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两千零九十九章 这个因果不划算
    秦宇这话一出,崔永清愣住了,因为他压根就没有想到秦宇会真的要带他去寻找什么风水地。

    在崔永清想来,秦宇混吃混睡了,吃了早餐就该找个借口开溜了。现在听到秦宇的话,崔永清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这是赖上他们崔家了,混吃了一两顿还不够,打算吃上他们崔家一个礼拜吗?

    崔永清之所以会这么想,是因为以前自己父亲他们找来阴阳先生给奶奶找风水墓地的时候,一找就是一个礼拜多,不但好吃好喝供着,临走了还要包一个大红包。

    “我说你够了啊。不要太过分了。”崔永清走到秦宇跟前,推了推秦宇的肩膀,经过昨晚**猪**猪**岛**小说www.ZHUZHUDAO.com的事情,崔永清对待秦宇的态度倒是好了许多。

    “够什么啊,你不让我给你们崔家找一块风水宝地,这是想要让本大师欠你们崔家一段因果啊,不了结这段因果,本大师日后如何能够证得大道。”

    “就你还证得大道?”崔永清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一下,“你要去哪我给你准备路费可以了吧,不要折腾了。”

    听了崔永清的话,秦宇眯着眼睛脸上露出思考之色,似乎是在思考崔永清这话的可行度,不过一边一直听着的崔晓娇在这时候却是开口了、

    “爸,怎么回事啊,什么风水宝地啊?”

    崔晓娇目光看向秦宇,她听着怎么有些不对劲,这么年轻的人自称什么本大师,听着怎么像是骗子的口吻,自己家人都是长期在农村的淳朴人,可别被骗了。

    “没事。”崔永清摆了摆手,从兜里掏出了五百块钱。崔家虽然是住在农村,但是崔永清自己在村子里鼓捣了一个蔬菜大棚种植,但也算是小富,不过一出手就是五百块,也不是一笔小钱了。

    “爸,你干什么!”

    崔晓娇看到自己父亲从口袋里掏钱。立刻一把上前抢过崔永清手中的钱,而后目光有些不善的看向秦宇,“你到底是什么人,来我家干什么?”

    “来你家,自然是给你家送一场造化。”秦宇淡定的答道。

    “造化,我家不需要造化,你还是送给其他家去。”崔晓娇心里已经笃定秦宇是骗子了,当下语气充满了不善。

    “那不行,我接了你崔家的因果。就必须了断这场因果。”秦宇摇了摇头,而后朝着崔永清说道:“老哥,你这闺女都这样说了,那今天必须让你见识下我的风水本事了,走,咱俩就去村里的山上看看,给你们崔家找一个好的风水宝地去。”

    “这……”崔永清是不愿意去的,因为他根本不相信秦宇是什么阴阳先生。只是想到自己女儿在这里,肯定是不会答应自己给钱的。所以便是打算走出去避开自己女儿再打发掉秦宇。

    “行吧,我就陪你去看看。”

    “我也要去。”崔晓娇一听自己父亲答应了,也是连忙开口说道,同时用带着警告的目光看向秦宇,那意思是说,有我在你别想骗到我爸一分钱。

    看到崔晓娇的眼神。秦宇笑了笑,却是没有说话,下一刻,自顾拿起桌子上剩下的酒瓶,提着酒瓶就走出了崔家。

    崔永清对自己这女儿一直是没有办法的。见状也只能是让自己女儿跟着,只想着一会偷摸给秦宇塞上那么几百块钱不要被自己女儿发现就可以了。

    望眉村两侧都是山,右侧是一座孤山,而左侧则是连绵不绝的山脉,两者刚好把望眉村给夹在了中间。

    出得村子,秦宇在分叉口站住了,在他的面前是有两条路,分别通向左右两侧的山。

    “崔老哥,来,你挑一条路,咱们就去哪座山找。”秦宇给自己灌了一口白酒,很是爽朗的说道。语气之中大有这两座山都是我的,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让你随意选一座的大气。

    “真是一个酒鬼。”崔晓娇撇了撇嘴,而崔咏清则是随意的指着左边的山说道:“就这边吧。”

