开,不过前几次只是咬住不放,今天却突然要拽着我了。”

    季路平说者无心,但秦宇听者却是有意,眼中闪过一缕若有所思之色,下一刻说道:“黑猫通灵,而且小黑很有灵性。不会无缘无故做这样的举动,你过来我看看你的手。”

    从黑猫的举动,秦宇推断出了一点信息,这黑猫似乎是想让自己看看季路平的手,而他这话一说口后,黑猫果然是松开了咬在季路平袖子上的嘴,这更让秦宇证实了自己心里的猜测。

    “我的手,我的手没什么啊,就是前几天被几只流浪的野猫给抓了几下。”

    季路平挽起了自己的袖子,这个时节北方的天气已经算是入冬了。季路平身上的衣服不少,平时这手却是不会给人看到。

    季路平把袖子挽起,那手臂之上却是有几道伤痕,不过已经是结疤了。正如季路平所说的是,是被野猫给挠到的。

    然而,当秦宇看到这几道伤痕之后,眉头却是微微皱了起来,下一刻,从椅子上站起。走到了季路平的身边。

    “是什么猫挠到你的,在什么地方?”秦宇表情严肃的问道。

    看到秦宇表情严肃,季路平下意识的答道:“在我宠物店门口,是一只白色的流浪猫,纯白的那种。”

    听了季路平的回答,秦宇眼睛眯了起来,半响后,却是伸出手抓住季路平的手臂,而后,五个手指在季路平的手腕处轻轻的弹着。

    一开始,众人还疑惑秦宇在做什么,不过没过一会,当看到季路平手臂上那几条伤痕有着黑气慢慢的冒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傻了眼。

    “这是怎么回事?”季民浩有些不解的看向自己儿子的手臂。

    “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季路平也是一脸的震惊,自己手臂上怎么会有黑气的,他这手臂就是前两天被野猫给挠了几下而已啊。

    在场之人,除了秦宇,便只有孟瑶的神色比较镇定,看到这一幕,朝着秦宇问道:“秦宇,是不是季大哥又沾上了什么阴物了?”

    “不是阴物,是印记!”秦宇意味深长的答道。

    “秦宇,什么意思,为什么小季手臂上会出现黑烟?”欧阳秀英开口了,她虽然知道自己这女婿和一般人不一样,但是对于眼前这一幕,还是觉得难以理解。

    “其实很简单,就是有人想要害季大哥,那只白猫不简单,并不是无意抓伤季大哥的,而是有人在后面驱使。”

    “秦宇,这黑烟对季大哥有伤害?”孟瑶开口问道。

    “现在还没有,不过马上就有了。”秦宇将季路平的手臂放下,“大家都通说过这么一个传闻吧,说猫的眼睛能够看到一些脏东西。”

    “听过,老一辈人都这么说。”欧阳秀英跟着点头说道。

    “其实,猫不仅能够看到脏东西,而且还能吸引脏东西,这其中黑猫最灵,但是其他猫也不是没有这本领,季大哥手臂上的这几条抓痕并不是普通的伤痕,还是有了猫的印记,有了这印记在,便会吸引脏东西的靠近。”

    秦宇脸上露出精光,继续说道:“只是估计那背后驱使白猫的人没有想到季大哥身边有小黑,小黑是黑猫,而且还有灵性,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两天小黑之所以会咬季大哥的袖子,其实就是想要吸走季大哥手臂上的印记,只可惜,没有能成功,不过也阻止了这印记继续扩散,所以季大哥这两天才会没事情,但是时间一久的话,依然是会出事情的。”

    秦宇的话让得季路平脸色变得有些苍白,而一旁的季老师和李老师更是满脸的着急,忍不住问道:“小秦,那该怎么办?”

    “现在季大哥手臂上的印记已经是被我给化掉了,不过这只是治标不是治本,最好是要找出背后驱使的人,季大哥,你最近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没有,我开店做生的,一般不会得罪人,而且因为开的是宠物店,所以除了客户,也很少和其他人有什么来往。”季路平想了下,答道。

    “再仔细想想,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的?”

    秦宇很清楚,能够驱使白猫做出这种事情的人绝对不会是普通人,而且也不会无缘无故向普通人出手,肯定是有缘故的。

    “要说有仇的话,那就只有在一个礼拜前发生的事情了,不过也算不上有仇,是一位老婆婆,她给人看守一个工厂,那工厂是街道办的,后来我就和街道办联系,能不能把这个工厂租给我,我打算用来扩大猫舍,进行种猫繁殖,街道办答应我了,不过那老婆婆却出来阻拦了,说这工厂不能租给我,是属于她的。”

    “不过后来一打听我才知道,原来在和老婆婆的老公以前是这厂的老板,老婆婆没有子女,在她老公去世之后便是一个住在厂里,不过,当初她老公也只是租赁了这地二十年而已,早就已经到期了,不过是因为这工厂没什么用,所以街道办的人也就没去管了。”

    季路平回忆起那天的情形,自己要去工厂看看,结果这老婆婆一直阻拦,不让他进去,就算是街道办的领导来了也是如此,最后无奈,街道办的那些领导只能是强行把老婆婆给推开。

    季路平记得,自己和街道办的领导进入工厂之后,那老婆婆靠在门边,用一种阴冷的目光看着他们,嘴里却是在喃喃自语着:“你们这些闯进我家的强盗,你们都会遭到报应的,你们都不得好死。”

    当时还没有感觉到什么,现在回想起来,季路平突然有些不寒而栗了起来。

    PS:今天我外公生日,所以耽搁了,上一章三千五百多字,这一章四千字大章,也有七千五了!今天就两更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