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八百九十三章 青铜古灯出
    看到这团诡异的白色的火焰,秦宇浑身有些发寒,就好像眼前的这并不是火焰,而是一朵寒冷的冰花,只不过是火焰形状的冰花。

    玉壁之外,热浪滔天,玉壁之内,寒冷刺骨。

    如此极端的变化让得秦宇脸上露出了困惑之色,难道,涌入玉壁之外的热浪并不是这火焰给散发出来的。

    秦宇的目光落到脚下,结果却是发现脚下有着不少人骨,数量起码有着三百跟之多,看到这些人骨,秦宇脸上露出一道喜色。

    这些人骨都是被大祭司给扔进来的烈士遗骨,而这些烈士遗骨并不像在外面看到的那样是被火焰给吞噬了,而是完好无损的落在地上。

    小心的从这些遗骨跨过,秦宇朝着这水晶中的白色火焰走去,当走到水晶身前,依然是没有能感到一丝热度,相反,浑身反而是发冷。

    看着火焰水晶,秦宇眼神闪烁,许久之后,秦宇的脸上带着坚定之色,似乎是做出了某个决定,将右手伸出,朝着火焰水晶摸去。

    然而,就在秦宇的手即将碰触到水晶的时候,水晶之中,那安静的火焰跳动了一下,这一跳动,整个室内的温度瞬间恐怖的增长,秦宇刚刚重组的血肉,又变成了一具白骨。

    火焰铺满了整个室内,但来的也快去的也快,仅仅只是出现了那么一刹那便又消失了,随即室内的温度又降下来,恢复了寒冷。

    秦宇的手伸了回来,他不明白这水晶中的白色火焰是什么意思,是警告自己不要靠近?

    再没有搞清楚这白色火焰的来历之前,秦宇决定不靠近这水晶了,因为。这水晶中的火焰实在是太诡异了。

    秦宇的目光看向室内的其他地方,想要找到一丝和火焰水晶有关系的线索,只是,整个石室除了这火焰水晶没有任何一物,只有玉壁,四面都是玉壁。

    找不到有用的线索。秦宇决定放弃了。对于秦宇来说,他这一次的目的是带回这些烈士的遗骨,不过现在又多了一个目的,那就是斩杀大祭司。自己在身体被扯入玉壁时候那大祭司狂笑和站起来的身影还在他的脑海中浮现,那大祭司并没有死。

    大祭司没有死,自己在这玉壁之中,外面还有崔莺莺别雪她们,如果大祭司离开洞口的话,找到别雪她们的话。别雪她们必然不会是大祭司的对手。

    所以,自己眼下的当务之急是先离开这里,离开玉壁找到大祭司,那大祭司肯定对这火焰水晶有所了解,自己可以从他的嘴中得到答案。

    想到这点,秦宇便是朝着入口方向走去,不过,再经过那些烈士遗骨的时候。秦宇却是停下了脚步,双手掐诀。召唤出来江山社稷图,准备将这些烈士的遗骨给收入江山社稷图内。

    然而,就当江山社稷图出现的刹那,那水晶中的白色火焰却是再一次跳动了起来,而且这一次,不像先前秦宇手伸过去时只跳动了一下。而是不断的跳动。

    火焰跳动,秦宇只感觉身后一股热浪袭来,再然后,就发现自己再一次被火焰的海洋给包围了。

    秦宇脸上露出疑惑之色,自己没有靠近这水晶啊。这水晶里的火焰为什么又跳动起来了,难道,是因为自己要动这些遗骨的原因?

    或者说,这些遗骨是大祭司丢进来当做这白色火焰的饲料的,所以对于白色火焰来说,这些烈士的遗骨就是他的食物,现在自己要收走这些遗骨,这白色火焰不干了?

    愤怒了,生气了?

    然而,很快秦宇就知道自己猜错了,因为,这一次包围他的火焰浪潮并没有那种恐怖的温度,相反,还给他一种适中的温热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和泡温泉一样,不同的是秦宇泡的是火泉。

