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九百一十六章 事了
readx();    令旗旋转,秦宇的眼睛却是看向脚底,而后双脚迈开,整个人围绕着这万春亭游走了起来。

    秦宇行走的速度不快,但是每一步迈出便是几米的距离。到最后,莫咏星三人只能是看到秦宇的身影在他们身边闪过,犹如一阵疾风。

    脚踏五行,秦宇每一步踏下那面令旗的转动便是快了一分,也许肉眼一开始感觉不出来,但是,一刻钟过去之后,这令旗便是旋转如花,根本就看不清。

    令旗旋转如花,秦宇却是停下了步伐再一次回到了原位,口中喝道:“东置神木应生气西留巨钟宣定鼎!”

    “南设燕墩压火神北铸铜牛镇水患!”

    “五行遍布北京城景山居中聚阳气!”

    三句话念完之后,秦宇目光看向莫咏星,喊道:“摇旗!”

    “哦。”

    莫咏星原本正津津有味的看着秦宇,他最喜欢就是看秦宇开坛做法时候的画面,一时都差点忘了这一次他自己也参与了其中,当下连忙晃动起来了手中的令旗。

    “天干中丙丁属火,位南方,南离之火起!”

    秦宇一声巨喝,莫咏星便是发现,自己手上的令旗突然沉重了许多,再也不能做到向先前一样轻松摇晃了。

    秦宇的目光看向南方,看向永定门,那里是燕墩所在之地。

    此时的燕墩,那些正跟随着旅行社到这里旅游的人突然发现,燕墩似乎是出现了一丝变化了。

    先是有一位游客惊讶出声,指着燕墩那石碑上的二十四座水神雕像,高声喊道:“这水神雕像在动!”

    这道声音引起了所有游客的注意,游客们先是看了眼这位惊讶出声的男子,而后齐齐将目光转向燕墩上的石碑,结果一看,一个个都震惊不已,因为那石碑上雕刻的二十四座水神雕像竟然真的是在动。

    这二十四座水神雕像袒胸.裸.足跌座于海水之上,然而此时这二十四座水神脚下的海水却是在晃动。犹如真的波浪摇动一般。

    同时,那水神雕像开始移动,围绕着石碑转动,就好像是旋转木马一样。只是速度很慢,慢到要不是盯着看的话,根本就发现不了。

    然而,水神像移动是摆在眼前的事实,所有游客在震惊之余纷纷拿出手机拍照录像。想要记录下来这一幕。

    燕墩这边发生的情况秦宇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他也不会在意,此刻的他目光从南方收回,落在莫咏星的身上。

    “往前三步!”

    “哦好!”

    莫咏星连忙摇晃着旗帜朝着前面走出了三步。

    “往左五步,再往后六步,然后右脚提起,重重跺下!”

    砰!

    莫咏星按照秦宇的吩咐一步步的去完成,当右脚重重落下的时候,那远在京城南端的燕墩上那些浮动的二十四座水神雕像突然光芒大甚,而后便是恢复了平静。

    光华消失。那些游客便是发现水神雕像不移动了,那下方的海浪也不摇动了,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如果不是手里的相机和手机中照片告诉他们,这些游客几乎都要以为他们是集体看花眼了。

    “秦宇,我抓不住了。”莫咏星右脚踏下之后,手上的旗帜突然传来一股巨大的拉扯力让得莫咏星面色大变,连忙双手死死的握住旗帜,不过这么下去恐怕也坚持不了多久。

    “放手。”

    秦宇的声音传来,莫咏星是想都不想的就松开了手,并且还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旗帜脱手。直接是朝着高空飞去,绕着万春亭绕了一个圈之后,直接是插在了南边的地上。

    令旗插下,秦宇的目光看向莫咏欣。口中念道:“天干中庚、辛属金,位西方,用金来镇,镇物为西郊大钟寺永乐大钟”。

    “摇旗!”

    莫咏欣按照秦宇的吩咐开始摇晃起来的旗帜,而秦宇的目光则是看向了西方。

    大钟寺内,此刻正是僧人敲钟之时。大钟寺的敲钟僧人正要敲动永乐大钟的时候,突然双眼睁的老大有些不可思议看向大钟。

    因为,这钟声敲出来和以往的钟声完全是变了一个样,原来的钟声深沉浑厚,但是此刻的钟声却是圆润深沉,浑厚洪亮,而且音波起伏很有规律。

    最关键的是,这钟声传出,方圆五十里都可以听到,这让一些离着大钟寺远的人纷纷停下了脚步,脸上露出惊讶之色。

    大钟寺对于居住在大钟寺附近的百姓来说并不陌生,那大钟寺的钟声他们也听过,但是他们从来不知道大钟寺的钟声可以传的这么远,更不知道大钟寺的钟声可以让他们有些浮躁的心慢慢沉淀下来。

    “前五,右二,前三,左七,右五!”

