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两千零八十四章 这一行的规矩
readx();    余禹海听到秦宇的话愣了一下,神色有些慌张,半响之后才答道:“没错,几年前我确实是到过那里,这位小哥怎么知道的?”

    余禹海看不到秦宇的面相,但是听着秦宇的声音也知道秦宇的年纪不大,加上先前摸骨带来的震惊,对于秦宇余禹海的记忆是深刻的。

    “燕啄眼,我又怎么会忘记。”秦宇淡淡的说道。

    然而,秦宇这话一出口,余禹海猛地从凳子上站起,浑身再次哆嗦起来,“你……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是当年那个替血燕状告雷公之人?”

    余禹海想到了,当年之所以会有雷公一怒,那是因为有人替血燕告状惊动了上天。只是,余禹海对自己受到的惩罚并没有心生怀怨,所以也没有去查找当年的告状之人。

    “没错,当年就是我告的状。”秦宇也没有否认,很坦然的承认了下来。

    其实,在得到余禹海的肯定回答后,秦宇的心里也是唏嘘,有时候不得不承认这世界真的是很小,小到随便到一个地方都能够碰到和自己有因果的人。

    听到秦宇的回答,余禹海心里也是百感交集,要说他不恨秦宇那是假的,毕竟是秦宇害得他失去了一双眼睛,虽然说这一切是他自己罪有应得。

    不过,也正是因为眼瞎的这几年,反倒是让他在相术方面的造诣是突飞猛进,倒是应了那句老话,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如果从这一点来讲,他又该是感谢眼前这位年轻人。

    秦宇和余禹海的对话也是让得一边的其他几人听得一头雾水,不明白两人话里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燕啄眼,又什么给雷公告状?

    “神神叨叨的,不知道你们说什么,浩浩我们走。”余莹莹拉着自己儿子的手就要再次离开。

    不过,秦宇这回却是开口了。

    “这位大姐又何必着急离开。”秦宇笑吟吟的看向余莹莹,“不管你和你父亲之间有什么误会。但是孩子是无辜的,你不能剥夺了一个孩子和自己外公亲近的权力,更何况,也许这一见就是孩子最后与外公相见的一面。”

    秦宇前面的话让得余莹莹脸上露出怒容。可秦宇的最后一句却是让得余莹莹一下子就泄气了,她想到了自己儿子的身体状况。

    “莹莹,无论你多恨我,可浩浩是无辜的啊,你怎么能够……”

    余禹海后面的话没有说下去了。他本来想说的是我不是给你转了三百万吗,为什么不拿着这钱去给浩浩看病?

    余禹海不说,是因为他怕说出来之后,自己女婿知道女儿因为不想和自己扯上关系,而连浩浩的救命钱都不要了。他怕自己女婿会因此怪自己女儿,到时候让得夫妻之间不合。

    可怜天下父母心!

    “妈妈,我也想和外公在一起。”浩浩一脸的可怜模样,拉着余莹莹的衣角,祈求道。

    “老婆,就让浩浩和你父亲多待一会吧。”张军骨子里也是一个孝顺的人。只是他家里双亲是真正的去世早,所以他和余莹莹两人结合在一起,是真正的没有多少亲戚。

    余莹莹没有说话,但是却松开了抓住浩浩的手腕,小男孩见状笑的朝着余禹海跑去,嘴里高兴的喊着,“外公。”

    “哎,我的好外孙。”余禹海将浩浩给搂在怀里,关于钱的事情他也就只能是埋在心底,等到时候再劝劝自己女儿吧。

    余禹海手摸着浩浩的脸。一脸的幸福,只是,下一刻余禹海却是突然皱起了眉头,因为他的双手感觉到了湿润。同时一股微微的腥味传入了他的鼻子中。

    自从双眼失明,余禹海的鼻子和耳朵就变得十分的敏锐,只是这一下他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当下有些着急的喊道:“不好了,浩浩流血了。”

    由于浩浩是扑在余禹海的怀里的,所以众人都看不到浩浩的脸。听到余禹海这么一喊,张军夫妻两人连忙朝着浩浩看去,而此时余禹海也刚好是把浩浩的脸给板过去。

    此刻,浩浩的一张脸全是血,那是因为余禹海的手先前碰触到的原因,而这血液的来源却是从浩浩的闭口中流出来的,浩浩的两个鼻孔此刻不断的有血液从里面流出来。

    这一幕吓坏了张军夫妇,余莹莹更是嘶喊道:“浩浩快把头给抬起来,快点把浩浩的头给抬起来啊。”

