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两千零九十章 不要钱的大悲寺
readx();    听着这几位年轻人的对话,秦宇却是笑了笑,年轻人嘛,在自己心仪的女孩面前展露一下自己的才学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而且这位叫铭全的眼镜男子很多事情也都是说到了点子上去的,虽然这些观点在网上早就已经是被人说烂了,但至少证明了这年轻人不是每天盯着什么娱乐八卦、韩剧之类的无聊消遣。(感觉有点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嫌疑啊。)

    “其实,如果这寺庙舍得重建一下,而后再将这条山路给修好,再做几场法事,香火肯定是会鼎盛起来的,只能说这寺庙的和尚不懂得运营。现在这个时代,就是佛祖也要学会推广自己啊。”眼镜男子再次感叹了一句。

    “其实这样也好,现在所谓的佛门清净之地已经是不清净了,尤其是旅游景点的寺庙更是人头攒动,我倒是觉得这大悲寺挺好的,真正的清幽。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寺庙就要有寺庙的宁静。”

    女孩开口了,秦宇看到这女孩开口,心中却是微微一笑,看来这位眼镜男子估计是没戏了,这女孩话里反驳了对方,也就意味着对这男子没有什么想法。

    不过,对于秦宇来说这只是一个插曲,没有再迟疑,牵着浩浩的手,迈步朝着大悲寺走去。

    一进入大悲寺内,是一片宽阔的青石板,此刻正有一位年轻的沙弥正拿着扫把清扫落叶和灰尘,除此之外再无一个和尚的身影,由此可见这大悲寺是有多萧条。

    小沙弥看到秦宇和浩浩走进来也不迎上前来,只是口中说道:“烧香拜佛请进大殿,右侧有香,大殿内不能插香,烧完之后把香拿出来。”

    说完这句话后,小沙弥就继续清扫着青石板了,这倒让秦宇有一种感觉回到了**十年代那种政府办公部门的感觉。

    那些部门的工作人员那时候也没有服务意识,和现在小沙弥的态度几乎是一模一样了。总之就是你要烧香拜佛是你的事情和我没有关系。

    “小师傅,你们住持在吗?”秦宇开口朝着小沙弥问道。

    “住持不见客的,施主如果是要捐赠结缘,可去寻其他寺庙。”

    听到小沙弥的回答。秦宇却是哑然,表情变得古怪,因为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寺庙竟然拒绝居士捐赠结缘的。

    难怪,难怪这大悲寺坐拥峨眉山这样的天然佛教圣地好地段,却香火不鼎盛。想来这么多年肯定是有不少富商有过要捐赠大悲寺的念头。不过最后都被大悲寺给拒绝了。

    “小和尚,你们不要捐赠,那你们大悲寺的和尚吃什么啊?”在秦宇身后,那几位年轻人也是走了进来,其中一位年轻男子开口问道。

    小沙弥听到这话,面色一板,“出家人一日三餐自然不少,几位施主要拜佛就请进大殿,如果没事还请离开,不要打扰了佛门清净。”

    小和尚这话一出。全场寂静,因为现在几乎没有哪个寺庙的和尚会这样说话了。

    打扰佛门清净?现在哪个寺庙不希望香火鼎盛,都巴不得可以一天二十四小时游客都络绎不绝,就好像有些名山名寺就连晚上和深夜都有功课,就是为了吸引更多的游客和信徒到来。

    那几位年轻人还要说话,不过秦宇却是拉着浩浩走进了前方大殿。

    和峨眉山的其他寺庙不同,大悲寺的正殿没有如来佛祖的神像,甚至连其他佛门神像都没有,只有一尊佛像,那就是千手观音佛像。

    整个大殿只有一尊千手观音佛像。这尊千手观音佛像高达五米,宝相庄严,只可惜的是身上的鎏金都已经有些褪色,露出了里面的清灰石块颜色。破坏了那庄严的宝像。

    对于大悲寺内供奉千手观音佛像秦宇不觉得惊讶,因为大悲咒就是观世音菩萨所创,按照佛教传闻,当年观世音菩萨得如来传诵经文,当场发下宏愿:“设我当来之世能利乐一切众生者,令我即时身生千手千眼具足。”

    而观世音菩萨发下此愿之后。当场生出千手千眼,十方大地为之震动,并且十方诸佛皆放出无量光明,所以,大悲咒又叫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经大悲神咒。

