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八百七十五章 山神印!
    黑色的符文重新化作了两百个黑点,飞回那松树林中,飞到这两百个鬼魂的眉心之处,这一切,苗忠伟都一无所觉。

    此刻的苗忠伟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自己的周遭越来越冷了,冷的他牙齿都快要打颤了,直觉告诉他,在他的身边,有着一些不干不净的东西,尤其是身后。

    而也就在这时候,秦宇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却是如惊雷般响起:

    “走!”

    听到这声音,苗忠伟浑身一个机灵,顾不得身后的不对劲,连忙迈着步伐就朝着山下走去,只是,一步迈出之后,苗忠伟脸色骤变,因为,他感觉自己身后就好像是背了一个百斤的重物一样,差点一个踉跄就要摔倒。

    苗忠伟稳住身子,就要回头,不过就在这时候,他想起了秦先生对他的交代,秦先生特意叮嘱过他,不管身后发生了什么,都不能回头的。

    想到这一点,苗忠伟堪堪止住已经侧过去的脸,连忙方,而后,又一次迈起了脚步。

    这一次,苗忠伟发觉比上次还要重了,背上的重量好像有着两百斤了,而也在他这一步迈出的时候,在他的身后却是传来松树叶抖动的声音。

    那种声音,就好像后面有人在拔起这些松树,只是,苗忠伟很确定,自己身后没有任何人,就连秦先生也是在山腰处并没有走向来。

    那身后的这些动静从何而来?

    不是风吹动的,苗忠伟对风的声音很敏感,他可以确定不是,可既然不是风,那难不成这些松树还会自己动?

    苗忠伟很想回头,此刻他的心里充满了好奇,然而,秦宇的叮嘱却是时刻在他的心头响起,最终,服从命令的天性战胜了好奇。苗忠伟又一步迈了出去。

    第三步,这一次的重量更加的重了,苗忠伟整个背被重量压着弯下了一半的腰,脸色也是因为吃力而变得通红。

    而同时,在苗忠伟的身后,松树的动静更大了,甚至。他还感觉到了土地的震动。

    “这是……”

    苗忠伟的脸上露出惊诧之色,因为。他虽然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这震动和声音却是告诉他,后面的松树破土出来了。

    想到这里,苗忠伟脸上的惊讶变得惊喜,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些松树会突然破土,但是此刻他不想去想了,他现在就只要按照秦先生吩咐的,朝着酒店方向不停的走就是了。

    然而,此时在山腰处的秦宇眉头却是皱了起来。忠伟半弯曲的腰,目光店所在的方向,轻声自语道:“被发现了吗?”

    酒楼的天台,大祭司站在天台之上,目光遥望着松树林这边,一张老脸变得十分的阴沉,“借用鬼魂之力。我还真是小觑了你啊,只是,既然被我发现了,又怎么可能让你这么顺利的完成。”

    大祭司袖袍一挥,一股阴风刮起,朝着松树林而去。而也就这股阴风到达松树林的时候,正是苗忠伟迈出第三步的时候。

    “利用山神土地来喝令这些鬼魂吗?”

    秦宇目光收回,嘴角露出了一缕冷笑,大祭司在这阿尔卑斯山呆了不知道多少年,论操控山神土地之术,自己肯定是不如他,但这不代表着自己就拿大祭司无辙了。

    双手掐诀。身后江山社稷图出现,秦宇伸手一抓,从江山社稷图内,飞出了一方通体玉白的砚台,那中间却是有着一点黑点。

    “当初得到这东西还没有用过,既然如此,那就拿你们来试试吧。”

    秦宇的眼中闪过一道冷色,双手一挥,这一方洁白如雪的正方印便是落在了他的脸上。

    “就是你这越南的山神厉害,还是我华夏的山神印厉害。”

    双手飞快的掐诀,秦宇手中的念力不断的打在了这洁白如雪的正方印上,正方印开始缓缓旋转起来,而这正方印,正是当初莫咏欣得到的山神印。

    当初得到山神印之后,山神印中保存的影像之后,秦宇便是把山神印交给了莫咏欣,由莫咏欣来保管。不过,就在前不久,莫咏欣却是把山神印交还给了他。

    而且,修炼到了这个境界,秦宇对山神印的了解也是多了许多,虽然这山神印所号令的那座山已经毁了,那山神已经是进入了成仙门内,但是,这不意味着这山神印就没有用了。

    山神印,是一座山的精华凝聚而成,甚至更准确的说,是与大地龙脉有关,怎么可能因为山神的死就是去了作用。

    成为了七品传奇宗师之后,秦宇把玩过山神印,他发现山神印中有着一股十分纯净的能量,这能量,不比那龙脉的精华差,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还要更加胜出一筹。

