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两千零二章 廖霭的举动
    轮回殿殿主沉默不语!

    “总之,迟早你们是会后悔的,我那愚蠢的老哥不就是为此连生命都没有了吗?就算我被他封印了,但至少我还活着,可他留下了什么?”

    鬼王这话一出,除了轮回殿殿主面不改色之外,秦宇几人包括那老者和廖霭全都神情大震,因为,他们没有想到会听到一个这么震撼的秘密。WwW.XsHuotXT.com

    鬼王话里的意思是说,阎君是他的哥哥!

    一个如此劲爆的消息让得秦宇都有些目瞪口呆了,感情闹了这么久,鬼王和阎君是两兄弟自相残杀。

    鬼王座下的那位老者也是傻眼了,因为关于这一点他从来不知道,他只记得,当时他只是一个普通鬼魂的时候,鬼王找到了他,告诉他,做我的下属,可以保你万世永存。

    “感情闹来闹去都是亮兄弟家里斗啊。”秦宇嘀咕了一句,虽然他先前震惊于这个消息,不过很快就平复了心情,因为古往今来,在阳间的朝代更迭当中,为了争夺权力兄弟阋墙的事情并不少,倒没有什么好说的。

    不过,从鬼王的话语当中,秦宇又另外听出了一点有用的讯息,那就是鬼王和阎君会走上对立面,似乎并不少为了争夺权力,而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阎君想要做某件事情,而鬼王却觉得这事情不该做,他要阻止阎君,于是这才有了当初的那场大战,鬼王被阎君封印在地狱的第十九层。

    这么想的话,阎君将鬼王封印在阎罗殿,也未尝不是没有存了让鬼王看看到底谁的选择是错的想法,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阎君陨落了。而鬼王依然被封印。

    “这封印困不了我多久,到时候阴间还是会落入我的掌控,不知道我那位哥哥要是知道现在的情况。还不会觉得当初的选择是对的?”

    “是对是错,到时候自然见分晓。”轮回殿殿主淡淡的答道。

    “到了这时候了。你竟然还这么有信心,咦,他是?”

    鬼王的身影没有出现,但是声音之中却是带着一丝惊讶,半响之后,突然放声大笑起来,“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怪不得你到现在还这么有信心,原来是因为他。”

    秦宇等人被鬼王突然的放声大笑和话语给弄懵了,不知道鬼王说的是什么意思,也许,在场之人只有轮回殿殿主知道鬼王话语的意思了。

    “好,那我就看一次,我倒要看看,是你们对还是我对。”

    鬼王留下这句话后,那黑色之门便是消失了,鬼王手下的那位老者还没来得及说上一句话。

    实际上。鬼王被封印在第十九层,平日里感觉不到阴间的事情,而且他也没那个心情去感应。到了他这个境界,大部分事情都已经是不放在心上了。

    这一次之所以会显露,一来是因为他的这些下属施展合计之法的时候让他感应到了,二来则是因为轮回殿殿主的缘故。

    鬼王就这么干脆的消失了,那老者都没有反应过来,目光看向轮回殿殿主充满了恐惧。

    不过,轮回殿殿主却根本没有看向他,在鬼王消失之后,转身。那深邃的目光在秦宇身上停留了几秒,那一刻。秦宇仿佛感觉自己的一切都被轮回殿殿主给看穿了。

    除此之外,秦宇隐约感觉到。轮回殿殿主的那目光中似乎是带着一丝期盼,轮回殿殿主会期盼自己?

    秦宇不敢相信自己的这个直觉,轮回殿殿主是什么身份,他有什么做不到的还需要期盼自己的?

    不过,轮回殿殿主并没有给秦宇多思考的时间,在盯着他看了几秒之后,下一刻,身形一闪,也是突兀的消失了。

    轮回殿殿主这一突然消失,让得秦宇诧异,因为那轮回令还在自己的手上,难道轮回殿殿主不打算收回了?

    当然,眼下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在轮回殿殿主消失之后,那边,那位老者的心思却又是活络了起来,因为,没有轮回殿殿主在,他的实力在现场是最高的。

    老者看了眼秦宇,在看到秦宇手中的轮回令时,嘴角却是抽搐了一下,有了刚刚经历的这一幕,打死他是不敢再向秦宇出手了,谁知道会不会因此再引来轮回殿殿主。

    不能向秦宇等人出手,老者的目光看向廖霭,说道:“廖霭,我们现在的实力不够了,先隐匿起来。”

