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九百八十七章 判官殿
    崔莺莺哭着将春画的头从地上抱起,看着那已经被踩变形的脸,崔莺莺再也忍不住,放声痛哭了起来。●⌒,

    家逢巨变,父亲下落不明,身边的亲信丫鬟又为了救自己而被杀,如此巨大的打击,又怎么是崔莺莺可以承受的住的。

    从高高在上的小公主一下子变成了家破人亡的幸存者,巨大的落差,让得崔莺莺几乎崩溃。不管崔莺莺实际年岁多大,这些年她一直是在崔判官的守护下成长的,并没有遇到什么风浪。

    所以,秦宇有些害怕崔莺莺会承受不住这打击,彻底崩溃了。

    不过,此时的秦宇内心也是充满了怒火,虽然他知道春画这么做是为了保护崔莺莺,但是同样的也保护了他,春画的死,他也有很大的责任。

    甚至,在这一瞬间,秦宇心中都有一股冲动,不管大道伤痕,直接是追出去将这些黑色面具之人灭杀掉替春画报仇。

    可最终,理智还是战胜了冲动。秦宇明白,他这一趟阴间之行最主要的任务是要搞清楚阴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该如何应对。

    鬼魂无法进入阴间,对于阳间来说会是一个巨大的灾难。所以,这就是所谓了为了大局必须隐忍。

    不过,秦宇也在心里默默发誓,春画不会白死,她的仇,到时候自己一定会替她报。

    在秦宇想着这些的时候,那边的崔莺莺也终于是哭完了,也许是哭的没有眼泪了,崔莺莺将春画的头颅紧紧的抱在怀里片刻之后,从地上站起来,然后,将春画的头颅放回了身躯处。

    崔莺莺就这么默默的看着春画的尸体,一言不发。正当秦宇准备开口的时候,崔莺莺却是将目光看向了秦宇,“秦宇,我们走吧。”

    崔莺莺的话语和表情让得秦宇有些发楞,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因为眼前的崔莺莺很平静,情绪已经是没有一丝波动了,就好像春画的死还有崔府的破败都和她没有关系了。

    深深的看了眼崔莺莺之后,秦宇没有多说什么,点了点头。带着崔莺莺朝着门外走去。秦宇很清楚,崔莺莺不是真的不在意了,只是将仇恨和痛苦深深的埋藏在了心底。

    秦宇笃定,此事之后,崔莺莺那活泼天真的性子恐怕是要变了,以后恐怕再也看不到崔莺莺天真烂漫的灿烂笑容了,不过这样也总比崔莺莺没法承受这个打击而彻底崩溃来的好。

    走出崔府,崔莺莺最后回头留恋的看了眼掉落在地上的匾额上的崔府两字后,朝着秦宇开口说道:“去一个地方。我父亲很有可能就在那里。”

    崔莺莺走在了前面,带着秦宇朝着一个方向走去,沿途,两人遇见了许多波戴着黑色面具的男子。同时,也看到许多鬼魂在这些黑色面具男子的控制下朝着某个方向走去。

    为了避免节外生枝,秦宇和崔莺莺两人都是提前躲开了这些戴着黑色面具的男子,就这样行走了差不多有半天的时间。秦宇跟随着崔莺莺,来到了一座大殿前面。

    判官殿!

    这是崔判官和其他一些判官办公的地方。

    阴间有四大判官,而崔判官为首。所以这判官殿并不是崔判官一人的。

    不过,来到判官殿前,秦宇的脸上却是露出了狐疑之色,被判官殿前的景象给弄懵了。

    判官殿前,阴兵把守两旁,不断的有鬼魂被带进去,也有鬼魂被阴兵强行从里面拖出来,哭着喊着求饶命。

    如果,一路上没有见到那么多阴兵的尸体,没有见到崔府的破败,这样的场景不会让秦宇震惊,因为这本就是判官殿该有的场景。

    判官殿就想当是阳间的审判机构,负责的是审判所有鬼魂生前所犯下的罪孽,然后根据罪孽的深重判罚不同的惩罚。这里,每天都有无数的鬼魂哭着被阴兵拖拽出来求饶命,这些鬼魂无一意外都是生前犯下了巨大罪孽的。

    但是,就是眼前这幅场景让得秦宇有些懵了,崔判官下落不明,阴间这么多阴兵被杀死,判官殿却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这可能吗?