    这让秦宇突然想到了当初姜子牙封神榜的事情,那些神仙被写入封神榜内才有了神位,那么山神之所以能成为山神就是因为有了山神印。

    而这,是不是意味着,只要有山神印,就可以再一次创造出来一个山神。

    秦宇不敢保证,但是此刻,秦宇突然觉得既然是在越南境内,那他倒是可以拿这山神印来试一试。

    “巍巍青山,千古不朽,苍茫大地,谁主浮沉。有一物从大地起,冲天际之高,此谓之于山……”

    秦宇的声音在这山腰处响起,带着古老歌谣的吟唱,响彻整座阿尔卑斯山,而随着秦宇的吟唱,山神印旋转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

    “有物谓之山,而山有灵,得天地之独厚,孕龙脉之精华,吸日月之辉,历经千百劫,终成神印……”

    随着秦宇的吟唱,山神印绽放的光芒开始慢慢的扩散,一片光辉开始洒向阿尔卑斯山,以秦宇为中心,一寸一寸的扩散着。

    而就在山神印放射出光芒的时候,松树林中的苗忠伟突然感觉到自己背上一轻,那压在自己背上的重物似乎是消息了。

    来不及多想,苗忠伟连忙抓紧朝着酒店方向走去,这一走,便是一连跨出了十几步。

    “咦?”

    酒店天台,大祭司惊诧出声,随即,脸色变得阴沉起来,右手袖袍处却是滑落出来一物,这是一块乌木令牌,在这令牌的一面刻着一座大山,如果仔细,可以是阿尔卑斯山的缩小模样,而在另外一面,则是画着一道符文。

    “此物我祭炼了百年,原以为永远不可能用上了,没有想到,今日却是用上了,秦宇,你也该自傲了。”

    大祭司枯瘦的手指在这乌木令牌上抹过,令牌一面的符文却是开始闪烁起光泽,同时,慢慢的漂浮在了大祭司的身前,犹如那山神印一样,也是开始散发出来光泽,不同的是,这乌木令散发出来的是黑色的光泽,在这夜色之下几乎是等同于虚无,不注意根本察觉不到。

    松树林,此时那两百道鬼魂开始拨动松树,然而,下一刻,这是鬼魂却是簌簌发抖起来,把手里的松树给放下了,而走在前面的苗忠伟再一次感觉自己背上的重量又出现了,又一次将他的背给压弯。

    “果然是留有后手啊。”

    山腰上的秦宇轻叹了一口气,神色却是未变,而后,右手指尖朝着山神印一点,一道精血落在山神印上,接受到了秦宇的这滴精血,山神印却是突然停下了旋转,就这么静静的漂浮在那里,闪烁着莹莹光芒。

    “这是?”

    秦宇脸上露出惊讶之色,他滴出精血只是想要彻底的激发山神印的威力,但是,山神印现在的变化却是出乎了他的意料,山神印,似乎是在渴望更多的精血。

    “也好,会有什么变化吧,希望不要让我失望。”

    秦宇右手连连点出,每一次都有三滴精血射向山神印,然而,一连点了三十下,山神印依然还是闪烁着荧光,就好像一个喂不饱的孩子一样,在向秦宇发送着贪婪的信号。

    三十下,接近百滴精血了,也就是秦宇一连有过几次奇遇,导致体内精血数量达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不然的话,一百滴精血,换一位七品传奇宗师来还真不一定舍得。

    但是,现在的情况是一百滴明显不够,山神印就好像是一个无底洞一样,到底要吸收多少精血还是一个未知。

    秦宇眼神闪烁,沉吟了片刻,眸子之中闪过坚决之色,下一刻,直接是右手食指按在了山神印上。

    咻!

    一股巨大的吸力从手指处传来,秦宇就感觉自己体内的精血飞快的朝着山神印而去,流逝的速度之快,让得他都吓了一大跳,甚至,都有想要将手指给抽离的冲动了,可最后,还是忍住了。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当秦宇脸色骤变,准备将手指收回的时候,那股吸力终于是消失了,与此同时,山神印光芒瞬间绽放,这光芒不再像先前一样,一寸一寸的扩散,而是犹如旭日一般,在一刹那,将整座阿尔卑斯山照耀如昼!(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