    “这边,行,那就这边。”秦宇目光流转,眼神微不可测的闪烁了一下,而后迈步朝着左边的山路走去。

    望眉村左边的山不高,也就两百来米的告诉,而且靠望眉村这边的山半边却是没有树木,因为都被开垦出来了菜地,一路走上去,可见不少田地。

    山不高,也没有什么奇异的风景,就是一普通常见的丘陵地貌,除了田地之外也有不少坟墓葬在山上,很显然这些坟墓的主人都是望眉村的人。

    十来分钟,秦宇便是带着崔永清和崔晓娇父女两来到了山顶,一路之上秦宇是没有做任何的停留,这更让崔晓娇认定了秦宇是骗子的决心。

    站在山顶,崔永清刚要开口,秦宇却是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而后目光看向山的另一侧,和靠望眉村的这一侧不同,山的另外一侧几乎都是灌木丛林,连条山路都没有,这也和山的那一侧没有人家是一条河流有关系。

    “这半边山是当初我们村在老支书的带领下开垦出来的,那时候村子里人口不多,这半边山的田地已经是足够村子里的人生活了,所以就留下了这半边山。至于现在,很多年轻人都出去了,就更没有人会去开垦荒山了,而且现在政府也不允许我们随意的开垦山林。”崔永清看到秦宇盯着那半边山看了许久不说话后,在一边解释道。

    听了崔永清的解释,秦宇没有回答,而是将目光看向了崔永清,眼中带着一缕说不清的神情,看的崔永清都有些发毛。

    “秦兄弟,干啥这么看着我?”到了现在崔永清都不会称呼秦宇为秦先生,这就说明他也不相信秦宇是一个阴阳先生。

    “老哥,我问你一句话,你是想要你这一脉发达,还是想要你崔家发达,如果是后者的话,那不一定就会轮到你这一门身上,毕竟你崔家门户挺大,子孙后代很多。”

    秦宇脸上第一次收起了嬉皮笑脸变得有些严肃,这让崔永清有些不适应,下意识的答道:“当然是崔家啊,我就晓娇这一个女儿,不需要这些。”

    崔永清是少数看的比较开的农村人,不然也不会只生了一个女儿就不生了,他这辈子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自己女儿可以找到一个好人家给嫁了,而后平平安安的过日子他就满足了。

    听了崔永清的回答,秦宇没有再询问,而是迈步朝着某个方向走去,“你跟我来。”

    秦宇带着崔永清走到了山头的左侧,而后,指着脚下的这块土地说道:“把你奶奶葬在这里,立山朝向正南,可把你崔家六代富贵。”

    说完之后,秦宇没有等崔永清答话,便又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那是离着先前所指的山地有二十来米距离的一块区域,“葬在这里,你崔家三代之内必出高官,但崔家人丁将会因此变得调零。”

    说完再走,这一次秦宇是走到了山腰处在一片菜地上停下来,而后指着菜地上方的一块巨石说道:“巨石下三尺葬之,崔家十代人丁兴旺,虽无大富大贵,但也无大灾大难。”

    秦宇给崔永清指出了三块地让崔永清挑选,而崔永清听了秦宇的话后再看到秦宇严肃的表情,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说这些是风水好地就是风水好地啊,人家那些阴阳先生挑选好地的时候都会说一下为什么这是好地的,要是都像你这样凭空一指那我也可以当阴阳先生了。”崔晓娇开口了,话语中充满了怀疑。

    秦宇笑了笑,“这山面朝你望眉村,山南面无树,山头昂立,犹如金鸡之地,在风水中,金鸡之地必有吉穴,只是这最好的穴位已经是被人点了,所剩下的这三个穴位是剩下最好的。”

    “你撒谎,人家先生们看地都是要拿着罗盘之类的工具测量,你这嘴随便一说就是好地我可不信,还什么金鸡,我看着倒更像是鸭子。”

    面对着崔晓娇的话,秦宇没有辩驳,只是笑了笑,而一旁的崔永清却是随意的说道:“既然说金鸡就是金鸡吧,那就这块地吧。”

    崔永清也是不相信秦宇,因为秦宇挑穴太随意了,他只想着随便应付一下,等到秦宇走了就把这事情给忘记算了。

    “秦兄弟,既然你给我们崔家挑了一块好地,那这五百块钱就当是你的辛苦费了。”

    “爸,不能给他。”崔晓娇看到阻拦了自己父亲,而后一脸挑衅的看向秦宇,“既然你是阴阳先生,那这钱可不是这么好赚的,你都说了这山最好的穴位已经是被人点了,那剩下的我们崔家可不要,我们崔家要就要最好的。”

    “晓娇,不要胡说。”崔永清瞪了自己女儿一眼。

    “爸,我说的就是事实嘛,是他说要给咱们崔家找一块风水宝地的,既然要找那肯定是要找最好的啊。”崔晓娇不服气的答道。

    而此时的秦宇脸上却是露出苦笑,这一次自己真实挖了个坑把自己给埋了,这个因果却是有些不划算了啊。

    (未完待续。)