    带着这份困惑,秦宇拉住了就要朝着判官殿走去的崔莺莺,然后眼珠子一转,手指着那些鬼魂,朝着崔莺莺说道:“先别暴露身份,我们就装作准备被审判的鬼魂走进去。”

    鬼魂很多,有时候往往是一两个阴兵带着一排鬼魂走进判官殿,所以,秦宇决定混入鬼魂当中打探消息。

    秦宇和崔莺莺混入的是一支二十多位鬼魂的队伍,只有两位阴兵走在最前面领路,这两位阴兵也没看后面,径直把鬼魂带到判官殿大门后便是离开了。

    秦宇和崔莺莺来到判官殿前,到了这里,秦宇才发现,判官殿内竟然也有那些黑色面具男子,这些男子竖立在两侧,就好像古代公堂上执杖的衙役。

    戴着黑色面具的男子竟然出现在了判官殿,而这些人和血洗了崔府的那伙人是来自同一个组织的,判官殿还允许这些人出现,秦宇的脑海中浮现一缕不好的预感。

    “赏罚重地,不得喧哗!”

    大殿的最前面,一位阴兵重重的哼了一声,“所有鬼魂分成两拨,进入前面两分殿。”

    在秦宇和崔莺莺的前面不远处,有着四座殿门,而这其中左侧和右侧的两间殿门有着鬼魂进出,不过中间这两座殿门却是紧闭着。

    “我爹爹和陆叔叔是在中间这两间大殿内办公的,而边上这两间另外两位判官办公的。”

    阴间四大判官,各负其责,崔判官为首,陆判官次之,之后才是另外两位判官。崔莺莺以前也来过判官殿,所以她对判官殿的情况很了解。

    听了崔莺莺的话后,秦宇的眉头却是微微皱了起来,四大判官殿两殿空缺,崔判官下落不明,崔府还被血洗了,难道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不成?

    “你们,去那一殿!”

    鬼魂队伍两个两个的进入两殿,很快,一位阴兵便是注意到了崔莺莺和秦宇,因为崔莺莺在进来之前,特意将头发给散开,还将脸上涂了一些泥土,所以,这位阴兵并没有认出崔莺莺来。

    崔莺莺在判官殿可是出了名的,作为判官殿**oss崔判官最疼爱的宝贝女儿,判官殿的阴兵几乎是没有不认识崔莺莺的,所以,崔莺莺才特意会如此打扮。

    秦宇和崔莺莺走的是最右侧的一个判官殿,殿门口有着两位戴着黑衣面具的男子,这两位男子目光在秦宇和崔莺莺身上扫了一眼之后,便是将殿门给打开,放秦宇和崔莺莺进去,随即又关上了殿门。

    一进入分殿内,秦宇只觉得眼前一暗,而后就看到在自己前面有着不少鬼魂,最前面的两位鬼魂跪在了地上,而在这两位鬼魂上方则是一道台阶,台阶之上有着一张案桌,案桌后面坐着一位身穿紫袍的中年男子。

    “生前无大过,犯口舌,受五年拔舌之罪。”

    中年男子恢弘的声音传来,那两位鬼魂连忙跪谢,而后,从侧门走了出去,接着立刻有两名鬼魂走上前跪下。

    “他是章判官,以往是只负责审判善鬼的,对善鬼进行奖励的。”崔莺莺在秦宇耳边道。

    四大判官,崔判官为首,什么都管,而这章判官是赏善司的,只负责对那些善鬼进行奖励。

    “所有鬼魂到达判官殿,都要由我爹爹和陆判官确定是善是恶,然后再交由赏善司的和惩恶司的判官确定具体的惩罚或者奖励程度。”

    听了崔莺莺的话,秦宇抬头看向这位赏善司的章判官,很明显,这位章判官现在干的活计已经是超出了他原来的职权范围了。

    四大判官,崔判官和陆判官都不见踪影了,剩下的两大判官把崔判官和陆判官的活计都干了,这意味着什么?秦宇皱眉深思了起来。

    “不过,他们没有我爹爹的生死薄,没有生死簿,虽然可以判罚这些鬼魂,但是鬼魂接受了判罚之后去投胎,来世根本没法确定了。”

    生死簿,是阴间之宝,一直以来都是由崔判官掌握,所有的鬼魂受了刑或者是奖赏之后,都会由崔判官在在生死薄上给他们勾上,然后根据生死薄上的记载是功是过选择的来生。

    有罪之人来生会进入畜生道或者是进入贫寒家庭,而那些行善之人就会投身富贵之家,这些,都是轮回之道根据生死薄上的记载自动安排了,可以说,具体怎么个方法,阴间没有人知道。

    轮回是阴间最神秘的事情,哪怕是崔判官也不知道具体个情况,崔莺莺也是从自己父亲嘴中知道的这些讯息,对于轮回,整个阴间恐怕只有阎君和轮回殿殿主会知道一些秘辛了。

    在秦宇思考着问题的时候,很快前面的鬼魂都被快审判完毕离开了,只剩下那么四五个鬼魂之后就要轮到秦宇和崔莺莺两人了,秦宇朝着崔莺莺对视了一眼,两人决定先溜走。

    毕竟,那些阴兵没能认出崔莺莺,但是这章判官肯定是可以的,对于章判官,有很大的可能性是敌非友,所以秦宇不敢掉以轻心轻易的暴露了自己两人的行踪。(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