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两千一十章 有事秘书干!
    长江!

    耿方站在江边,看着滚滚流逝的江水,不时的来回走动,脸上露出着急之色。

    而离着耿方不远,孟瑶和别雪却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两女的表情很平静。

    “这时间都过去了快三天了,秦先生和那位小姐还没有上来,会不会?”耿方走到孟瑶和别雪面前,有些担忧的问道。

    “不会的,秦宇和莺莺不会有事的。”孟瑶摇了摇头,脸上充满了信心,她相信秦宇和崔莺莺会完好无损的回来的。

    和秦宇在一起这么久了,孟瑶也知道以秦宇的特殊职业和现在的地位,总是会遇到一些事情的,而她作为秦宇的未婚妻,不能在这方面上给秦宇帮助,那就只能选择相信秦宇。

    既然秦宇说了会平安回来,那就肯定会平安回来。要是她不相信秦宇的话,以后秦宇出去的时候,总会想到她的不放心,也许就会分心,所以,从现在开始,她要对秦宇充满信心。

    “可是已经是三天了啊,就算他们没有遇到事情,这三天不呼吸不吃喝的话,恐怕也……”

    耿方还是觉得很有可能那位秦先生和那位小姐在水底出了事情了。

    “要是今天秦先生和那位小姐还没有出来的话,我明天就开船去江山看看吧。”

    剩下的话耿方没有说完,但是耿方是什么职业的,那是捞尸人,开船出去干嘛,给秦宇和崔莺莺捞尸体啊。

    孟瑶好看的眼睛瞪了耿方一眼,有些生气了,而一边的别雪在这时候却是开口了,“秦宇回来了。”

    别雪话一说出口。孟瑶和耿方两人便是马上将目光看向江面,只是,江面上除了流动的江水。并没有看到秦宇的身影。

    “在江底呢。”别雪似乎是知道孟瑶一会肯定会问,所以提前开口了。

    “在江底你就能看到。你这眼睛是千里眼啊。”耿方有些不信,话里充满了怀疑。

    别雪瞥了眼耿方,没有去解释,而耿方自找了一个无趣,最后也只能是悻悻的收回目光再次看向江面。

    半响之后,江面上却是出现了动静,先是一个乌黑的东西从水下露出,这是一个人头。那乌黑的自然就是头发。

    “真……真是秦先生。”等到耿方看清楚之后,忍不住惊诧的说道。

    没错,此刻从水下出来的就是秦宇。

    钻出水面之后,秦宇却是朝着岸边游来,虽然这一次他的元神得到了收获,但是他自己身上的大道伤痕并没有消失,只是有了一种限制。

    等到秦宇游回到岸上的时候,目光和孟瑶四目相对,两人相互对笑一下,一切都在不言中。

    “秦先生。那位和你一起下去的小姐呢?”耿方左等右等却没看到江面上还再有人钻出来,当下忍不住朝着秦宇问道。

    “她去另外一个地方了,不和咱们碰面了。”秦宇随意的解释了一句。

    而就在秦宇这句话说完之时。那江面之上却是再飞出一物,朝着耿方快速飞来,正是那团带着秦宇和崔莺莺进入阴间通道后便消失的希望之火。

    “圣火!”

    耿方喜滋滋的接住圣火,他会问秦宇崔莺莺为什么没有上来,其实就是想要询问圣火的下落,只是不好意思问的这么明白,既然圣火已经回来了,那他也就不去管那么多了。

    “走吧,都回去再说吧。江边风大,小心着凉了。”

    秦宇看着孟瑶红彤彤的俏脸。知道这几天孟瑶肯定是每天都在江边等候自己的,这寒冬时节以孟瑶的体质可是很容易感染风寒的。

    ……

    回到酒店。秦宇跟孟瑶简单的说了一下在阴间发生的事情之后,便是走出了房间,敲响了别雪的门。

    “有什么事情?”

    别雪打开门,看着秦宇冷冷的问道。

    “领导来了都不请领导进去坐坐,就不怕被开除?”秦宇笑着说道。

    “什么领导?”别雪被秦宇的话搞得一头雾水,“你是不是在江底脑子灌水灌多了。”

    看到别雪这么不配合开玩笑,秦宇也只能是表情变得严肃起来,“让我进去吧,有些事情要告诉你。”

