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八百六十五章 黑衣人至!
    越南的山林之间,秦宇一个人扛着棺材走在最前面,后面跟着的是一脸古怪表情的赵咏君和苗忠伟两人。

    两人从一开始的震惊到后面的麻木,到了现在,他们已经能够接受秦宇可以一只手扛起一口棺材的事实了。

    从那长衫人口中得知阻拦烈士遗骨回国的阿尔卑斯山的大祭司之后,秦宇便是带着赵咏君和苗忠伟朝着阿尔卑斯山方向走去。

    那位长衫人,秦宇并没有杀他,不过,却是把对方变成了白痴,至于那些村民,秦宇还不至于滥杀无辜,只是定住了他们的身子,几个小时之后便会恢复自由。

    “你们在这里等我,我去把这口棺材给藏起来,到时候再回来寻找。”秦宇转过身,朝着苗忠伟和赵咏君说了一句之后,一个人转身走进了一侧的丛林中。

    几分钟之后,秦宇从丛林中走出来,苗忠伟有些疑惑的问道:“秦先生,藏在这里,不怕被那些村民发现吗,这里离着那村落并不远啊。”

    秦宇他们才走了十分钟的山路,这是在那个村落的活动范围之内,一旦那些村民到处寻找起来,肯定是可以发现的。

    “你可以去找找看。”秦宇笑着说道。

    苗忠伟有些迟疑,不过一旁的赵咏君却是真的朝着秦宇先前所走的那丛林走去,苗忠伟见状,也是快步跟上,只有秦宇站在原地未动,只是笑眯眯的看着两人离去的黑影。

    过了一刻钟之后,赵咏君和苗忠伟返回了,两人的脸上带着不可思议之色看向秦宇,因为,他们找了一刻钟,却是没有发现一点棺材的痕迹。

    那棺材,就好像是进入了丛林之中后,就这么突兀的消失了。

    就算是埋在了泥土当中,那也会有一些泥土被挖掘的痕迹吧。苗忠伟自认自己侦查能力还是不错的,他重点观察着一些草木和泥土,但依然是一无所获。

    “秦先生,我是彻底的服气了。”苗忠伟朝着秦宇翘起了大拇指。秦宇的这一系列手段让他彻底的折服了。

    “走吧。”

    秦宇下笑了笑,他心里很清楚,苗忠伟和赵咏君是不可能找到的,要是找到了才会让他震惊。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将这棺材给藏在丛林之中。只是走到苗忠伟和赵咏君看不到的地方之后,将棺材收进了江山社稷图内,要是这样还能被他们找到,那才是真正的有鬼了。

    三人一路无言,继续朝着阿尔卑斯山走去。

    夜晚,山风阵阵!

    没有帐篷,苗忠伟弄来了一堆柴火,赵咏君从一个瓶子内倒出了粉末,围绕着这一堆柴火洒成一个十米左右的圈子,其后。那地上便是没有虫子朝着柴火靠近,但是飞虫依然是前仆后继的赶来。

    只有真正在山林中过过夜的人才知道,山林中过夜,没有想象的那么美好,星辰为被,大地为床,在山林中过夜,因为柴火的缘故,会吸引着无数的飞虫飞来,这些飞虫落在柴火的附近。密密麻麻的看着人心头发毛。

    苗忠伟和赵咏君两人坐在柴火边上,靠着柴火取暖,这个时候的越南,夜晚也是带着阵阵的凉意。

    赵咏君身上涂了一种香水。那些飞虫都不敢靠近赵咏君,而苗忠伟可就没那么舒服了,不时的有飞虫落在他的身上,大个的甚至都有着一寸长,最终苗忠伟只能是无奈的赵赵咏君借了那种散发独特气味的香水,这才隔绝了飞虫。

    “秦先生。你要不要也来一点。”赵咏君手里拿着香水瓶,看向靠在对面一颗大树下的秦宇,开口说道:“这气味是用了一些防虫的化学药液配置出来的,毒虫闻到这气味便不会靠近。”

    “不用了。”

    秦宇闭着眼睛,摇了摇头,很是惬意的靠在一颗大树下面,那模样,让得赵咏君和苗忠伟两人在心底同时想起了一个词:侠客!