    余禹海听到自己女儿的嘶喊,连忙将浩浩的头给往上抬着,而余莹莹跑过来之后,一把将浩浩给带到了自己的怀里,另外一边的张军也是连忙从包里掏出各种物品。

    有止血的绷带,也有药瓶,很显然这样的情况夫妻两人不是第一次遇到了。

    只是,这一回这些手段却是都没有了效果,浩浩的两个鼻孔的血液依然是不断的冒出来,很快就顺着下巴滴落到了地上。

    “妈妈……”

    浩浩一张开口,鼻孔里的血液直接是流到了他的嘴中,更是让得有些难受的想要低下头。

    “浩浩乖,浩浩先不要说话,把头就这么抬着。”余莹莹的声音带着哭腔,看到自己儿子的难受模样,她恨不得能够自己代替自己的儿子来受罪。

    “妈妈,我是不是就要死了。”浩浩没有听自己妈妈的话,依然是开口了,“妈妈,我还不想死,我才刚刚找到外公。”

    “浩浩别说傻话,你不会死的,妈妈不会让你有事的。”余莹莹现在心里是万分的后悔,如果可以重来,当初她决定会拿着那三百万去碰碰运气,看看有没有合适浩浩的骨髓。

    一边的张军也是眼眶通红,这是他们唯一的儿子,虽然之前心里已经是有了准备,可真的这一天到来了,他这心还是跟刀割一样的痛苦和难受。

    余禹海整个人也是呆若木鸡,就这么傻傻的站在那里。

    “快点打电话去叫救护车啊。”余莹莹一边按住浩浩的头,免得浩浩的头低下来,一边朝着自己老公吼道。

    张军匆匆忙忙的从怀里掏出手机,而一边的余禹海也不知道是被余莹莹的这突然一吼给惊醒了,还是想到了什么,却是突然将脸转向秦宇方向。

    “敢问,您是否贵姓姓秦?”

    余莹莹听到自己父亲在这个时候竟然还问一个陌生人姓什么,当下心里一冷,对自己父亲的怨恨是又多了一分,而且,如果不是浩浩的情绪太激动,又怎么会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

    医生早就叮嘱过他们,说不能让浩浩的情绪出现太大的波动。

    “是。”

    “你这个老不死的,都怪你,都是你的出现才害的浩浩这样的,你害死我妈,为什么连浩浩也不愿意放过,我这辈子到底欠了你什么,你要这样害我?”

    几乎是秦宇回答的同时,余莹莹也是歇斯底里的朝着余禹海怒吼着。

    余禹海的身躯一个哆嗦,差点站立不稳,女儿的话句句如同利刃刺在他的心头,只是,想到自己的外孙,下一刻,余禹海却是双腿一弯,直接跪倒在了地上。

    “秦宗师,求求您,求求您救救我的外孙。”

    余禹海朝着秦宇跪下,他这突然的举动倒是让得秦宇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他不知道这余禹海是怎么认出自己的。

    其实,秦宇不知道的是,他的事迹早就在玄学界传遍了,而余禹海也是玄学界之人,自然是听闻过,而且当他听到秦宇的老家所在之地时便是暗暗留了心,当时的他便是已经有些怀疑,当初那代血燕向雷公告状之人就是秦宇了。

    而现在,秦宇已经是承认他姓秦,又是来自那里,年纪也对的上,除了那位秦宗师之外还能有谁符合这三个条件?

    只是,余禹海虽然知道秦宇已经是传奇宗师了,但却不知道秦宇被封为国师的事情,所以他还是称呼秦宇的为宗师。

    在余禹海的心中,宗师已经是仰望的存在了,而传奇宗师那已经是堪称半神仙之人了,如果自己的外孙要想得救的话,眼下只有这位秦宗师才有办法。

    如果,连秦宗师都没有办法,恐怕自己外孙就真的没救了。

    所以,为了自己的外孙,余禹海这一跪跪的是诚心诚意,没有一丝的扭捏,只要能救自己的外孙,别说是让他下跪,就是让他磕头都可以。

    余禹海这一跪,张军夫妇也是傻眼了,张军是不知道自己岳父为什么会向一个年轻人下跪,还恳求这年轻人救自己的儿子。

    “你又要搞什么鬼?我不会让你碰我儿子的。”余莹莹却是直接朝着余禹海质问起来,因为她想到了自己的母亲,自己母亲当年会死,也是因为自己父亲的封建导致。

    余禹海没有理会自己的女儿,只是跪在地上,下一刻,却是砰砰砰的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秦宗师,老朽求您了。”

    秦宇看了看余禹海,而后又看了眼将浩浩护着死死的余莹莹,却是微微叹了一口气,“我们这一行的规矩你应该知道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