    别雪没有说完,直接是朝着房间走去,而后站在客厅双手环抱胸前看着秦宇,等待着秦宇说事情。

    “把你的监察使者印记拿出来吧。”秦宇直接是朝着别雪说道。

    “你要干什么?”别雪并没有听从秦宇的话。

    “因为我怕我接下来说的话你不会相信,所以我要用事实让你信服。”秦宇笑着答道。

    听了秦宇这解释,别雪深深的看了秦宇一眼,而后才右手手掌伸开,掌心一扬,监察使者印记在掌心闪烁着光泽。

    而在别雪伸出手掌的时候,秦宇也是有所动作,秦宇也是伸出了手掌,在他的掌心那原来是监察使者印记的地方,此刻却是变成了另外一个图案。

    别雪的监察使者印记投射到两人之间的地上出现一个六芒星阵,而秦宇的掌心那闪烁着光泽的奇怪图案也投射出来了一个星阵,只不过,这是一个九芒星阵。

    当九芒星阵覆盖在六芒星阵上面时,两者开始融汇,而此时的别雪似乎是接收到了什么信息,脸上露出浓浓的震惊之色,看向秦宇的俏目之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你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是的……”别雪哆嗦着重复着这句话,她不敢相信监察使者印记传到她脑海中的信息,哪怕她知道这信息肯定不会有假。

    可正是不会有假她才无法接受,秦宇,竟然是阴间监察殿殿主,她的直属上司,这个身份她真的没法接受。

    就好像一个人得到了一个好职业,一直以此为傲,可就在这时候,她身边的一个人却是突然告诉她,其实我是你的上司,还是顶级上司的那种。

    这种巨大的落差将别雪的所有骄傲都给击碎了,自己在秦宇眼里成了什么,一个沾沾自喜的跳梁小丑?

    想到这里,别雪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因为她觉得自己被秦宇欺骗了。

    “你可别乱想,我会成为监察殿殿主也是因为这一趟阴间之行,在这之前我可不是监察殿殿主,所以你不要觉得我是有意欺骗你看你笑话。”

    秦宇一看别雪沉下了脸,就知道别雪肯定是误会了,当下开口解释道。

    “这趟阴间之行才成为的监察殿殿主?”

    “是啊,不然我之前为何还需要你帮忙沟通阴间。这里面的具体情况我不能告诉你,现在我告诉你这些是要告诉你,以后咱俩也算是同事了。”

    “你见过有老板和员工是同事的吗?”别雪没好气的说道。

    “也是,那要不我给你涨涨官职,副殿主肯定是不行的,要不就当助理,监察殿殿主助理,这个职位怎么样?”秦宇笑着问道。

    “没兴趣。”别雪白了秦宇一眼,助理那不就是秘书吗?

    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这一个典故别雪还是听过的。

    “行了,跟你开个玩笑,我是监察殿殿主这个身份你要保密,不能够告诉任何人,以后要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也可以单独和我联系。”

    秦宇说完这话之后,目光炯炯的看向别雪,等待着别雪的答复。

    没错,他会告诉别雪自己是监察殿殿主身份,就是来策反别雪的。

    只要别雪分得清利弊,就会知道自己这个监察殿殿主可以给她带来多大的好处,可以让她在自己和阴阳门之间做出正确的选择。

    阴阳门很神秘,而且存在了这么久,所以秦宇打算将别雪发展成一枚安插在阴阳门中的棋子,时刻盯着阴阳门的动静。

    你阴阳门不是让别雪跟着我盯着我的动作吗?那我现在策反了别雪,让她帮我盯着你们阴阳门。

    秦宇相信别雪懂自己话里的意思,所以,现在他就等待别雪做出选择了。

    此时的别雪确实是陷入了选择当中,她明白秦宇的意思,如果她选择和秦宇一条战线,那么她就可以得到许多阴间的资源,可如果她选择阴阳门,虽然秦宇没有明说,但是别雪也知道,秦宇是监察殿殿主,要想撤销一个监察使者的身份资格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如果阴阳门有针对你的行动我可以通报你,其他的事情我不会告诉你,而且我也不会帮你出手对付阴阳门。”最终,别雪开口了,目光看向秦宇,十分严肃的说道。

    “好,那就这样!”

    秦宇脸上露出了笑容,虽然别雪做出的这个选择不是让他十分的满意,但也在他的预料之中,毕竟别雪是阴阳门培养起来的,而且别雪也不是那种见利忘义之人,所以能做出这样的选择已经很不错了。

    “我明天就会带着孟瑶回老家,你呢?”

    “我明日也会离开这里,然后回一趟门内。”

    ……

    没有在别雪房间多呆,秦宇便是离开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虽然孟瑶肯定不会怀疑,但是秦宇自己还是要注意一点影响的。

    回家,带着媳妇回家过年,这是父母最期盼的!

    ps:明天全国普遍降温了,九灯这里现在已经下雪了,后天开始更是迎来二十年不遇的寒冷天气,零下十度!

    大家注意防寒保暖吧,反正这几天九灯该处理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也已经囤好货了,这几天就不出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