    火焰将秦宇包围,也将江山社稷图包围,甚至,火焰还不断的卷入江山社稷图内。

    看到这一幕,秦宇脸色变了变,双手掐诀,就要把江山社稷图给收起来,只是,无论他怎么掐诀,这江山社稷图却是纹丝不动了。

    秦宇的脸上露出着急之色,江山社稷图内有龙脉有神女,还有一些当初从三十六洞天福地洗劫而来的珍贵药材,要是被这火焰都给吞噬了,那他的损失可就大了。

    顾不得再收拾遗骨了,秦宇抬脚就要迈入江山社稷图内,不过,就在秦宇一个飘身来到江山社稷图的入口,准备踏入进去的时候,那卷入江山社稷图内的火焰却又再出涌出来了。

    火焰从江山社稷图内涌出来,在空中铺成一条火焰路,一直是到那水晶中的白色火焰跟前,这一幕,让得秦宇暮然想到的红地毯。

    这从江山社稷图入口到水晶火焰之间的这条由火焰铺成的火路,就好像是一条红地毯,而似乎有什么尊贵的客人要从江山社稷图内出来,踏过这条红地毯来到水晶火焰跟前。

    因为这一突然的变故,秦宇便是没有进入江山社稷图内,而紧接着一幕,证实了秦宇的预感。

    江山社稷图的出口处,一盏青铜古灯缓缓的从里面飘出,顺着那红色火焰地毯朝着那水晶火焰的方向而去。

    青铜古灯的出现,让得秦宇愣住了,这盏神秘的青铜古灯从进入江山社稷图中后便是一直没有动静,没有想到,今天竟然从江山社稷图内出来了。

    看到青铜古灯,再看看水晶中的白色火焰,秦宇的脑海中突然浮现起当初李家家主将这青铜古灯交给自己的时候所说的话。

    “相传天下有九州,九州气运由九鼎镇压,得到九鼎便是可以控制九州的气运,这个传说是真是假无人可知,但是这盏灯却是有着和传说中的九鼎一样的作用,可以操控一方气运。”

    青铜古灯可以操控一方气运,现在回想起李家家主的这句话,秦宇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如果,把关于九鼎的传说带入青铜古灯内,那是不是意味着,这世上有九盏可以操控天下气运的灯。

    如果,真的有九盏这样的灯……

    秦宇看向水晶中的白色火焰,双眼突然闪过了亮光,如果真的有九灯的话,以这白色火焰和青铜古灯的表现来看,很有可能,这白色火焰就是其中一盏灯的灯火。

    就如这青铜古灯中的火焰当初是自己在彝族中找到的一样,这白色火焰也是火焰和灯盏分离了。

    越想,秦宇越觉得这个可能性越大,不然的话,为何江山社稷图一打开,这白色火焰就好像沉睡了许久的孩子突然清醒了过来。

    而同样的,一直是在江山社稷图内山巅处稳稳不动如同老僧入定的青铜古灯也是从江山社稷图内飞出来,要说这白色火焰和青铜古灯之间没有联系,绝对是不可能的。

    秦宇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青铜古灯和白色火焰,青铜古灯靠近水晶的时候,那水晶突然放射出一道寒光,这寒光洒遍整个室内,整个室内的温度在这一瞬间降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

    “原来是这样。”秦宇脸上露出恍然大悟之色,因为他终于为何这室内的温度并不高了,一切,都是因为这水晶。

    这水晶到底是什么材质他不知道,但是现在秦宇可以确定,这水晶绝对是至寒之物,仅仅是散发出来的寒气便是让这室内的温度达到了零下几十度。

    只是,面对着水晶散发出来的寒气,青铜古灯无动于衷,依然是朝着水晶漂浮过去,最终,直接是漂浮在了水晶的下方,那火焰将水晶给包围住了。

    水晶内的白色火焰在这一刻也配合起青铜古灯,在里面不断的跳动,不时的有热浪散出。内外攻击之下,秦宇清楚的看到水晶开始出现了裂缝。

    裂缝一旦出现,必然会扩散,水晶散裂的趋势已经是不能阻止了。然而,此刻的秦宇却是不关心这个了,秦宇现在关心的是,当着白色火焰出来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时间在一分一分的流逝,当水晶的裂缝越来越多的时候,那白色火焰反而是停止了跳动。

    只是,停止是为了积蓄力量,盏茶时间过后,白色火焰猛地膨胀起来,而后,就是砰的一声,水晶碎裂,一股恐怖的热浪铺天盖地在充斥着整个室内。

    这一次的温度,让得秦宇又一次悲剧的变成了一具白骨,不过好在的是,秦宇提前猜到了这一点,把那些烈士的遗骨给收进了江山社稷图内。

    秦宇很有先见之明,因为秦宇想到了西游记李的孙悟空,孙悟空被镇压五百年后出世的刹那,不也是发泄了一阵吗,这白色火焰虽然不知道被水晶囚禁了多久,但肯定时日不短,这一脱困,必然是会要发泄一下的。

    白色火焰的疯狂跳动,让得四周的玉壁都开始了慢慢的熔化,看到这一幕,秦宇脸上露出着急之色,如果真的等到白色火焰将玉壁给熔化掉,以这白色火焰的恐怖温度,那整座山都不得被熔化了。

    不过索性的是,这样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在白色火焰发泄了一阵之后,青铜古灯微微旋转起来,古灯上的火焰脱离开古灯,飞向了白色火焰,和白色火焰交融在了一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