    秦宇发布出一个个口令,而莫咏欣则是执行着秦宇的口令,但右脚跺下之后,同样的是松手放开了旗帜。

    旗帜飞旋绕着万春亭几圈最后便是落在了西方一角,插在了泥土之中。

    ……

    “壬、癸属水,位北方,用水来镇。”

    秦宇目光又看向了孟瑶,孟瑶不懂秦宇开口,便是主动摇晃起来了旗帜。

    颐和园青铜卧牛旁!

    因为天色尚早,这青铜卧牛旁边却是没有什么人,此时,这青铜卧牛的那牛尾慢慢的在翘起,一改原来的垂落姿态。

    青铜卧牛的尾巴翘了起来,同时,那巨大的牛蹄也是开始出现了变化,一改卧着的姿态,竟然站起来了。

    没错,青铜卧牛变成了青铜站牛,一双牛眼凝视着昆明湖方向,而就在下一刻,所有在昆明湖湖畔的人都听到了一声低沉的牛吼声。

    牛吼声过后,那站起来的铜牛却是一只牛蹄踏出,而后,便是落入那昆明湖内消失不见。

    ……

    万春亭这边,在铜牛落入昆明湖的同时,孟瑶也是将双手松开,任凭那旗帜飞落到北方,最终插在地面上。

    三面令旗插在了万春亭的三个角落,秦宇看了眼缺少令旗的东面,微微叹了一口气后,一把抓住在他的身前飞旋的令旗。

    “天干中戊、己属土,位中央,用土来镇。”

    秦宇抓住令旗,直接是朝着四面回扫,而此时,在离着万春亭不远的张德田,突然感觉到脚下传来了一丝震动。

    “怎么回事?”

    这震动很轻微,如果不是他放在一旁台阶的手机在微微抖动,他几乎是察觉不到,既然如此,张德田也是将手机拿起来看了几次确定不是有什么消息和电话之后才敢确定真的是地面在抖动。

    “难道是地震来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张德田的面色便是变得难看起来,而同时他身边的几位下属也是如此,这景园这么多树木,要真是地震,那可是会砸死人的。

    “张主任,我们快跑吧。”

    几位下属慌慌张张的朝着山下跑去,然而,张德田在朝着山下跑了几个台阶之后却是突然停下了脚步,而后一咬牙,转身朝着山上万春亭所在的方向而去了。

    “富贵险中求,这一次拼了。”

    张德田不往山下跑而是往山上跑是因为他想到了万春亭的秦宇等人,如果景山真的地震了,那么几两位公子哥和那两位姑娘此刻肯定是六神无主了。

    毕竟,有权有势的公子哥都是在温室长大的,有几个遇到过危险和挫折的,现在肯定是慌张失措,而如果他这时候上去然后将这些公子哥从山顶带离开,这两位公子哥肯定会感激自己,没准这两位公子哥背后的长辈也会认自己这个人情。

    但那时候,自己就可以凭借着对方的关系平步青云了,而不是窝在这公园当个破管理主任。

    张德田的野心很大,但他也知道,富贵得去靠拼搏的,这一次他决定赌一把。。

    然而,等到张德田跑到山顶万春亭的时候却是傻眼了,因为,没有他想象中的惊慌失措的一幕出现,秦宇四人正坐在石桌上聊着天。

    “张主任,有什么事情吗?”看到张德田上来,秦宇开口问道。

    “呃……”张德田足足楞了一会,才开口说道:“几位没有感觉到山在震动吗,可能有地震要来了。”

    “地震?没有吧。”秦宇摇了摇头。

    “怎么可能会没有,这山……”

    张德田话说到一半便是停止了,因为他发现这山不再震动了,又恢复了平静了。

    “难道张主任是得到了什么通知?”秦宇故作疑惑的问道。

    “没……没有,只是刚刚感觉到这山在震动,所以觉得可能有地震,一想到几位还在山上便是打算上来提醒一下,不过现在看来是我搞错了。”张德田有些沮丧,但是他很聪明的把自己上山的目的给表露了出来,说给了秦宇等人听。

    看吧,我是关心你们的安危才不顾地震的危险还往这山上跑。

    “多谢张主任的提醒了,既然这山出现过震动,那不管是不是有地震,我看我们还是先离开的好。”秦宇从石桌上站起身,而听了秦宇的话孟瑶三人也是从万春亭走出,跟着秦宇朝着下山的路走去,只留下张德田一个人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然而,张德田没有注意到的是,在秦宇四人离开万春亭的时候,那万春亭却是刮起了一股风,这风夹杂着一股禅香的香气飘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