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两千零二十八章 不走了
    上学事情的打打闹闹,现在回想起来,更多的是莞尔一笑,用一句年少轻狂来形容最好不过了。

    车子很快就到达了县城,县城大酒店,是县城最早的老牌酒店之一,秦宇记得,那时候的县城大酒店就是用来招待那些官职人员的,一般的平民小百姓就是有钱都不一定能在里面消费。

    不过随着越来越多的酒店的兴起,这县城大酒店也是不可避免的没落了,但即便这样,依然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加上县城大酒店在去年又重新装修了一遍,这人气也是慢慢的上去了。

    当车子停到县城大酒店的时候,秦宇便是看到了站在酒店门口的曹岩还有刘帅等人,都是高中的同学,大概有那么二三十个。

    相比起停在酒店两侧的奔驰宝马等豪车,秦宇乘坐的这辆大众车就有些不上档次了,至少,是没有能吸引到酒店门口众人的目光。

    “秦少,这里有个红包,可能秦少会需要。”

    刘杨将车子停好,从口袋内掏出了一个未开封的红包,作为县里的红人,他这年底人情往来自然是很多,身上随时带着红包以备不时之需。

    “谢谢了。”秦宇接过了刘杨递过来的红包,而后将钱包拿出来,沉吟了一下之后,最后选择包了一个吉祥的数字:688。

    这个金额在县城不算高但也绝对不算低了,秦宇不是没钱,只是他不觉得以自己和刘帅的关系需要包一个大红包,这更多的是同学之间的人情往来。

    “秦少,那我在车上等你。”

    “行,那就麻烦刘秘书了。”

    秦宇打开车门。从车上下来,朝着酒店门口走去。

    只是,到了酒店门口秦宇才发现有些古怪。那就是这酒店门口虽然竖立着一张喜报,但是这上面的名字不是刘帅和张霞的。是另外两个陌生的名字。

    “秦宇,你来了。”

    秦宇走到酒店门口,便有一位年轻男子迎了过来。

    “曹岩,你可比当年帅多了啊。”

    “别嘲笑我了,我就是混日子,我可是听说了,弟妹是貌美如花,比那些大明星都要美。可惜上次同学会我没有来参加。”

    和秦宇打招呼的是曹岩,看着健谈的曹岩,秦宇的心里却是感慨,这人还真是会变化,七八年前,曹岩是属于那种不怎么说话的人,现在却健谈的就跟跑业务的一样。

    “秦宇你来了。”

    在秦宇和曹岩说话的当头,一位穿着婚纱的年轻女子也是走了过来,脸上露出笑容,这位正是秦宇的同学。这一次婚礼的女主角张霞。

    “新娘子好!”秦宇笑呵呵的走上前,拿出红包递给了张霞。

    “老同学可是很多年不见了,今天一定要多喝几杯……哎。我马上就来……老同学,一会再聊,现在这边有些忙。”张霞接过了秦宇的红包道谢了之后,酒店内便是传来喊声,当下是匆匆忙忙的走进了酒店内里。

    “怎么回事,我看张霞强颜欢笑的?”秦宇朝着身侧的曹岩小声的问道,以他的眼力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张霞的心情有些不太好。

    “酒店干的好事。”曹岩冷哼了一声,“本来刘帅很早就和酒店订好了今天的婚宴,可结果就在昨天。酒店又接了一个婚宴,你说接了就接了吧。这么大的酒店举办两家婚宴也是可以的,但是这酒店在大厅就准备了一家的迎宾喜报。现在刘帅他们正在和酒店商量呢。”

    “酒店会做出得罪客人的事情?”秦宇沉吟了一下,一般来说,酒店是不会得罪客人的,县城大酒店已经不是以前的公家酒店了,现在是私人承包。

    “对面什么来头?”

    “城建部的领导女儿嫁给某位地产商的儿子。”曹岩撇了撇嘴,“有权有势。刘帅估计也是挺闹心的。”

    “我刚打听了,原来人家是订在永利大酒店的,后来永利那边被市公安局查到了涉嫌组织卖_yin活动被暂时查封了,而且现在上面抓官员吃喝不是抓得紧吗,所以就临时换到了县城大酒店,而且,还一下将三层都承包了,刘帅原本订的两层也是被挪到了四层。”