    侠客,古代的侠客,持剑舞刀走天涯,日月为被,大地为床,一生放荡不羁。

    “秦先生和咱们不同,那些毒虫并不敢靠近他。”苗忠伟看了秦宇这边几眼,朝着赵咏君说出了自己的发现。

    经过苗忠伟这么一提醒,赵咏君才注意到,秦宇的周身不仅是没有飞虫飞去,也没有爬虫的出现,赵咏君清楚的看到一只飞虫朝着秦宇所在的方向飞去,可离着秦宇还有五米的距离时,就突然一个转身飞快的飞走,仿佛那身后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在追着它,飞慢了一步就会没命了一样。

    这一幕,让得赵咏君眼睛眨了眨,到现在她才想起,秦宇,和她们不一样。

    山风阴凉,但最后还是抵不住走了一天山路的劳累,赵咏君沉沉的睡过去了,卷缩成了一团,苗忠伟见状,却是将自己的外套脱了出来,盖在了赵咏君的身上。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苗忠伟的睡意也是袭来,声音变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一股阴冷的山风袭来,苗忠伟打了一个机灵,整个人睡意全无,目光朝着山风吹来的方向看去。

    那里,一片漆黑,然后苗忠伟却是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这是他在特种兵期间执行一些任务时候锻炼出来的对于危险的本能感应。

    不要小看这感应,有好几次他就是靠着这感应救了自己的命,甚至有一次被敌人的狙击手给瞄准了,正是因为这感应,他在最后的关头,头朝着一边偏了几公分,而后,一颗子弹几乎是擦着他的头皮而过。

    虽然,苗忠伟已经是退伍了许多年了,但是他依然相信自己的直觉,这山风吹来的黑暗之处,一定是有危险的东西。

    苗忠伟想要提醒秦宇,目光看向秦宇,却是发现秦宇依然是闭着眼睛,一副进入了梦乡的样子,而且看样子是应该做了一个好梦,因为秦宇的嘴角是微微翘起的。

    苗忠伟想要开口,但是,他突然发现自己动不了了,整个身子就好像是被禁锢住了,连嘴唇张开都十分的困难,嘴里是发不出一点的声音。

    苗忠伟的眼瞳瞬间放大,因为他发现那山风吹来方向的黑暗之处,此刻却是走出了一道道的身影,在请冷的夜色下,在那稀松的月光照射下,勉强可以看清,这些人全都是穿着黑色的衣服。

    “黑衣人!”

    苗忠伟的心里卷起惊涛骇浪,因为他看到这些黑衣人手中闪烁着寒光的弯刀,这让他瞬间想起了十二年前的那一幕,想到了自己当年惨死的战友,愤怒,开始充斥在他的脸上,一双眼睛几欲喷火,死死的盯着这些黑衣人。

    一二三四……

    一共十个黑衣人,不断的朝着这边靠近,然而十双脚,却是没有发出一丝的声响,就好像是十位幽灵一样,悄无声息的便是来到了柴火的跟前。

    苗忠伟身躯在微微的抖动,虎目暴睁,急的脸上的青筋暴涨,因为他看到有三位黑衣人已经是走到了秦先生的身边,手中的弯刀扬起,就要朝着秦先生挥去。

    刀起,在月色之下寒光闪烁,苗忠伟的眼珠子瞪着几乎都要掉出来了。

    刀落,鲜血狂洒而出,喷射在那颗大树上。

    苗忠伟脸上带着浓浓的震撼之色,不过下一刻却是变成了欣喜,因为,他清楚的看到,这鲜血不是从秦先生身上流出的,而是从那三位黑衣人脖子处喷出的。

    砰!

    下一刻,黑衣人身上的人头从脖子处掉落了下来,不过身子还保持着持刀的手势就那么站立在那里,好像是三具无头僵尸一样。

    这一幕让得苗忠伟欣喜,也让苗忠伟瞬间醒悟过来,他怎么忘记秦先生是奇人了,连自己都能发现这些黑衣人的出现,秦先生没有理由不能发现的,看来,秦先生是故意装作沉睡引这些黑衣人上当的。

    三位同伴突然被杀的变故,让得剩下七位黑衣人全部都愣住了,虽然这七位黑衣人很快就反应过来,不过,他们也只看到,一道紫色的光芒在他们的眼瞳中放大,下一刻便是什么都不知道了。

    因为下一刻,他们的人头全都落在了地上,全部成为了站立着的无头尸体。

    黑衣人全死了,苗忠伟发现自己恢复了自由了,当下连忙站起身,拿着刺刀走到了那些黑衣人的身前,确认每一位黑衣人都彻底死去了才为止。

    而在这过程之中,秦宇始终是没有睁开眼睛,依然是背靠着大树上,保持着进入梦乡的状态。

    “嘎嘎!”

    粗嘎嘶哑的声音传入了苗忠伟的耳中,苗忠伟立即回头,却是发现森林之中一群乌鸦突然被惊飞,放佛那森林之中有什么让它们感觉到危险的东西。

    “谁!”

    苗忠伟朝着森林深处喝道,手中的刺刀紧紧握住,而也就在这时候,森林中却是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

    “华夏的客人,我奉大祭司之命,来请各位上阿尔卑斯山一趟。”

    声音落下,一位老者从森林之中走了出来,说的却是一口纯正的普通话,目光从苗忠伟身上停留了不到一秒钟便是移到了苗忠伟身后的秦宇,当看到秦宇的时候,老眼却是微微闪烁了几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