    最终,老者选择了离开,现在这边就剩下他和廖霭两人,加上还有一些没有赶过来的下属,也不会是阴间原来那批人的对手了。

    廖霭点了点头,朝着老者走近,不过,就当廖霭靠近老者的时候,突然做出了一个让秦宇震惊,让崔莺莺惊呼了举动出来。

    廖霭趁着老者没有防备,直接是一掌拍在了老者的背上,老者哪里想到廖霭会在这个时候偷袭他,直接是结实的承受了廖霭这一掌,直接是被打飞了出去。

    然而,廖霭并没有就此出手,一掌将老者打飞之后,又是快速追了上去,双手挥舞手掌如排山倒海一般的拍出,招招都是充满了杀机。

    老者的实力在廖霭之上,但廖霭先前偷袭的一掌是全力出手,本来廖霭的实力与老者虽然也差距也相差不多,此刻情况颠倒,更是没有了招架之力。

    而看着这一幕的秦宇表情却是变得古怪起来,这廖霭是想要干什么?难道是打算杀了这老者之后又重新回归到崔判官他们那边,只是,廖霭也不想想,崔判官他们还会接受他吗?

    任何人对于叛徒是最难原谅的,甚至崔判官他们可能会接受老者的投诚都不会接受廖霭,所以,廖霭杀死老者根本就没有作用。

    不过,即便知道廖霭杀死老者没有作用,秦宇也没有出声阻拦,这狗咬狗是最好的,最好是来一个两败俱伤,对于廖霭秦宇是一点好感都没有的。

    不过,秦宇的愿望没有达成,那老者并没有如秦宇想象的那么给力,在被廖霭偷袭之后,只是坚持了那么盏茶时间后便是直接是被廖霭给一掌击毙了。

    老者和廖霭都是鬼魂修炼出来的实体,所以并没有元神,所以是真正的死亡了。

    看着廖霭将地上老者的尸体给提在手中,秦宇脸上露出了笑意,开口问道:“廖霭你这又是何意,你觉得你这样做就可以重新回归崔判官他们那边?”

    “我如果说我只是故意选择叛变,但实际上还是心向阎君的,等待着时机好里应外合,你觉得他们不会相信我吗?”廖霭杀死了老者之后,面对诡异之色的看向秦宇问道。

    “你觉得崔判官他们会相信吗?”秦宇嘴角微微翘起反问道。

    只要是有脑子的人就知道崔判官他们肯定是不会相信的,廖霭不过是多此一举。如果廖霭是在鬼王的这些下属还在的话出手杀死了老者,也许崔判官他们还会相信,可很明显的,廖霭是看到鬼王的人不行了才动手的,其心思不难猜测。

    “是啊,现在他们肯定是不信的,可是,除了你们之外,还有谁知道鬼王的这些下属被轮回殿殿主给杀死了呢?只要你们不说,到时候我就说我斩杀了鬼王的下属,而鬼王的人见势不对便撤走了。”

    廖霭脸色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这就是他刚刚想出来的谋划,而廖霭的这个谋划,便是建立在他对轮回殿殿主的判断。

    以轮回殿殿主这样的存在,既然已经离开了,那么肯定就不会再出现了,更不可能去告诉崔判官他们,是我帮你们杀死了鬼王的那些手下。

    所以,他只要把现场知情的人通通杀掉而后再伪造出来一个现场和理由就可以了。

    在廖霭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秦宇神情便是一凝,因为他已经是知道廖霭的目的了,廖霭这是要杀人米口了。

    说白了,廖霭这是赌博,就是赌秦宇手中的轮回令已经没法再沟通轮回殿殿主了。不得不说这是一场豪赌,但是对于眼前的廖霭来说,他没有其他路可选了。

    要么,就是逃逸躲避起来,此后永远不要出现,可是,这样的日子让过惯了高高在上的廖霭怎么可能忍受的了,所以,他只能是为此赌一把了。

    在秦宇明白廖霭的企图没多久,白瑾和崔莺莺两女也明白了,因为两女也不是愚笨之人,只是略微一想便是明白了廖霭想要干什么了。

    当下,三人的神情变得谨慎起来,秦宇和白瑾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后又朝着崔莺莺一个眼神示意。

    廖霭虽然可恨,但是实力绝对不是他们三人可以抗衡的,所以,秦宇给崔莺莺示意,让她一会离开去奈何桥那头找救兵,由自己和白瑾拖着。

    三人的眼神交汇都是在刹那间完成的,下一刻,没有任何的犹豫,秦宇和白瑾几乎是同时呼啸一声,朝着廖霭迎了上去。

    实力不如对方,那就主动出手!

    在秦宇和白瑾出手的刹那,崔莺莺也是放开了脚步,朝着后方而去,她要在秦宇和白瑾撑不住自己找到自己爹爹他们。

    “秦宇,你们要坚持住啊。”白瑾回头看了眼秦宇,在心里默默的祈祷道。

    ps:实在坚持不住了,头疼的要裂开了,抱歉了,今天就两更吧,九灯明天补上,大家不要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