    “是啊,真是欺人太甚了,我刚还听说了,那边还不让刘帅他们用电梯,只能是走楼梯上去,说避免造成两方的客人混乱。”另外一位同学也走过来小声的说道。

    结婚和其他喜事不同,结婚是男女两方的亲戚都来,说句不好听的,就是男方自己都认不全所有的客人。甚至,在当地还流传着一个笑话,要蹭饭,去婚宴。

    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想要蹭饭吃,就看看有没有人结婚的,要是有人结婚的那就进去在酒席上坐下,大摇大摆的吃喝就行了。因为,男方的人一看不认识,就会以为是女方的客人,而女方的一看不认识,也会以为是男方的亲戚。只要等到新郎新娘子敬酒的时候离席就可以了,相信那时候也已经是吃饱了。

    “你说,我们现在拍个照,然后上传到网上给曝光了去,这位领导会不会受到处分?”秦宇的一位同学建议道。

    “你这是想多了,你真以为有这么好爆料啊,结婚是男方出的钱,人家男方是房地产商有钱任性,根本就不怕。”曹岩答道。

    “那个,我今天还有事,这一次过来呢也只是送上祝福的,现在祝福已经送上了,我就先离开了,咱们大家下一次有机会再聚。”

    知道了事情的经过,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秦宇便是准备离开了,大舅那边还等着自己呢。

    “哎,秦宇,这么快走干什么啊,喝了喜酒再走啊。”

    “不了,下次吧,下次有机会补上。”

    秦宇摆了摆手,便是朝着酒店下面的停车场走去。

    不过,就当秦宇走下酒店的台阶时,在他的前面,两辆车子正缓缓驶来,而且是直接停在了酒店的正门口处。

    在这两辆车子到达的时候,酒店门口也是哗啦啦的冲出来一大群人,快速的朝着这两辆车子而去。

    “让让,让让。”

    秦宇走在台阶上,直接是被身后的人给推开到了一边,而与此同时,在酒店的门口也是发生了纠纷。

    “凭什么你们可以在这里迎客我们就不可以,我告诉你,这酒店是我们先预定的,给你腾地方已经是很给面子了,还不让我们做电梯,凭什么!”

    听到动静,秦宇一回头便是看到刘帅抓住另外一个和他差不多打扮的男子,怒吼着质问道。

    “凭什么,你信不信你再不放手我让酒店把你们给赶出去,就是婚宴都办不成。”被刘帅抓住衣服的男子却是一脸的阴冷,“凭的这酒店就是我大伯家开的。”

    “我不管这酒店是谁开的,我只知道酒店收了我们订金的,信不信我到工商局去告你们。”

    “告,你尽管去告,忘记告诉你了,工商局的局长是我二舅。”

    “帅帅,算了,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不要闹得不高兴。”刘帅的父母在后面连忙拉着刘帅,而张霞这时候也是制止住了刘帅。

    “哼,给我放聪明点,给你们留了一层已经是够意思了,不要给脸不要脸。”

    那位新郎整理了一下被刘帅抓的有些褶皱的衣服,而后则是迈步朝着下方走去,只留下刘帅一脸怒气的被张霞给抱住。

    那新郎朝着那两辆车子而去,等到新郎赶到的时候,车门刚好打开,从车上下来四五位男子,领头的是一位四十多岁穿着风衣的中年男子。

    “张县长百忙之下能够参加小儿的婚宴,真是万分的感激。”

    “李老板客气了,我和你亲家是同学,而且李老板可是县里的土财主,这么大的喜事我怎么能不来。”

    “张县长,您好,谢谢您能来参加我的婚礼。”那新郎官此刻也是一脸的谦卑,双手握住那张县长的一只手说道。

    “小伙子很不错,以后县城的建设可就要靠你们这些年轻人了。”张县长拍了拍新郎官的肩膀,夸赞道。

    “不懂事的很,还需要张县长以后多多照顾,外面风大,张县长快请。”

    一群人簇拥着这位张县长朝着酒店门口走去,秦宇又一次被挤到了一边,看到这一幕,秦宇的眉头也是微微皱起,最后,微微叹了一口气之后,秦宇朝着刘秘书停车的地方走去。

    “刘秘书,刚这位是什么来头?”秦宇没有上车,而是等刘秘书摇下了车窗后,直接问道,他相信先前的这一幕刘秘书也是看到了。

    “副县长,没进常的,不过明年有望进常。”刘秘书知道秦宇问的什么,当下很是迅速的回答道。

    “没进常的副县长。”秦宇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连十三人的常_委都没有进的副县长竟然就这么大的排场,这官威还真是大。

    秦宇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开口朝着刘秘书说道:“刘秘书,你一会转告我大舅,就说我要参加同学的婚礼,可能要晚一点过去了。”

    说完这话,秦宇便是转身再次朝着酒店走去,只留下嘴巴微微张开,一脸震惊的刘秘书坐在车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