    大悲寺既然取名大悲,那要是没有千手观世音菩萨的佛像才叫奇怪,但是那秦宇没有想到的是,这大悲寺的僧人似乎是有些极端,竟然只供奉千手观音一人。

    如此极端,而且又不接受居士的捐赠,这大悲寺的做法倒是让得秦宇有些不明白了。

    大悲寺只有千手观音佛像,其他佛像都没有,而且又不接受捐赠,自然也不可能有长生灯塔,所以,拜了一下千手观音之后,秦宇便是打算带着浩浩离开。

    只是,就在秦宇准备离开的时候,寺庙的某个角落,却是传来了经文念诵的声音。

    听到这经声,秦宇神情一震,眼中闪过一道诧异之色,下一刻,却是拉着浩浩的手朝着经文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这位施主,这里你不能进去,这是我们的私院,外人不得入内。”小沙弥看到秦宇朝着内院走去,连忙上前阻拦,只是,秦宇却是丝毫没有理会,先一步踏入了内院之中。

    内院之中,有几位僧人盘坐在蒲团之上,此刻正念诵着经文,而其中为首的是一位老和尚,在老和尚的面前有着一个木鱼,老和尚敲着木鱼,其他僧人念诵着经文,倒也十分融洽。

    “喂,你这人怎么不听劝呢,都说了这里不能进去。”

    小沙弥急急忙忙跑进来,就要拽着秦宇的衣服将秦宇给拽出去,几位师叔和师叔祖在这里念诵经文是不能被打扰的。

    只是,任凭小沙弥如何拽,秦宇是纹丝不动,相反的,秦宇直接是开口朝着那几位老僧说道:“难道这就是大悲寺的待客之道?”

    秦宇这话一出口,那敲着木鱼的老僧停下了动作,抬头看向了秦宇,那一双老眼之中无喜无悲,“秦国师大驾光临峨眉山,想来有诸多佛门子弟已经前去迎接,我大悲寺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了。”

    老僧,知道秦宇的身份。

    秦宇笑了,大悲寺果然不简单,这几位僧人的气息十分的浑厚,这位老僧更是比那报国寺的元慈法师修为还要精深。

    “大师守着峨眉山,却甘愿贫苦清修在下也是十分的佩服,无意打扰了各位大师功课却是抱歉,浩浩,跟几位大师鞠个躬,咱们离开。”

    秦宇的眼神中有着一抹莫名的光彩,而浩浩也是十分听话,当下朝着老僧那边鞠了一躬。

    老僧听到秦宇的话后老脸上露出一缕狐疑之色,不明白堂堂秦国师这么做的目的何在,不过,当浩浩鞠躬之时,老僧看到浩浩的头顶,一双老眼却是收缩了一下。

    “浩浩,咱们走。”

    秦宇牵着浩浩的手,转身便是迈步离开,没有一丝的停留。然而,就在秦宇走到了内院的门口时,老僧的声音却是传来了。

    “秦国师请留步。”

    听到老僧的话,背着老僧的秦宇,那脸上却是扬起一道弧度,因为老僧会开口喊住自己在他的意料之中。

    报国寺元慈法师他们没有喊住自己是因为他们没有看出来浩浩的独特,但是大悲寺的这位老僧显然是看出来了。

    而与此同时,在外院的那几位年轻人也是好奇的朝着内院这边走来,他们也想到内院看看,这大悲寺搞得这么神秘,内院还不允许人进去,难不成是有什么秘密?

    “玄苦、玄空、秦国师大驾光临我大悲寺,是我大悲寺之福,起身与我迎接秦国师。”

    老僧这一开口,那盘坐在地上的几位僧人脸上却是露出了惊讶之色,他们可是知道自己师傅的脾气还有大悲寺的修行规矩的,别说是秦国师,就算是当朝之人亲自过来,师傅也不会出迎的,怎么现在又突然改变了?

    不过,惊讶归惊讶,疑惑归疑惑,几位僧人还是站起身,而后跟随着老僧迎着秦宇走去。

    “不敢麻烦几位师傅迎接,刚打扰了几位师傅修行已经是心生惭愧,在下还是这就告辞。”秦宇笑着答道。

    “即来就是缘分,秦国师何必急于一时,玄苦,去给秦国师上茶。”老僧眯着老眼笑着说道,不过这目光却始终是落在一边的浩浩身上。

    “既然如此,那就叨扰了。”秦宇点了点头,也没有再坚持。

    老僧领着秦宇和浩浩朝着内院走去,而随后的那几位年轻人也想进来结果却是被小沙弥给拦住了,只是这几位年轻人看到秦宇进去了他们却不能进去自然是不甘心的,尤其是当着两位女孩面前,那三位男子更是不愿意被比下去。

    所以,这几位年轻人也想硬闯进来,可最后的结果却是被小沙弥像拎小鸡一样,一个个从内院走丢出去。

    感觉到身后的动静,秦宇却是莞尔一笑,这大悲寺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PS:改了又改,写了又删,这一章不是十分的满意,卡文了。。继续码字去!(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